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二章 朱家之惑
    左丘羽扶着凌夜,靠在了马车上。

    好不容易平复了呼吸,凌夜才终于把真实而完整的记忆道出。

    “我们刚出府门,就有人给王爷送来了一封信。王爷看完了信以后,就带着我,一起去到一家名叫朱启运的人府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王爷跟他们吵了起来。后来,我的身边,突然出现一个人。他拿着镜子一照,我就能什么都不知道了。”

    凌夜的话,让在场的每一个人,脸上都有些难看。

    朱启运,这名字对林梦雅来说,显然是有些陌生。

    把视线投向了左丘羽跟刘轩,他们俩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后,左丘羽才说道:

    “朱启运,就是咱们在城外,惩治的那个朱公子的父亲,官居吏部大司马。”

    竟然是那个朱公子的父亲,这下子,显然是找到了线索。

    朱公子被整治得也算是十分凄惨了,所以朱启运想要报仇,也算是顺理成章。

    可他们,为什么要布置这一遭?

    “禀告郡主,都已经检查过了。这些人都是一刀毙命,而且,不像是习武之人。”

    玉安的话,也证实了林梦雅的猜想。

    这些,全部都对方做出来,用来迷惑他们的假象。

    “妹子,你说他们,为何要用这一招?”

    饶是左丘羽再聪明,现在也是被绕晕了。

    朱启运抓了龙天昱,还控制了凌夜来报告假消息。大费周章的,难道只是为了转移他们的注意力么?

    “当然是转嫁我们的视线了,如果我没有猜测的话。劫持我跟朱启运劫持龙天昱的事情,其实俩个人做的。凌夜中了很高级的催眠术,因为他在龙天昱遇到危险的时候,肯定是要集中注意力的。所以,才会一下子就中招。”

    而之所以,林梦雅能轻易的解开凌夜的催眠术,是因为神农系统的电波,可以直接刺激大脑。

    再加上凌夜的心智坚毅,这才能抓住这个缝隙,完全的破除催眠术。

    林梦雅又看了一圈,确定没有遗漏任何的线索,一行人,又回到了太子宝坻。

    事情比她想象的又复杂起来了,院子内,林梦雅看着从现场带回来的图片。

    她总觉得,这一切似乎是有一只幕后黑手,在无形的操纵着。

    从大晋皇都的时候,她就隐隐约约的觉得,许多事情,不光是太子皇后一党在作祟。

    危机,如影随形。甚至于,有些东西,现在细想来,只觉得匪夷所思。

    这种感觉让她很被动,想要抓住些什么,却总是没有任何的机会。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人,或者是一伙势力,在背地里遥控这种事情的话。

    未免也有些,太过于可怕了。

    “郡主,出去打探的人回来了。”

    玉安一脸凝重的走到了她的面前,小声的回禀呢。

    “哦?什么情况?”

    林梦雅看着他,心头突然升起了几丝不安。

    “出去打探的人说,朱公子回去以后,因为伤重不治,去世了。”

    玉安的话,如同晴天霹雳。

    死了?怎么可能呢?

    以朱公子的伤势,顶多休养几天就好了,怎么会死了!

    “什么时候死的?为什么,我们不知道消息!”

    “就是前天傍晚的事情,因为朱大人秘不发丧。知道的人并不多。您派去人,都已经撤了回来。所以,无人知晓。”

    她把人撤回来,人就死了?

    这事,怎么那么巧合?

    进城以后,她也曾派人去朱府打探。说是朱公子,已经没有大碍了,如今,又怎么会...

    “马上告诉左丘羽跟刘轩,让他们在预赛上小心应对。”

    玉安立刻赶出去禀告去了,留下林梦雅一个人,在琢磨这件事情的蹊跷。

    怪不得,朱家敢对龙天昱下手。

    原来,是因为想要抱杀子之仇!

    可明明已经伤情稳定的朱公子,为何会在一夜之间暴毙。

    朱家竟然秘不发丧,显然,是存在诸多疑点的。

    如果,她没有预料错的话,预赛观礼之时,怕就是朱家发难之际。

    既然如此,也好。就让她看看,朱家有什么可说的!

