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三章 内乱初始
    妒恨,像是一条盘踞在左元一心头的毒蛇。不停的啃噬着他的心,让他的情绪变得愈发的狂躁。

    在林梦雅期待的眼神中,左元一愤恨的点了点头,可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到底有多狰狞。

    龙天昱有些怪异的看着左元一,心想着这个窝囊废,在何时会变得这么决绝了。

    却突然想起,刚才自己似乎也有那么一瞬,在林梦雅舒缓的语气中,差一点有些着了魔的发狂。

    禁不住疑惑的看了林梦雅一眼,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门道?

    左元一受到了林梦雅的刺激,二话没说,就自己写下了字据。

    还割破了手掌,印上了自己的掌印。

    “这样就好了,以后,咱们就是自己人了。”

    林梦雅笑意盈盈的收起了字据,虽说这东西不能保证左元一百分百的信任。

    但至少如果他敢反水的话,自己就会顺势,把这东西,拿给他的父亲看。

    两败俱伤这种事情,一般人可是做不出来的。

    “多谢郡主,只是,那个杂种的事情——”

    左元一还是担心,这个莫大的功劳,会被二公子给抢去。

    可林梦雅却笑了笑,说道:

    “别忙,你们府里,除了你跟二公子之外。你父亲,可还有欣赏的青年才俊?你要是想要继承庆王的位置,就要先铲除你所有的障碍。等到一切能继承你父亲位置的人都被你除掉了,那这庆王的位置,不就肯定是你的了么?”

    也许之前,林梦雅想要报复庆王,是因为二公子伤了白芍。

    但是冷静下来以后,林梦雅却是觉得,庆王此人,不能不除。

    虽然她到现在,都知道庆王为何要抓她。但细想一想也能明白,此人狼子野心。若不是为了篡权夺位的阴谋,又怎么可能会这么大费周章。

    想必,现在消息肯定已经传回了望天城。

    若是她先把玉龙府给搅得天翻地覆,辰表哥,不就能跟自己里应外合,一举拿起玉龙府了么?

    所以,她才想借由左元一的手,闹得庆王不能安生。

    “这——不好吧,他们虽然是我父亲的亲信,但是,毕竟是亲疏有别,继承我父亲的位置,怕是没什么可能。”

    左元一眼珠子乱转,虽然刚刚他好像是着了魔似的,又乖乖听话的写下了字据。

    但是,现在冲动过去以后,他冷静下来,反而是开始后悔了。

    “世子爷,不毒不丈夫。你倒是把他们当成亲人了,可谁又把你当亲人了。你想想,一个跟你父亲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都能争夺你的位置。那些人,又有何不可?”

    林梦雅虽是这样说,但是对左元一,倒是没报什么希望。

    刚才,若不是她施展手段,让左元一暂时迷了心智。恐怕这字据,他也是要赖账的。

    她也没指望左元一真的会对那些人下手,但是,只要心头有了怀疑的种子,有了纷争与不信任。

    辰表哥拿下玉龙城,就指日可待了。

    “可我要怎么做呢?毕竟大家都是亲戚,总不能一见面,就喊打喊杀吧。”

    庆王的位置的诱惑力,对左元一来说,不仅仅是意味着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从小,他就看着自己的父亲,是如何的尊荣,更重要的是,他觉得只要他继承了庆王的位置,那以后,整个玉龙府就都是他的天下了。

    什么娇妻美妾,只要他想要,玉龙府内,所有的男人,都得乖乖的拱手相让。

    到时候,也不会再有人苛责他。那个老头子,也不能!

    心头有些微热,左元一的眼神,也被贪婪所充斥。

    林梦雅看着他,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是被某些荒唐的念头,给勾起了欲念。

    殊不知,正是这些邪恶的欲念,才是让他自己,走向灭亡的药引。

    “此事好说,只要,你依照我说的计划行事,那些人,自然是不敢再动什么心思了。”

    林梦雅给他出了几条计谋,一是要他赶紧赶回庆王府,抢在二公子的前面,报告自己一行人的动向。

    二就是要留在庆王府内,收集那些人私下里做的坏事的证据,派人在民众中传播。然后,庆王爷大怒之际,他在出现,把自己手中掌握的证据,交给庆王爷。

    至于三嘛,就是尽快安排他们走出玉龙府的地界,最好是他们刚走,庆王爷的追兵就到了。

    这样,庆王爷才不会怀疑到他的身上。至于消息为何延误了,尽可以推到二公子的身上。

    得到了林梦雅的面授机宜,左元一显然信心大增。

    一想到自己可以在父亲的面前露脸了,整个人简直要高兴得飘起来了。

    当下,就把他手中剩余的空白邀请函,交给了林梦雅。

    这种东西,据说只有王府的亲信才能有。

    整个玉龙府的城池,都会放行的。

    看着那高兴离去的身影,林梦雅的眼神却变得微冷。

    龙天昱矛盾的看着她,欲言又止。

    “你是觉得,我太过阴损了是不是?”

