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六章 心魔之困
    寻芳,从名册上只能看到她的籍贯,只知道她姓吴,只知道她六岁的时候,就进了宫。

    十三岁的时候,跟了母亲,也不过了短短三年的时间,就被母亲从深宫中带了出来。

    三年的时间对一个人的一生来说,也许只是一转眼。

    可芳姑却是用尽了自己的生命,来等待是停留在她记忆里三年的母亲。

    敏儿说芳姑时常会坐在床前,对着那枚梅花金钗发呆。

    也许,是在怀念宫中,与母亲相伴的岁月吧。

    虽然芳姑脸色惨白,可林梦雅让敏儿拿来了胭脂黛青,亲自给芳姑画好了妆容。

    如果不是脖子上的伤口吓人的话,那紧闭着双眼的芳姑,就像是睡着了一样的安静祥和。

    “敏儿,你能帮我一个忙么?不要对任何人提起芳姑的死讯,如果有人问起来,就说她出远门了,过阵子才要回来。”

    林梦雅起身,看着面前的芳姑,低声说道。

    “嗯,好。”

    泪水涟涟的敏儿,却出奇的配合。就连林梦雅,都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敏儿了。

    “算了,要不你跟我们一起走吧。这里人多眼杂,你一个女孩子,如果没有芳姑在的话,恐怕是要有麻烦的。你先跟着我,过一段时间,风平浪静了,我再给你找个安稳的地方。你有亲人么?我可以让你去投奔他们的。”

    林梦雅小心翼翼的问道,这里已经不安全了,虽然不知道芳姑平常是用什么,来镇住那些厉害人物的。

    可这里是赌坊,敏儿一个在这里,终归是有些不方便。

    “郡主不必担心,我不会拖累你们的。若是有人问起来,我绝不会出卖你们的。”

    敏儿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敏儿竟然看透了他们那点卑鄙的心思。

    就连林梦雅,都觉得自己,有些无地自容了。

    “芳姑能对郡主的母亲如此,那我,也能对芳姑如此。我知道,你们都是做大事的人。芳姑之所以会死,也是因为要保全你们。我好歹也是在赌坊里长大的,这些事情,我多少知道一些。放心吧,我是不是出卖你们的。”

    低沉沙哑的语气,绝不像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能说得出来的。

    林梦雅不得不承认,其实她想要把敏儿带走,多少也是因为不想把自己的秘密泄露出去的意思。

    可被人这样无情的戳破了,即便是她,都觉得脸上有些火辣辣的。

    “我们相信你,那芳姑的遗体,我们先带走了。你万事小心,若是以后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拿着芳姑的这枚梅花金钗,来太子宝坻找我。”

    林梦雅拿过梅花金钗,双手奉给了敏儿。

    那一边,玉安跟左丘羽,已经找了一床干净的棉被,小心翼翼的,把芳姑的遗体,包裹在了里面。

    敏儿看着林梦雅,红肿的水眸,却是依依不舍的,依旧落在芳姑的遗体上。

    “不用了,这东西芳姑既然如此的珍惜,对她来说,必定是极为重要的东西。我不能拿,郡主,虽然我不知道杀了芳姑的人是谁。但是请您务必要答应我,一定要找出残害芳姑的凶手,为她报仇。”

    看着敏儿那双决绝的眼神,林梦雅不得不点头。

    看着她,就像是看着曾经的自己。

    不过,她却可是亲手的杀死自己的仇家,而敏儿,却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

    重重的点了点头,即便不是为了对敏儿的承诺,她也一定会找出这个凶手来。

    看到了她的首肯,敏儿却是灿然一笑,林梦雅心头暗叫不好,一把抓住了敏儿的手腕。

    可却是迟了一步,一把锋利的匕首,是那样决绝的,送入了敏儿的心窝。

    “不要!”

    林梦雅心胆俱寒的喊道,哪怕是在她身后的龙天昱,都没有反应过来。

    眼看着,刚刚还请求林梦雅报仇的敏儿,此刻,却已经是轰然倒下。

    而抓着她手腕的林梦雅,也跟着她一起,倒在了地上。

    “敏儿,你怎么那么傻!快,拿止血药来,我要救她!我要救她!”

    可为时已晚,死亡的阴影,已经笼罩住了敏儿年轻的脸庞。

    林梦雅是个医生,她不可能不知道,敏儿这一下,是彻底的把匕首,送入了她的心脏。

    哪怕是在医学发达的现代,对于这种伤情的抢救,也是九死一生。

    何况,是现在的境况。

    “别...别费心了。郡主...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你...记得...记得,你答应我的话。”

    巨大的疼痛,已经在敏儿的语气,气若游丝。

    林梦雅双手捂着她的伤口,可不管她如何的想要止住敏儿的血,那温热的猩红色液体,还是一点点的,浸湿了她的双手。

    “我不会忘,我一定会替芳姑报仇的。你挺住,我能治好你的,我一定能治好你的!”

