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四章 逃出生天
    从禹城到庆王府,少说也要走上三天。

    再加上左元一有意拖延,又在路上,耽搁了三天。

    所以,林梦雅一行人一路疾行,正好在庆王得知,她已经混入玉龙府的消息当天,已经完全出了玉龙府的地面了。

    连续六天的奔波劳累,别说是车马了,就是龙天昱跟左丘羽,也都是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

    不过好在,玉龙府的最后一城,元城,也化成了一片阴影,被远远的抛在了脑后。

    掀开车帘,已经六天没有好好休息过的林梦雅,眼下已然是一大片的青黑色了。

    不过,她总归是在马车里,好歹有个能休息的地方。不像是龙天昱他们,青黑色的胡茬已经冒了出来,各个都活像是土堆里挖出来似的。

    “前面还有多远,能到安全的地方?”

    探出窗口,林梦雅轻声的问道。

    “再走上半天,就到清源郡了,那里的郡守是皇兄的死忠。也是庆王也不敢轻易弹劾之人,等到了那里,咱们就暂时安全了。”

    一直跟在马车旁边的左丘羽,压低了声音回答说道。

    赶路奔波还是小事,主要是他们随时随地,都要提着精神,警惕着会不会突然有庆王的人出现。

    也是左元一的功劳,若没有他拖延的话,他们肯定不会这么顺利的,就逃出玉龙府。

    林梦雅点了点头,从玉龙府出来,离旧都也就不远了。

    看来,百草阁大长老的选任,还真的是件大事。

    虽然庆王私下扣押了不少人,可从玉龙府路过,一路向旧都的人,还真的不少。

    听左丘羽说,但凡是临天国内,有些势力的家族,肯定都会派出代表,去参见百草阁的医药大赛。

    也有不少名医跟其弟子,也想要在这一场医药大赛中扬名立万。

    看热闹的更是不在少数,更有外围下注坐庄,赌这一届的优胜会花落谁家的赌局。

    林梦雅不由得失笑,在这些当权者的眼中,百草阁不仅仅是关系到家族的前途命运,更是关系到整个国家的权力分布。

    但是,在民众们的眼中,却更像是个盛大的聚会。

    已经坚守了六日的马儿,再一次奋力的扬蹄,终于赶在了黄昏时分,达到了清源郡。

    城门外,身着官服的清源郡郡守,带着不少的人马,正在城门外,等候着慎郡王与安乐郡主。

    摇晃了这些日子的林梦雅,终于在清源郡的城外们,停止了下来。

    说实话,虽然赶车的车把式技术到家,但是这连日来的摇晃,也是几乎要把她的五脏六腑,都摇得错位了似的。

    “下官清源郡郡守刘轩,恭迎慎郡王与安乐郡主!”

    马车外,青年人磁性又不失郑重的声音,在此刻的林梦雅的耳中,如同天籁一般。

    “哈哈,刘轩,我就知道你小子一收到了消息,一定会出来亲自迎接我的。怎么样?这么多年没见,我可真是很想你们这群老朋友!”

    左丘羽看到好友,多日来的劳顿,也都化为了见到老友的激动心情。

    林梦雅被龙天昱搀扶着下了马车,却看到一个面白无须的年轻男子,正皱着眉头,躲避着左丘羽大喇喇的拥抱。

    “郡王,尊卑有别。”

    沉着冷静的闪开,刘轩那淡定且一点都不隐藏厌恶情绪的眼神,可没有一点,他嘴里的尊贵。

    “你看看你,还是这个别扭的个性!又不是女人,抱一抱有什么好怕的。”

    左丘羽却是不肯轻易的放过他,见到老友是一方面。但是,这老友却是有个爱干净的毛病。

    别说是他了,就算是皇兄来了,若是仪表不整洁,少不得要挨这家伙的讽刺的。

    如今,自己好不容易逮到了整他的机会,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手?

    “慎郡王,请你自重!”

    严肃的表情已然破功,刘轩无比厌恶的看着面前的左丘羽。

    闪躲的动作,更加流畅。

    “哎呀,都是大男人嘛!就得是摔摔打打的才像话!”

    “滚开!”

    林梦雅颇有兴趣的,看着那俩个大男人之间的这场追逐战。

    一个是死皮赖脸,一个好像是有洁癖。

    真不知道这俩个大男人是怎么想的,不过,等到这场热闹的猴戏终于落下帷幕之时。

    体力不支的左丘羽,已经被一直十分淡定的刘轩,踩在了脚下。

    嗯,还似乎擦了擦鞋底。

    顿时觉得尤为有趣的林梦雅,也终于迎来了刘轩迟来的问候。

    “郡主请,昱亲王请。”

    脸上带着浅笑,又礼貌周到,真是跟刚才判若俩人。

    林梦雅点了点头后,随着刘轩一起进了城。

    刚准备起来的左丘羽,结果又被刘轩给踩了一脚。

    呵,踩得这个结实,连林梦雅都暗自咋舌。

    这得是多大的仇恨,不,多深厚的感情,才能有这么热情的见面礼啊!

