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一章 勘察现场
    从来,龙天昱在她的心中,都似乎是一个,强大到可以解决一切事情的人。

    不管她做出什么事情来,不管她身处何地,龙天昱都可以突然冒出来。

    然后,把她挡在身后,为她遮挡风雨。

    可现在,龙天昱却深陷危险之中。她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让凌夜假装龙天昱,看似是一个可以暂时糊弄过去的办法。

    但是林梦雅心头清楚,这样,却可能会让龙天昱的处境,更加的危险。

    医术大赛观礼,她可以暂时的以龙天昱身体不适而搪塞过去。

    现在,她急需弄清楚,那些人,挟持龙天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屋门,穿着白色礼服的凌夜,正凝眉踱步迈出。

    看着那张,跟龙天昱有八分相似的脸蛋,林梦雅的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红玉曾经说过,那些人之所以留着她,是想要在百草阁的长老们面前,否定她是安乐郡主的身份。

    但是这个计划,漏洞百出。

    成功的机会,极为的渺茫。

    可这里是临天国,能证明她身份的人,除了辰表哥跟羽表哥以外,就只有龙天昱了!

    她忽然明白了对方,为何要悄无声息的,劫走龙天昱的原因。

    没有昱亲王,就没有昱王妃。

    相反,只要昱亲王认定了谁,那谁就是昱王妃了!

    可想通了这一关节的林梦雅,又因为现实,而冷静了下来。

    不对,以龙天昱的性格,别说是用手段胁迫他错认自己的王妃了。

    就算是被带走了,他也会拼命的逃脱钳制的。

    而且,那些人,是先劫持的自己,后劫持的龙天昱。

    如果这是一伙人的话,他们的目的,很可能不在自己的身上!

    “夜,你来的正好。我问你,那些截杀你们的人,有没有什么特征?比如说,你可以轻易的记住。并且,有可能觉察出对方身份的特征?”

    看着王妃这样的急迫,凌夜也不敢怠慢。

    在林梦雅急切的目光中,仔仔细细的,把之前所看到的一切,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但是因为当时天色已晚,在加上好一阵子的兵荒马乱。一时,他也想不出什么破绽来。

    “算了,我们还是再去一次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些人,是不会去处理尸体的。我去找左丘羽跟刘轩,你等我一下。”

    林梦雅说完,匆匆忙忙的往院子外面跑去了。

    只留下了一脸疑惑的凌夜,王妃这是,又想到什么事情了?

    马车之上,因为有凌夜跟左丘羽的存在,所以车厢里,稍显拥挤。

    跟林梦雅的反应一样,左丘羽也没有想到,龙天昱身边的这个暗卫,竟然跟他长得那么像。

    视线总是有意无意的,落在凌夜的脸上,后来发现人家根本就不在乎他看,反而是大大方方的,仔细端详着面前的男子。

    “你真的不是龙天昱的兄弟么?私生子?堂兄弟也不是么?”

    凌夜摇了摇头,他只是一个孤儿而已。

    若不是恰好跟王爷面容相像,也不会被师父钦点,留在身边悉心教育了。

    “行了,你就别研究了。这世上相似之人何其之多,再说了,大晋的皇上你还不清楚么?哪里有那么多的风流韵事,我叫你上来,是方便照顾夜,也不是为了让你来刨根问底的。”

    林梦雅白了左丘羽一眼,她发现,除了医书药材以外。

    这家伙也对那些绯闻八卦的,感兴趣到不得了。

    不过,如果凌夜真的是龙天昱的兄弟什么的,估计龙天昱,肯定不会让他只当自己的暗卫吧。

    这可是一个高危险工作,说不定哪天就要跳出去给别人挡刀呢。

    以龙天昱对待龙轻寒的态度来推测,用自己的亲兄弟来当肉盾的可能性,不大。

    刘轩亲自骑马,在外面负责警戒的动作。

    果不其然,一路上虽然发现了不少探子,可他们都是远远的在后面缀着,持观望态度。

    很快,他们就到了那一晚,龙天昱他们受到截杀的地方。

    那是一片不大却十分茂密的林子,白天,太阳光也被遮挡得七七八八,看不太清里面的事物。

    不过,从刚进林子开始,一股子血腥味,就让林梦雅慢慢的蹙起了眉头。

    好浓厚的味道,虽然没有看到尸体,可到底也是不远了。

    当车子行驶到林子中间地带的时候,一堆穿着黑衣的死尸,正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

    “郡王,郡主,到了。”

    刘轩面色凝重,当下就侍卫们,团团把林梦雅他们护在了中间。

    拿起自己的剑,轻轻的挑了挑中间的死尸。

    确定没有任何的埋伏后,才让人,护送着林梦雅过来。

    “尸体已经开始柔软了,而且尸斑已经扩散了。看来,这些人都是昨晚死的。清点一下,一共有多少具尸体。”

