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五章 生死代价
    “这...也好。郡主,请随我来。”

    起身,跟在敏儿的身后。

    玉安也紧紧的跟在林梦雅的身后,生怕会有什么变故。

    “主人,郡主说,想要进来看看。”

    林梦雅跟在敏儿的身后,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推开了屋子里的门。

    进门就是一条走廊,不过是用山水画的屏风遮挡着。既不会让人一眼就看到里面的情况,也不会觉得气闷。

    “郡主,这边请吧。”

    敏儿倒是轻车熟路,引着林梦雅往右边去了。

    还没走几步,林梦雅的眉头,就死死的皱紧了。

    人,也赶紧走了几步,竟然直接越过了敏儿,一下子推开了走廊尽头的那扇小门。

    “郡主,别——”

    敏儿赶紧阻止,可随后,屋子里的一切,却让这个丫头,瞪大了双眼,张着嘴,惊恐莫名的看着面前的一切。

    拳头紧握,林梦雅的一双眼睛里,却是冰冷的看着,从房梁上,吊下来的一具女尸。里面,毫不掩饰的杀机,肆意的翻滚。

    依旧是简单朴素的打扮,可刚刚还激动的跟她相认的芳姑,此刻,却是已经成了一具死不瞑目的尸体。

    眼睛,瞪圆了看向地面。头发凌乱,双脚腾空。

    可却是早就已经,没有了呼吸。

    “啊——主人!主人!”

    敏儿撕心裂肺的大叫,惊动了在外面守着的左丘羽。

    等到他也赶到屋子里的时候,林梦雅却是绑着玉安一起,已经把芳姑的尸体,放置在了地上。

    “这是——怎么会!”

    左丘羽怎么也想不通,刚刚还活生生的人,怎么此刻,已经化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尤其,还是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主人!主人,您快醒醒啊!您死了,敏儿可怎么办啊!”

    在场跟芳姑感情最深的,便是从小就跟在她身边的敏儿。

    此刻,她已经是哭得如同泪人一般。

    若不是林梦雅拦着,她早就伏在芳姑的尸体上,放声痛哭了。

    “该死!”

    林梦雅此时已经是面色铁青了,把怀中的敏儿,轻轻的推给了玉安。

    她走上前来,强忍怒意,仔细的查看芳姑的尸体。

    那凶徒好狠的手段,一条细绳,已经勒得芳姑的脖子都完全断掉了。

    雪白的脖颈上,此时已经是血肉外翻,模糊一片了。

    可奇怪,为什么她在院子里闻不到,反而是在屋子里的时候,才能嗅到一点点的血腥气呢?

    唯一的解释就是,凶徒,就在她们进门的前一秒,才从芳姑的屋子里逃脱的!

    林梦雅立刻转向了对面的窗子,果然,在窗子下面的小桌上,她发现了一枚完整的男子脚印。

    “该死!”

    再一次发出怒喝,林梦雅显然是已经是气恼至极!

    “到底,是什么人对芳姑下的毒手?”

    左丘羽的脸色,也不比林梦雅看上去好多少。

    姑姑当年的贴身侍女,每一个找到,都对表妹的身份的佐证,有很大的帮助。

    可如今,他们刚刚才遇到一个,却又是同时,命丧黄泉了。

    这样的结局,到底是让人十分的抓狂!

    “敏儿,你先不要哭了。芳姑的死,到底是我连累了她。既然凶徒已经逃走,我们现在最需要做的,便是让芳姑先入土为安。走,你跟我先去院子里等着。让他们俩个,把芳姑的尸首抬出来。”

    不由得敏儿拒绝,林梦雅就强硬的抓着敏儿的双肩。

    几步就走到了外面,可敏儿刚想说要回屋子里看看,就看到林梦雅一脸的凝重。

    视线,紧紧的盯着门口。

    玉安跟左丘羽很快就把尸首抬了出来,看到他们平安无事的出来以后,林梦雅仿佛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

    “凶手,还藏在芳姑的屋子里。别动,我们谁都不是他的对手。”

    林梦雅悄悄的对敏儿耳语,后者一看到芳姑的惨状,身体即刻僵硬了起来。

    一双大眼睛,失神的盯着芳姑的尸首,却是再也不敢抬起来,看向屋子里一眼。

    侧耳细听,直到一丝极为细弱的腾空声传出来。

    林梦雅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浑身瘫软的,坐在了石椅之上。

    她好恨!自己怎么就这么没用,不仅芳姑在她的面前被人杀了不说。

    明知道凶徒就藏在屋子里,她,却不得不任由此人离去。

    左手,用力的捶在了石桌上。可她没想到的是,刚刚还稳稳当当的石桌,此刻,却传出了机关才有的轰鸣之声。

    所有人的视线,都被石桌所吸引了。

    只见这平淡无奇的桌面上,中间的位置,却是突然间分开。

    随后,一只石头做的盒子,竟然缓缓的升起,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这是——”

    林梦雅惊呆了,下意识的拿过了这只,颇有分量的石盒。

    抽开上面的石板,里面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包裹,实在是让林梦雅觉得有些眼熟。

    这不是,在水塘底下,她在老龟身上发现的布料,是一个材质的么?

