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章 一线生机
    没想到,这等大功,竟然在这里,被自己撞见了!

    建功心切的二公子,下意识的想要去抓林梦雅。却没想到,他的手,还没有碰到林梦雅的衣服,只觉得眼前一花,手就被一枚石子穿透了。

    “啊——”

    透骨的疼痛,让二公子也忍不住惨叫了出来。

    随即他扭头看向了门口,俩道人影瞬间落在了林梦雅的身边。

    “该死!”

    龙天昱只是看了白芍一眼,眸子里的杀机四起。

    别人不知道,他却是知道白芍这丫头,对林梦雅来说,如何的重要与忠心。

    刚才,这人的脏手,竟然还想碰林梦雅,简直,就是在找死!

    “你们是——慎郡王跟大晋的昱亲王!哈哈,果然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但是二公子的狂喜,还没等到有任何实质上的进展。他的左肩,就被一把剑贯穿,钉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只是一招,甚至于他都没有看清楚,龙天昱是如何出招的。

    毫无反抗之力,二公子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黑衣冷峻的男子。

    盛怒之下的龙天昱,完全没有隐藏自己的实力。

    那个二公子,在他的眼中,不过是个没用的垃圾而已。

    “羽表哥!我要救她!我一定要救她!你帮我,你帮我好不好?”

    林梦雅已经无暇估计其他,白芍现在已经气若游丝。

    但是因为剑在身体里,还没有拔出来的原因,她尚且还有一丝可以活命的机会。

    “这——太难了。万一,这剑要是刺破了她的心脏,别说是你跟我了,就算是神仙,也是回天乏术。”

    左丘羽不是不想救人,但是,以他的能力,白芍现在的情况,也不过是在人间,多存留那么一阵子而已。

    林梦雅却急中生智,想起了青筝谱里面,似乎记载着这么一个病症。

    也是一个人的心脏被刺破了,但是如果配制出一种假死药。可以在三天之内,让伤者的血脉,以一个非常缓慢的速度流动。

    此时,再辅以另外一种药物,加速身体脏器官伤口的愈合。

    三天以后,假死药再逐渐的减轻药量,血液流转的速度慢慢的加快,这样半月以后,这人,就算是救回来了。

    但是,如果她真的用此奇招的话。那青筝谱的存在,势必是要暴露出来的。

    天下间,除了这本贯穿古今的奇书之外,又有哪本书,能有这么奇绝的方子?

    但是,为了救白芍,林梦雅也顾不得了。

    “我有办法救她,只要你们帮我,我一定有办法救她!”

    下定了决心,林梦雅无论如何,都要把白芍救回来。

    即便是暴露了青筝谱,惹来无尽的麻烦,那又能如何?再重要,也没有人命重要。

    龙天昱看着林梦雅,眼睛里闪现出一丝精光。可却是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表示自己的支持。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就权当死马当活马医吧。”

    左丘羽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只能妥协。

    “这人,要怎么处理?”

    白芍交给左丘羽去抱,龙天昱看着林梦雅,询问她二公子的处理办法。

    这一刻,二公子却还是在妄想着,可以把他们全部都抓起来。

    林梦雅冷着一张脸,走到了这个狂徒的面前。

    “哼,你们是走不出玉龙府的地界的。竟然敢伤我,你们真的活够了。”

    素手沾满了白芍的鲜血,林梦雅却是狠狠的,给了二公子一个巴掌。

    美眸中盛满了寒意,那是被完全激怒后的林梦雅,却实在是,有几分可怕。

    “活够了?庆王的二公子是么?我会亲手调理你,让你知道地狱的滋味。还有,我本不想在玉龙府内,惹到任何人的注意。这是你逼我的,我会让你看到,我如何蚕食掉你背后的靠山。这玉龙府,我必血洗。庆王家,鸡犬不留!”

    她虽然声音不高,却是字字森冷,有种透骨的寒意。

    被狂喜冲昏了头脑的二公子,也清醒了许多。

    可他并不怕面前的这个小丫头,别说是她了,就算是她背后靠着皇帝,他也不曾惧怕。

    不过,现在的情况,明显对他不利。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先示弱。再伺机逃走,只要他招来禹城的官兵,这几个人,还不是让他手到擒来。

    “我可以用我知道的信息,跟你做交换。反正,如果你杀了我的话,你也得不到任何的好处。”

    二公子自忖,觉得林梦雅一定不会拒绝他的想法的。

    可林梦雅却觉得,这家伙,未免有些太天真了。

    “不,我不需要你有任何的坦白。天昱,你帮我把他的舌头割下来,然后,再把他的眼睛给刺瞎了。最后把他捆起来,我现在没时间搭理他。”

    林梦雅的眼睛里,闪烁着毫不留情的冷意。

    二公子没想到,这女子的手段,既然如此的狠辣!