    转过头来,林梦雅看到了龙天昱的眼神,转而,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阴损也好,毒辣也罢。若是为了能保护好我要保护的人,这又有什么不可?我没有你那么君子,阴险毒计,本就是狠毒妇人所为。”

    林梦雅说完,就步出了花厅。

    明亮的烛光,却因为距离而变得昏暗不明起来。

    那纤细的背影,也显得有些迷糊不清。

    那一瞬间,龙天昱忽然觉得,自己,似乎离她更远了。

    林梦雅,似乎有什么地方,变得跟之前不同了。

    后院厢房之中,林梦雅亲手帮白芍上药。

    因为假死药的关系,所以白芍的体温,有些低得吓人。

    若不是国手,很难能感觉到,她的脉搏,那微弱的跳动。

    这人到底是死是活,现在还很难说。

    白芍受伤的那一刻,还历历在目。

    同时,也勾起了岳婷姐死时的场景。

    也许,作为医生,她的确是应该见惯了生死离别。

    但却不是这种,让她痛苦不堪的经历。

    胸口又疼了起来,林梦雅的脸色突然变得极其的苍白。大滴大滴的汗珠,从她的额头,一直滴落下来。

    每当她情绪剧烈波动的时候,那潜藏在深处,如同跗骨之蛆的毒素,就翻滚着袭来。

    林梦雅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因为,想要压抑疼痛,就必须要平静下来自己的情绪。

    可是心灵上的痛苦,又是如何能轻易的消除的?

    所以,她做了一件,哪怕是放在现代医学科技的情况下,也极为危险的事情。

    用神农系统的机械思维,来取代自己的部分的思维模式。

    这样做十分的危险,稍有不慎,将来,她就会变成一个外表是人类,但是内里却是受神农系统思维控制的机器人。

    但是,唯有这样,那些让她痛苦的情感与记忆,才会对她来说变得平淡。

    也许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人变得更加平和了一些。

    但是唯有她自己知道,冰冷的机械思维,最终会把她变成一个怪物的!

    可她,现在却是毫无办法。唯有寄希望于青筝谱,能早日找到,解除她身体的毒素的办法。

    而且,就她现在的情况来看,这毒素,肯定是已经产生了某种变异。

    不然的话,不管是雷达还是神农系统,现在居然都已经默许,或者是忽略了这毒素的存在。

    嘴角不由得溢出了几丝苦笑,没想到,如今自己也是麻烦连连了。

    他们的马车跟人,现在都在左元一的宅子外面休整。

    白芍现在的情况不适合移动,所以,林梦雅想了想,还是让龙天昱跟左丘羽的人,留下来几个,照顾白芍。

    这半个月内,需要的药物,林梦雅在一个晚上时间内,不眠不休的都准备了出来。

    整个府邸,都弥漫着浓重的药香,不知道的,还以为庆王的世子爷,要在这里准备修道成仙了呢。

    所有的用法,已经都被林梦雅写在了纸上。对那俩个留下照顾的人,细细的嘱咐了几遍。

    等到他们出城以后,这俩个人,就租下来一处民居,然后秘密的把白芍给安置过去。

    但是表面上,她会装作把白芍也一起带走。这样的话,左元一即便是反悔了,一时半会,也找不到白芍。

    只要他们逃出去了,想必庆王对玉龙府的封锁,也会随之松懈下来。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秘密的,带着白芍一起逃出去了。

    天色蒙蒙亮,一起都已经安排妥当了。

    林梦雅坐在马车里,眼睛熬的通红,像小兔子一样。

    这一路上,怕是又要上演一场你争我夺的胜利大逃亡了。

    “驾!”

    马车缓缓的起步,林梦雅在路过禹城中心街的时候,却是看到了一个,衣着破烂,瞎眼毁容的瘸子,正被几个孩童打骂不休。

    深红色的血水,因为他的伤口开裂,而再次让他的面容,变得尤为的恐怖。

    不过此刻,已经没有了舌头的嘴巴,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空洞的痛呼声。

    骄傲的庆王二公子,此刻,却是已经生不如死了。

    林梦雅落下了车帘,随着摇晃的马车,闭目养神。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