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二章 心头猜测
    坐在花厅之中,龙天昱的心里,却像是翻起了滔天巨浪一般。

    说实话,虽然他并不清楚林梦雅的医术如何,但是,他却听父皇说过。

    青筝谱乃是一本奇书,虽然不知道是何人所写,但其人绝对是个鬼才。

    虽然外人传的邪乎,说几乎能起死回生,白骨生肌。

    但是父皇说过,只要是有这人还有一口气在,青筝谱上的法子,就能把人给救回来。

    林梦雅虽然是号称跟百里睿学的医术,但是百里睿有几斤几两,龙天昱再清楚不过的了。

    若说这丫头手里没有青筝谱,别说是别人了,就算是自己,怕也不会信的。

    此时,怕是左丘羽也会有跟他一样的怀疑。

    只是碍于情势危急,怕是没有机会,去询问林梦雅罢了。

    若青筝谱真的在林梦雅的手上,怕是这辈子,她都要受到这些人的纠缠了。

    “啊——”

    一声惨叫,打断了龙天昱思绪。

    转头看过去,却是左丘羽,正在医治左元一的手。

    关节错位时左元一痛彻心扉,关节接上去的痛苦,更是让左元一疼得几乎要晕死过去。

    龙天昱只觉得吵闹,随手摸了一颗鲜果飞了过去。瞬间,叫声戛然而止。

    可怜的左元一,已经被他封了哑穴。别说是叫了,就算是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左丘羽看了龙天昱一眼后,转而更加‘用心’的,去折磨左元一了。

    “天昱,你进来一下。”

    厅后,突然响起了林梦雅的声音。

    龙天昱迟疑了片刻后,表面上还是装出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步入了后厅。

    “怎么了?”

    刚进门,就看到了林梦雅,正瞧着白芍胸口的利刃,脸上满是无可奈何。

    “你能帮我,把这剑拔出来么?”

    林梦雅转头,求助的看向了龙天昱。

    后者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可刚要上手去拔开,却又被林梦雅,把他的手推开了。

    “这关系到白芍的生死,如果你要拔出来的话,一定要快,而且,要保证不能碰到她的心脏。稍微颤抖一下,都有可能会让她死去。你能,做到么?”

    林梦雅咬着牙,无比担心的看着龙天昱。

    这剑实在是太长了,而且靠心脏又近。

    在不能进行外科手术的情况下,把剑给拔出来,就等于是让白芍,再死了一次。

    可林梦雅必须要冒这个险,不然的话,就算是她用再高明的方子,都是治不好白芍的。

    龙天昱沉默了,想了想又仔细的观察了剑的位置,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林梦雅十分的紧张,却只能相信龙天昱。

    退后了一步,把位置都让给了他。

    现在,她只剩下相信了。

    龙天昱深吸了一口气,把脑海中,纷乱的思绪全部都驱逐出去。

    然后,站在了白芍的面前,伸出手,稳稳的攥住了剑柄。

    他是用剑的高手,就像是林梦雅说的,如果是做到这样的要求,也唯有他能做到了。

    提气凝神,丝毫不能有犹豫跟颤抖。

    只见龙天昱的手臂,迅速的上扬。随后,那柄差点要了白芍命的利剑,就这么稳稳当当的,被龙天昱给抽了出来。

    林梦雅只觉得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赶紧去查看白芍的状况。

    因为这把剑十分的光滑,再加上龙天昱的手法也的确是高明。白芍的伤口,只是随着剑流出了一些深红色的血液而已。

    “龙天昱,你简直太棒了!”