    林梦雅转头,后面的二公子,只会发出‘嗬嗬’的叫声了。

    嘴角,溢出了一丝冷笑。庆王是么?这个仇,她记下了。

    左丘羽带着白芍,还是回到了后院的那个花厅。

    虽然是杯盘狼藉,但是那些人还是被他们临走以前,又按个的敲了一遍,此时,没有一个人醒过的。

    白芍被放在了花厅后面的软榻之上,林梦雅随后就赶了过来。幸好左丘羽是个细心人,用随身携带的银针,封住了白芍几处极为重要的穴位。

    “现在,怎么样了?”

    林梦雅低声的询问道,白芍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无比了,连呼吸都是几不可闻。

    左丘羽一脸的严峻,在医术方面,他有着不输别人的骄傲。

    “好消息是,我觉得这剑好像是偏了一些,没有刺中她的心脏。但是坏消息是,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如果,在一个时辰内,我们没有配齐这些药的话,恐怕——”

    话里的意思,林梦雅也全部都清楚了。

    没错,这里可是左元一的地方,他现在虽然晕了,但是迟早是要醒过来的。

    如果现在带着白芍奔波的话,那白芍,就真的没救了。

    想了想,林梦雅却对左丘羽说道:

    “你去把左元一弄醒,我有办法,让他跟我们合作。”

    左丘羽有些迟疑,左元一那可是庆王的大世子,而且,又被他这样虐待过,怎么可能,会跟他们合作呢?

    虽然,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左丘羽却知道,在林梦雅的身上,从来都不缺少,奇迹的出现。

    “好。”

    把白芍暂时安置在后面的小榻上,林林梦雅跟左丘羽,回到了花厅之中。

    用力的拍了拍左元一的脸,在自己的脸有可能会被打成猪头以前,左元一终于是幽幽的醒转了过来。

    刚一睁眼,就看到了林梦雅这个女煞星。反射性的,左元一缩了缩脖子,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对林梦雅的恐惧。

    这种敬畏的心情,就连对他的老子,都是未曾有过的。

    “你完了,知道么?”

    林梦雅故作轻松的看着左元一,但是语气,却让他吓了一跳。

    “什...什么完了...”

    在林梦雅的面前,左元一已经完全的被她给折磨傻了。

    “你父亲,准备把庆王的位置,传给你弟弟了。对,你没听错,就是那个被你爹收养弟弟。”

    左丘羽惊讶的看着林梦雅,实在是不知道,她为何要编出这么一个瞎话来。

    “不可能!我爹只有我这么一个亲生的儿子,那个小杂种,不过是我爹捡来的!”

    左元一下意识的否认着,但是,根植在心头的不安感,跟对这个弟弟的厌恶,很快,就在心头翻滚,发酵。

    最后,就变成了林梦雅,想要的情况。

    “我猜,你之所以会来这里,一半是因为,你爹的原因,另外一半,怕应该是想抓住我,然后重新得到你爹的宠爱是不是?但可惜完了,你弟弟刚才识破了我,知道了我的身份。若不是我的丫头拼死保护我,现在,我就已经落在他的手里了。”

    林梦雅徐徐的说着,果然,左元一的眼睛里,某种情绪被她调动了起来。

    她还真是猜对了,在左元一的心里,怕是这个二公子,早就是他心头的一根刺了。

    “他跑了?你们为什么没有抓住他!”

    左元一有些恼怒的问道,不过,在林梦雅跟左丘羽的瞪视下,还是沮丧的低下了头。

    恐怕,心头肯定是要后悔死了吧。

    “我也想抓住他,他伤了我的人,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林梦雅眼神里带着几分丝毫不掩饰的杀意,果然,成功的引起了左元一的注意。

    转了转眼珠,左元一觉得,这是一个大好机会。

    “郡主,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是打着骨头连着筋。要是庆王的位置,被那个小杂种给继承了,那岂不是把自家的尊荣,拱手送给别人了么?”

    左元一的语气里,带着些的奉承。

    他还不至于傻到,跟林梦雅死磕到底的程度。

    念头转了一阵子,他也就想明白了。皇上也好,父亲也好,都不如把权势握在自己的手中,来得更加的妥实。

    况且,他的父亲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成继承人,动辄就大骂申斥自己不说,更是收养了一个能干的小杂种。

    现在,更是威胁到了自己继承的位置。既然如此,就别怪他先下手为强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