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八章 预谋背叛
    林梦雅的手段,已经超出了现场所有人的认知。

    她的一颦一笑,在那些人的眼睛里,都带上了几分邪气。

    他们是眼看着那个人,是如何突然间发狂,又是如何变成了一个废人的。

    如今轮到了他们,不由得心头胆寒。

    死亡并不可怕,但是,如果变成了那副样子,还不如一头撞死了事。

    剩下的几个人,都被压到了柴房。

    林梦雅才不怕他们串供,有撒谎的,就肯定会有想要说实话的。

    在重重的威胁下,总会有人扛不住,想要苟且偷生的。

    所以,既然分歧,那必然会有狗咬狗的情况。

    到时候,她已然是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

    眼看着那些人,都已经被押解到差房了,可林梦雅,却是丝毫不着急去审讯。

    反而带着回到了书房里,跟刚刚赶回来的龙天昱和左丘羽汇合在了一起。

    家里才发生这样的大事,他们就得到了消息,火速的赶了回来。

    恰好看到林梦雅完好无恙的回到了书房中,俩个人立刻迎了上去,上上下下的看了一遍。

    直到确定林梦雅身上,没缺任何东西,这才放下了一颗心。

    “我们才出去不久,怎么又发生了这样的大事?他们是怎么当差的,连奸细混进来也不晓得么!”

    左丘羽极其的气愤,别说他们所带来的护卫们,都是经过精挑细选过的了。

    就连太子宝坻原有的那些护院,家丁,也个顶个都必须是要底子干净的才好。

    可没想到,即便是这样,还是混入了这么几个奸细来。

    “这事,怕是没那么简单。我刚刚审问了一下,有个人说他们是李源派来的。李源是谁,我想你应该清楚。”

    林梦雅目光灼灼,看向了左丘羽。

    后者却是露出了一抹苦笑,随后,眼中的寒芒更胜。

    “我想,就算不是他派来的。可刘轩提过,旧都里的一切,都是李源亲自安排的。若是他的默许,那些人,又怎么可能会混进来。羽表哥,我并非是在挑拨离间。辰表哥的为人,你应该清楚。要不是李源早就了反叛的心思,辰表哥,断然是不会轻易的,起了换人的心思。阵前换将,可是大忌。”

    林梦雅一番话,直接道中了要害。

    李源就是当初,左丘辰苦心安排在百草阁的内线。

    这一次,他们所住的太子宝坻,就是李源亲自布置的。

    “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

    左丘羽面色凝重,现在旧都已然是危机四伏。

    为了大长老的位置,更兼有骨肉相残,兄弟相争的悲剧发生。

    而林梦雅,无意于这些人争抢的目标之一。

    谁都知道,只有她的手里,才可能握有青筝谱。

    别看现在有了看似公平的医术大赛,但是,谁又会嫌弃,自己手里的筹码多呢?

    “我建议你还是先按兵不动,过几天,你会跟李源同场竞技。现在撕破脸,反而会有很多的麻烦。”

    隐忍不发,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左丘羽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林梦雅后,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随后,人却是冲出了书房,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感情用事。”

    一直沉默在侧的龙天昱,冷漠的吐出了这四个字。

    可在林梦雅看来,却是一击即中。

    “你说的很对,就辰表哥来说,牺牲这些人,他可能会眼睛都不眨。但是羽表哥来说,他始终是没有办法接受,在他心头,曾经亲如兄弟的人,现在反目成仇。”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她跟龙天昱,还有远在望天城内的左丘辰,可能是一类人。

    只可惜,羽表哥虽然聪明,重义气。但是,成大事者,太顾念旧情,反而会坏事。

    “算了,不提他了。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可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转过头来,林梦雅却看到了龙天昱铁青的脸色。

    这阵子以来,在她的面前,已经极少会看到龙天昱这样冷冰冰的样子了。

    百草阁的事情再紧要,对他来说,不过是别人家的事情,不会动这么大气的。

    “你看出来了,这是今天,父皇刚刚派人传过来的信,你看看就知道了。”

    龙天昱把袖口中的信,掏出来递给了林梦雅。

    人却踱步到了窗口,看着外面的明月,脸色阴沉而痛苦。

    林梦雅赶紧拆开来看,越看,她的脸色,也就越发的凝重。

    “三省十六府同时爆发瘟疫?朝廷可研究出疫苗了么?那些灾民病人,可得到妥善的安置了么?”

