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章 暗中受袭
    不想惊动任何人,林梦雅只好搀扶着凌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灯光亮起,她才知道凌夜伤得有多严重。

    衣服上破破烂烂的,全部都是利器割开的痕迹。

    而且,她只是粗略的查看了一下,就知道那些伤他的利器里面,许多都是啐了毒的。

    幸好,之前她给龙天昱跟凌夜,分了几颗可以解百毒的药丸。不然的话,凌夜恐怕是会当场毒发身亡。

    “我们在城外跟王爷带来的人碰头,谁知道,那些人刚走,就有人冲了上来。虽然王爷身边的侍卫奋力的抵抗,但是到了最后,王爷还是不敌,被他们擒住了。我是受了王爷的命令,用龟息之术,才能躲过他们的盘查。”

    林梦雅又给凌夜灌下了好几颗药,情况这才稍微的有了一些好转。

    龙天昱被劫走的情况,也让林梦雅得知了。

    “王爷没受伤么?”

    林梦雅虽然坐在那里,可眼前却是在阵阵发黑。

    呼吸略有些急促,眼睛直直的看向了受重伤的凌夜。

    “没有,他们没敢伤害王爷。”

    凌夜摇了摇头,说道。

    双手紧握,林梦雅虽然表面镇定,但是僵硬的身子,却出卖了她紧张的情绪。

    拼命的告诫自己,她不能急,不能慌乱。必须要镇定,不然的话,龙天昱说不定会有危险的。

    “照你这么说,他们只是想要无声无息的劫走王爷而已?除了你以外,真的没有任何人生还么?”

    凌夜仔细的想了又想,最后又是摇了摇头。

    他之所以能生还,一是因为用了龟息之术。二则是因为他身上都是伤口,而且还中毒颇深。

    想必别人,就没有他这么好的运气了。

    “该死!”

    林梦雅低声怒骂道,她早就该预料到,如果李源安排的人里面有别人派来的细作的话。

    那龙天昱之前的一举一动,应该都已经落入了有心人的心中。

    可是,她还是想不通,为什么那些人只是想要悄无声息的,把龙天昱劫走呢?

    “王妃,王爷现在危在旦夕,还请您立刻裁断!”

    凌夜支撑着早就已经透支的身子,语气也终于有了一些急促。

    龙天昱关系重大,即便是林梦雅现在已经是几近六神无主了。但是,她依旧死死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只是,那无措的纤纤玉指,早就把她的衣襟,蹂躏得皱巴巴的。

    “你先在这里养伤,不要让任何人发现你的存在。龙天昱那边,我会想办法。”

    凌夜虽然着急的,但是现在,他唯一的希望,也只有王妃了。

    一口气撑下来,终于有些支撑不住了。却是白眼一翻,人瞬间晕了过去。

    床铺虽然被凌夜的血,染得斑驳殷红。

    可林梦雅却无心整理,她恨不得立刻飞到龙天昱的身边。

    但是,现实却不得不让她料理起凌夜的伤口来。

    这下子,龙天昱带来的人,怕是都已经全军覆没了。左丘羽那边,又是因为李源而捉襟见肘。

    现在,她唯有靠自己才行了。

    叹了一口气,林梦雅起身,用自己完好的那一只手,给凌夜疗伤。

    他是俩眼一翻,不知道今夕是何年了。可要是不管的话,就算是流血,也终究是会流干的。

    凌夜双眼紧闭,平常裹在面巾下的脸,平凡无奇且苍白无比。

    林梦雅不经意的发现了一个秘密,凌夜的脸,好像是假的。

    伸出手,试探性的,从凌夜的脸上的一处小伤口,用力的拽了拽。

    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便如同水波纹一般,缓缓的从那张脸上,涌动了起来。

    面具后,那张同样惨白的脸,却让林梦雅倒吸了一口气。

    怎么会——

    狭长的双眸,长睫在光中,投下了一小片阴影。

    高挺的鼻梁下,一双几乎淡然无色的薄唇,让林梦雅有些恍惚。

    除下了面具的凌夜,竟然有跟龙天昱八成相似的面容。

    虽然,她是绝对不会认错自己的夫君的。

    但是,如果是一个不那么了解龙天昱的人来说。一下子,绝对是会认错的!

