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五章 深夜来客
    林梦雅后退了一步,只有一只手管用的日子,也实在是有些不方便。

    虽然嘴上不说,但是林梦雅其实心里,是害怕右手真的残废了。

    老师的控针之技,要是以后都不能用了,还是有些可惜的。

    “这把匕首送你,它能保护你。”

    龙天昱把皮鞘带上,推给了林梦雅。

    之前,她也曾有一只锋利的匕首,只是不及这一只,这么霸道,这么顺手而已。

    “送给我了?好吧,只要你不后悔就行。”

    林梦雅也不矫情,反正她这个招祸的体质,最好也是得找个顺手的来防身。

    “大晋,就是缺少这般有能力之人。”

    刘轩的能干,龙天昱比她更看在眼里。

    爱才之心,自然是越发的强烈。只不过,刘轩的关系,看来跟左家的兄弟,很不一般,就算是他想要挖墙脚的话,似乎,也有些不太可能了。

    “其实,大晋的国土,远比临天要辽阔不少。人才未必没有,只是,却苦于没有一个合适的举荐制度,不是么?”

    林梦雅语有所指的说道,一张小脸,笑得极为的温和。只是那双晶亮的眸子,闪烁着精明的微光。

    “嗯,没错。现在朝廷人员的选拔,要么是各级官员的举荐;要么,就是不知道何时才会有的恩科。要是碰上个把个运气不好的,一辈子也甭想为国效力。”

    龙天昱看着她俏皮的样子,眼神带着几分欣赏,她的每一句话,都说到了自己的心坎里。

    “不如,改恩科为每四年一次。但是并不只考察学问,为官,还是需要全面的人才。不管是能文能武的人才,都给他们一个能表现自己的机会,岂不是更好?”

    林梦雅有心借鉴古代的科举制度,同时,她又觉得,如果要是仕子们,只知道八股文,变得迂腐而不知道变通的话,反而不妙了。

    “不愧是我的王妃,果然是秀外慧中。”

    龙天昱十分的欣赏的看着林梦雅,心头,不知为何,竟然升起了几分自豪感来。

    伸出双手,轻轻的环抱着她的细腰。轻轻的把她抱到了床上,蹲下身子,平视着她的眼神,发自内心的说道。

    “这又不是我首创的,你可别夸错了人,以后,要是我给你丢脸的话,看你怎么办!”

    林梦雅小女儿家似的皱了皱鼻子,有些不太习惯,能这样毫不掩饰,夸赞着她的龙天昱。

    也许是因为,从小到大,她几乎都是一个人。

    家人对她来说,不过更像是书中的一个符号而已。

    可到了这里以后,不管是家里的几个丫头,还是父亲跟哥哥,都让她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一种感觉。

    尤其是,跟龙天昱朝夕相处的这一段日子以来,俩个人之间,有些东西,似乎在悄然之前,发生着一点一滴的改变。

    比如说,俩个人之间,那朦朦胧胧,又有些甜蜜蜜的情愫。

    又比如说,亲密得,让她都不由得有些脸红心跳的距离...

    “在想什么呢?”

    龙天昱瞧着林梦雅又出神了,忍不住,轻轻的唤回她。

    他很不习惯,明明自己就在她的面前,可她的眼神,却像是离自己很远似的。

    远到,让他的心,都觉得有些不安。

    “没什么,对了,怕是今天晚上,羽表哥应该是回不来了。早点休息吧,明天咱们还得赶路呢。”

    一想到,今天在城外被人踩在脚底的左丘羽,林梦雅的眼神里,就忍不住带了几分笑意。

    这个羽表哥啊,也不知道是怎么养成,这种活宝的个性的。

    不过,虽然辰表哥表面看起来正经,但是实际上,也是个腹黑不安分的主儿。

    记忆中,那个心地善良,医术高深的母亲,现在,怕是也多了人气儿似的。

    当初,母亲跟父亲的相遇,恐怕,也一定是充满了戏剧性的吧?

    她倒是,真的心头愈发的好奇了!

    是夜,林梦雅呼吸均匀而甜美。

    龙天昱躺在地铺上,神色复杂的看着纱帐中,正在甜睡的人儿。

    父皇急召他们二人回去,怕也是因为宫内的情势,有了新的变化。

    虽然,他之前安排部署的人,传来的都是无关紧要的消息。

    可父皇是何等精明的人,怕是,已经察觉到,平静表象下,那暗流涌动的真相了。

    一边是林梦雅,一边,却是他的国家,这样的抉择,让他有些心焦。

    突然间,一丝细微的动静,从窗户外面,传了过来。

    龙天昱警惕的坐起了身来,先是看了看丝毫没有受到任何打扰的林梦雅。随后,才悄无声息的,从屋子里,闪身走了出来。

    驿站后院的一条黑色的巷子里,循着动静跟踪过来的龙天昱,果然发现了三条,正恭敬的站在巷子深处的黑影。

    “参见王爷!”

