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一章 赶往旧都
    素梅心里不知道是什么心思,但是表面上,竟然做出了一副,让林梦雅跟白芍,都有些惊讶的谦卑表情来。

    低眉顺眼的,跟往日倒是判若两人。

    本来以为,面对的可能是毫不知道羞耻的死缠烂打,如今,竟然是这样的以退为进。

    真是越发的出息了,林梦雅现在更加的好奇,她身后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了。

    挑起了眉头,林梦雅瞥了素梅一眼,淡淡的说道:

    “我这人没那么精细,有白芍一个人伺候就好了。再说了,把你带上,岂不是个累赘?”

    林梦雅说完话,人就要转身走。

    素梅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狠毒,不过还是压抑住了。

    忙紧走了几步,竟然一下子跪在了林梦雅的面前,摆出了一副可怜的样子。一双手抓住了林梦雅的裙摆,就演起了哭戏来。

    “王妃真是误会我了,其实,以前的种种,都是我那狼心狗肺的姐姐挑唆的。当初,她一个人陷在泥潭里还不够,竟然还清白相威胁。若是我不从的话,她就要把我也送去那种地方,我没法子,只得委曲求全。如果王妃不信的话,我可以发誓,若我说的有半点虚言,就叫我...叫我不得好死!”

    素梅悲悲切切的用哭腔哀求道,倒是如泣如诉,有几分功力。

    如果林梦雅是一般的世家小姐,虽然不至于全信她,但是三四分的怀疑,还是有的。

    “哦?原来是这样。”

    林梦雅的态度既不是相信,也并非全然不信。而是眸子里带着几分狐疑,看向了素梅。

    比起演戏来,林梦雅的功力,只比半路出家的素梅,强上许多。

    敏锐的捕捉到了素梅眸子里,飞起的一抹得意。看来,她是猜对了。

    “千真万确,如果王妃不信的话,可以去我姐姐待过的青楼查验。”

    这话,素梅倒是说的一点都不亏心。

    毕竟,那人可是说了,姐姐之前待过的楼里,可都是已经安排好了的。

    “既然是这样的话,容我以后有空了再去查验。如今你姐姐已经走了,你只管在府里安心待着便是了。没有人会为难你的,等我回来,再一并发落吧。”

    眼见着林梦雅还是不允许她跟着,刚才还稳重的素梅有些急了。

    连忙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木盒来。急急的,呈给了林梦雅。

    “王妃,这是我姐姐交给我的。说是,只要我抓住机会,把这个呈给临天帝看,就能冒领您的身份!如今,我不想再同她一起害您了,所以,我想要把这个害人的东西,交给您。”

    言辞恳切,素梅的样子,倒真的多了几分真诚。

    林梦雅眸子一闪,她也没有想到,对方为了让素梅。博得她的信任,居然可以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证据来。

    不过想来也倒是合情合理,素梅还不知道,她已然成了弃子。

    所以,才会让她把这东西,当成投名状,交到她的手中。

    白芍接过了盒子,递给了林梦雅。素手翻开了小盒子,里面,却是一枚上好的青玉玉佩。

    看起来倒像是有些年头了,林梦雅虽然不懂,却也知道,这东西,不一般。

    “这是何物?”

    林梦雅拿起玉佩翻看,后面有一朵梅花的样子,吸引住了她的目光。

    着眼的细看了一眼,只是普通的样式,跟自己腰间和布巾上的,却是有所不同的。

    素梅眼看着林梦雅有些相信了,这才按照计划,说道:

    “这是您的母亲留下来的遗物,据说,是她的信物。若是有了这个东西,就可以证明,您的身份了。”

    母亲的遗物么?林梦雅翻看了一阵子后,觉得不像。

    这玉佩虽然是女子常带的款式,但是以母亲当时受到的恩宠来说,未免有些太过寒酸了。

    同时,她也猜到了对方的第二个目的。

    好生刁钻的连环计,看来她必须要提着十二万分的小心了。稍有不慎的话,她可就满盘皆输了。

    “哼,异想天开。就这么一块破玉佩,也想冒领了我的身份。不过嘛,倒像是你那姐姐想出来的高招。只是,你如今投靠了我,难道,不怕她为难你么?”

