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九章 人心莫测
    林梦雅的出现,让几个人都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此女心思诡谲,手段又堪称令人发指。

    刚刚那人的阴影,此时还缠绕着他们,让他们不得安宁呢。

    现在又这样笑意吟吟的出现,视线所到之处,似乎是在打量着猎物的屠夫。

    不,也许,一个会精雕细琢的侩子手,更加适合目前的状况。

    “别怕,你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掌握着我感兴趣的东西。我当然不会轻易的伤害你们,你们的心里,可以把它当做一个资本来跟我周旋。甚至于,可以跟我讨价还价。”

    想不到,林梦雅一开口,竟然是教唆他们,如何在自己的手底下负隅顽抗的招数。

    而不是威逼利诱之类的,却是让这些人,有些摸不到她的脉络了。

    “可惜——”

    林梦雅话锋一转,眸中突然现出了一抹为难来。

    “可惜只有一个人,才有这个机会。至于其他人嘛,我倒是很愿意拿来当药人。”

    左手一翻,六颗色彩纷呈的圆润小药丸,静静的躺在她莹白如玉的手心里。

    顿时,那七个被捆绑得结结实实的人,都不由得心头一震。

    那时候,他们的同伴就是同样吃了一枚药丸,才会变成那副疯疯癫癫的样子的。

    听说,有些专修毒术的大夫们,同样会豢养许多的药人。

    那下场,可绝对是凄惨无比。

    “反正我不着急,你们也不用急。只是,日出东方之际,就是你们要抉择出留下来的那一个人是谁之时。你们慢慢来,我等得起。”

    玉安早就着人抬来了桌椅板凳,林梦雅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六粒颜色颜色各异的小药丸,则是放在了一张方盘上。

    纯白玉光滑的盘子,在加上六个颜色各异的药丸,在灯光的照应下,闪出了诡异的光泽。

    七个人,只有一个机会。刚开始的时候,气氛就陷入了沉默之中。

    求生的机会就摆在面前,不可能没有人动心。

    何况,她已经宣布,剩下的六个人,是要留下来给她做药人的。

    比死亡还要恐怖千百倍的恐惧感,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一滴的,抓住了每个人的心脏。

    “别以为这样就会唬住我们!兄弟们,大哥我先走一步了!”

    一道冷硬的声音响起,林梦雅循声望去,看到了一张黝黑的壮实脸庞。

    寻死?简直就是笑话,那人刚刚想要咬舌自尽,就浑身瘫软,半点力气都用不出来。

    “要是想死的话,你们早就死了,不用再我面前,演什么忠臣义仆的。我查过你们的底细了,你们不是任何人的心腹,只是被人用银两的江湖凶徒而已。当然,你要是想要为你的主子尽忠的话,我不会拦着。来人,割下他的舌头,喂他吃药。”

    林梦雅语气一点也不急切,这七个人,还有之前封锁住她退路,又被她毒死的那几个,好像都是要生擒她,并非是有意伤她。

    何况,她身边的护卫,也不仅仅是只有李源安排的家丁。

    不管是任何的势力,让自己的心腹势力混进来,那么被左丘羽他们察觉的可能性,也就高了许多。

    因为即便是有李源的暗中帮助,该做的调查,也是不能马虎的。

    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花钱,从江湖上找一些生面孔。一来,即便是抓到了,也拷问不出什么来。

    二来嘛,事成以后,悄无声息的做掉,也鲜少会有人来追查。

    这么一举俩得又保险的事情,只要是稍微聪明一点的,当然会这么做。

    但是,这些人里面,保不齐会有一俩个,是雇凶者的人。负责监视,也可能是指挥。

    那么这个人,有相当大的可能性,还潜伏在剩余的侍卫中。

    倒是四个死的,在加上,那一个疯的,肯定不是雇凶者的人。

    因为,他还要给自己的主子去送信呢,怎么可能,会亲自出手?

    而且之前林梦雅把他们放在柴房里,晾了那么长时间,现在,软筋散已经发挥了作用。

    怕是,早已经没有咬舌自尽的力道了。

    药力慢慢的扩散,不消片刻,七个人都已经歪七扭八的躺在了地上,任人宰割。

    那个刚刚还嚷嚷着要咬舌自尽的人,此刻已经是满脸惊恐的缩在了最里面。

    恐惧的看着盘子里的药丸,用尽气力,想要从那俩个侍卫的手中逃脱。

    林梦雅本就是为了吓唬吓唬他而已,看到他的反应后,也轻轻的笑了笑,随后挥了挥手说道:

    “看你这幅样子,我也不好为难你。我这人就是心软,这次,先放你一马。”

    那俩个人听话的松开了手,一场猫戏弄老鼠的戏,暂时按下了休止符。

    但是,林梦雅这么随意的态度,倒是让这几个人,心头了然。

    她并不在乎这些人的生死,所谓的审讯,不过是一场让他们自己厮杀的游戏。

    随着她的喜怒,他们这些人的生死,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注定了。

    身体的软弱无力,带来的也是心里的绝望。

    其实林梦雅什么都没有做,只不过,是给了他们一些小小的心理暗示而已。

    沉默,在重压被打破。

    混乱的大脑,带来的背叛与陷害交织的闹剧。

    “郡主!我说...我什么都说,求你给我一个机会!”