    低沉的声音,虽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可却是掷地有声。

    随即,三条身影,就跪拜在了龙天昱的面前。

    “何事?”

    在属下的面前,龙天昱收敛了对林梦雅的温柔,满身的寒气,一双星目如电,直叫人觉得,洞彻人心。

    “启禀王爷,京城有急信到。”

    这三人,乃是在京城和龙天昱之间,充当信使的。

    既然是他们来,龙天昱就猜到,肯定是父皇,又有了新的信件。

    “呈上来。”

    心头按捺住无奈,只希望这封信,不要再敲击他,本就已经压力重重的心了。

    “是。”

    随后,一封用火漆封住的黑色信封,就被送到了龙天昱的手中。

    尽管心有抗拒,可龙天昱,还是不得不手脚勤快的,把信封打开。

    信纸上,只有寥寥数语,可看在龙天昱的眼中,却像是救命稻草一般。

    眸子的深处,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好,父皇也终于察觉到了他的意图,既然如此的话,那陪林梦雅走这一遭,也就更有了理由。

    “我已经知道了,你们可还有别的事情?”

    龙天昱不动声色的,把信装在了信封里,可没想到,就下一瞬间,信封忽然间自燃了起来。

    青色的火焰,全然没有寻常火焰的清冷。倒是在晚上看来,有几分诡异的样子。

    龙天昱松了手,任由火焰飞舞,转瞬之间,黑色的信,就成了银灰色的粉末,而后,悄然消散在了空中,仿佛,从未有过一般。

    其他俩个人都随着信的消失,不知道何时走掉了。

    唯有中间的那一个,依旧跪在地上。

    “回禀王爷,青鸟已经开始行动了,很快就会有您要的消息。但是,青鸟说,您要的人,并不在那对母子手中。”

    其他的俩个,是父皇的信使。余下的这个,才是完全替他办事的。

    这也算是父皇的特别优待,能在父皇的眼皮子底下,拥有完全属于自己的势力,就算是太子,也没有这个待遇。

    “不在他们的手里?青鸟能确定么?”

    龙天昱,虽然脸上没有露出任何的表情来,但是,心头却有几分焦急。

    梦雅已经证实了,皇后的确是知道母妃下落的。

    所以,他早就派了人,打入皇后内部了。

    可没想到,现在的消息,竟然是母妃不在皇后手里,这,怎么可能?

    “告诉青鸟,继续打探,不要轻举妄动。”

    “是。”

    黑影接受到了自己的任务后,也从黑巷子里消失了。

    龙天昱站在黑夜中,却是心头,一片复杂。

    他虽然早就知道,皇后跟太子,也是其党羽的。

    但是,天下和气之大,若是母妃真的被送出了皇宫。别说是他这么偷偷摸摸的找了,就算是父皇下令,挨家挨户的彻查,怕是,也不容易找到母妃。

    他,到底是个不孝的儿子了。

    丝毫不知道,龙天昱在外面,已经辗转难为一夜了。

    反正好好睡了一夜的林梦雅,此刻,却是精力充沛的很。

    左丘羽一大早,就被郡守府的人给送了回来。

    胳膊腿的倒是没少,只是,那俩只眼圈,却怎么都像是被人给打了一拳留下的痕迹。

    林梦雅看着,除了幸灾乐祸之余,倒是也有些好奇。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这俩个,明明像是久别重逢的挚友。竟然,能够挥拳相向。

    当然,这也是她路上的一个小小的乐趣而已嘛。

    不然的话,这一路除了逃命就是逃命的,都要无聊死了。

    “刘轩参见郡主,昱王爷!”

    跟羽表哥,一回来就死活不肯见人不同。

    清源郡郡守刘轩,倒是一脸的神清气爽。

    昨天,林梦雅就知道,这人肯定是有些洁癖的。

    好在,她跟龙天昱昨晚,已经仔细的洗刷干净了。所以,今天刘轩看他们的眼神里,竟然也多了一分友善。

    好吧,林梦雅得承认。肯定是昨晚,左丘羽的表现,让刘轩报了仇了。

    登时,眼神里就带了几分,对刘轩亲切的好感。

    能这么虐羽表哥的,看来,倒不是外人。

    “刘大人何须多礼,坐。”

    林梦雅也变得笑容可掬了起来,左丘羽刚刚听说刘轩来了,正拿着钢刀,想要冲过来,找人拼命的。

    可一看到,表妹竟然和那个人渣相谈甚欢,顿时,心头一凛,又龟缩回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开玩笑,一个刘轩就够让他受的了。再加上一个坑人不吐骨头的表妹,他不如直接去死,来得更痛快些!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