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八章 我们谈谈
    林梦雅弯腰把掉落在地上的棋子,一颗颗的捡了起来。

    龙天昱定定的看着她,心头却是早已洞悉了她的想法。

    “你是故意激怒他的,对么?”

    龙天昱接过了她手中的棋子,眼神里带着几分疑惑。

    “没错,我就是想要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针对你。”

    林梦雅虽然不爽龙天昱被呛,但是,她却也渐渐的发现,其实刘轩,并非是特意针对龙天昱一个人而已。

    似乎,是对大晋的皇室,有着什么深仇大恨呢。

    她今天无非是想把刘轩逼到一定的地步,然后看看,到底能不能知道点什么蛛丝马迹。

    结果,刘轩还只是说了一些摩登两可的话。

    但是有一点,林梦雅可以肯定,按照刘轩的说法才猜测的话。

    说不定,他是被龙家的人,给骗财骗色了也说不定。

    捡完了棋子,林梦雅突然袭来的八卦之心,开启了探测模式。

    一双漆黑的眼珠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却是定定的看着自己。连龙天昱的心里,都有些毛毛的。

    这丫头,到底在想些什么?

    “昱王爷,你们皇室里,十八岁以上,二十五岁以下的公主,有没有没那么规规矩矩的,在外面随意走动过那么一段时间的?”

    看着林梦雅晶亮的眸子,龙天昱用力的想了又想,才缓缓的摇了摇头。

    “这就奇怪了,如果不是被你们龙家的姑娘给骗财骗色了,怎么可能会说出那些话来呢。以后有时间,我一定要从羽表哥的嘴里,挖出点什么情报来。”

    八卦,是一种能促使人类前进的巨大力量。

    自打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刘轩的伤心事,给挖个底儿掉的林梦雅,只要一有空,就用探究而深情脉脉的眼神,死死的盯住了刘轩。

    只要,刘轩转过头来,不好意思的跟她笑了笑,林梦雅就会给对方一个,堪称毛骨悚然的笑容。

    就连龙天昱,这种爱吃飞醋的醋坛子,都庆幸着,如今被盯的人,不是自己。

    反而是跟左丘羽一起,站在旁边看热闹。

    阳光明媚,林梦雅优雅的支着小手,把自己的这颗小脑袋,放在了车窗上。

    模样倒是十分的娇俏,只是——

    “刘大人,你累不累啊?渴不渴?要不要进来喝杯茶?”

    林梦雅笑容甜美,声音也是清脆的不得了。

    可刘轩却觉得一股子凉飕飕的气息,从脖子,一直窜到了后脊背。

    赶紧摇了摇头,这姑奶奶从小镇一出来,就总是这么看着自己。

    “你是不是有点误会我了呀,放心,我对你没什么坏心思的。只不过呢,我觉得咱们之前,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所以,现在我想跟你一起谈谈心,你觉得怎么样?”

    饶是林梦雅再如何的诱哄,刘轩就越是对她敬而远之。

    可惜他身边却是有俩个神一样的队友,每每,都会把跟林梦雅打交道的事情,推给自己。

    在看到林梦雅,那一副好整以待的样子,刘轩就恨不得多生几条腿出来,立刻跑得远远的才好。

    “唉,没劲。我还以为他有多大的胆子呢,现在,还不是认怂了!”

    他们的脚程很快,听羽表哥说,到黄昏,他们就能到达旧都的外城了。

    旧都是由外城跟内城俩部分组成的,一共有八个城门,呈放射状。

    但是,当初的皇宫跟百草阁总部所在的地方,也就是内城,却是退可守,进可攻的险要地带。

    不过现在,辰表哥已经迁都了。旧皇宫只有一些宗室人员看管,至于一些皇家园林,则是充到了百草阁的麾下。

    林梦雅听到左丘羽这么说的时候,却是微微一愣。

    真不知道,这百草阁的掌权人,到底是说他胆大妄为的好,还是利欲熏心的好。

    皇家园林,即便是皇上不要的了,也不是轻易能赏人的。

    也许,就像是辰表哥猜测的那样。多年的养尊处优,已经让百草阁的那些人,生出了一些,不该有的心思了。

    中午,天气比较热。

    林梦雅从车子里出来,找了一个小小的茶摊坐下休息乘凉。

    刘轩自然是以打探前面为名,躲得离她远远的。

    看着刘大人那副躲躲闪闪的样子,林梦雅倒是有些想笑了。

    这家伙,前几天的咄咄逼人,到底藏到哪里去了?