    确定白芍没事,林梦雅简直高兴得要疯了。

    回身,跳起来捧着龙天昱的脸蛋,狠狠的亲了这么一口。

    然后,就蹦出去找左丘羽继续熬药了。

    倒是龙天昱,还拿着这把剑,愣愣的站在原地。

    林梦雅这一口的力道,撞得龙天昱的脸有点痛。

    但好歹,这也是她少有的主动了。抹了抹脸,聊胜于无吧。

    忙活了半天,白芍的状态总算是暂时稳定住了。

    血液循环的减慢,也代表着人体的身体机能,新陈代谢,也随之减慢。

    这时候,需要的就是可以促进局面伤口愈合的草药了。

    但更加重要的是,林梦雅知道,伤口万一感染了,对白芍来说,也是几乎九死一生的难关。

    现在的她,也唯有尽量按照青筝谱所写,准备可能会用上的药。

    左元一的手,已经被左丘羽全部接上了。

    这家伙早就已经疼得死去活来的了,可涂上林梦雅给他配的方子后,痛楚也减轻了不少。

    同时,他也明白,别看这俩个男人凶恶得很,但是真正管事的,还是安乐郡主。

    所以,即便是右手用纱布包了起来。他还是在林梦雅的身边,鞍前马后的伺候着。

    完全是一副奴才相,还是丝毫没有半点尊严的那一种。

    此刻,左元一已经殷勤的让人把白芍,挪到了后院的厢房中。

    他倒是不敢弄什么鬼,因为左丘羽跟龙天昱的视线,可是一刻,都没从他的身上,移开过呢。

    想起刚刚自己受的罪,他才不想再去惹这俩个凶神恶煞呢。

    安置好了白芍,现在他们能做的,也唯有等待而已。

    林梦雅也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

    即便是她想要白芍好过来,可一股脑的把药都喂下去的话,只会害了白芍。

    看着床上昏迷的白芍,林梦雅也只好叹了一口气。

    转头,却是看到了奴颜屈膝的左元一。转而,也想起了那个该死的二公子。

    左元一只是一个暂时的同盟者而已,所谓的信任,当然是谈不上的。

    现在有龙天昱跟左丘羽的敲打,自然是不敢造次。

    但是就怕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万一到了以后,他突然反水,自己岂不是被动。

    反正闲着也是无事,不如,就彻底的把他拉下水的好。

    “世子爷辛苦了,来,咱们出去议事。”

    左元一哪里敢耽误,立刻就陪着这姑奶奶走出了厢房。

    已经被收拾干净的花厅内,又是他们四个人坐在桌子上,不过此时,却早已不是第一次进这花厅的关系了。

    茶,是上好的碧螺春。已经被草药跟血腥味,熏了半日的口鼻,也终于是得到了片刻的喘息。

    早上穿的那件衣裳,因为白芍的血,已经是要不得了。

    左元一早就派人给她送来了衣裳鞋子,林梦雅换上以后,倒是显得更加的美丽优雅。

    只是此时,左元一的眸子,却是不敢在乱瞄了。

    “世子爷,你带回来的草药不错,我很满意。”

    林梦雅抬起了眸子,瞥了一眼左元一后,缓缓的说道。

    一看自己在林梦雅的面前的了好,左元一的眉头,也飞扬了起来。

    只不过下一句话,却是泼了他一头的冷水。

    “可惜啊,我还是不能全信了你的。啧,你说,怎么办呢?”

    林梦雅定定的看着左元一,意有所指。

    “这——我对郡主可真的是忠心耿耿,不敢有二心啊。”

    以为林梦雅是要卸磨杀驴了,左元一自然是十分的害怕。

    但是林梦雅却是笑了笑,随后说道:

    “这话怎么说的,你应该效忠的人皇上,并非是我。这样吧,你立个字据。说你只要得到庆王的位置,就一定会效忠皇上,绝无二心。再按上你的手印,就行了。”

    林梦雅这一招不可谓不高,庆王是什么人?那可是一个有野心,有手段的人物。

    若是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的儿子,背叛他呢?

    要是左元一真的写了,那可就是决定,跟他的老子,彻底的决裂了。

    这可是拼命的事情,左元一还是迟疑了。

    “我知道你有犹豫,但是你想想,你把他当父亲,他把你当儿子了么?若是他真的把你当成他唯一的儿子,又何苦,收养一个二公子,来跟你作对呢?”

    林梦雅幽幽的说道,她所说的一切,一个字一个字的,都落在了左元一的心头。

    这些年,他被那个小杂种,欺负的还不够么?

    “而且,他怎么就那么器重这个养子呢?不但在府中,与你平起平坐。甚至于,在外面的公事上,也让他处处压你一头。世子爷,你不觉得,你像是被人当成靶子了么?所有的好,都是他受着。所有的骂名,都是你背着。这可不像是对亲生儿子的态度,世子爷,他真的,只是你父亲的养子么?”

    要说挑拨是非,绝对是林梦雅的强项。

    别说是左元一了,就算是龙天昱跟左丘羽,也被那温柔却带着几分煽动性的语言,挖掘出了人心里,最深处的嫉妒心。

    左元一的脸色渐渐的变了,这些年来,他自认为受到的那些委屈,哪怕只是一件小事,都能被他轻易的放大了。

    最后,林梦雅的话,成为了引燃他心头怒火的导火/索。

    嫉妒让他的情感变得扭曲,哪怕是他的亲生父亲,现在,也如同仇敌一般。

    可谁也不知道,林梦雅在循循善诱的之时,还用了神农系统里的一个小功能。

    神农系统是直接作用于大脑中枢的,所以,按照原理上来说,也可以把持有者的大脑,变成一个小小的发射装置。

    通过人耳不能识别的超频波段,影响别人的大脑。进而,影响别人的情绪。

    所以,左元一心头的嫉妒,才会这么容易,就被她给引诱出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