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二章 所谓主动
    龙天昱的眸光中,闪过一抹心疼。

    虽然林梦雅嘴上不说,但是她的心里,肯定是十分在意自己暂时的残缺的。

    所以,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要把林梦雅治好。

    “嗯,我知道了。”

    温和而低沉的回应着林梦雅,有力的大手,却爬上了她的右肩。

    从上到下,按照左丘羽的教导,一点点的帮着林梦雅按摩右手臂。

    左丘羽说过,如果在治好以前,不经常帮林梦雅按摩手臂的话。即便是以后治好了,也可能会落下后遗症。

    即便是,右臂依旧没有任何的感觉。可林梦雅,看着龙天昱认真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悄悄的红了一张俏脸。

    扭过头去,林梦雅不由得在心里暗骂自己没用。

    不就是在按摩自己的手臂么?她怎么就这么没用,激动个什么劲儿嘛!

    “那个——”

    俩个人之间的气氛,不说话,就显得有些怪异。

    可林梦雅刚开了口,却觉得更加的口干舌燥。

    向来巧舌如簧的她,忽然间脑袋里乱成了一团。她还真是个贱骨头,以前吵吵闹闹的,永远也没有个安静的时候。

    现在这样安静祥和,她倒是反而...反而变得笨嘴拙舌起来了。

    “嗯?怎么了?”

    挑起眸子,那雪白俏脸上,一抹暧昧的红,尽收龙天昱的眼底。

    看着她又弯又翘的长睫毛,忽闪闪的,好像是不敢看自己似的。

    难得的少女娇羞,却让龙天昱,生出了几分想要欺负她的心思。

    坏心眼的又靠近了一点,俩个人之前的距离,近的不能再近了。

    林梦雅身上,那股子混合了清幽的冷香,混合着淡淡的药香,窜入了龙天昱的鼻息之中。

    好奇怪,明明她几乎不用任何的胭脂水粉。但是,每每靠近她,只要嗅到她身上的这股子想起,他就仿佛,要沉醉了似的。

    林梦雅敏感的感觉到了对方的靠近,却是头扭得更用力了。

    殊不知,此时自己白嫩的玉颈,跟小巧的耳垂,竟然也不自觉的染上了几分绯红。

    落在龙天昱的眼中,却更加加深了他的眸色。

    “没...没事...你小心点就好。”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差点让林梦雅慌乱的咬了自己的舌头。

    眼珠子乱转,林梦雅却觉得现在的自己,真是奇怪得不得了。

    这段日子以来,她早就已经习惯了龙天昱的靠近。

    但是,当他这样不紧不慢的靠近自己,明明都可以感应到彼此的热度,却还是隔着一段距离的相处。

    她就觉得,似乎...似乎自己隐隐的,有些期待某些事情的发生。

    顿时,林梦雅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狠狠的打了一拳似的。

    天啊,她...她不会是欲求不满了吧?

    突然间瞪大了双眼,连林梦雅都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所惊讶住了。

    不过,林梦雅就是林梦雅。

    那种扭扭捏捏的小女儿作态,可不是她的风格。

    心里下定了某种决心似的,林梦雅突然回过了头来。

    俩个人面对面的,可鼻尖的距离却觉得没有超过一厘米。

    拼了!林梦雅突然间闭上了眼,什么也不顾的靠了上去。

    本以为会是一段甜蜜的开端,可谁知道——

    “哎呀!疼!”

    决心已下,勇气可嘉。但是林梦雅显然是错误估计了,一个亲亲所用的力量。

    鼻子因为一股大力的碰撞,而立刻有了酸疼的感觉。

    林梦雅捂着鼻子,大叫了起来。

    立刻睁开眼,因为鼻子的关系,所以俩只眼睛里,此时已经蓄满了委屈的泪水。

    苍天啊!她不过是想要主动一回,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极品的事情啊!

    林梦雅现在,也顾不得什么气氛了,如今的她,只想找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这辈子都不要出来了!

    “唉...你啊...”

    龙天昱同样也是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的林梦雅。

    眼中的宠溺中,却带着几分无奈。

    他的这个王妃,永远不会按照常理出牌。

    刚刚,他还等反应过来,只见到一颗小脑袋,正用力的向着自己撞了过来。

    可他又不能闪开,只能任由这个飞来的横祸,‘咚’的一下,撞在了自己的脸上。

    没想到,他这个受害者还没叫屈。倒是这个罪魁祸首,先喊痛了起来。

    “呜呜呜,你快看看,我鼻子塌了没有?万一塌了可怎么办啊,都没地方去整容。我亏大了啦!”

    谁知道亲亲还是需要方向感的?可龙天昱却怎么像是没事人似的,只有她的鼻子,像是被拍扁了似的?