    朱家算计了龙天昱,已然是动了林梦雅的逆鳞。

    预赛当日,一大早,整个旧都,从深夜就开始躁动了起来。

    寅时刚过,平头百姓们,趁着街上还没有设置路障,就赶紧找到了合适的位置,来围观百草阁的盛世。

    卯时三刻,就有专门的官兵,仔细的洒扫主要街道。

    每一个边边角角,都必须要干净,不能有任何的垃圾堆积。

    足足要仔细的扫过三边,才打开城门,迎接当天负责警戒的官兵入城。

    所有的街道,都已经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严加看管了起来。

    平明百姓只能在两边通行,没多久,就已经是人满为患了。

    从城门,到百草阁选定的举办场地,基本上都已经挤得满满当当的了。

    辰时二刻,官家的轿子,已经都出了门。

    这些都是有人提前来告知过的,级别低的先出门,轿子也小些。

    都是双人抬的轿子,一顶顶青顶小轿,有条不紊的在街上穿行。

    跟百姓们的拥挤不同,官员们都是按照早就安排好的路线行走。

    而且有专门的官兵来维护秩序,没多久,就都倒了百草阁的大门外。

    除了三品以上官员,其他人都是要在门口下轿行走的。

    只不过,之前在会场,都已经安排好了座位。并且有穿着淡青色的百草阁学徒来引路。

    人群络绎不绝,却也不见任何的喧哗吵闹。

    遇到熟人,也都在低声交谈,或是在寒暄。

    跟挤在一起的平民百姓,截然相反。

    不过,他们并不算是重头戏。

    青顶小轿已经渐渐消失,接下来的,则是红顶轿子跟紫顶轿子。

    能有这种待遇的,除了朝廷的功勋之家,也唯有三品以上的朝廷大员才配享用。

    这里的每一个人,对生活在旧都的百姓来说,都并非常见。

    所以,每出来一个人,听着内侍的唱喝,都会激起一阵子的议论。

    不过,重头戏还依旧不是他们。

    在最后压轴的,则是两顶皇顶轿子。

    明黄的颜色,八人抬的轿子,代表着皇家的明黄色流苏,随着轿夫的动作,在左右摇晃着。

    所到之处,所有的百姓,都要跪迎。

    就连刚刚进去的百官,也要从自己的座位上起来,恭敬的迎接那俩顶轿子。

    “慎郡王到——”

    “安乐郡主到——”

    这俩个极为陌生,却又身份不同的名称,带来的反应,远比今天任何官员的还要大。

    轿夫们直接把轿子,抬入了百草阁的大门。可没有人敢阻拦,只是默默的注视着,那俩个行走的轿子。

    “落轿——”

    内侍奸细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俩顶轿子上。

    俩道身影,缓缓从轿子里步出。

    那有几分相似的面容上,则是一样的尊贵端庄。目光浅浅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参见慎郡王——”

    “参见安乐郡主——”

    山呼般的行礼声,整齐恭敬。

    百姓们也齐齐跪倒,声音则是连绵不绝。

    一道低沉温和的声音不大不小的传来,淡淡的语气,仿佛早就见惯现在的一切。

    “平身。”

    “谢慎郡王——”

    “谢郡主——”

    所有人从地上站起,视线,却是不由自主的,飘向了那俩道身影。

    男子一身明黄色的礼服,衣襟上,四爪的金龙灵动而威严。

    衣襟上,鳞状的波浪衬托出金龙的霸气来。

    一条玉带系在腰间,下面缀着一枚白玉雕刻而成的蟠龙玉环。

    长发束起,佩戴一方鎏金的金冠。正中间,则是配了一颗硕大的珍珠。

    面如冠玉,眉头舒展。比起一身的威仪来,倒是多了几分儒雅的气质。

    眉宇之间似有天生的尊贵,虽然面色温和,却不会让人小瞧了去。

    比起那些贵族公子们来,这人却是更加的出挑。

    再配上他高贵的身份,不知道又要有多少女子,芳心暗许了。

    “郡主,请。”

    能让这样优秀的男子,颇为呵护的女子,必定是不凡的。

    且不说她的容貌有多妍丽,就是她离奇的身世,也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了。

    前朝长公主遗落在外的女儿,当今皇室里,唯一血缘最靠近皇室直系的小郡主。

    光是这一点,就能让她成为整个临天国的传奇。

    净白色的礼服,长裙曳地。

    纤细的腰身被一条精致金带束出,头上带着一直镶嵌满了珠宝的花冠。

    一只飘飘于飞的凤凰步摇,在她的发间高高的挑起。

    神态显瘦,气质风流。一颦一笑,都恰到好处。

    国色天香,唯有此女,才能诠释这四个字的。

    温柔的眉眼,扫过所有人。那些未婚已婚的男青年们,却像是触电了似的,更有意志不坚定的,发起了痴心。

    “多谢。”

    清脆婉转的声音,唯有昆山玉碎,才能媲美其三四分。

    不过,所有人在看到她挽起的发髻后,才记起。这位名动临天的安乐郡主,已经是名花有主了。

    悄然不知道,因为她的原因,龙天昱变成了不少人的死敌。

    此刻的林梦雅,却是外松内紧,一丝都放松不得。

    凌夜昨晚的记忆,已经让她暂时放弃了偷梁换柱的计划。

    所以今天,她不得不跟左丘羽,一起面对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