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三章 恒运赌坊
    “我也不逼你了,辰表哥在来之前,已经把人选都定好了。这一次,等到事情都了结了,你可以选择还是跟我们一起,回到大晋。至少在那里,没有人会逼着你承担责任。”

    林梦雅垂下了眸子,一副平淡的样子,好像并不在乎左丘羽会不会答应。

    可她越是这样说,左丘羽的心里,就越是难受。

    沉重的内疚感,几乎要压垮了他似的。

    纠结良久,他才痛苦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去。”

    林梦雅挑起了眉头,眼神里带着几分惊讶,看向了左丘羽。

    “什么?”

    左丘羽也是下定了决心,他不想再逃避,属于自己的责任了。

    “我说,我去参加医术大赛。而且,请你帮我,一定要获得优胜。只有这样的话,皇兄,才会没有后顾之忧。”

    林梦雅低头隐去了笑容,没有让左丘羽觉察到,她眸中的得逞。

    “你要想清楚,一旦我们卷入了这场风波,龙天昱跟我,是随时都能走人的。可你一旦赢了,别说是临天国了。就算是走出了旧都,都会成为一件大事。往后,闲云野鹤的日子是没有了,枯燥而乏味的生活,将充斥着你接下来的日子。你,真的做好准备了么?”

    尽管清楚,林梦雅说的都是实话。

    可左丘羽却还是铁了心的,一定要参加大赛。

    看到他这个样子,林梦雅才算是放下了一颗心来。

    “可是...可是我听说,现在报名有点晚了。怎么办?唉,都怨我,要是我早一点想通的话,也不至于——”

    左丘羽有些懊恼,他才想起,参加这个比赛是需要报名的。

    “哦,没关系。辰表哥已经找了关系,我想,他一个皇帝,想要塞个把人进去,没什么难度。”

    用茶杯掩饰住自己嘴角的笑容,其实,从刚进旧都的那一天,林梦雅就偷偷的让刘轩,用了左丘羽的印鉴,去大赛报名去了。

    可怜的左丘羽,丝毫不知道,自己其实,早就已经被那俩几个人,算计进去了。

    “启禀郡主,外面的人传进话来,那些尾巴,已经跟着进城了。”

    玉安突然前来回禀,却带来了对林梦雅来说,绝对算不上什么好消息的消息。

    来的这么快,比龙天昱估计的还要早。

    不过,既然人家都已经兴巴巴的投奔自己来了,她也不能让人见不着面不是?

    “好,我知道了。对了,你可知道,这旧都里,有没有什么赌坊之类的地方?”

    林梦雅的话,倒是让屋子里的俩个人,都觉得有些怪怪的。

    赌坊?这可不像是林梦雅平时的爱好。

    “有是有的,但是,因为这阵子旧都里生面孔太多了。所以此时,不管是哪家赌坊,都已经是满满当当的了。郡主千金贵体,那种地方,怕是不安全。”

    玉安小心翼翼的劝阻着,来的时候,陛下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要他一定要伺候好郡主的。

    赌坊鱼龙混杂,郡主要是去了,非得掀起点风浪来不可。

    “无妨,我换上男装就成了。你们等我一下,一会儿,咱们出去乐呵乐呵。”

    说完,林梦雅就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去换男装了。

    只留下了玉安跟左丘羽,在大眼瞪小眼的无奈着。

    这要是万一出了点什么意外,他们俩个,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不过,看到换完男装的林梦雅,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他们,也只好默默的跟在身后,充当林梦雅的左右护法了。

    出了太子宝坻,才刚转过俩条街,街面上的人,就渐渐的多了起来。

    他们住的地方,大多是达官显贵的府邸。一般的百姓,是不会去那里的。

    而赌坊跟酒馆等消遣的地方,则是旧都里最热闹的几条街了。

    若不是玉安跟左丘羽,一左一右的,紧紧的把林梦雅护在中间的话。恐怕,此时已经是寸步难行了。

    “人这么多?看来,这医术大赛,对临天国人来说,当真是极为的重要了。”

    林梦雅小小声的嘟囔着,街上熙熙攘攘的热闹场景,她这辈子,也是第一次见。

    简直堪比某一次,大学在小长假里组织的春游

    哪里是去看景点里去,简直就是去看人头去了。要是有密集恐惧症的,非得郁闷死不死。

    “是啊,公子说的对。咱们临天国的人,以参加医术大赛为荣耀。不过,公子,咱们还是回去吧。这里人太多了,不安全。”

    玉安一边伸出手,挡住了那些向林梦雅涌来的人,一边低三下四的恳求着这位活祖宗。

    可眼尖的林梦雅,打远就看到了藏在巷子深处的赌坊。

    指挥着自己的哼哈二将,三个人一路靠着蛮力。愣是在最短的时间内,逆流而上,挤到了赌坊的门口。

    “就是这里了,走,我们进去看看。”

