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三章 坑人良策
    不知道是怎样的刀光剑影,又是怎样浪漫的相遇,才会让这俩个本应是死敌的男女,不顾一切的相爱。

    倒像是偶像剧里的情节似的,林梦雅的脑海里,不禁自己脑补出了无数个版本来。

    “前面就是客栈了。”

    骑着马走在前面的左丘羽,低声跟龙天昱交谈。

    点了点头,这一路上,他们俩个时时刻刻的,都要警戒着,生怕出了什么意外。

    一路上,所有的落脚点,都不曾是提前安排的。

    顶多是快要到投宿的时候,打发人先去预定下来的而已。

    他们去旧都的消息,早晚会传到那些人的耳中。

    不过是左丘辰勉强压着,能拖多久是多久的了。

    龙天昱不免想起来,似乎他跟林梦雅每次出门,都是这样偷偷的走,最后闹的满城风雨的。

    嘴角不由得上挑起了几分弧度,好像自从梦雅进门以后,不管是他的人生,还是大晋,似乎,都注入了一种新鲜的活力。

    若是将来大事得成,他的身边站着的人是她的话,人生到似也圆满了些。

    “你笑什么?”

    左丘羽有些好奇的,看向了龙天昱。

    这家伙跟自己的皇兄,又好像有些不同。

    皇兄跟自己,是在油锅似的宫内长大,所以皇兄,练就了一身面甜心狠的本事。

    可龙天昱却是不同,怕是如果不是有梦雅这层关系在的话,他肯定是不会给自己什么好脸色看的。

    有时候,若是龙天昱板起脸来,连他,都会觉得有些害怕呢。

    从前在大晋的时候就听说,这昱亲王爷,最是冷心冷面,不好相处的。

    所以,如今竟然看了龙天昱露出了笑容,自然是有些大惊小怪了起来。

    “没什么。”

    被左丘羽的声音,忽然打断了兴致。

    龙天昱的表情,迅速的恢复成了之前的苦大仇深。

    这瞬息之间的变脸功夫,就连左丘羽,都只得说上一个服字。

    “你兄长,大概能给我们拖多久的时间?”

    龙天昱低声问道,为了防止被人察觉,他的人也不能走的太远。

    毕竟那些人,都是他从晋国带过来的,很容易,就会被人认出来是生面孔。

    所以,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的,只有左丘辰跟左丘羽的暗线,才能来回禀。

    这种不得不依靠别人的感觉,还真是被动得让人有点无奈。

    “顶多十天,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皇兄已经寻回了梦雅妹子。而梦雅妹子,关系到百草阁大长老的选任,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肯定会去旧都的。只不过,启程的时间,却是无人知道。”

    左丘羽难得的正经了起来,此时,他们都只是打扮成富贵人家的公子哥。

    他一身白,龙天昱一身黑。一个温文尔雅,一个高冷俊美,这一路上,不知道收获了几车的少女心。

    幸好,他从小就被师父带着游历四海,龙天昱更是个新鲜的面孔,这才可以大摇大摆的,骑在马上赶路。

    “也好,客栈已经到了,你去后面招呼大家吧。”

    冷淡的吩咐了左丘羽,龙天昱也没等他提出什么抗议,就打马自顾自的走到了林梦雅的马车前。

    留下了一张,义愤填膺的俊脸。

    林梦雅靠在窗前,看到了左丘羽几乎扭曲的脸蛋后,不由得笑弯了眼睛。

    以前那个聪明睿智,胆大心细的邱太医,不知道去了哪里呢。

    好像自从回到临天国开始,这家伙,就是众人压榨的目标。

    “你又欺负羽表哥了是不是?好歹咱们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嘛。”

    林梦雅左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笑呵呵的教训着龙天昱。

    后者只是无所谓的看了左丘羽一眼,然后,听话的点了点头。

    顿时,林梦雅的心头,激起了一阵满足感。

    就像是...就像是驯服了一头藏獒似的骄傲感觉。

    偷偷的,在心里笑开了花。

    要是让龙天昱知道,她在心里,把他比作一只狗的话,会不会直接冲上来,咬死她了事。

    得,还是狗狗。

    龙天昱看着那丫头脸上,好像是得了便宜似的笑容,不由得有些困惑。

    他实在是不明白,那颗小脑袋瓜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不过,看她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龙天昱有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

    不由得咽下了一口口水,这丫头,有那么恐怖么?