    只是比起龙天昱的清冷俊美来,凌夜的面容,远没有龙天昱的淡漠无情,也没有龙天昱那么棱角分明。

    凌夜的面容,让林梦雅微微一滞。

    不过,还是轻手轻脚的,解开了凌夜的上衣,看着那横亘在白色肌肤上的斑斑血痕,因为毒素的作用,都已经变成了暗红色。

    林梦雅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拿着药,往他的伤口上撒去。

    幸好都是一些皮外伤,并没有伤到筋骨。不然的话,还真是有些棘手了。

    马马虎虎的包扎好了,林梦雅可是手口并用了。

    累了一个半死不说,等到她弄好了,天色都已经大亮了。

    气喘吁吁的她,额头都沁出了一丝丝的薄汗。

    院子里面,前来洒扫服侍的丫头们,都已经被林梦雅糊弄了出去。

    眯着眼睛,她坐在椅子上假寐。可只要稍微有些动静,她就会立刻清醒过来。

    终于,没多久,床上就有了动静。

    林梦雅红着一双熬夜之后的眼睛,注视着床上之人的一举一动。

    “呃...”

    一声低沉的痛呼声从床铺里传了出来,老师研制的外伤药,虽然能疼的人死去活来的。

    但是效果,可不是一般的药能媲美的。

    尤其是对这种重了毒的伤口,绝对是有奇效的。

    同时,这种往伤口撒盐似的剧痛,即便是凌夜这种硬汉,也忍不住吭声了。

    “别乱动,你要什么跟我说。好不容易你的伤口才止住血,别崩开了。”

    凌夜只觉得全身刺痛无比,但是,一道温和的声音,却止住了他的动作。

    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可不同寻常的触感,让他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慌张。

    不过,也仅仅是那么一瞬而已。

    “我能理解,许多人权贵,都会找一个跟自己完全相同的人培养。一是为了当做替身,二也是会省掉许多的麻烦。”

    林梦雅主动出声,倒是让这个小小的尴尬,消弭于无形之中了。

    不过,看着这张真脸,林梦雅倒是能了解,为什么之前,清狐总是会叫他面瘫鬼了。

    人家都是带着人*皮*面*具,不面瘫就怪了。

    “启禀郡主,百草阁阁老会,给您和王爷,送来了观礼穿的礼服。请您试穿一下,如果不合适,奴才好着人去改。”

    玉安的声音,恭敬的在门外响起。

    林梦雅皱着眉头,她突然想起,龙天昱还要跟她一起出席医术大赛的预赛呢。

    可她现在,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除非他们主动释放龙天昱,不然的话,肯定是来不及的。

    视线,突然落在了凌夜的身上。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看来现在,也只好用这偷梁换柱的法子了。

    “送进来吧,王爷还没起身,你放在门口就好了。”

    凌夜抬起头,疑惑的看了一眼王妃。

    忽然间想到了某种可能,脸上立刻有了几分不自然。

    此时,林梦雅已经托着两件衣服,转身回到了卧室里面。

    临天国的礼服,跟晋国的庄重不同。精白的云纱料子,衣襟跟袖口,都是绣着金黄色的祥云滚边。

    除了端庄以外,也更增添了几分飘逸与俊雅。

    “你帮我试一下吧,龙天昱应该比你稍微壮一点,不过,还是可以改的。”

    林梦雅先拿出了那套男款的礼服,摆在了凌夜的面前。

    “这——王妃,怕是不妥吧。现在,您应该想的,是如何把王爷营救出来。而并非是让我,让我代替王爷。”

    林梦雅叹了一口气,看着礼服的眼神,也露出了极为无奈的神色。

    “你以为我不急么?你想想看,在太子宝坻,有人才刚想向我动手。你们在外面,就受到了伏击。而且王爷还是悄无声息的,被人给劫走的。这事,难道真的会只是个巧合而已么?”

    林梦雅心思缜密无比,有些事,她只要用脑子过一遍,就能找出其中的关窍来。

    劫持她跟劫持龙天昱的事情,几乎就是脚前脚后发生的。

    一旦联系起来,那对方的目的,也似乎隐隐约约的,露出了大致的轮廓。

    “王妃的意思是——”

    “有人想要利用我们的身份,我想,不仅仅是做一个提线木偶那么的简单。他们的手里,一定握着一些,如果我跟龙天昱落在了他们手里,就不得不听话的手段。如果,此时我跟龙天昱倒戈相向。那么你想想,对方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凌夜心思急转,一下子就明白了王妃的意思。

    “是——百草阁大长老的位置!”

    林梦雅点了点头,其实,她想的远比这个要严重得多了。

    不过现在,她还没有具体的证据,只能把这个猜测,暂时放在心里。

    “我明白了。”

    凌夜接过了林梦雅手中的礼服,面无表情的落下了纱帘,林梦雅也推门走了出去。

    清晨的空气,清新得让人精神一振。

    自从来到旧都以后,她的身体状况,仿佛也好了许多了。

    信步走到了竹林中的石凳坐下,只有在没人看到的时候,她才敢释放出心头,积压的脆弱。

    龙天昱,你到底在哪里?

    眼中的泪水,不知何时从脸颊无意识的滑落。

    林梦雅唯有大口大口的呼吸,才能缓解胸口,那股子压抑着她的窒息感。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