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四章 当年旧人
    名唤敏儿的丫头,很快就端了四杯茶上来。

    茶香四溢,一闻就知道是上等的好茶,可林梦雅只是嗅了嗅,就按住了杯盖。

    脸上,似笑非笑的看着芳姑。

    “茶是好茶,可惜泡的方法不对。”

    看到林梦雅没喝,其他俩个人更是不可能轻易的喝下去。

    况且,林梦雅话里有话,他们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了。

    “哦?公子还未曾喝,怎么就知道,这茶,不对么?”

    芳姑不置可否,反而端起了自己面前的这一杯,优雅的喝了下去。

    “有些茶,不用喝也能知道味道不对。你这茶,是用滚烫的开水冲泡的。茶叶已经被烫成褐色了,茶汤也是苦涩至极。哪里还有原本清冽的味道了,所以我说,这茶,冲错了。”

    林梦雅轻轻的打开了茶杯盖,果然,跟她说的一样。

    左丘羽跟玉安却是互相疑惑的对视了一眼,咦?难道真的只是冲泡的方法错了么?

    “是啊,这茶本不应该这么泡的。不过,虽然是没有了茶的味道,也许会更有一番风味。公子,不如尝尝吧。”

    芳姑好整以暇的看着林梦雅,可后者的心里,却是在冷笑。

    寒冰般的冷意,从林梦雅的眸中开始蔓延。语气,却还是一如之前的轻松。

    “喝,是不能喝的了。只是我有些好奇,到底是谁派你来的。拿这么低级的蒙汗药来糊弄我们,是不是,有点瞧不起我了?”

    真相被撕破,林梦雅虽然依旧坐在那里,可是那双眼睛里,却已经是布满了寒意。

    没想到,来到一个小小赌坊,竟然就有人,又要给她下药了。

    可谁知道,芳姑却是一点也不慌乱,反而是脸上,露出了几分赞赏的笑容。

    “公子莫怪,我这人就是喜欢跟人家开玩笑。敏儿,快给公子,换上一杯好茶。”

    玩笑?林梦雅忍不住在心头冷笑,可却是越发的戒备起来。

    左丘羽跟玉安,俨然已经是随时准备暴起,目光尖锐,笼罩着颜色不改的芳姑。

    “三位别误会了我,我这里虽说不是什么正经地方,却也不至于是个黑店。只是,这位小公子,于我多年前的旧友,有几分相似。我一时思友心切,轻狂了些。还请公子,大人有大量。”

    林梦雅心思微转,能跟她有几分相似的,难不成,这人曾经认识她母亲么?

    可那也是二三十年前的事情了,再说了,即便是认识母亲,也不代表,这人对自己,没安坏心思吧。

    “既然是旧友,那我就不会与你计较了,告辞。”

    林梦雅起身欲走,可芳姑却淡淡的吐出了一句话。

    “长公主,她还好么?”

    身子一震,林梦雅心思急转。院子里的几个人,却是同时,僵在了原地。

    “当日一别,我与她已经是二十年未曾谋面了。但是,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便是知道,你,就是长公主的孩子,是么?”

    芳姑一字一句,甚至到了后面,已经带上了几分颤抖与激动。

    林梦雅心头大震,她的身份,除了两位表哥以外,从未有人,能这么笃定的识破过。

    转过头来,林梦雅却并不说话,只是一双黑眸,动也不动的,紧紧的盯着芳姑。

    “太像了,你跟长公主,真的是太像了。前几天,外面流传过消息,说是长公主的女儿,小郡主,已经被寻回了。起先我是不信的,可是,今天我看到你的样子后,我就不得不信了。郡主,奴婢寻芳,给郡主请安了。”

    原先还淡定无比的老板娘芳姑,此时却已经是涕泪连连。

    就连林梦雅,都有些不知该如何应付,刚开始,她还以为此人是要对自己下毒手呢。

    可现在,她却是已经跪在了地上,痛哭不已。

    “这...既知我的身份,那刚才,你为何要下药谋害我?”

    林梦雅并没有轻易的相信芳姑的话,旧都里危机四伏。更别说是一个突然冒出来,说是认识她母亲的女人了。

    “奴婢知道,事情过了这么久,郡主不相信奴婢,也是情有可原的。只是,郡主认识这东西么?”

