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 庆王世子
    舔着笑脸,紧走了俩步,迎了过来。

    “娘子有礼了,我这手下人粗苯,唐突了娘子,还请娘子见谅。”

    看着这家伙油腔滑调的,林梦雅却只在心头冷笑,这家伙看来是病的不轻啊。

    以为自己是那唱戏里面演得公子么?还娘子有礼,娘你个头!

    不过这样也好,一看这家伙就是只知道偷香窃玉的草包,倒是用得顺手。

    略微欠了欠身子,林梦雅带着几分假意的娇笑,也装作知情识趣的样子,娇滴滴的说道:

    “世子爷有礼,小女子不过是一介平民而已,哪里,就值得劳动世子爷大驾了。”

    呕!林梦雅暗自在心里吐槽自己,明明恶心的要死,可还得用这种让她自己听了,都得起鸡皮疙瘩的声音来献媚。

    呸呸呸,这货不是自己,这货一定不是自己!

    “嗳,小娘子说的是哪里的话。像娘子这样天姿国色的人,本世子自当是亲自请过来的。来呀,看茶。”

    俩句话没到,就自顾自的露出了一副猪哥相。

    林梦雅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她就不明白了,同样都是一个家族里的血脉,怎么眼前这个不成器的玩意,就跟她的俩个表哥,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不过,这戏还是要接着演下去的。

    林梦雅不留痕迹的,躲过了庆王世子伸过来,要吃自己的豆腐的猪爪子,然后巧笑倩兮的,落了座。

    左元一只觉得一阵香风,手心就划过了那女子身上,软香的衣料。忍不住把手放在鼻子下面,狠狠的嗅了一大口。

    香!这女儿香真是百年难得一见!

    又看那美人盈盈冲着自己笑着,左元一眼前一亮,原来,玩的是欲擒故纵的把戏!

    茶摊的小伙计,赶紧上了一碗粗茶。

    但是眼里却满是惋惜,好一双清丽的俏佳人,竟然要被庆王世子给糟蹋了。

    可他只是一个小人物,也只能暗自惋惜罢了。

    林梦雅伸出自己的左手,轻轻的端起了茶碗,只是在杯口,浅饮了那么一小口,就轻皱着眉头,把茶碗放下了。

    “这茶怎么是苦茶呢?比咱们府里的茶,可是差远了。王世子真是会节省,请人喝茶,只喝了这下火的苦茶呢。”

    林梦雅娇嗔着挤兑着庆王世子,果然,在美人的面前丢了脸,对庆王世子来说,可是大事。

    脸色一转,一掌就拍在了桌子上,眼睛瞪得溜圆,像是要吃人了似的。

    林梦雅赶紧拍了拍胸脯,脸上带着几分害怕。

    左元一立刻缓和了脸色,此刻,他已经被这识趣的美人,迷得个团团转了。哪里还舍得,再吓到她。

    “娘子莫怕,是我唐突了。这里不过是个落脚的地方,若是娘子想要吃好茶,不如,跟我进城去,可好?”

    果然上钩了!林梦呀心头窃喜,可面上却是有了几分为难。

    眉头微蹙,看得左元一一阵的心疼。

    “这——恐怕是不合适吧。”林梦雅的眸子,往自家的马车那里看去,欲言又止。

    左元一也顺着她视线的方向看了过去,却看到了俩个正在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年轻男子。

    鼻子里冷哼了一声,皮相虽然是不错,但看着穿着,不过是寻常的富贵人家的公子哥而已。

    这样的人,还不能入了他庆王世子的法眼。

    “娘子可是担心你的家里人?”

    林梦雅叹了口气,点头说道:

    “实不相瞒的,那个穿着黑衣的,是我的夫君。那白衣的,是我的表兄弟。我们三人本是要游历这临天美景的。谁知道,到了玉龙府,竟然是连城门也进不去,当真是扫兴呢。唉,只因我们三人不曾有那个什么邀请函的。不然的话,我倒真想,跟世子爷一起进去,品茶赏景呢。”

    林梦雅虽然实际上,还是个未婚女青年。

    但是在现代社会里打过混的她,却清楚*的身份,对这些流氓们的杀伤力。

    特别是在*的丈夫还在场的情况下,这种能充分的碾压别的男人的自尊心的事情,完全符合雄性动物,与生俱来的征服欲。

    面对着一个发着情的男人,林梦雅还能这样客观的分析。这份淡定,也着实是有些可怕。

    “原来是这样,只管包在我的身上就是了。小娘子稍等片刻,我去知会一声,担保你们一队人,可以顺顺利利的进城。”

    一挺胸脯,左元一就梗着脖子,好像是个胜利者似的,冷哼一声,从龙天昱跟左丘羽的面前,带着自己的人,神气的走了过去。

    林梦雅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明明是个大红公鸡似的人渣,非得装成什么风流雅士。

    真是画虎不成反类犬,惹人发笑。

    想占她的便宜?看以后她们进了城,这家伙再也没了用处,她如何找回这便宜来!

