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八章 突然来访
    林梦雅坐在椅子上,看着对面的左元一,露出了无比狰狞的表情。

    想是因为那双咸猪手,总是想要占她们俩个姑娘便宜的关系,所以格外的受到了左丘羽的‘优待’。

    不愧是行家,虽然把右手的关节卸下来第三个了。但还是一点外伤都不见,倒是左元一,差点昏死过去。

    “一下,两下,三下——咦?怎么就三下啊?咱们约定的里面,可是没有这个数字的。哦,我知道了,你是在骂我是不是?”

    林梦雅一边数着,一边故意折磨着左元一。

    可对方却是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了,在左丘羽再一次卸下他的一个指关节之时,一股子腥臊的味道,从左元一的身子,泛滥开来。

    “好恶心,算了吧。我破格放过你一次,记住,我问什么,你答什么。不然的话,你就接着享受这欲死欲活的待遇,明白了么?”

    左元一赶紧点头,只要不再让他痛苦,即便是现在让他卖了祖宗,也没什么干不得的。

    龙天昱冷笑一声,随手把左元一嘴里的猪蹄打飞。

    “郡主饶命!饶命啊郡主!不管您要问什么,我一定会告诉您的啊!”

    左元一丝毫不敢反抗,想必是刚才的折磨,已经磨掉了他所有的自大与骄傲。

    左丘羽却是把他骨节分明的手,放在了左元一的脖颈后面。

    顿时,左元一汗如雨下。生怕这双手,轻易的拗断了自己的脖颈。

    “我问你,你父亲为什么要广发邀请函?不过别想耍滑头,咱们这位慎郡王可不是什么好*性的,小心,他万一识破了你的谎言,你可是要遭殃的呦!”

    林梦雅赤果果的威胁,立刻对左元一脆弱不堪的小心脏,造成了一万点伤害。

    生命力呈瀑布式的降低,现在只要能让这煞星满意,他别说是坦白了,就算把他老子的脑袋摘下来,给林梦雅当球踢,他都不再言语一声的。

    “哪敢对您撒谎呢,我父亲曾经说过,这是为了阻拦你们去百草阁。要是发现了你们,就想方设法的,把你们给关到庆王府里去。”

    这一点,林梦雅早就能猜出来了。

    “恐怕不是针对我一个人吧,说,还有谁被你们拦了下来。”

    左元一额头冒汗,也不得不把自己知道的实话,都说出来了。

    “只要是新皇党,就全部被拦了下来。玉龙府内的新皇党,我的父亲都是寻了别的由头,把他们都囚禁了起来。也不是要了他们的命,只是说了,等百草阁的事情一了,就立刻把他们放出来。”

    这就奇怪了,府外的新皇党被阻拦了。

    玉龙府内,则是被软禁了起来。

    这事又瞒得这么紧紧的,不用问也知道,定然是庆王要搞什么针对辰表哥把戏了。

    但是,私自囚禁朝廷官员,这可是跟皇帝撕破脸皮的事情。

    难道庆王,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让皇帝,不至于找他后账么?

    林梦雅觉得,怕是此时没有这么简单。

    “你父亲有什么阴谋?说,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不过,这下子,林梦雅可是高看左元一了。

    这家伙求饶了半天,也说不出个子午卯酉来。

    哪怕是林梦雅威胁着,要把他另外一只手上的关节都卸下来。那人只顾着讨饶,也不肯说。

    这下,怕是他真的不知道吧。

    林梦雅想一想倒也释然了,这家伙就是一个草包。

    要她是庆王爷的话,定然也不会把这种秘密,交代给左元一去办。

    但是,庆王的所作所为,又明晃晃的都是冲着辰表哥去的,如今,怎么不让她心焦。

    正在她沉思的档儿,外面忽然响起了动静。

    林梦雅立刻机警起来,左丘羽也眼疾手快的,看晕了左元一。

    “世子爷,府内的二少爷来了,说是有急事想要见您,您看,现在可方便么?”

    林梦雅也没有想到,此时,左元一的弟弟竟然会来。

    看了看昏死过去的左元一,林梦雅想了想,却是亲自出了这花厅。

    “世子爷现在忙着呢,没有功夫见外客。先让他在别处候着吧,世子爷有空了,自然会过去找他。”

    林梦雅只是把花厅的门开了一角,外面的人看到回话的是刚刚自己的主子爷领回来的绝色美人,只是颇有意味的嘿嘿一笑,随后就退了下去。

    倒是有些棘手了,林梦雅想了想,却是转身回来,跟龙天昱他们俩个,商量如何脱身的计策。

    “怕什么,大不了咱们偷偷溜出去就好了。”

    左丘羽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好怕,无所谓的说道。

    龙天昱思索了一会儿后,才低沉的说道:

    “不行,要是咱们真的偷溜出去的话,还不等出城,就会被人发现。到时候,抓咱们就更会名正言顺了。”

    龙天昱跟林梦雅想到一起去了,何况,即便是从这里绕道,那么她们去百草阁时间就来不及了。

    “难道,你们还想要利用这个草包么?现在有人来了,想要让他就范,怕是就难上加难了。”

    左丘羽显然对这个想法,不抱持什么支持的态度。

    “羽表哥,你可知道这个左元一跟他的兄弟,相处得如何?”