    芳姑突然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木盒。

    左丘羽跟玉安下意识的挡在了林梦雅的面前,生怕林梦雅,受到别人的暗害。

    可没想到,芳姑却是从木盒里,拿出了一枚精致的金钗来。

    金钗虽然因为时间的关系,已经不再是之前的光鲜灿烂。但是,那钗头上,精致的梅花形状,却是林梦雅再熟悉不过的了。

    “奴婢芳姑,是长公主贴身的侍女之一。这是当年,先皇命人为长公主打造的十二枚梅花钗的一枚。奴婢这里有一只,是当初长公主出走的时候,为奴婢留下来的念想之物。这么多年了,奴婢一直带在身上。如今,终于盼到了郡主前来。奴婢,奴婢真是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芳姑一改之前的冷淡,对林梦雅热情得有些过了头。

    这一下子,可是让林梦雅这个聪明的脑袋,都有些迷糊了。

    接过了芳姑手中的梅花钗,林梦雅仔细的辨认过,这东西,的确是跟自己腰间,和母亲留下来的梅花印记,是一模一样的。

    但是,事情怎么会这么巧,她偏偏就选定了一个,曾经服侍过母亲的人开的赌坊呢?

    难道,真的是母亲,冥冥中自有安排么?

    “你说你是曾经服侍过长公主的,可有什么凭证?”

    一遇到母亲的事情,林梦雅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

    反倒是左丘羽,还保持着镇定。

    最初的激动过后,芳姑擦了擦泪水,也知道自己刚刚,好像是有些唐突了。

    只是,突然间碰到了旧主的女儿,如何,让她不激动呢?

    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说道:

    “是奴婢太激动,让郡主见笑了。当初,长公主带我们几个人出宫,原是给我们都安排好了出路的。那几个姐妹都嫁人了,唯有奴婢我,这些年来,一直守在旧都里。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还能跟长公主见上一面,也算是原了我们主仆的情分。当初,像是我们这样,在宫中服侍的奴婢,都是有造册为证的。奴婢这就取来,也好让郡主安心。”

    说完,芳姑就转身回去后面的屋子里去寻找证据去了。

    那个又端了几杯茶上来的敏儿,则是一脸笑意的,看着这三位贵人。

    茶,没有了任何的问题。

    正好林梦雅现在已经是心乱如麻,不由得拿起茶杯,咕嘟咕嘟的喝了那么一大口。

    这事,也实在是巧合的让她都有些惊奇了。

    “这位姑娘,冒昧问一下。你们家老板娘,平日里,就是这个样子么?”

    林梦雅低声跟敏儿打听消息,不是她不相信,可是,这转变的速度,也着实是有些太快了吧?

    “回郡主的话,平日里,我们家主人啊,可是最沉稳不过的了。奴婢从小就跟在主人的身边,从未看过她如此的激动。大概是因为,我家主人,跟长公主大人,真的是主仆情深吧。”

    林梦雅点了点头,虽然她心头还是有些怀疑。

    但是,母亲向来是一个谨慎的人。当初,上官晴她们那么肆意的搜刮母亲的珍贵之物,可最宝贵的,不还是被母亲留了下来了么?

    十二只梅花金钗,而且又是跟她腰间的印记相同的。

    想必,定然是对母亲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以母亲的性子,居心不良的人,想要得到的可能性极低。

    难道说,真的这么巧,她不过是出来闲逛一番而已,就撞入了母亲昔日侍女开的赌坊?

    这缘分,大抵是妙不可言的。

    “玉安,如果,芳姑真是我母亲的侍女的话。可有什么办法,能够证明么?”

    幸亏,宫廷之事,有玉安这个百事通在。

    “有的,咱们临天国有明令。所有进宫的内侍,侍女,都必须要登记造册。不管是籍贯还是出身,都要详细记载的。尤其是,是向奴才,或者是芳姑一样,跟在主子们跟前伺候的,也必定是要家世清清白白的才成。如果,芳姑真的能拿出花名册的话,奴才倒是能辨别真伪。”

    玉安的一番话,倒是让林梦雅安下了心思。

    是真是假,一会儿看到花名册,自然就会清楚明白了。

    其实,她的心头,倒是有些隐隐的期待。希望芳姑,真的是母亲身边的人。

    这样的话,她就更能知道,母亲之前的一切了。

    茶,已经喝了俩遍了。就连敏儿,也不住的往屋子里看去。

    但是,芳姑的身影,还是没从里面出来。甚至于,一点动静,都没有。

    林梦雅看着虚掩的门,眉头,却是轻轻的皱了起来。

    “敏儿姑娘,你可知道,芳姑平时,都是把这些重要的东西,放在哪里收着么?”

    敏儿爱莫能助的摇了摇头,这里可是赌坊,老板娘自然是小心万分的。

    可是,林梦雅却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即便是放在了秘密的地方,未免,时间有些长得过头了吧。

    “不如,你跟我过去看看吧。我无意窥探芳姑的私隐,只是,我们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若是太麻烦,过几天再来看,也是不迟的。”

    林梦雅站起身,请求着敏儿。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