    可不管林梦雅的医术如何厉害,可敏儿的生命,却是一点点的流逝着。

    听到她说,一定会替芳姑报仇,敏儿却是突然笑了。

    这条年轻的生命,在解脱般的微笑中,戛然而止。

    林梦雅只觉得手下的身体,正在逐渐的变冷。

    从恒运赌坊出来,龙天昱就一直,把林梦雅抱在怀中。

    直到回到了太子宝坻,这丫头还是一样,维持着呆滞的表情。

    左丘羽跟玉安,已经把芳姑跟敏儿的尸体安置好了。

    但是林梦雅还是定定的看着虚空的某一个方向,眼神,没有任何的聚焦。

    死亡,其实对林梦雅来说,并非是一个陌生的字眼。

    包括她自己,都曾经体验过,这个字眼所带来的痛苦与无望。

    但是,她的身边,却一再有人,那些她不想让死亡带走的人,却是如同泡沫一般,在她的面前,拥抱了死亡。

    龙天昱很担心林梦雅,虽然这丫头表面上总是装出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但是,她却是一个很重情重义的好姑娘。

    尤其是芳姑跟敏儿这一队义主忠仆,别说是林梦雅了,就连他,都有些震撼。

    可龙天昱最怕的,却是林梦雅把这一连串的事情,都揽在自己的身上。

    从岳婷惨死之时开始,林梦雅就存下了一个心魔。

    她觉得是自己,给身边的人带来了不幸。所以,她会毅然决然的送走小玉,赶走白苏。

    白芍受伤的时候,他可是看到了林梦雅,癫狂般的模样。

    可一而再,再而三的刺激下,心魔作祟,林梦雅一旦钻入了牛角尖,那这辈子,怕都不会走不出来。

    此时,龙天昱倒是希望,林梦雅不那么聪明能干。

    也许笨一些的话,她的心思就不会这么奇巧。人,也就不会想那么多了。

    现在,却没人能帮得了她。

    他刚刚不管说出来,林梦雅都毫无反应。现在,龙天昱只能守在林梦雅的身边,担忧的看着她。

    跟龙天昱想的恰恰相反,也许芳姑之死,引动了林梦雅的心魔。

    但是,敏儿的死,却让林梦雅在突然之间醒悟了。

    芳姑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死,而敏儿,也是为了成全芳姑。

    她们都是有选择的,可却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死亡。

    这种选择,林梦雅从刚开始的疑惑不解,到现在,却是渐渐的有所领悟。

    的确,这些人的死,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但是,归根结底,是她能力的不足,也是人心潜藏的**,才会让所有的悲剧发生。

    如果她真的深陷在自责中,疯癫成魔。那她身边的人,不都还是要受到伤害?

    权势,地位,她曾经不屑的一切,却都成了能保护家人的法宝。

    那既然如此,她又有什么可束手束脚的呢?

    假如有一天,站在他们面前的自己,可以不用再让任何人保护,那么死亡,也不会再成为她的梦魇、

    林梦雅觉得自己,似乎跟之前有什么不同了。

    但是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到底是哪里发生了改变。

    从神农系统的意识世界回归到现实,一丝冰冷的微光,却是她的水眸里,一闪而逝。

    “怎么样了?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龙天昱看着她的眼睛里,不再是没有任何光彩,死气沉沉的样子。

    灿烂的生气,再一次重新填满了她的眼眸深处。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落在了地上。

    不过,还是有些担忧,怕她一时转不过这个弯来。

    “没事,芳姑跟敏儿的遗体怎么办了?依我看,不如找个好地方埋起来吧。人,还是要入土为安的好。”

    林梦雅表情淡淡的,像是在谈论无关紧要的事情似的。

    龙天昱一愣,这样淡然的语气跟理智的安排,的确像是林梦雅平时的风格。

    可这个时候,她能这样冷静,却是让龙天昱,有些觉得意外了。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我非得哭哭啼啼的,才算是对她们尽心了么?我才不要,眼泪,只有在亲手葬送了敌人以后,才能带给逝者哀思。现在,我只想如何找到这幕后真凶,才不辜负了她们。”

    林梦雅的话很有道理,说得龙天昱也挑不出任何的异常来。

    也许,丫头是真的顿悟了,才解开了自己的心魔吧。

    活动了一下手脚,林梦雅看着远方灿烂的晚霞。夜晚即将来临,较量,才刚刚开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