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章 两处心思
    但愿,一切都是她的杞人忧天吧。

    左丘辰派人来传话,左右不过是叮嘱她们,在路上一定要多加小心。

    原本,他也是想要跟林梦雅他们一同去的。但是因为朝廷出了点不大不小的事情,作为皇帝的他,不得不安守在望天城。不过,他却是送给了林梦雅不少的便利条件。

    “多谢辰表哥了,烦劳这位内侍大人替我回禀一声,就说我一定不会辜负辰表哥的心意。”

    这内侍不愧是左丘辰的人,机灵又颇有些心计城府。做事也是滴水不漏,看得她有些嫉妒,差一点,就想要挖左丘辰的墙角了。

    “是,请郡主放心。”

    看着内侍逐渐消失在自己眼前的身影,林梦雅沉吟了一阵子,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

    本来,她以为去百草阁,是这一次来临天国的终点。却是没想到,因为素梅背后的那个神秘的主子,去百草阁,反而成了一次开始。

    熟悉的气息,从背后不知何时悄然而至。

    林梦雅转头,看到了落在肩上,属于龙天昱修长的手指。

    而那件,一直被他穿在身上的外衣,也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温暖袭来,被人呵护备至的感觉,意外的,会让她有种贪恋的感觉。

    心头的不安,渐渐的被压抑了下来。依赖真的是个坏习惯,但如果对方是龙天昱的话,这种感觉,还真是不赖。

    “辛苦你了,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你就不用在这里,还担心着宫里的事情了。”

    龙天昱心头一震,他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了,却没有想到,一切都没有瞒过聪慧的她。

    “无妨,父皇一个人也没有问题。况且,还有轻寒在帮他。”

    龙天昱轻描淡写的略过,其实,皇上已经发了好几道密旨,召他们二人回国了。

    但为了林梦雅的手臂,他也只能暂且搪塞着。

    其实,左丘羽还有一句话,他们都没有对林梦雅说过。

    一旦错过了这一次的机会,那梦雅的手臂,有可能再也没有办法复原了。

    看着怀中的女子,龙天昱虽然忤逆了自己的父皇,可心头,却是一点悔意都没有。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一定要跟你坦白。”

    林梦雅转过头,心头有些打鼓。

    忐忑不安的低下了头,不敢去看龙天昱的表情。

    “其实,我早就知道府里的那个德妃,不是真的了。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有意要瞒你的。只是当时事发突然,我不得不权衡利弊。真正的德妃娘娘,其实是在皇后的手中。我也是怕你一时心急,反而会对德妃娘娘不利。如果你不能原谅我的话,你打我也好,骂我也罢,我都认了。等我们能顺利的回到京都,我一定会帮你,把德妃娘娘给就出来的。”

    林梦雅神情急切,生怕龙天昱不听她的解释。

    她并非是有心的,只不过最近事情太多,一忙起来,她也只能顾住眼前的事情了。

    带着几分愧疚,看着龙天昱,生怕对方,会因此而对她有什么误会。

    但没想到,龙天昱只是愣了愣神,随后,带着几分无奈的苦笑,说道:

    “傻瓜,我怎么会怪你。当初若不是你机灵的话,恐怕我还真的会铸成大错。父皇也好,母妃也好,都会因此而受害的。你啊,非但没有任何的过错,反而是有功的。”

    手指轻轻的点了点她光洁的额头,龙天昱其实不想这么快,就原谅她来的。

    本想逗逗她,看看她着急的样子。

    只是没想到,这丫头也太可爱了点。看着她那副着急的样子,自己就是觉得不忍心了。

    “你真的不怪我么?虽然,我可能有的我理由。但是,我的确是骗了你啊。”

    瞪大了眼睛,林梦雅似乎还有些不太相信,龙天昱,竟然真的原谅了自己。

    她,不是在做梦吧?

    “这哪里叫欺骗呢?你,真的很讨厌欺骗么?”

    心头一动,已经被他强行压下的某些隐秘,再一次浮上了心头。

    林梦雅对待自己人的态度,他也是看在眼里的。

    想当初,白苏欺骗她在先,即便是后来有诸多的举动,林梦雅都能对她恩断义绝。

    可自己——

    这一下子,反而是龙天昱的心头,带了几分忐忑。

    “嗯,如果是陌生人的话,当然是无所谓的了。但是,如果是我在乎的人,我唯一不能原谅的,就是欺骗。”

