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七章 露出破绽
    翻来覆去的又看了一遍,虽然林梦雅举得这奇书真是让人惊叹,但是,她还是心存疑虑。

    难道,真的是因为,青筝谱关系到百草阁的继承人,所以,才会惹出这一连串的麻烦么?

    不对,似乎事情,也没有这么的简单。

    想在,想必不管是龙天昱也好,左丘羽左丘辰也好,对她手中有青筝谱的事情,都已经是心知肚明了。

    她也很感激,作为家人跟朋友,他们也是一样的维护着自己。

    可是,一旦到了旧都,怕是有些事情,她也非做不可,有些阴谋诡计,也是非得被卷进去不可了。

    意识回归现实,轻颤着的睫毛,睁开了她的双眼。

    身体已经休息够了,却是精神上有些疲惫。

    轻轻的揉了揉眉心,还好,这一路倒也算是太平无事。

    撩开车帘看了看,想必是已经过了林子,道路越来越平坦广阔了,路上的行人跟车辆,也越发的多了起来。

    不管是达官显贵还是平头百姓,往旧都的方向去的人,也都多了不少。

    林梦雅的心里也有了数,看来,百草阁的事情,对临天国的臣民们来说,重要性可见一斑了。

    怪不得,辰表哥急的上蹿下跳的,非得要她来帮忙了。

    “马上就要到旧都了,你后车里运的那枚棋子,能派上用场了么?”

    龙天昱低下头,沉声说道。

    虽然在一路上遇到了不少的麻烦,但是对素梅的看管,可是一时一刻都没有落下。

    素梅早就露出了本性,对看管着她的婆子又喊又叫的,摆着主子的威风。

    可那些人都是羽表哥府里的,更有几个是辰表哥钦点的,谁肯买她的帐。

    “快了,怎么着也得让她找到个机会逃跑不是么?这一路上可是憋坏了她,要是那么轻易的就放了她,谁不知道其中有诈。她蠢,可她背后的人不蠢。”

    林梦雅笑得颇有深意,对于她来说,素梅不过是用来抛砖引玉的砖头而已。

    红玉的话,她可是时时刻刻的记在心里。

    怕是到了旧都,她的身份,一定会引爆更厉害的风波。

    所以,她才不得不多张几个心眼,到时候,也好跟羽表哥和龙天昱一起,浑水摸鱼不是?

    “也是,我去安排。”

    龙天昱骑着马找左丘羽商量去了,赶了这么长时间的路,虽然见识了不少的风土人情。但是以林梦雅的性子,早就在马车里憋坏了。

    好不容易到了离旧都不远的镇子里,林梦雅也终于得了机会,下了马车活动活动手脚。

    只是她身边保护的人,一个比一个英俊,在加上这镇子不大,但是人确实是多。

    才一会儿的功夫,她身边的三个男人,就成功的收割了不少的少女心。

    对于那些或是羡慕,或是嫉妒的目光,林梦雅也只得微微一笑。

    没办法,这年头,路人分分钟就能变迷妹。

    至于她嘛,也只好安静的当一个人肉背景板了。

    小镇子虽然不大,但是因为是去旧都,途径的必经之地,客栈酒馆一样都不缺少。

    也因为靠近旧都,这里的药店医馆,也是不在少数。

    刚进镇子里,嗅觉十分敏锐的林梦雅,就在空气中,嗅出了淡淡的药香。

    而且,周围不少的商贩,也都是用一些对人身体有意的寻常药材,来做文章的。

    刘轩做事,比左丘羽更加的谨慎。

    找了一家客栈,不仅是全包了下来,更是里里外外的仔细搜查过一遍后,才让大部分跟着一起去。

    林梦雅更加断定了,这家伙一定是个处女座,而且还是强迫症相当强烈的那一种。

    不过,看在刘轩到底对她,也是十分客气的份儿上,也就没有提他在路上,诋毁龙天昱的旧账来。

    “今天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我们就可以到旧都了。陛下早就有安排,到了旧都,就是有人接应我们。”

    刘轩虽然是后来者,但是情况,却是比左丘羽都清楚。

    可见,辰表哥对他当真是信任。

    但越是这样,林梦雅才越觉得奇怪,辰表哥难道不知道,刘轩对龙家的人,好像是十分痛恨的样子么?