    客栈名为远山,颇有意境的名字,所以里面的摆设,倒也不俗。

    富家公子,自然得有个富家公子的样子。反正这一趟权当是公款消费了,不管花多少,都有望天城里的辰表哥去报销。

    林梦雅当然不会客气,当下就丝毫不客气的,住进了远山客栈,第一等豪华的客房。

    打开窗子,林梦雅就立刻看到了底下,有一弯轻柔潋滟的河水,从她的楼下静静的流淌着。

    湿润而干净的空气,真是让人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因为河水,客栈的后院,跟其他的民居商铺们,隔成了两岸。

    丝毫没有临街的吵闹,清静而怡然自得。

    林梦雅就这么坐在窗边,看着流水,看着天空中,马上就要出来的星星,一时间,竟然发起了呆。

    “主子?主子,吃饭了。”

    后面,白芍温柔的呼唤声,让林梦雅回了魂。

    自从过来以后,她似乎很少有这种恬淡安静的时光。

    她的小院子虽然秀丽雅致,但终究是比这些天地形成的景观,少了天然二字的修饰。

    “要什么好吃的了?”

    林梦雅起身来到桌子前面,看着那一碟碟,她或是眼熟,或是觉得陌生的菜肴。

    “听羽公子说,这些都是这惠城里,十分地道的特产。咱们来的是时候,地里的野菜刚发了芽不久,正是鲜嫩可口的时候呢。”

    知道林梦雅不喜欢吃大鱼大肉的,所以左丘羽安排的时候,都是要她平常当地的特产小菜。

    眼看着一碟碟,或是或翠绿,或是艳红的小菜,林梦雅当然是胃口大开。

    不过嘛,她左手用筷子的功力,实在是弱爆了。每次偷偷练习的时候,都会弄得满桌子都是菜汤。

    当着大家的面,她还是只能做个张嘴的吃货比较好。

    左丘羽已经安排妥当,他们的人,早里三层外三层的,暗中把客栈给保护了起来。

    别说是敌人了,就算是一只苍蝇,也是飞不进来的。

    吃完了晚饭,三个人围坐在桌边,一边品茶,一边商议着以后的计划。

    “对了,我看到你带了那个素梅过来。你难道,不怕她出去透风报信么?”

    左丘羽突然想起了那个,被他关在房间里,然后派人看守的素梅来。

    一路上,这丫头倒是没敢生事。只不过,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林梦雅竟然,把这个祸头给带了过来。

    “她啊,自然是有用处的,而且还是有妙用。白芍,我让你去给她换衣服,她的衣服,你带过来了没?”

    林梦雅神秘一笑,放下了茶杯,询问道。

    白芍立刻点了点头,随后,从她们随身的包袱里,左一层右一层的,打开了一个布包。

    里面,素梅早上穿的那件衣裳,赫然在此。

    林梦雅坏坏的笑了笑,连带着那几层布,送到了左丘羽的面前。

    “喏,你看看,这东西现在不就是派上了用场。”

    左丘羽疑惑的看了看那件没什么新奇的衣服,又看了看林梦雅,这丫头,又有了什么鬼主意?

    “这衣服里可有玄机,你摸摸看边边角角,是不是有些硬度。这东西可不凡,若是落在地上,用经过训练的犬只一闻,就能找到我们了。而且,这东西人是闻不出来的,哪怕是下了雨,也能多少残留一些,刁钻得很。”

    林梦雅的话一说完,左丘羽跟白芍,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什么?这东西,居然能被狗闻出来。那我们的行踪,岂不是暴露了么?”

    白芍立刻惊声说道,这东西,竟然有这么大的作用?

    “暴露就暴露了,反正迟早是要露的。不怕这一遭,倒是要感谢她了,若是没有她送来这好用的玩意。咱们还真不可能安安全全的到旧都。羽表哥,你的人,可曾在咱们的身后,发现一些明显的尾巴么?”

    左丘羽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他们做的已经够细心的了,所以,如果尾巴跟得太近的话,势必会被龙天昱他们察觉到的。

    所以,才用了这个妙法。

    只可惜,她的神农氏雷达,比缉毒犬的鼻子都灵。

    什么药啊粉儿的,想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弄鬼,简直就是做梦!

    “好,我明白了。”

    左丘羽总算是明白了林梦雅的意思,他正愁皇兄会瞒不住,麻烦会增多呢。

    如今有了这个东西,只要他派出一队人马,沿着另外一条路走的话,那至少,素梅这一头的尾巴,就会变成无头苍蝇了。

    小心翼翼的包好了衣裳,左丘羽立刻去办了。

    这种坑人的事情,他可是最为擅长了。

    屋子里,只留下了林梦雅跟龙天昱和白芍。

    看着俩位主子,白芍低头一笑,却是悄悄的,退出了房间,关好了房门。

    “你过来,我有个事,想要问你。”

    娇软的声音,如今带着几分慵懒,龙天昱一直未曾离开林梦雅的视线里,又悄然火热了几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