    林梦雅想必是想到了什么好办法,意有所指的问道。

    “这——没听说他有什么兄弟,哦对了,听说这个二少爷其实是庆王爷收养的养子。十分的能干,是个精明的人物。”

    左丘羽的话,让林梦雅终于抓住了事情的关键。

    这就好办了,一个只会吃喝玩乐的世子,跟一个聪明能干的养子。关系能好,才有鬼了呢。

    “我想亲自去会一会这位精明的二公子,你们放心,到时候我自会自圆其说。只要你们,能控制住左元一,我就能全身而退。”

    如果这兄弟俩个有矛盾的话,她正好能利用个现成的。

    若是没有矛盾,她难道不会制造些矛盾出来么?

    反正都是庆王爷家的,蛇鼠一窝,能有什么好人。

    龙天昱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林梦雅一再坚持,他们也暂时没有了更好的办法。

    只能让林梦雅,以身犯险。并且约定,如果一盏茶的功夫,林梦雅如果没有回来的话,龙天昱就会出去找她。

    嘱咐了几句以后,林梦雅才整理了一下衣衫,领着白芍一同去了。

    才刚出了花厅的们,就有眼尖的下人们,过来献殷勤了。

    不过,看到竟然是俩个美人出来的,没有见到自家世子爷的影子,也是忍不住有些疑问。

    “世子爷正忙着呢,你们谁都不要去打扰。要是搅了世子爷的好事,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林梦雅俏脸含煞,立刻让刚刚才泛起怀疑的下人们信服了。

    世子爷带回来的女人,虽说十个有八个都是哭哭啼啼的。

    但是最后,不还是被世子爷收用了么。

    女人啊,但凡是见识过世子爷家的财势,还都是会心动的。

    如今这一个,更是拿起了主人的架势来了。

    下人们心里头看不上,但是嘴上却是不敢说的。

    毕竟,这可是世子爷的心头好,谁敢不要命了去惹她。

    “二公子在哪呢,世子爷没功夫理他,所以,要我去看看。带路吧,免得让世子爷等得心烦了。”

    林梦雅拿捏着,故意装出了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来。

    下人们不敢耽误,立刻在前面引了路。

    虽说是二公子,但是林梦雅看到了这摆设一般的厢房,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左元一肯定是不待见这个被收养的弟弟,所以,就连茶也没有下人给他上。

    厢房中,那二公子正端坐在那里,跟左元一油头粉面的模样不同,屋里头的这个,模样倒是极为的平凡。

    只是比起左元一来,倒是多了几分稳重。

    打扮也只像是寻常人家的公子,倒没有穿金戴银的。

    “这位就是二公子么?不巧了,世子爷现在正忙着公事,不便见客。若是二公子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就先跟我说吧。”

    林梦雅带着白芍,跟二公子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此时,那人的视线,才跟她交汇。

    只是一个眼神,林梦雅就瞧出了此人的不烦来。

    那双眼睛里,只有平淡无奇的神色,丝毫,没有其他的情绪波动。

    哪怕是他的脸上,带着对自己的几分不屑。可是那双眼睛里,却是没有透露出丝毫的情绪来。

    高手,果然是跟左元一不同。

    “公事?我那日日夜夜醉卧花丛的哥哥,还能忙什么公事?你转告他,就说父王交代他的事情,不能有一点的纰漏。”

    语气里,带着几分冷意。

    在她的面前,倒是也丝毫不掩饰。这俩个人的恩怨,不浅嘛。

    “这我自会转告,若是二公子没有旁的事,我就先告退了。”

    只是打了一个照面,但是得到的信息,也足够了。

    “慢着。”

    没想到,二公子却是出口叫住了她。

    林梦雅面色不改,视线,也是毫不畏惧,迎着对方的。

    “我怎么从前,在府中不曾看到过你。你是哪里人?做什么的?”

    二公子定定的看着她,目光里带着几分审视。

    林梦雅自然知道,自己可是个生面孔,最是容易引起别人怀疑的了。

    莞尔一笑,回答道:

    “我是世子爷新收进来的,二公子自然是没有看过。”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