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 怒意滔天
    “是么?可是我觉得,你倒不像是一般人呢。”

    二公子的眼神,突然带着几丝玩味。

    林梦雅忽然知道,自己刚刚做错了一件事情。

    当下,就垂下了头,貌似羞涩的掩了一下嘴。心里思考,该如何把这处错误,给遮挡过去。

    “二公子说笑了,我不过是个寻常的女子,是世子爷不嫌弃我罢了。”

    林梦雅字字小心的回答着,她本不该如此的镇定。

    左元一是个什么样的人,谁都清楚。

    既然是跟他成为一丘之貉的女子,多少,也是要带着些市侩的俗气,或者是一些粗俗的媚气的。

    只怨她自己疏忽了,倒是忘了这些细节。

    一个聪慧稳重,又长得不俗的女人,如果不是带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又怎么可能,看得上左元一那个酒囊饭袋呢?

    林梦雅就是犯了这么一个错误,所以,怕是已经引起了二公子的怀疑了。

    “我那个哥哥,向来是眼光毒辣。倒是这位夫人,你倒是也肯,委身于我那哥哥。说,你到底是谁派来的?潜在世子爷的身边,到底是要做什么!”

    一道寒光闪过,下一秒,林梦雅只觉得脖子一凉。却是锋利的剑刃,放在了她的肩头。

    呼吸有些急促,说不害怕是假的。

    现在离一盏茶的时间还有些剩余,白芍也被二公子的目光锁定了。

    要是白芍敢跑出去,自己,就一定会没什么活路。

    这二公子可不像是那个草包,神色,没有半分的犹豫。

    “二...二公子...您...这是要做什么...”

    林梦雅做出了一副几位害怕,却还是勉强维持镇定的样子。

    眼神也不再敢跟二公子直视,反而是到处转着,甚至,还充盈了三分泪光。

    “当然是要你的命了,你这漂亮的脑袋,要是落在了地上,那还真是可惜了。只要你老老实实的说,是谁派你来的,我就放过你。”

    二公子冷冷的看着她,但是手中的利刃,却是一分分的,向林梦雅的脖颈逼近。

    “公子...您在说什么笑话呢。我...我就是一个普通的村妇而已...哪里...哪里有什么幕后主使呢...”

    林梦雅虽然声音也带着几分颤抖,但是语气里,却像是极为‘不小心’的透出了几丝线索来。

    果然,二公子的眸子变冷,抓住了她的话柄。毫不留情的逼视着她,手上也用了几分力,林梦雅顿时觉得,脖子上有些火辣辣的刺痛。

    血腥的味道,敏感的被她的嗅觉所捕捉到了。

    不好,看来这二公子,真的动了杀心了。

    牙咬着唇,林梦雅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似的。决绝的看向了二公子,语气,却是带着几分阴狠。

    “没错,既然被二公子识破了,我也就不瞒你了。我的确是被人派过来,接触世子爷。但如果二公子想知道是谁的话,就先答应我,不能动我!”

    林梦雅一副豁出去的表情,二公子倒是也信了几分。

    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后,却是放松了手中的剑。

    “说,若你说的是真话,我就放了你。若是你敢骗我,那你可就没有活路了。”

    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的勾起了他的心思,林梦雅却是一点都不敢掉以轻心。

    果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她刚刚才逼问了左元一,现在就轮到她成了俘虏了。

    “让你的小丫环进来,要是敢给我的耍花招的话,你尽可以试试。”

    想必是觉得,这女人被他吓破了胆。

    二公子,也收起了自己的长剑。

    但是神色依旧冷峻,让人,忍不住有些胆寒。

    林梦雅乖乖的听话,不用吩咐,白芍就站在自家主子的身后。

    她们心里都有一个共同的念头,就是一定要拖延时间,等到龙天昱跟左丘羽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她们就可以得救了。

    林梦雅暗中拍了拍白芍的手,叫她不用害怕,一切,都有她来撑着。

    “不知道,二公子想知道些什么。”

    林梦雅戒备的站在二公子的面前,密切的注视着,二公子的一举一动。

    “我问你,你是谁派来的?”

    二公子把自己的剑,放在了桌子上,好整以暇的审问着,面前的俩个女子。

    “是——是皇上派我们来的。”

    这倒也不是假话,林梦雅自然知道,此人不好糊弄,也只好假话真说,真真假假的,也不轻易能被人识破。

    “皇上?皇上为何派你来。”

    一听到是皇上,二公子的脸上,反而没有什么紧张的神色。

    看来,庆王的那点心思,还真是路人皆知了。

    就连府中的俩个儿子,都丝毫不把辰表哥这个皇帝,放在眼里了。

    “皇上只是派我们潜伏到此地,好等待他下一步的指示。”

    林梦雅下意识的,用身体护住了白芍。

    话,都是她在回答。很容易让二公子怀疑,万一,他要是分别审问白芍跟自己的话。

    不知道白芍,能不能顺着她的意思,往下说。

    “你们俩个,都是皇上的密探么?”

