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二章 惊天之语
    眼看着临天国内,现在倒是一片清平安乐的景象,可内里的阴谋诡计,却是已经过了多少招了。

    “他们倒是不敢明里动手,但如果证明了我并非是真正的安乐郡主,遭殃的,恐怕是左丘辰跟左丘羽了。”

    有龙天昱在,那些人即便是再恨她,也是不敢轻易动她一根汗毛的。

    而且,他们林家护犊子的名声,那可是响彻各国。

    听说,她的祖爷爷,就是因为自己的兵卒被一个无赖王爷给打了,愣是冲过去给人家的轿子拆了。

    吓得那王爷屁滚尿流,声称要去禀告给皇上。

    可祖爷爷回到军营后,就立刻让人,给自己结结实实的罚了五十军棍。

    登时就皮开肉绽,命也去了半条。

    当时的皇上,也深知林家人的性子,半点训斥也没有,反而褒扬了林家先祖。

    从那以后,林家军更加团结就不用说了。而林家人护犊子的名声,可也同样传了出去。

    虽然有人诟病,说林家先祖藐视皇权。

    但林梦雅并不觉得,先祖做的有什么不对。

    在战场上,兵卒们把命交给了自己的将军,所以,将军们也要把他们当做自家人来看待。

    所以,以林家人的性格,若是临天国的人,胆敢对林梦雅不利的话。

    那她的父兄,也许会不惜一切代价,让这些人得到教训的。

    暗地里猖狂他们一个比一个厉害,但若是真的战祸四起,这些人,怕是比任何人逃得都快。

    但这群人可能会恶意中伤俩个表哥,通敌叛国什么的,这顶大帽子扣下来,怕是俩个人,也会不好过了。

    “那就好,只要主子没危险,我就放心了。对了主子,这几天,我在望天城内逛了一下,有件事,想要跟您商量商量。”

    在白芍的心中,林梦雅的话,比圣旨还要管用。

    所以,既然主子说没危险了,那她就可以放下心来。

    “哦?什么事?”

    林梦雅知道白芍这几天,总是去望天城里逛。本以为她是想看看别国风景,却没想到,竟然是大有深意。

    “这几天,我看到望天城内,有许多东西,是咱们大晋没有,或者是价格极为高昂的。但是在这里,也只是十分平常的物件。比如说药草跟一些蔬菜鲜果什么的,跟大晋能相差几乎十数倍。在大晋,却还是一物难求。于是我想,何不在临天国运些过去,在大晋售卖呢?”

    白芍的想法过于理想,如果是那么轻易就可以进行通商的话,俩国的商人们,早就做了。

    不过,林梦雅却并未出口打击白芍,反而是用鼓里的眼神,示意她接着说下去。

    白芍刚开始还有点班门弄斧的害羞感觉,看到主子十分有兴趣的眼睛,好似得了什么鼓励似的,思绪也渐渐的流畅了起来。

    “我问过那些来行商的商队,其实他们也想把这些东西都贩回去。但是,两国交的税款都不同,总之交完了俩国税款以后,成本就至少涨了至少四成。就拿临天国特产的一种香米来说吧,在临天国内,如果要收购这种米的话,在本地是要交税款的。但是并未在本地销售,所以,成本就涨了一成。如果要运出去的,临天国本地还要交俩种税款。然后,进入大晋,还要交至少三种税款。这样算下来,香米在未曾卖掉以前,活生生的就涨了六成,再加上人工,涨个十成,也才刚好保本。”

    白芍的话,也让林梦雅明白,为何这些商品,不能自由的大量流通。

    许是因为之前重农抑商的缘故,各国的税务种类并不清明。

    有些税官更是巧立各种名目,盘剥商人。

    所以有些东西,生生的就增长了不少的成本价。

    不过这一点,想要改变的,却并非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如果是别人的话,这事也许还真不能成。

    但是放在她这里的话,兴许,她还真的能给办成了。

    “税制,关系到俩国的根本。想要改变的话,怕是短时间内,却是不成的。”

    林梦雅轻轻的说道,白芍也点了点头,所以,她也知道,自己不过是在空想而已。

    可没想到,主子的下一句话,却是话锋一转,说道:

    “但是,如果俩国都能改变自己的税制的话,你说的那些,就都能成为可能了。”

    白芍看着林梦雅,不明白她说的意思。

    “辰表哥曾经答应我,如果我能帮他,把百草阁的事情摆平了,他就把临天国的商业垄断权送给我。我想,他应该也有让我来帮他发展经济的意思,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就可以让辰表哥改变税制,然后,为我们提供便利。”

