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五章 城门难入
    “不能入城,为何?”

    在龙天昱冰冷目光的注视下,那戍卫兵,也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为难的看着龙天昱,但还是拦下了他的马。

    “想是因为时间久了,所以大人才会一时忘记了吧。咱们这个府,可是庆王爷做主的。若是平常,您随便可以进得。但是这几天,上面说了,非得有这个邀请函,才能让人进去。”

    龙天昱冷哼一声,却是看到了旁边的那一队,确实是有人拿出了一方金灿灿的令牌来。

    上面是苗龙画风的庆字,但是那规格,可不像是亲王的赐下的令牌。

    “让开,我们只是来这里游玩的闲人,并非是什么大人。”

    龙天昱冷声训斥,可没想到,那戍城卫非但没有让开,反而挥了挥手。

    顿时,一列拿着长枪的戍城卫们,立刻虎视眈眈的看着龙天昱一行人。

    “大人,小的无意得罪您。这是上面的命令,若是您非进不可,那就得罪了。”

    一时间,剑拔弩张。

    那些人虽然不敢先冲上来,但是那明晃晃的枪尖儿却是锃亮。

    龙天昱眼神扫视了一周,那些人被这马上贵人冰冻冷冽吓了一跳。

    却还是硬着头皮,挡在了他的面前。

    这若是放在以前,龙天昱哪怕一路杀进去,也没有几个,能挡住他的路。

    视线又在那些准备进城的人身上转了转,发现那金色令牌的后面,还刻着好些个小字。

    登记的人,接过令牌以后,都会边看着小字,边核实。

    想是,应该记载着手持令牌人的信息吧。

    这庆王倒是一个心细之人,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哪怕是得到了别人的邀请函,那进城只是,怕也会露了怯的。

    打马回转,看到这冷面神走了,戍城卫们,都有些庆幸。

    刚才那一瞬间,他们只觉得脊背发凉。

    而且,他们也清楚,一旦打起来的话,自己,绝对不是人家的对手。

    人马在龙天昱去问询之时,也停了下来。

    如今看到他无功而返,也只得跟着走出一段距离,不去耽误别人进城的时间。

    林梦雅从车子里,探出头来,疑惑的看着龙天昱,虽然她对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无所知,但是从刚开始就在她车边的左丘羽说,龙天昱似乎是因为进城的事情,跟戍城卫发生了口角。

    “怎么了?”

    看到龙天昱走到了自己的窗边,林梦雅不由得询问道。

    等到对方说完,需要进城还要什么邀请函的时候,林梦雅的眉头,却是轻轻的皱了起来。

    “羽表哥,你去派人打听一下,是不是辰表哥这一派的,都没有什么邀请函。”

    左丘羽立刻遣人去了,不多一会儿,就来人回禀,还像是林梦雅说的那样。

    “这就对了,什么邀请函,分明,是阻挡我们,不让我们过去。半年前就发了邀请函,看来这庆王,倒是早就打算好了。”

    而且,这事瞒得如此的隐秘,就连辰表哥都不知道。

    真是好大的胆子,这庆王爷,也太不把皇帝放在眼里了!

    “庆王着实可恶,但是我们现在想的,该是如何进到城里。不如我们硬闯,反正大不了就暴露身份。我还不信,他敢杀了我!”

    左丘羽低吼道,满眼都是不甘。

    可龙天昱跟林梦雅,却同时出声阻止住了他。

    “不可,我刚才看了一下,那城里的戍城卫不在少数,再说了,他们也并非都是庆王的亲卫,若是胡乱的斩杀了,也是再削弱你哥哥家的兵力。”

    龙天昱虽然自傲,但是并不自大。

    现在的情况,他比左丘羽要看得清楚。

    “那你们说,我们如何能进去?他既然打定了主意,要拦截我哥哥这一方的人。怕是玉龙府的其他城池,肯定也是如此。难道,我们要绕一个大圈过去么?”

    左丘羽实在是气愤不过,‘嘭’的一声,打在了马车车身上,力气大道马车都震了震。

    林梦雅看他这样,也知道他心里憋屈。但是这一时时间,她倒是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来。

    却不知道,他们这边在商讨大事之时,她跟白芍的花容月貌,却是落在了一双充满了淫*欲的眼睛里。

    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有个茶摊,几个家丁打扮的壮汉,正在那里嬉笑着喝茶。

    在他们的中间,坐着一个穿着大红色锦袍的男子。

    男子不过二三十岁,生得面色粉白,模样也不差,但是那一双眼睛里,却直勾勾的盯着过往的大姑娘小媳妇。

    但凡是有点紫色的,那双眼睛,便是在人家身上,肆意的看来看去。

    有时候,还跟自己身边的狗腿子们,大声开人家的玩笑,说几句让人羞愤的荤话。

    但在女子周围的家人亲戚们,要么就是护着自家的女子。要么就是赶紧拉着人走,却没有一个人,敢跟这几个人作对的。

    不过此时,他的一双眼睛,却是被不远处,那俩个半露面的美人吸引住了。

    “爷,您在看什么呢?”