    “我说小表妹,任何人被你盯上,也是没什么好果子吃的。唉,多亏了我这妹夫好心,把你给收了。不然的话,谁还能压下你这个魔头。”

    左丘羽摇了摇头,叹息着说道。

    当然,他得到的只是夫妻俩个程度不一样的白眼。

    龙天昱早就已经被林梦雅收的服服帖帖的了,现在,俩个人可算是一个鼻孔里出气的了。

    “喝水吧。”

    一杯清清淡淡的温水,放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龙天昱知道林梦雅素来不喜欢那种苦味比较浓的茶,但是白芍受伤了,平常那些好茶,都是那丫头收着的。

    如今,也只能让林梦雅喝一杯白水解解渴了。

    “嗯,你觉不觉得,咱们这么顺利的就到了旧都,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呢?”

    接过龙天昱手中的水,林梦雅喝了一小口,随后低声说道。

    如今,离旧都越来越近了,林梦雅把这一条线给捋顺了起来,发现,虽然在天龙府受到了一些麻烦。

    但是,这一路上,竟然也没有其他的磨难。

    当然,是相比于之前,那些险象环生的难关来说的。

    “还是要小心一些,我也觉得奇怪。可是,我们在路上,明明发现了不少的尾巴。但他们都是远远的在后面缀着,不肯上前。”

    龙天昱极为的敏锐,他虽然每天都贴身保护着林梦雅。但是周围的情况,半点都逃不过他的手掌心的。

    沉吟了片刻后,林梦雅也觉得蹊跷,心头忍不住多了几分的担忧。

    可她并不知道的是,之所以那些势力,谁也不肯上前,只是因为他们互相弄不出清,对方是敌是友。

    在这种诡异的制衡下,林梦雅一行人,才能平平安安的到达旧都。

    不然的话,这一路上怕也会遇到不少的危险。

    俗话说的话,虱子多了不怕咬,债多了不愁。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休息够了,一行人又开始赶路。

    果然,没过多久,巍峨的城墙,渐渐的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空气中,淡淡草药的香味,别说是林梦雅这堪比狗鼻子的嗅觉,就算是一般人,也会觉察出,其中与众不同的感觉来。

    所有人,都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饱含着不知道多少种灵药的熏陶的空气里,如果长时间的在这里生活,一些小毛病,也会不治而愈。

    这也是临天国建都几百年来,只有国都,从未发生过瘟疫横行的原因。

    林梦雅也了然,怪不得,听说一些死都不肯搬离旧都的,都是一些年老的皇室宗亲。

    这里可是天然的养老圣地,有病治病,没病能强身的。

    要是没有几百年的功夫,怕是也做不到这种程度。

    这倒是可以建一个养老院,不过,辰表哥的意思,是要把百草阁也一起迁到新都去。

    啧——这还真是个麻烦的工程。

    虽然有八个城门,但是其实平常只有俩个门是开放的。

    其他的六个城门,只有在特殊的节日里,才会暂时开启。

    如今,来访的人这么多,刚到城门口,就已经排起了长队。

    这里人多,林梦雅自然是不必下车的。

    不过,这里人多,自然是吵吵嚷嚷的。

    他们这一队人又显眼,没过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人认出了慎郡王跟刘郡守来。

    虽是免不了的客套,但是林梦雅却庆幸,这一会儿又是假笑,又是跟他们弯弯绕说话的人,不是自己。

    “既然慎郡王来了,那车子里的,定然是安乐郡主吧?我可是听说了,这位安乐郡主,乃是国色天香。慎郡王何不请出来,让咱们开开眼呢?”

    一道冰冷的视线,投在了穿着跟花蝴蝶似的男子身上。

    不过,这男子倒是迟钝,丝毫没有发现,某个脸色已黑的英俊男子。

    “这——怕是不方便吧。我表妹不喜欢热闹,再说了,她年纪小,不会讲话,免得冲撞了各位。”

    左丘羽表面上虽然一副好说话的样子,但是心里却是厌烦得不得了。

    偷偷的瞥了一眼龙天昱,发现对方已经在积聚怒气之后,赶紧转移话题。

    “朱公子,听说,你父亲这次也来了?”

    被称作朱公子的男子,真是任务其名。

    一双黑豆子似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随后,就有些骄傲的说道。

    “那是自然,我们朱家,也许这次能出一个大人物呢。若是真的成了,以后,还请左兄,你多多照顾了。”

    这话,听得左丘羽青筋暴跳。

    不过是个侍郎家的公子,如今,竟然妄想通过百草阁一步登天。竟然,还跟他称兄道弟。

    气归气,现在,却是不得发作的。

    这一切,都没有逃过林梦雅的耳朵。

    脸色转冷,这些人,果真是在作死!

    眼珠儿转了转,她倒是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装后,玉手,轻轻的推开了车窗。

    “唉,车里,还真是闷得慌呢。表哥,什么时候到啊?”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