    宽敞的门脸上,偌大的四个字‘恒运赌坊’看起来,就与别家不同。

    深蓝色的布帘,隔绝了外面的人的探究的视线。

    林梦雅上上下下的看了一眼后,就决定是它了。

    这一家赌坊,在四周来说,规模算是最大的。

    而且,林梦雅发现,这里来往的,多是一些衣着华贵之人。

    一般情况下,这种主儿多是有些家底的。

    她对于去赢那些苦哈哈的钱,没什么太大的兴趣。要赢,就来票大的。

    一头扎进了赌坊,刚进门,下注的赢钱的输钱的吆喝声,就不绝于耳。

    这一家果然生意兴隆,筛子牌九桥牌,从看技术到赌运气的,应有尽有。

    跟别家的赌坊一样,有喜笑颜开的,也有眉心皱的能夹死一只蚊子的。

    林梦雅好奇的左瞧瞧右看看,那俩个人,则是目不斜视的,紧紧的跟随在她的身边。

    三个人的衣着打扮十分的低调,但是,这赌坊可不像是别处。能在这里打混的,都是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的。

    很快,一双精明的眸子,就盯上了三个人。

    林梦雅正好奇的站在一个桌子旁边,一双眼睛,盯着那骰盅。

    “开了!开了!开了!一二四小!”

    大小都有人买,但是显然,买大的人多了一些。

    此时,那些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刚刚还属于自己的钱,现在就进了别人的口袋里。

    不过,林梦雅的脸上,却露出了一副,不过如此的样子。

    丝毫没有惊讶,好像是早就预料到了,结果会是如此。

    “这位公子看起来,倒像是胸有成竹,不妨,也下来跟诸位公子,游戏一番如何?”

    一道干脆却客气的女声,从林梦雅的身后响起。

    她一转头,看到了一张极为素雅的五官。

    来人不过三十岁上下,身穿一件素白的布裙。头上也只是带了一枚简单的银钗,柳叶眉,细长的眼睛,嘴角还含着三分微笑。

    原本是极为普通的面貌,但是放在这里,却又多了几分淡定从容。

    虽然是个女子,但是赌坊中人,似乎都对这个女人极为的尊重。

    就连她在的这一桌的荷官,都是先恭敬的冲着这个女人点了点头。

    心下一想,林梦雅便是明白了。此人若不是赌场的老板,也定然是大角色。

    “夫人说笑了,我不过是刚从穷乡僻壤出来的。好不容易来到这里,只不过是来见见世面而已。”

    林梦雅也以礼相待,毕竟,能在最大的赌坊里立脚的,也肯定不是简单的角色。

    “公子可真是谦虚,出门在外不容易,大家也都是图一个乐呵。我见公子一面,就觉得跟公子有缘似的。这里人多嘴杂,像公子这么玉琢似的人物,小心这浊气,污浊了您。不如,跟我去后堂看看。那里清静,玩的,也不似前面这个疯。公子看,可好?”

    林梦雅心下有些警惕,但是视线一瞥,却看到了几个略有些熟悉的人影,刚进了门来。

    顾不上许多,林梦雅立刻笑着说道:

    “我正求之不得呢,还请夫人带路。”

    女子一笑,就亲自引着他们三人去了。

    而刚刚发现了目标踪迹的尾巴们,则是被几个虎背熊腰的大汉们,挡在了门外。

    进了后屋,林梦雅确定自己甩掉了那些尾巴后,才在心头,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没想到,到了旧都,那些尾巴们反而更加的大胆了。

    以前,也不过是在敢在远处,悄悄的尾随着就是了。

    现如今,不知道是狗急跳墙了,还是无所畏惧了,竟然,一路跟着她到了赌坊里来了。

    不过,现在也不代表她是百分之百的安全。

    打量着四周,她原本以为,这个女人,是要把自己带到一个更加秘密的赌场去呢。

    可没想到,这人竟然一路,把他们带到了赌坊的后院来。

    比起前面的喧闹,后面虽然称不上去精致,却也素净了许多。

    “公子请坐,敏儿上茶。”

    四四方方的庭院内,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那女子把他们三个人,带到了院子中间的一处石椅石桌旁,客气的说到。

    林梦雅跟另外俩个对视了一眼后,只能暂且按住心思,且看这女人,到底要打什么主意。

    “公子莫多心,对了,我叫芳姑,是这家恒运赌坊的管事的。我只是觉得,公子像是跟我有些缘分。冒昧的把您请了进来,还请您跟您的朋友,多多原谅。”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