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心怀鬼胎
    看来,她若是办了这庆王世子,也算是为禹城的百姓除害了。

    当下,她的笑容就更甜了,如同,是那地狱里,索命的红粉骷髅。

    “小娘子当真是天下少有的绝色,只是不知道,娘子芳名。”

    一路上,这东施效颦的西门大官人着实是心焦不已。

    只是林梦雅太过机敏,虽然不让他占得任何的便宜,却也用眼神勾着他。从未见过这样新鲜有趣的左元一,可是一心都想着如何跟美人套近乎去了。

    “奴家闺名,方倩倩。世子爷叫我小倩就好,奴家还不知道世子爷您的名讳呢。”

    “方倩倩,好名字!小倩娘子美丽动人,真是不负倩丽之名。在下名叫左元一,若是小倩娘子不嫌弃的话,也可以叫我一声,元一哥哥。”

    林梦雅简直鸡皮疙瘩要掉一地了,还元一哥哥,林梦雅现在都想一口啐在左元一的脸上。

    庆王果然是司马昭之心,元一,这名字明明就是昭示了庆王,想要篡夺皇位的野心!

    只不过这蠢货,可撑不起元一这么个霸气的名字。

    “世子的大名,怎么是我等小民能叫得起的呢。不过,世子爷,您这是带着奴家,往哪里去呢?”

    林梦雅不留痕迹的,掩饰着自己的厌恶。

    白芍也是聪明至极的丫头,从主子的一言一行中,早就猜出了主子的目的。

    因此,也是学着主子的样子,只是偶尔给那色狼世子一个笑容。剩下的时间,都是想着办法的,不让那人靠近主子的身侧。

    “当然是去我的别馆了,小倩娘子千万不要误会。本世子的别馆,可是比这城中的客栈驿站之类的,好了太多。小倩娘子跟白芍姑娘可是千金贵体,怎么能去受那种罪过呢?”

    真是个不要脸的臭流氓!林梦雅心头可是啐了左元一一万遍了。

    明目张胆的,就想要把自己跟白芍,拉上他的床了。

    视线,落在了早就已经按耐不住的龙天昱和左丘羽的方向,怕是再不给他们一个报仇的机会,这俩个人,非得憋出内伤不可。

    当下,心头就有了个计策,看向左元一的眼神里,也就充满了诱惑。

    “这当然好了,只是我的夫君跟表哥那里难以允准。不如,请他们一同前去,世子爷,不会驳了我的这个请求吧。”

    左元一当然是不愿意,让俩个拖油瓶一起去了。

    但美人在侧,他也不好拒绝。

    眼看着那俩个人的眼睛里,都快要冒出火来了。

    左元一的心里,却生了个狠毒的心计来。

    这样绝色的女子,足够他开心上一阵子的了。若是明抢,倘若传到父亲的耳朵里,肯定是要对他大加斥责的。

    不如,就在酒桌上,用权势逼迫那人,写下休书。然后,趁着他们不备,再了断干净。

    这样的话,这个风情识趣的美人,就是自己的了。

    当下,也就抱定了夺*子的恶毒心思。

    林梦雅瞧了瞧左元一,又瞧了瞧龙天昱跟左丘羽,有趣了。

    所谓的别院,其实是一处几位气派阔绰的府邸。

    不过,比起慎郡王府跟昱王府来,就是天上的仙女,跟村头泼妇的区别了。

    到处都是未经过细心打磨的金玉颜色,风格就是毫不掩饰的,大写突出一个‘豪’字。

    但是林梦雅看来,却只觉得艳俗无比。

    林梦雅意兴阑珊,但是左元一却是不停的显摆。

    后面跟着龙天昱跟左丘羽,则是已经摩拳擦掌的,想要磨刀霍霍向色狼了。

    林梦雅逮住机会,悄悄的递给了龙天昱一个眼神。

    三个人达成了某种奇异的默契,只是左元一并不知道,自己,则成了三个人的瓮中之鳖。

    总算是参观完了别院,左元一把几个人,都带到了自己的花厅里用餐。

    菜是好菜,鸡鸭鱼肉,鲍参翅肚,样样不缺。

    酒也是好酒,上等的陈年佳酿,酒香扑鼻。

    但是人却是没什么好人,对着那一副明晃晃的想要占自己便宜的的大色狼,林梦雅只觉得没吃就饱了。

    左元一坐在主位置上,左手边坐着林梦雅跟白芍,龙天昱跟左丘羽,则是被他安排在下座的位置。

    周围已经被他安排好了不少的打手,只要他一声令下,就可以冲过来,拿了那俩个男子。

    一边得意的喝着自己杯子里的酒,一边却是猥琐至极的,看向了那俩个小美人。今夜,就是他的洞房花烛了!