    赶紧去内室里照了梳妆镜子,尽管林梦雅知道,自己的鼻骨安然无恙。可她还是好想觉得,自己的鼻子塌了一点似的。

    用手不停推推挤挤,总算是觉得恢复到了原来的高度后,却是左瞧右看的,生怕再塌下去似的。

    龙天昱跟在她的身后,看着这丫头的小模样,薄唇,却是不由自主的,拉起了几分愉悦的弧度。

    虽然是没亲到,不过嘛,能看到这种场面,自己被撞的一下,也算是值得了。

    短暂的插曲已经过去,更加混乱的局面,不由得让人,提起十二万分的小心。

    只是休息了一会儿的林梦雅,就又开始投入到了分析数据的大工程里。

    刚一入夜,凡是来参加医术大赛的家族势力的情况,都已经在林梦雅的脑袋里了。

    所谓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这一次的医术大赛,别说是那些向来跟皇兄不对付的敌人。

    即便是之前的自己人,也难免不会生出其他的心思来。

    可时间又太紧,让人在外围盯着,还能勉强蒙混过去。

    如果想要在短时间内打入对方的核心层次,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跟警觉。

    她知道,辰表哥肯定是在不少人的身边,都安排了他的眼线。

    但是,那些暗桩都是留在最关键的地方用的。

    现在的局面,还用不上。

    至于她让人观察的事情,打个比方来说。林家家主,也就是自己的父亲林南笙。他所信赖,或者是亲近之人,大多是光明磊落,豪气正直的人。

    但是反观上官晴,她身边的人,也多是一些阿谀奉承,逢高踩低的小人。

    所以,她才要了各个家族跟官员的风评,然后跟比对的结果相比较。

    也许在外面,有些人可以装出一副,截然不同的样子。

    但是,在细节上,许多人是无法掩饰的。

    比如说,家奴或者是女眷为人处世的态度等等。诸如此类,都是轻易掩饰不掉的。

    如果细节上也能处理得极好,让人半点破绽也找不出的话。

    那就一定是个极为聪明的人,所以这样的人,一般不会做出什么蠢事来。同时,也是相当难缠的对手。

    即便是她提早做了防范,也一定能成功的。

    而经过她的整理跟分析,如果左丘羽想要获得优胜的话,想要提防的人,却也是也不少。

    不过,林梦雅现在已经是心头有数了。目前,最重要的,则是把眼前这个大难题给解决掉了。

    “妹子啊,你帮我想想办法,好不好?”

    明明是多英俊的一张脸啊,非得皱巴成一张苦瓜脸。

    如今,左丘羽可是半点什么当哥哥的尊严都没有了。只是一味的,坐在椅子上,对着林梦雅唉声叹气。

    “我能有什么办法,你还是自己好好的想一想吧。”

    艺术大赛在即,可这个没用的家伙,居然想要开溜!

    林梦雅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鄙视,不过,她即便是用绑的,也得让这个家伙参加比赛。

    不过现在,还不是鱼死网破的时候。

    “可是——唉,就我那点本事,你是知道的呀。万一...万一我要是输了比赛,岂不是给皇兄添乱嘛!”

    左丘羽极为痛苦的揪着自己的头发,他的心也是乱糟糟的。

    不帮皇兄吧,他绝对对不起临天国,对不起皇兄,更对不起父皇母后的在天之灵。

    可若是帮了皇兄,以他的能耐,也许第一轮就会被刷下来了。

    在他的心中,林梦雅自然是最合适的人选。但是梦雅的身份不适合,以皇兄的性格,自然是有其他的替代人选。

    所以,不一定非要自己,去参加那个要命大赛吧。

    “行,你可以不去。但是你想想,如果是别人上位了。三年五载的没有问题,那十年八年以后呢?权力,是最容易让人上瘾的。当他已经享受到了被人顶礼膜拜的滋味,还会真的甘心,屈居于人下么?”

    林梦雅淡淡的说道,却是切中了要害。

    其实左丘羽并非是没有想到,只是,他害怕承担责任,所以,自觉的选择去逃避。

    虽然,林梦雅不知道之前,左丘羽曾经发生过什么。才让他这样的,不敢承担自己的责任。

    但是,作为临天国皇室的一员。哪怕是半路出逃的母亲,最后,都是逃不过要承担命运的职责。

    更何况,是身为临天国皇帝唯一的一母同胞呢?

    “但是...但是我...”

    左丘羽痛苦万分,也纠结万分。

    一双眼睛里,早就已经是布满了血丝。

    对,林梦雅说的都没错,而且,皇兄已经为他付出得太多太多。

    就连原本,属于他的责任,皇兄都一并挑起,而且,丝毫没有任何的怨言。

    也许,真的是该做些什么,回报皇兄的时候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