    开始有软骨头来求情了,一连串的联锁反应,也在林梦雅预料之内发生了。

    “你这个叛徒...我要杀了你!”

    依然有死忠派,即便是说话都费劲,可还是在维护雇主的利益。

    当然,也有窝在角落里,冷眼看戏,想要找到对方的机会跟破绽的。

    “兄弟...我平时对你不错,咱们...现在联合起来,也许,还能让郡主开恩放了咱们呢!”

    暂时的利益联盟,带来的是更加混乱的场面。

    区区七个人,可这一场场言语上的厮杀,简直堪比后宫女子的争斗。

    “好,我给你们一个小小的机会。我想知道,是谁,派你们混进来的。”

    有求生倾向的,立马争先恐后的喊了出来,生怕慢一点,会让林梦雅不满意。

    “这个我们并不知道,只是知道,抓住郡主以后,要送到西城的城隍庙去!”

    刚刚还兄弟相称的俩个人,不过是因为一个人的嘴快了一些,另外一个就恼羞成怒

    。

    虽然手脚都被捆着,却是捏着最后的力气,冲着对方撞了过去。

    “城隍庙?”

    林梦雅一个眼神,玉安立刻悄悄的退了出去。

    眼前的场面虽然混乱,却有些幼稚可笑。

    七个捆得跟个粽子似的人,互相用身体撞着玩。

    虽然是脸红脖子粗的,但是连说话都费劲。

    可真正的妒恨,已经真的种在了这些人的心里。

    林梦雅知道,只要他们回复了力起,那么此时,就会变成真正的血战。

    “我乏了,离天亮也不久了。再问你们最后一句,除了他们俩个以外,谁还要弃暗投明?”

    刚才还兴致勃勃的林梦雅,瞬间变成了一副冷漠脸。

    站起身来,十分不耐烦的说道。

    闹剧,停止了一瞬。每个人的心里,都盘算着自己的心思。

    “好吧,既然没有。那就按说的做,来人,把他们带走。其他的,一人一粒药,喂他们吃了吧。”

    林梦雅冷声吩咐道,这下子,剩下的五个人,几乎都吓得屁滚尿流的。

    当下,又有三个变了节,磕头求林梦雅高抬贵手。

    “好,我给你们一个机会。现在,你们把你们所知道的事情,都给我写到一张纸上。当然,如果你们写的都不一样,我就罚你们五个。可如果有人写的相同,那剩下写的不一样的,我就会罚他们。都带走,不许串供。”

    五个人刚刚才有些期待的脸上,此时,又有了几分扭曲。

    他们互相怀疑着,却又不得不希望有人,能跟自己写的相同。

    不过,在他们临走以前,那俩个吃了药的人,被林梦雅先进的对投技术的引导下,再次见识了凄惨的情状。

    生不如死的哀嚎,跟惊恐至极的惨状,留在了每一个人的脑海中。

    “郡主,奴才已经着人去城隍庙了。但是,并未发现任何的异常。”

    林梦雅刚从柴房出来,玉安就悄悄的来她的耳边回禀。

    “我猜也是,他们做事竟然能这么小心,得手以后,怕是也会有约定的暗号。你派人在太子宝坻,跟城隍庙周围探听消息。凡是近三个月搬来的新住户,都要细细的查出底细来。”

    “是。”

    李源暂时不能动,那她唯有,从周围的人下手了。

    玉安又匆匆的安排人手去了,可林梦雅没还来得及回到自己的房间。

    一道熟悉的黑影,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夜!你怎么会——你受伤了!怎么回事?”

    面前人俨然是龙天昱片刻不离的影卫凌夜,不过此时,他黑色的衣衫,却是湿漉漉的。

    林梦雅只问道了一股子浓重的血腥味,一步上前,却是看到凌夜身上,已经满是鲜血了。

    “王爷遭遇伏击被擒,请王妃设法救出王爷!”

    林梦雅下意识的想要扶起凌夜,可没想到,对方却带给了她一个震惊不已的消息。

    “你说什么?王爷被擒了!到底怎么回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