    临天国一共除了行政划分的几府以外,境内更是散落着七八个郡。

    面积上比城要大,但是要比府小得多。

    清源郡算是其中的佼佼者,而且又恰好在旧都跟玉龙府的中间,可谓是扼住了俩个地方的咽喉。

    也是因为如此,旧都势力,跟庆王才不能完全的搀和在一起。

    不然的话,怕肯定会出点一国俩主的乱象了。

    从刘轩跟左丘羽的关系来看,他跟辰表哥的关系,似乎是不一般呢。

    刘轩的清源郡远比庆王的玉龙府,建设得要好得多。

    别的不说,就算是街道的部署,都十分的规整。

    城池算然面积不少,但是十分的井井有条。刘轩在这里,也极为的有威严。

    路上的行人见了他,大多会恭敬的行礼。然后,等到他们走过去以后,再自己去做自己的事情。

    没有鸣锣开道,也没有人清场。

    林梦雅走在刘轩的背后,视线不由得落在前面的人身上。

    此人,倒是不一般。

    “各位贵客车马劳顿,先在驿站休息片刻。下官稍后,再来迎接二位。”

    刘轩拱手欠身,对林梦雅跟龙天昱,也算是十分的客气。

    待到俩个人点头示意后,刘轩却是转身,一把拉了左丘羽的衣领,顺道把他给拖走了。

    在左丘羽杀猪似的嚎叫声中,林梦雅只是浅笑着挥了挥手。

    唉,但愿明天,她还能看到活的羽表哥。

    “郡主,房间已经准备好了,请随奴婢来。”

    驿站里面,早就有清秀的侍女迎了出来。

    跟随着侍女们去了驿站的二楼,清除了身上已经土似的衣裳,林梦雅把自己整个,都浸在热水中。

    “唉——”

    舒服的叹息了一声,温热的水,缓解了她连日来的疲劳。

    俩个侍女十分周到的服侍,林梦雅虽然有心推拒,但腰酸背痛的,还是让她偷了一会懒。

    沐浴更衣,焕然一新的林梦雅,已然回到了刘轩给他们准备的房间。

    空间宽敞,装饰倒是也很雅致。基本上没什么古董金器什么的,倒是有许多盛开的鲜花,被精心的放在墙角桌上。

    林梦雅巡视了一周后,觉得十分的满意。

    “没想到,你们刘大人还能有这份心思,代我谢谢他。”

    手捧着一朵白色的玉兰花,那沁人心脾的味道,让林梦雅觉得连疲惫都缓解了不少。

    “是,郡主请早些安歇,奴婢们告退。”

    房间清静雅致,就连侍女们也都是聪明剔透。

    林梦雅倒真是对刘轩另眼相看,遥望窗外,此时已经是夜幕降临。

    可街上,却还是有行色匆匆的人走动着。

    不时的,还有像是在外游玩的姑娘小姐们,快步的赶向城中的某一个方向。

    想是因为一时贪玩,在外面忘了时间了吧?

    也是因为这清源郡在刘轩的治理下,十分的安定祥和。不然的话,那些女孩子们,又怎么可能会在夜幕中,还能如此从容游走呢?

    忽然,一条干净的布巾,落在了林梦雅的头上。

    回身,已经洗干净的龙天昱,站在了他的身后。

    虽然也跟左丘羽一样的青黑色的眼圈,和灰色的胡茬,但是人,却是精神了许多。

    “有匕首么?”

    林梦雅伸出了雪白的手掌,冲着龙天昱说道。

    后者从腰间取出了一匕首,放在了她的手掌智商。

    棕色的皮质剑鞘,透露出沧桑古拙的味道。

    林梦雅握住了匕首的手柄稍微一用力,瞬间,一把锋利却尺寸有些袖珍的利刃,出现在林梦雅的手中。

    “你怎么会用这么小的匕首?这尺寸对你来说,好像是小孩子的玩具似的。”

    林梦雅嘟囔着说道,却细细的,看着手中的匕首。

    “这是我十岁的时候用的,我曾经用它,杀死过一头豹子。”

    龙天昱语气淡淡的,仿佛只是在叙述一件极为普通的事情。

    十岁的孩子,竟然用匕首,杀死了一头豹子?

    林梦雅更是好奇的看着手中的匕首,原来,龙天昱的彪悍,从小的时候,就可见一斑了。

    “以后,我也要用它杀死一头豹子,抬头,我帮你刮胡子。”

    匕首吹毛可断,林梦雅只好轻轻的,生怕割破了龙天昱的脸。

    很快,那略硬的胡茬,在匕首的锋利下,纷纷化成淡淡的黑色阴影落下。

    “好了,完成了,我第一次做,还不错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