    “小倩娘子,你为何不喝酒呢?可是这饭菜,不可你的胃口?”

    左元一目光灼灼的看着林梦雅,就差把她当菜吃了。

    林梦雅环顾四周,也不知道这货是不是自己找死。门窗都关得严严实实的不说,外面更是不允许人轻易的近前来。

    好吧,既然他这么积极主动的,把脖子伸了过来,她岂有不收下的道理。

    “我不喜欢喝酒,也不喜欢吃什么大鱼大肉的。世子爷既然好心收留我们,此刻,又遣散了众人,不妨有话直说吧。”

    左元一心头大喜,还以为是美人等之不及了。

    看着那俩个男子冷哼一声后,却是拍了拍手。

    声音刚刚落下,花厅的两侧,就多了不少手拿着刀枪棍棒的家丁来。

    少说,也得有二三十个。

    林梦雅看着这全武行,脸上倒是一点焦急之色都没有。反而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后,才开口说道:

    “都等什么呢,动手吧。”

    左元一本以为,美人叫的是自己。

    但是,在半盏茶的时间过后,他的得意,却是凝固在了自己的脸上。

    那些个刚刚还生龙活虎的家丁打手,此刻,已经尽数都躺在了地上。

    别说是站起来了,就连清醒的都没有半个。

    顿时,他才从美人编织的桃*惑中,清醒了一小半。

    咽了口唾沫后,色厉内荏的向俩人喊道:

    “大胆刁民,你可知道我是谁!我告诉你,我可是庆王世子!你们...你们这是谋反!”

    事到如今,还用自己的身份来唬人呢。

    林梦雅倒是觉得自己,高估了这位世子爷的智商。

    悠然的从自己的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龙天昱的面前。然后,回首嫣然一笑,却是皮笑肉不笑,冷淡得很。

    “庆王大世子,好大的名头呢。我可真是怕死了呦,可惜啊,站在你面前的,一个是亲王,一个是郡王。我呢,最是不济,只有个亲王妃跟郡主的虚名。你说,咱们谁大,谁小呢?”

    左元一突然间面色大喜,他一下子就想起来,父亲跟他说过,如果遇到了慎郡王跟安乐郡主一伙人,就立刻派人禀告自己。

    没想到,这几个人居然主动送上了门来!

    只要自己把消息送到,父亲就一定会重新赏识自己的。

    他这边正在狂喜之时,却忘记了现在,别说是去禀告庆王爷了,就是想出这个门,也是难上加难的。

    “把他给我捆起来,这家伙的妄想症也太严重了,这是病,得治。”

    林梦雅一声令下,龙天昱跟左丘羽,就一拥而上。

    没几下的功夫,左元一就已经被捆成了粽子。

    林梦雅从桌子上,拿起了一只红亮的红烧猪脚,塞进了庆王大世子的嘴里。

    刚才,她跟白芍左挪右闪的,着实辛苦的很。这咸猪手,就留给大世子好好的品尝吧。

    “我告诉你,别存什么不切合实际的妄想。我知道你父亲想要抓我们三个,那也得你有命出去才行。现在开始,我问一句,你答一句。答得对了,我就不打你,答不对了,或者是你伺机生事,我定然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记住,这不是合作,我们也不是非你不可。这是,逼供游戏。”

    局面被掌控,林梦雅心头的逼供小恶魔,也冒出了头来。

    亲王大世子耶!指不定知道庆王多少秘密呢,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意外的收获,果然是值得她媚眼都抛得要抽筋了。

    不过,左元一并不相信,反而还对她们怒目相视。

    林梦雅冷哼了一声后,对左丘羽说道:

    “羽表哥,看来这家伙不肯说呢。无妨,那你就费心一点,把他全身的关节,都给我错开就行了。可仔细着,千万不要弄断了。若是断了一根,那痛感可就完全不同了。”

    林梦雅笑眯眯的说道,可龙天昱跟左丘羽的冷汗差点落下来。

    什么?全身的关节生生的错开?

    这可是堪比凌迟的酷刑啊!再由左丘羽这个名医亲自实施,那酸爽,简直不能更正宗。

    顿时,俩个人在心头庆幸,还好,这魔鬼似的小丫头,是自己这一方的。

    不然的话,落在她手里的敌人,比死了还要凄惨几分。

    左元一以为那娘们不过是在开玩笑,但是,随着自己的右手的小指骨,突然袭来的一阵剧痛后。

    双眼发黑的左元一就清楚明白,他们,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林梦雅弯腰,看着面前的左元一。伸出青葱似的小手,抹了抹他额头的冷汗。

    “你要是觉得疼了,就眨巴眨巴眼睛告诉我,四下是你要招了,五下,就是你宁死不招。我帮你数着,好不好?”

    林梦雅宛若天籁的声音,如今被左元一听着,不亚于地狱的钟声。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