    瘟疫,在古代来说,无异于一场大灾难。

    尸横遍野,到处是白骨累累,只需要一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龙天昱深深的看了林梦雅一眼后,却是摇了摇头,眼神里,略带着一些沮丧。

    “没有,不仅如此。父皇因为刚刚康复,朝廷这阵子积压的事情着实不少。因为感染瘟疫的,都是地方人稀的州府。所以,目前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龙天昱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带了几分气愤。

    就算是发病的地方,不是人口稠密的州府。可那些百姓何其无辜,朝廷又怎么能放任不管,任其自生自灭。

    林梦雅拿着信,却陷入了沉思。

    如果皇上真的不管的话,那又为何会寄信过来,把灾情描写的极为细致不说,通篇都没有提对龙天昱的要求。

    写封信用瘟疫之事来闲话家常,显然不会是这么的简单。

    何况,龙天昱如此的沮丧忧愁,也不像是正常的反应。

    略微一细想,她就明白了。

    “皇上,是想收回暗中给你的权利?”

    林梦雅试探的问道,但是,从龙天昱痛苦的眼神里,她已经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你不是贪恋权势之人,你之所以不想还回去,是另有隐情,对么?”

    龙天昱浑身一震,他原本以为,世上再也不会有这么了解自己的人了。

    可没想到,他什么都没说,心头的那些纠结跟痛苦,就已经被林梦雅洞悉了。

    “多年的努力,即将要毁于一旦。我虽然不甘心,却不想让整个大晋来冒险。”

    眼中的痛苦转变为决绝,龙天昱也清楚,其实父皇也是迫于无奈。

    不然的话,他不会让人捎来这样的一封信。

    一切,都在他自己的选择。

    若是他稍微自私一些,父皇想必也不会怪他。可晋国的黎民百姓,却是要遭殃了。

    眼中的痛苦,在一点点的消散。不消片刻,那双黝黑的眸子,便已经是一片澄澈了。

    “我这就去安排一下,你在家里要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要再遇到任何的危险了。”

    龙天昱认真的嘱咐道,可刚想要离开之际,一双纤细白嫩的小手,却是轻轻的,从后背环抱住了他的腰。

    “有得必有失,一时的牺牲,却可以换来天下归心,值得。”

    轻柔的嗓音,却是一字一句的,说出了龙天昱心头所想。

    此刻,那双柔软的小手,不仅仅困住的是他的脚步,更困住的,是他满满的一颗心。

    “你都懂?”

    “嗯,我都懂。”

    心头,突然涌出了些许的感动。

    龙天昱转身,回抱住这个纤细的小人儿。

    还好,一切,她都懂得。

    “去吧,我等你回来。”

    片刻的温存过后,林梦雅轻轻的推开了龙天昱,脸上带着清雅的笑容。

    轻轻的点了点头,带着对林梦雅的感动,龙天昱,也一步一步的,步入了黑暗之中。

    他知道,永远有一盏温柔的烛火,会等着他归来。

    伏在门口,林梦雅的眼神温柔,如果是为了他,她愿意替他扫清天下一切的障碍。

    “走,玉安,我们去看看那几个人。”

    温情稍纵即逝,只需片刻,她又变回了那个邪气阴冷的美人。

    把早就候在门外的玉安招呼了进来,提着灯笼,又去了后院的柴房。

    彼时,吃一堑长一智的左丘羽,早就用自己信得过的人,悄无声息的,替换了以前李源安排的侍卫们。

    刘轩的身影,也出现在柴房的门口,想必是受了左丘羽的吩咐,所以,对翩然而至的林梦雅,一点惊讶的神情都没有。

    清俊的脸上,此时挂着机警的严肃。

    像是一只处于捕猎状态的豹子,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感知。

    “辛苦刘大人了,不知此时,那几个细作,是何表现?”

    稍稍歪了歪头,林梦雅一脸的俏皮。

    刘轩只是看了一眼,就立刻垂下了眼睛。不知为何,今天的安乐郡主,总是给他一股子肃杀的诡异感觉。

    “回禀郡主,他们刚刚吵了起来。不过都是在狗咬狗,有的想要活命,有的想要弃暗投明。只是,真假难辨。”

    林梦雅瞥了柴房的门一眼,毫不意外的说道:

    “哦?既然是如此的话,那依刘大人的意思,这些人的话,咱们能信几成呢?”

    刘轩冷静的想了一想了后,说道:

    “不足三成。”

    林梦雅莞尔一笑,说道:

    “那咱们,不如进去,听听这些假话,如何?”

    刘轩行了一礼,随后,就亲自,打开了柴房的门。

    刚刚还争吵不休的柴房,此时,已经是鸦雀无声。

    七双十四只眼睛,齐齐望向了那道,优雅迈入柴房的倩丽身影。

    “各位,别来无恙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