    林梦雅小心翼翼的拆开包裹,里面,却是俩本小小的书册,可一方私印。

    “玉安,你过来看看。这东西,是不是就是你说的名册?”

    玉安立刻接过来仔细的查验,上面,果然把寻芳的相貌,以及籍贯说的一清二楚。

    不仅如此,后面还有内侍监的公章钢印。

    而另外一份,则是用来表明她身份的书信。玉安跟左丘羽仔细的辨认,也确认是林梦雅母亲的笔记。

    现在,芳姑的身份总算是真相大白了。

    可悔意,却是渐渐的,侵蚀着林梦雅的心。

    如果,她今天没有来这里的话,也许,芳姑还会抱着她的理想,她的信念,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她的到来,虽然带给了芳姑新的希望。却也同时,为她招来了死神。

    懊恼的林梦雅,觉得自己,再也无颜面对,这个为了母亲,等待一生的女子。

    “你也别太内疚了,不过,既然东西在这里,为何芳姑,还要去屋子里找呢?”

    左丘羽轻声的安慰着林梦雅,后者,却是猛然一震。

    没错!东西既然被芳姑藏在了这里,那她肯定是不会记混的。

    难道说,芳姑早就知道,里面藏了一个绝顶的高手!

    心头一震,林梦雅震惊的看向了芳姑,此刻并不算是安详的样子。

    喉头滚动着苦涩,芳姑——她,她竟然是故意要赴死的!

    怪不得...一些细节,轰然间涌上了心头。

    她们才刚刚见上一面而已,可芳姑不仅仅是用自己的生命在保护着她。还在濒临死亡之时,为了不惊动他们,竟然,没有奋力的抵抗。

    怪不得,他们进屋的时候,屋子里还算是井然有序。怪不得,芳姑虽然是被吊了起来,但是她僵硬的手指,还是指向了自己的床榻。

    想必是芳姑早就知道,这人的武功奇高。怕林梦雅她们遇到任何的危险,所以,才牺牲了自己。

    林梦雅难过,心头像是被大锤重击一般,可眼泪,却流不出一滴半滴。

    她从未见到过,一个能为了几十年未见面的主子,就能忍受如此巨大的痛苦。甘心用自己的命,换来主子后代人的安全的傻女人。

    身体摇摇欲坠,一阵阵的晕眩袭来,却是在下一秒,跌入了一个坚实的怀抱中。

    抬起头,龙天昱担忧的俊脸,落入了她的眼中。

    林梦雅只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被悲伤所碾碎了。

    复杂的情绪,在心头交割。她却是只能像是一个木头人一般,愣愣的,坐在龙天昱的怀中。

    及时赶到的龙天昱,却是极为担心林梦雅现在的情况。

    之前在府中,百里睿就警告过他们,万万不可让林梦雅的情绪,有太大的起伏。

    可没想到,这一趟来临天国,却是意外频出。

    看着那张笑脸,惨白惨白的,连呼吸都有些费力似的。

    龙天昱顾不得其他,只好用自己的大掌,轻轻的抚摸着林梦雅的后背。

    “呼——”

    良久,林梦雅才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

    脸色,也稍微的好了那么一点。

    此时,敏儿已经哭得嗓子都哑了。所有人,包括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的龙天昱,都在看着她,静静的,等待着她处理现在的一切。

    “敏儿,你跟帮我,给芳姑梳洗好了,再送她上路么?”

    低沉的声音,带着不常见的凝重。

    林梦雅虽然还是一副马上就要晕厥过去的样子,可至少,现在却是有了点力气。

    拒绝了龙天昱的好意,林梦雅撑着自己,走到了芳姑的面前。

    看着敏儿端来的一盆水,用干净的布巾,一点点的,擦拭着芳姑脖子上,已经要凝固的血。

    “对不起,是我给你们带来了不幸,对不起。”

    低低的声音,诚恳的道歉,却不仅仅是对芳姑一个人说的。

    本来可以安生过日子的敏儿,如今,也被她连累了。

    失去了芳姑这个唯一的屏障,以后的日子,这个可怜的女孩子,该怎么办啊!

    “不,郡主。你不必这样自责,芳姑跟我说过,她之所以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因为曾经有个待她亲如姐妹的主子。为了要报答这份恩情,她就算是死了,也是毫无怨言的。我以前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我却是知道了。”

    敏儿帮林梦雅一起清理,声音嘶哑的,诉说着芳姑的从前。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