    林梦雅忽闪着大眼睛,说完这句话,却是有些心虚。

    她的身份,这可是她这辈子最大的秘密了。但却是一个,不能对任何人言明的秘密。

    一时间,俩个人都陷入了自己的心事中,气氛,也有些诡异的,冷凝了下来。

    直到白芍进来服侍林梦雅睡下,依旧在地上打地铺的龙天昱,还是久久不能入眠。

    俩个带着不能说的秘密的人,就这样,被一层薄薄的纱帐隔开。

    却是辗转反侧,为心中的秘密,而倍感焦灼。

    天才蒙蒙亮,白芍就轻手轻脚的进来,准备叫醒俩个主子上路了。

    可没想到,房间里,已经没有了昱王爷的身影了。

    眉头扬了扬,白芍倒是也没有多想。

    伸手撩开了林梦雅床前的纱帐,却看到主子眉头紧锁,好像是睡得极为的不安稳。

    “主子,主子,醒醒,咱们一会儿就要出发了。”

    轻声的唤着林梦雅,还伸出手来,轻轻的摇了摇她的手。

    没多久,本就浅眠的林梦雅,也完全的清醒了过来。

    大概是因为昨晚没睡好的原因,所以,眼里还透着几分疲惫。

    “王爷出去了?”

    视线不经意的溜到了地上,丝毫不见龙天昱的身影,她便是已经知道了。

    白芍点了点头,从柜子里,拿出早就给主子准备的衣物,服侍她穿戴了起来。

    细缎子面的桃红色袄裙,虽然没什么细致的绣样子,但是料子却是极为上乘又舒适的。

    乌发挽了一个发髻,只带了一枚牡丹花的步摇,其他的,都是临天国时下样子最为新奇的绢花了。

    比起平日里的华贵来,如今更是多了几分清新俏皮来。

    这也是左丘羽的意思,三个人的身份到底是不同,若是大摇大摆的去了,反而麻烦更多。

    反正他们三个,在那些王公大臣的眼里,还算是生面孔。

    不若隐藏了身份去,好歹也能稍稍的掩人耳目。

    所以,就化为一路游玩的富家公子,但是身份还是一样。白芍,也乐得跟在他们的身边,一起伺候着。

    “对了,有些日子没见阿秀了。那丫头,去哪疯了?”

    这一去,不知道要何时才能回来。

    林梦雅心里也清楚,等到她的手臂医好了,也是他们启程,回到大晋的日子了。

    所以,该安排的事情,也应该早早的安排下来的好。

    白芍笑了笑,一边帮主子整理衣裙,一边说道:

    “主子忘了么?前阵子,阿秀的叔父就来了,亲人相见,必定是格外的想念。我昨个还听了阿秀央人来求主子,让您把她给带走呢。”

    怕是阿秀的叔父怕了,所以才不叫这丫头乱走的吧?

    也是了,阿秀虽然单纯可爱,但是胆子也忒大了一些。毕竟她还是个小姑娘,想必过阵子,她叔父就会带她一起走了吧。

    这样也好,待在自己亲人的旁边,总比跟着她担惊受怕的,要强得多了。

    “嗯,也是该有个人看着她了。阿秀帮了咱们不少忙,若是她叔父有什么需要的,只管来找慎郡王府的管家来。”

    白芍整理完毕,忙去找人回她的话了。

    看着镜子里,那张略有些疲惫的俏脸,林梦雅只得暂时,把自己的心事,强压下去。

    现在,还不是时候。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她可以把自己的秘密和盘托出的时候,必定,不会瞒着龙天昱的。

    至少,现在不行。

    没多会儿,白芍就过来回话,说是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昱王爷跟慎郡王,都已经悄悄的骑着马先溜出去了。

    皇上悄悄的往北城门的守卫军里,塞了俩个自己的亲卫进去。

    确保林梦雅他们,不会被任何人发现,瞒天过海的出城门。

    可到了林梦雅这里,她却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麻烦。

    “让开。”

    刚出中院,往后门走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巧遇’了穿戴整齐的素梅。

    林梦雅无意跟她争执,实则也是因为,她早就已经预料到,这阴魂不散的家伙,会死活的赖着自己一起去。

    “王妃这是去哪呢?白芍姐姐也跟着,打扮得这么素净,想必是去游玩吧。只有白芍姐姐伺候着,那怎么能行呢。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昱亲王府的奴婢了。不在主子面前,鞍前马后的伺候着,那岂不是太不像话了。”

    今日,素梅倒是跟往日不同。

    每天她总打扮得跟花枝招展,跟个主子似的。

    如今却只是穿了一件青灰色的衣裳,头上也没有任何发饰。脸上连妆也没有,想必是得了高人的指点了。

    “我家主子让你让开,聋了不成?”

    白芍冷声喝骂道,如今她也是越发的老练了,骂起人来,丝毫可是不嘴软的。

    “白芍姐姐误会了,我只是想要鞍前马后的,伺候王妃而已。”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