    演了这么一会子,林梦雅也不想继续跟素梅磨牙了。

    如今,她且假装信了素梅几分,也好让她,继续发挥些作用。

    “所以,我才想求王妃,让我前前后后的伺候您的。我那姐姐,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找到了靠山。要是趁着您不再的时候,要了我命,我死了是小,可您,就没有了证人了呀。”

    就坡下驴的功夫,这丫头倒是修炼得炉火纯青了。

    林梦雅瞥了她一眼后,吩咐白芍说道:

    “带她去换一身衣裳,就跟你一样吧。这一趟,在外面,可不必家里。处处得小心才是,白芍,你安排素梅,跟咱们随行的人坐在一辆马车里。”

    林梦雅吩咐完,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后门。

    素梅的眼神,在她的背后闪烁。殊不知,那里面的阴毒,早就已经被林梦雅,猜了个一清二楚了。

    从慎郡王府的后巷里出来,因为这里是新贵们的府邸,这种不甚起眼的小马车,少说每天也要进进出出二三十辆的。

    所以,她们的几辆车,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平安无事的出了城门,追上了等候在十里外的大队人马。林梦雅由白芍搀扶着,上了另外一辆,外表不起眼,但是内里十分宽敞舒适的马车。

    看着那仿佛棉花包似的内饰,林梦雅不由得摇了摇头。瞥了一眼,那骑在马上,不约而同的看向自己的俩个男人。

    在把她当猪养的这件事情上,龙天昱跟左丘羽,可是保持了惊人的一致。

    当然,也不能忘了,这事还有身在皇宫之中的左丘辰的参与。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不知道这人是不是犯贱,她总觉得,如果只当一个被人养在深闺中的小女人的话,似乎并不适合她呢。

    等到她的右肩完全好了,也许就该结束这样的生活了吧。

    靠在马车上,林梦雅把素梅献给她的玉佩,拿出来仔细的看着。

    梅花的形状虽然不是母亲留下来的,但是如果是不知道底细的人,怕是一时,也难以分辨。

    这倒是给她提了个醒,除了辰表哥他们以外,能证明她身份的人并不多。

    如果,对方真的拿身世的事情,对她发难的话,怕是不好过。

    “主子,还在看她给您拿的东西么?依我看,倒没什么要紧的。临天国的人在糊涂,也不会因为一块玉佩,就否定您的身份吧?”

    给林梦雅泡了一杯清茶,白芍笑着开解着林梦雅。

    这阵子跟在主子的身边,她也好像是开了窍似的,想事情也是跟以前大有不同了。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我的身份,必定还是存在的疑问的。你想想,我母亲离开临天国的时候,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况且,她跟我父亲的结合,并未被许多人知道。这无凭无据的,很容易被人做文章。”

    左丘羽跟左丘辰都说,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而且,她的样子,跟母亲的实在是太像了。很容易,就会获得长老们的认可的。

    但是林梦雅却觉得,这事,恐怕是没那么简单。

    “主子的意思是,有人会想要代替您的位置么?可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呢?就算是临天国安乐郡主的位置,可以被人代替,但您是昱亲王妃这件事,可是千真万确的。得罪了您,不就是得罪了整个大晋么?”

    赞赏的看向了白芍,这丫头果然是进益了。

    轻轻的抿了一口杯子中的茶水,反正这路上也无聊,她倒是可以给白芍解答疑惑。

    “就是昱王妃的这个身份才要了命,大晋跟临天国虽然近几年和睦了许多。但是在我出生以前,还征战连连。听辰表哥说,旧都那边,都是一些老资格的贵族跟旧臣。说好听些,他们是镇守旧都,告慰历代皇帝的英魂。说得不好听了,不过是要跟辰表哥分庭抗礼,以显示旧权贵的荣耀。而如果,我被证明不是安乐郡主,可又偏偏是晋国的王妃,还是林大将军的女儿,你说,他们会怎么看我?”

    林梦雅话说的明白,白芍也如同是在迷雾中,找到了方向一般。

    看着主子,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哎呀,那些人,一定会恨死林老爷的。难道说,他们...他们会对您跟王爷不利么?”

    这也是一招险棋,辰表哥的意思,是让她恢复安乐郡主的身份。一来,可以暂时的稳住百草阁的那群阴谋家。

    二来,她特殊的身份,恰好能成为俩国和平的桥梁。

    辰表哥并非是一个懦弱,偏安一隅的昏君。

    相反,他有胆有谋,若是给他机会,绝对是可以逐鹿天下的英豪之一。

    不过,现在临天国内,实在是不宜再起战事了。

    为了国家的稳定,能压抑,甚至牺牲掉自己的野心**。

    光是凭着这一点,辰表哥之心,不可谓不宽广了。

    只是那些旧臣,特别是贵族出身的大臣们,只知道一味的将功伟业,成全自己的英明与野心。

    却丝毫不能体贴,那些无辜的黎民百姓。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