    龙天昱非常、极其、特别的清楚的听到了,那个找死的家伙,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如何不屑的,对自己冷哼了一声。

    特别,是看到了林梦雅对他笑得那么甜美。

    登时一股子怒火,就从心头,冲到了头顶。

    握紧了手中宝剑,他本来是一个极为隐忍之人。当初太子的诸多挑衅与欺侮,他都能咽下去,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可这登徒子所做的一切,却像是一柄大锤一般,沉重的敲击着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

    娘的!居然被一个人渣给鄙视了!而且,那人渣还要占他娘子的便宜!

    他真想一剑就把那家伙刺个对穿,然后,狠狠的砍他个十剑八剑的,好解他的心头之恨!

    “忍一忍!一定要忍住,这都是为了大事,为了大事啊!”

    左丘羽拼命的拉住了龙天昱,就差抱住他的双腿,大喊壮士息怒了。

    这也怪她的小表妹,明知道龙天昱是个何等骄傲的人,为啥还要对那个人渣,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别说是龙天昱了,就是他,也都想去砍那家伙了!

    “呼——呼——”

    龙天昱猛地呼了几口气,才勉强把心头的愤怒给压下来。

    左丘羽说的没错,这一切都是为了大事。

    要不是这家伙的老子多事,把守着城门,不然他们进入,林梦雅又何苦,要想那个无耻之徒献媚去?

    视线,盯在了那个庆王世子的身上。

    所谓父债子偿,那他老子的债,就由他来偿还吧!

    眼看着龙天昱恢复了镇定,左丘羽,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抹了抹自己额头上出的虚汗,心头忍不住的侥幸。

    只是,在看到龙天昱的眼神里,那丝毫不掩饰的邪恶后,左丘羽顿时如同被人浇了一头冷水一般,打了个寒颤。

    完了,这下子,有人非得要倒大霉不可了。

    虽然龙天昱他们不得进入城门,但是在左元一的嘴里,这事可就好办多了。

    没多一会儿的功夫,林梦雅的手里,就多了一枚沉甸甸的铜牌。

    上面虽然也有庆字,不过,却比那些正式的邀请函,眼看着小了一圈。

    林梦雅接过来,放在手里好奇的打量着,看美人感兴趣,左元一忙不迭的解释。

    “这个是咱们庆王府临时发给邀请函遗失,或者是临时出入用的。只要小娘子你拿着这个,就可以随便进出这禹城的各个城门了。”

    左元一颇为自豪的夸赞着自己,好不容易得到了可以在美人面前挣得脸面的机会,当然是要吹嘘一番的了。

    林梦雅眸子里精光一闪,开口说道:

    “还是世子有办法,只是奴家本想在玉龙府各处游玩的,只有禹城,岂不是太没趣了。算了,把这个还给世子爷。白芍,咱们走吧,反正外面也没意思,咱们就回家吧,以后再来。”

    林梦雅说完,就真的把令牌扔给了自己的白芍,眼看着要走,左元一哪里肯。立刻就拦在了林梦雅的面前,笑嘻嘻的说道:

    “娘子莫急,这东西虽然只能进出禹城,但是你跟在本世子的身边,哪里需要这个东西。若是娘子想要游览玉龙府,本世子可以带你去。至于你的家人嘛,到了别的城池,本世子自然能为他们换来新的邀请函。”

    林梦雅本就是装腔作势,见到对方赶紧来献殷勤,脸上也就柔柔的笑了出来。

    左手遮住小嘴,林梦雅的一个媚眼,可是彻底的酥了左元一的骨头。

    只是这家伙尚且不明白,什么叫做色字头上一把刀。

    尤其是那双,早就已经把他千刀万剐几百次的龙天昱牌眼刀。

    “小娘子请。”

    左元一还装出了一副绅士的样子,丝毫不知道,自己把他父亲苦心阻挡的人,全部都带入了禹城。

    不管是大晋还是临天的城镇,林梦雅也算是见了不少。

    但是,这号称玉龙府第一城的禹城,比起望天城不远的惠城而言,可是差得多了。

    城池的布局除了一条主干道以外,其他的不管是门店还是民居,显然是没有经过设计的。

    杂乱无章的散落在禹城的大街小巷,跟惠城井井有条的样子,差了太多了。

    虽然左元一极力的夸耀,禹城有多富庶,有多繁华。

    但是就林梦雅触目所及,生活在禹城里的平民百姓,几乎都是用敢怒而不敢言的眼神,看向她身边的庆王世子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