    林梦雅蹲下身来,翻了一下脚下的尸体吩咐道。

    对于她这种变态行为来说,凌夜跟左丘羽都已经是见惯不怪了。

    倒是第一次见到的刘轩,有些小小的意外。

    要是他知道,林梦雅之前在大学的时候,解剖课从来都是全a的话,会不会把眼珠子都瞪出来。

    周围的人在清点,然后都搬到了林梦雅的面前。

    她仔细的查看着每一具尸体的外观,不管是每一个细节,都不会放过。

    “郡主,这样搬动的话,有些证据,就会被破坏掉了。”

    刘轩却有些不满的阻止说道,可林梦雅看了他一眼后,淡淡的说道:

    “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所有的尸体,都是从别处搬过来的。而且,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已经在我的脑子里了。”

    林梦雅这可不是在吹牛,有神农系统的帮助,哪怕是一只苍蝇,都会被她脑中的系统给还原出来。

    而且,还是全真彩无糊点的那一种。

    “你说,不是第一案发现场,是什么意思?”

    刘轩有些看不懂面前的这个安乐郡主了,说起查案办案,他也能称得上是个中好手。

    这里不管是树木还是草叶,都确确实实的,是有过打斗的痕迹。

    “这里不够隐蔽,而且你看看,这些树上的伤痕,好像不是打斗的时候不故意的扫到的。现场拿一把刀来,刘大人,你跟我表哥配合一下。”

    左丘羽苦着一张脸看着林梦雅,然后还有无意识冷笑的刘轩。

    不过,此时他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一会儿你追杀他,然后他躲开,你试试,砍到树上会是什么痕迹。”

    林梦雅淡定的站在一边看戏,而且还给了左丘羽一个鼓励的眼神。

    不过,刘轩好像是有些过于认真了。

    所以,在林梦雅喊开始以后,拿一把雪影长刀,就往左丘羽的脖子上砍杀了下去。

    为了力求逼真(林梦雅要求的),左丘羽可是拼了老命。

    终于,在一顿鬼哭狼嚎中,俩个人圆满的完成了林梦雅交给他们的任务。

    “你还真砍啊!”

    左丘羽欲哭无泪,眼看着对方拿着鸡毛当令箭,他还只能,一点脾气不能有。

    “郡主让的。”

    刘轩淡然的擦了一下手中的钢刀,这锅,丢得干净又利落。

    “别吵了,你们过来看。刘轩刚刚要砍的是左丘羽的脑袋,所以痕迹,要更深一些。而且,是从上往下斜着劈砍的。而且位置,正好在羽表哥脖子下面的位置。你们再看看,这些痕迹。刀口浅一些不说,位置也更加往下走了一些。刘大人,你再试试,只是用刀随便的砍些树木。”

    刘轩点了点头,随手就砍向了丝毫没有准备的左丘羽——旁边的那棵树。

    果然,刀口要比刚刚往下走了一些。

    这是一个人的习惯性动作,如果不是有意的砍杀些什么的话,手臂当然是要自由伸展。

    在加上钢刀的原有重量,所以,要稍微低一些。

    原本以为是意外,谁知道竟然是谁安排好的摆拍。

    在左丘羽白了一张脸,嚷嚷着一定要报仇的叫喊声中,林梦雅,走到了凌夜的身边。

    一双水眸里,带着几分疑惑,看向了面色依旧苍白的凌夜。

    “夜,你确定你们遇袭,就是在这里么?”

    凌夜脸色极为的难看,可还是点了点头。

    没错,在他的记忆里,截杀就是在这里发生的。

    可不用林梦雅提醒,他也似乎觉得,这里的一切,让他有种极为陌生的感觉。

    “你确定,你们真的是遇到了埋伏么?好好的想一想,这些人,真的都是你们杀死的么?”

    在林梦雅严肃的表情下,凌夜的眉头,也紧紧的蹙了起来。

    昨晚的记忆,一起涌上了心头。

    没错,他是陪着王爷,一起走到了城外的小树林,然后...然后...

    “凌夜,找回你自己真正的记忆!”

    一声娇喝,让凌夜突然有种心灵清明的感觉。

    昨晚那混乱的场景,突然间有了一丝丝的裂缝。

    而后,那裂缝越来越大,终于,昨晚的场景轰然间龟裂。

    真正的记忆从脑海的深处涌现了出来,真与假,终于有了最后的决断。

    “是...我们是在一个叫朱启运的人的家里,遇到的陷害!我...我被一个人用镜子一照,就完全不能动了!”

    凌夜捂着脑袋,痛苦万分的道出了真相。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