    还安排刘轩来迎接他们,也不怕这俩个人一言不合的,就打起来。

    心里是这样揣度的,不过,林梦雅毕竟不是小孩子了。

    也许,辰表哥有他自己的打算吧。

    “有劳了。”

    微微躬身行礼,林梦雅转身就回到了二楼,刘轩为自己安排好的房间。

    很宽敞明亮的一间屋子,不临街也不把边。布置的也算是清净雅致,林梦雅站在窗口,深吸了一口气。

    神农系统自动运转,不多时,几十种常用的草药,就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只是一个小镇子,就受了这么大的影响,真不知道旧都里,是不是人人都可以当医生了。

    辰表哥说的没错,这里,的确是适合羽表哥生活的地方。

    大晋的皇宫也好,还是临天国的郡王府,对羽表哥来说,更像是对他的拘束罢了。

    能在这种氛围下,举办的顶尖医术大赛,她倒是也被,勾起了好奇心来了。

    刚刚入夜,早就已经烦闷不堪的素梅,悄悄的推开了自己的房间。

    眼神怨毒的看向了客栈二楼的某个方向,心头却是无声的咒骂着那个黑了心肝的女人!

    哼,她虽然已经预料到,林梦雅肯定不会轻易的相信她的话。

    可没想到,她竟然找人十二个时辰盯住了自己。

    别说是吃饭了,就连去趟茅房,也得让俩个粗壮的婆子死盯着。

    偏偏婆子又是油盐不进,好在现在,离目的地不远了,几个婆子也是对她放松了警惕。

    素梅,这才趁着婆子们喝多了,才能逃出来。

    鬼鬼祟祟的出了客栈后院的门,摸黑到了已经没什么人的街面上。

    左右看了看,才找出一块石头,在墙上刻了一些个,不会引起寻常人注意的符号。

    那人说过,只要她得了机会,就可以在显眼的地方,用这种符号来提醒他们。

    林梦雅虽然看得紧,但是一路上,这种带路的符号,她也是逮到了机会就画的。

    得意的笑容,从她的唇边升起。趁着四下里无人,素梅又溜了回去。

    听婆子们说,旧都就在不远处了。哼,到了旧都,她就能让林梦雅知道,谁,才是最后的赢家了!

    素梅以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可她所做的一切,都已经尽数,落在了另外的一双眼睛里。

    眼睛的主人,化作一道黑影掠过,瞬间,素梅所画的印记,已经被另外一层,薄得几乎发现不了的木片挡住了。

    至于,何时这符号会重见天日,只有那道黑影说了算了。

    素梅刚刚抱着窃喜的心情回到屋子里,林梦雅这边,却是对战正酣。

    跟刘轩对阵,连输三局后,林梦雅只好退下阵来,换龙天昱去给自己报仇去了。

    都说棋如人生,在跟林梦雅的对阵中,刘轩虽然招式凌厉,但却是喂了林梦雅不少的棋子。

    棋艺不精的她,就好像是一个小孩子,被成人戏耍似的感觉。

    一气之下,当然是要龙天昱,来给她出气了。

    “昱亲王果然是棋艺精湛,心计也定是高于旁人。”

    一看到龙天昱坐在了自己的对面,连串的嘲讽,就从刘轩的嘴里蹦了出来。

    “下棋而已,跟心计无关。”

    指头夹着黑棋,龙天昱始终保持着心平气和的态度。

    “哼,龙家人惯于玩弄心计。忘恩负义,落井下石,怕是也没少做吧!”

    落下一子,刘轩的话里,也是含了十足的不客气。

    龙天昱挑起了眼睛,只是轻轻的瞥了他一眼后,心头虽然有些不悦,却还不至于,摆在脸上就是了。

    “这都是无聊人士恶意揣测,我们龙家人,行得正坐得端,总比一些暗箭伤人伤人的小人,来得光明磊落。”

    俩个人之间的*味,可是浓烈了不少。

    就连左丘羽这种没心没肺的,额头都有些沁出了汗珠。

    跟林梦雅对视一眼,却看到对方,一派轻松的样子。

    怪了,前几天不还是谁都说不得她的夫君么?怎么这会就——

    “果真是光明磊落么?我看,怕都是欺世盗名之徒吧。不过,这一次不管你有什么阴谋,我都不会让你得逞!”

    ‘哗啦’一声,棋盘被刘轩打翻在地,棋子四下散落,刘轩的面色狰狞,仿佛下一秒就想要冲上去撕咬龙天昱似的。

    林梦雅立刻挡在了龙天昱的面前,神色也不见轻松,严肃的盯着刘轩。

    “我不管你对龙家有什么误会,但是请你暂时相信我,龙天昱是绝对不会做出,对辰表哥不利的事情,我以我的性命担保。”

    刘轩眼神里的冷意,却是一点都没有消退。

    反而看向林梦雅的眼神里,多了一些其他的情绪。

    只是,下一刻,刘轩就唯有拂袖而去,才能暂时,压制住自己的愤怒了。

    “羽表哥,劳烦你去看看,千万不要出了什么差错才好。”

    左丘羽欲言又止,却还是一头追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林梦雅跟龙天昱俩个人,良久,林梦雅才幽幽的叹了一口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