    二公子自然是发现了俩个人之间的小动作,问道。

    林梦雅立刻点了点头,如今也只有把白芍拖下水,才能暂时保得住她了。

    “哼,这个小皇帝倒是有趣。知道我哥哥好色,竟然也舍得让你们俩个这样的姿色,来勾引我哥哥。只是可惜,女人,特别是长得漂亮的女人,都是靠不住的。”

    这种直男癌似的判断,让林梦雅心里对这个二公子,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典型的封建主义大男人的心态,自以为女人是玩物,是附属品。

    可总有一天,肯定会在女人身上,吃个大亏的。

    “二公子,我知道,现在都告诉给您了。您该遵守约定,放了我们了吧。我们保证,一定从此消失在您的视线中,再也不会出现的。”

    二公子看着她们俩个,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梦雅心里打鼓,却是在估计着时间。

    这会子,他们也该觉得不对劲了吧。再等一等,也许,就能来了。

    “放了你们?我说过一定会放了你们么?既然你们来,好歹得留下一个人吧。”

    白芍立刻推开了林梦雅,自告奋勇的说道:

    “我——我留下。你把她放了,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林梦雅早就想到,白芍肯定会为了救她而放弃自己。

    但是,她却觉得,这个人,可没有那种好心眼。

    “你们的感情倒是深刻得很,难得,你们这样的女子,竟然也能为了同伴舍生忘死。好,我就成全你们。”

    林梦雅心头暗道不好,白芍的心里,却是带着几分喜悦。

    可没等白芍的笑容完全展开,锋利的剑尖,就突然从白芍的胸口,洞穿了过来。

    鲜红的血液,沾在了银色的剑身之上,一向沉稳的林梦雅,此刻的大脑,却只是一片空白。

    眼睛里,脑海里,只剩下了那柄,刺入了白芍胸口的利刃。

    “哼,可惜了这把剑。我不管你是谁派来的,回去告诉你的主子。若是再敢打庆王的注意,这女人,就是他的下场。”

    扬了扬手,二公子厌恶而冰冷的表情,彻底的点燃了林梦雅心头的怒火。

    许是因为剑未拔出,白芍虽然已经深受重创,但是,还没有彻底的断绝了生机。s后退了几步,跌坐在了椅子上。

    几乎是同一时间,林梦雅也接住了白芍,摇摇欲坠的身子。

    可她只有左手能动,却还是让白芍,因为这动作,鲜血又加快了流动。

    “主...主子...”

    虚弱的声音,伴随着殷红的鲜血,从白芍粉嫩如樱的唇瓣中流出。

    林梦雅的心里,就像是被一柄大锤重击一般。

    死亡,再一次的死亡,又在她的面前上演。

    而这一次,她却是造成这场死亡的,间接凶手。

    脑袋轰的一下,似乎是一切都破碎了。林梦雅紧紧的抱着白芍,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别...别难过,快...快跑...”

    疼痛,与流出的鲜血,迅速的消耗着白芍,仅剩的生命力。

    她真的好疼,明知道自己马上就要不行了,可心里,还是放心不下自己的主子。

    “我能救你!我一定能救你!白芍,你挺住,听到了么!我不许你死!”

    强制性的,林梦雅勉强自己,一定要镇定。

    但是,那浓重的血腥味,还是让她,慌了手脚。

    “她已经是要死了的人了,你还不快跑么?”

    森冷的声音,从林梦雅的背后传来。

    巨大的痛苦与愤怒,让林梦雅,让林梦雅,抛弃了自己所恐惧的一切。

    恶狠狠的,瞪着那个杀人凶手。

    “你们不就是想要抓到我么?来啊,我就在这里!庆王府是么?今天你伤了我的人,有朝一日,我要你们全王府的人鸡犬不留!”

    狰狞的面孔,冰冷阴狠的语气。

    在她回首咆哮的一瞬,如同地狱修罗般的杀意肆意的袭来。

    就算是镇定如二公子,也不禁心头微寒。

    瞬间,他就反应过来,这女子话里的含义。

    脸上由微愣,转为了狂喜。

    难道,她就是父亲说的,抓住了,就可以成就大事的安乐郡主么?

    是了!虽然那张俏脸上,有几乎要噬人的怨毒。但是,那张脸,似乎是跟前朝长公主的画像,有几分相似的。

    只不过,他刚刚没有细看,所以,才没有认出来而已。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