    林梦雅心思一转,就明白了左丘辰此举的意思。

    说白了,国家的运转,上上下下,需要的都是真金白银。

    开疆拓土要钱,安邦定国更是需要钱。

    以辰表哥的精明,若是把商业大权,给他手下的任何一个人,势必,会有养虎为患的危险。

    但如果是她的话,但是安全了许多呢。

    而且,她相信,等商业发展成熟了,她们这一代人,也早就老去了。

    她的控制力减弱,那么坐享其成的,就是辰表哥的下一代了。

    当然,这只是她的想法而已,辰表哥可能不会有这种阴险的想法。

    但无论如何,得益的,是俩国的百姓。

    “那——大晋呢?”

    白芍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家的主子,不得不说,这个主意,实在是...太疯狂了!

    “大晋就更好办了,咱们不是有王爷么?”

    林梦雅的心头,已经隐隐的有了一个雏形。只不过,这件事情太过庞大了,必须得耗费不少的精力,才能完全了这些事情。

    而且,也绝对不只是她一个人的智慧。

    她自认,小聪明还是有些,但是这种关系到两个国家的大智慧,她却是能力有限的了。

    “可是,这是皇上才能管的事情啊。王爷再大,也大不过皇上啊!”

    白芍只是顺嘴说说,但是这句话,却落在了林梦雅的心中。

    皇上?大晋的皇上?

    如果太子真的登基了,怕是第一个对付的,就会是龙天昱跟林家。

    既然如此的话——

    “既然这事皇上才能管,我们就立一个,能替我们做这事的皇帝。”

    林梦雅的话,顿时吓坏了白芍。

    她没听错吧,主子刚刚说的是什么?

    立皇帝?天啊,这可是比天大的事情啊!

    瞪大了一双眸子,看向了自家主子。

    “我说笑而已,你看你,还当真了。”

    打了个哈哈,掩饰了过去。

    可林梦雅却知道,夺嫡之战,尽管她再不想搀和。可为了自己的将来打算,也必须要搀和了。

    如果,龙天昱能当了皇帝的话——

    心头突然愣了愣,从古至今,皇帝不管是明君还是昏君,三宫六院,总是免不了的。

    要是龙天昱真的当了皇上,她,真的能接受么?

    摇了摇头,林梦雅觉得,自己未免想的有些早了。

    以后的事情,留给以后的自己,再去烦恼吧。

    马车出了望天城,很快就出了左丘辰能完全掌控的地界。

    到旧都,至少也得走上一个月才行。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旧臣,死活都不同意迁都的缘由。

    谁会把都城,安排到离敌国那么近的地方?

    坐了一天的马车,终于在傍晚的时候,到达了另外一座城池。

    坐在马车里,林梦雅跟白芍,禁不住都好奇的看向了窗外,想看看这里,跟大晋有何不同。

    “主子,我以前总觉得京都里的姑娘各个出挑,可没想到,这临天国的姑娘们,更是水灵得水葱似的。”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临天国因为三面环海,所以气候自然是比大晋要湿润得多。

    这里的姑娘跟小伙子们,皮肤白皙细腻的多。

    比起大晋在仕女中流行的端庄持重来,又多了几分风流潇洒。

    林梦雅也觉得眼睛仿佛是不够用了,那些从未见过的小玩意,勾起了她许久未见的少女心。

    “嗯,下次若是有时间了,咱们一定要来这里好好的吃一吃,玩一玩。”

    林梦雅有些惋惜的说道,想来,从前她就是个宅女。

    除了上课,就是打工,再就是一个人待在家里。

    如今成了这富家小姐,却是更加忙碌了。

    女人喜欢逛街的天性,总共就爆发了那么几回而已。

    唉,这种有钱都花不出去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呢!

    “嗯!等您的伤好了,咱们,就去给家里的那几个土包子买些礼物带回去。我呀,可是托了主子您的福了。出来见识了这么一大圈,回去以后,可羡慕她们了呢!”

    想必是从望天城出来,一路上俩个人说说笑笑的,白芍也活泼了许多。

    此刻,正掰着手指头,算计着给家里人带的礼物呢。

    林梦雅任由她算去,趴在车窗上,看着来往的人群跟商贩。

    这些,就是母亲以前曾经看过的风景么?

    除去她的心中,因为之前遗留的骨肉亲情以外。

    她更是对这个堪称大晋跟临天国第一奇女子的女人,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

    听父亲说,他们是想乱军中相识的。

    真不知道,这位临天国最受宠爱的长公主,到底,有何种勇气,竟然可以孤身闯入千军万马之中。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