    看到自家主子眼睛都直了,手下人忙问。

    不由得顺着主子的视线望出去,却看到了两张,极为美丽动人的脸蛋。

    当下,就明白了视色如命的主子,为何会这样痴迷了。

    “嘿嘿,还真是人间绝色啊。爷,这样的美人,可最适合放在您的房里了,要不要——”

    几个人男人嘿嘿一笑,某种见不得人的默契达成。

    不怀好意的看着坐着俩个人的马车,几个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林梦雅正思考着如何进去的良策,一道轻浮的声音,十分不尊重的人响了起来。

    “呦,这是谁家的小娘子啊,怎么生的这么美貌。”

    几个人的目光望去,四五个家丁模样的流氓,走到了几个人的面前。

    龙天昱眼色不善,刚想要发作,却被林梦雅拉了拉袖子,摇了摇头阻止住了。

    “你们是谁?”

    左丘羽没好气的质问道,可是,在看到不远处,那个正一脸垂涎样子的男子后,却是更加气不打一处来。

    “我们是谁?大爷怕说出来吓死你!告诉你们,我们爷可是庆王府的大世子。这里,可是咱们庆王爷的地界,今天我们爷心情好,像要请这俩位小娘子,过去吃杯茶。”

    几个人不怀好意的,看着车子里的林梦雅跟白芍。

    果真是国色天香,怕就是整个玉龙府女子,都比不上眼前的俩位女子。

    又是一个*熏心的登徒浪子,林梦雅本不想理他的。

    但是,对方又说是庆王的大世子,她却心思一动。

    进城的法子,来了!

    龙天昱跟左丘羽俩个人冷眼看着那几个人,不过是几个狗腿子而已,打也能打得。不过,还没等他们动手,林梦雅却是笑意盈盈的,回了话。

    “只是吃杯茶而已,正巧我也渴了。白芍,扶我下去,咱们去会会世子爷。”

    龙天昱跟左丘羽愣了一下,他们也没有想到,林梦雅竟然突然会这么做。

    在俩个人略带着不解与愤怒的目光中,林梦雅却是轻轻的抛给了他们一个眼神。

    “那是世子爷,你们惹得起么?”

    被林梦雅那风情万种的表情所震惊,在俩个人呆滞的目光中,林梦雅跟白芍,在几个家丁的起哄下,莲步轻移,往那个世子的方向走去。

    龙天昱眸子中泛起了杀机,眼看着就要跟过去大杀四方了,左丘羽却及时的,拉住了他的手臂。

    回头,眸子里射出不爽的杀人射线,吓得左丘羽缩了缩脖子,以为龙天昱就要冲着自己来了。

    可还是苦着一张脸,下巴努了努那边,才低声说道:

    “难道,你没看出梦雅的用意来么?她是想借用庆王世子,混入城去。我知道你心里不爽,但是以后,我保证有机会让你报仇。现在,先忍一忍吧。”

    左丘羽语重心长的劝慰道,当然,里面保不齐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成分在。

    龙天昱盯了他半刻,也是在不甘愿中,收敛起了自己的杀意。

    不过,那双狭长黝黑的眼睛,还是定定的笼罩住了那个正在搔首弄姿的世子。

    心头想的却是,到底要把他剁成多少块,才能消了自己的心头怒火。

    不过,正在得意中庆王世子,可并不知道,自己惹恼了多大的煞神。

    此刻,他所有的心思,都在那俩个美人身上呢。

    庆王世子名叫左元一,志大才疏不说,又色胆滔天。

    霸占了不少的良家女子,年纪不过才二十七岁,可府中的妻妾,却足有十几房。

    只玩过几次,就给人家抛弃了的,也是数不胜数。

    仗着他老子的威势,在玉龙府也算是无法无天。所以很不得他老子的喜欢,但是因为其母的地位,又打不得骂不得。

    一气之下,就派给了他在这里监督亲贵的苦差。

    没想到,正倍感无聊的左元一,竟然在城门口,看到了拥有十分绝色的美人。

    而且,一下子就是俩个。当然心头大喜,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了。

    如今细看那俩个美人,为首的娇艳明媚,后面的更是绝色清艳。登时心头火起,起了邪语,把自己老子叮嘱的话,全部都抛在了脑后。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