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九章 无聊挑衅
    心头,忽然升起了一丝报复般的快感。那些不把她当人看的人,不知道日后,如果看到她反咬一口之时,会不会,暴跳如雷呢?

    沉着而飞快的在村子里穿梭,没有惊动任何人,等到那伙子人发现,最后留守的同伴不在院子里之时,俩个人早就已经出了村子,再跟跟左丘羽汇合了。

    “怎么样?你们没有被他们发现吧?”

    左丘羽像是也刚刚的回到原地,忙不迭的上前来询问。

    “没有,我们走吧。这里,不宜久留。”

    按照红玉的说法,那些人很可能只是为了送那个巡察使。

    说不准,他们过一阵子还是要回到那个农舍里去的。红玉可是个机灵人,想必她定然能自圆其说。

    毕竟,红玉可是一枚活棋,用好了的话,说不定是能给她添大麻烦的。

    只是没想到,竟然是给她送了一个便宜。哪怕红玉临时反水,只要她知道这个计划,总比被蒙在鼓里,强的多。

    如同来时一般,龙天昱把她护在了自己的怀中,黑夜如墨,谁也不知道,明天究竟是发生何事。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从林梦雅踏足临天国的那一刻开始,她的命运,就已经跟这些阴谋,紧紧的缠绕在了一起。

    从城外,一路疾驰回到了望天城内。才刚到慎郡王府的门口,左丘辰的贴身侍从,就已经在门口候着了。

    素梅虽然误以为左丘辰的心中,已经对林梦雅产生了怀疑。

    但她并不清楚,哪些人才是左丘辰的心腹。所以,当他们之间,需要传播消息的时候,这几个心腹的内侍,反而不动声色的,起到了大作用。

    看到门前的内侍,林梦雅心里明白,这是辰表哥有事要跟自己说。

    悄悄的点了点头,那内侍就乖巧的跟在了俩个人的身后,一路走进了王府。

    才刚穿过前院,就看到素梅正守在中院的门口。

    如今,她也已经被左丘羽以避嫌保护为由,移到了后院去了。

    不过,在听说林梦雅跟龙天昱,下午竟然出去游玩的消息后,心里,难免不会犯些嘀咕。

    最重要的,在她的心中,昱王爷早就不仅仅是林梦雅一个人的了。

    只要她能成功的话,有临天国做后盾,龙天昱至少,也要给她一个侧妃当一当吧。

    显然,现在素梅,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昱王府的半个主子了。

    看到林梦雅跟龙天昱亲密无间的样子,忍不住,泛起了酸水来。

    “给王爷请安,给王妃请安。”

    袅娜的迎了上来,暂且福了一福,算是给俩个人行了礼。

    只是,她未曾接受过正统的训练,所以,从戏文里听来的规矩,不免让人觉得有些可笑。

    再加之有她在的地方,必定会少不了来看笑话的。这一下子,周围就传来了几丝嗤笑声音。

    素梅暗暗的记在了心里,心想着,以后找机会,非得要给这些人颜色看看不可。

    “起来吧,有事么?”

    冷声问道,语气里沁着淡淡的厌恶。

    对待素梅,林梦雅全然没有了任何的耐性。

    红玉或许不会真心的帮自己,但是她刚刚已经点出来了。这群人是素梅指使的。

    如果红玉还有那么一点点是非观的话,定然是已经恨素梅到了极点的。

    所以,即便是自己不出手,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头,也是蹦跶不久的了。

    何况她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处理,怎么会跟这个没几天好蹦跶的人,一般计较呢?

    “王妃这说的可就见外了,不管怎么说,咱们也是一家人。我不过是想来关心关心王爷,跟王妃么。”

    一改之前的可怜兮兮,现在的素梅,语气里带着几分嚣张跋扈,仿佛,她才是这府里的正经主子似的。

    林梦雅只觉得有些可笑,这才几天啊,人竟然就大变了样子。

    也许这,才是素梅这种人的本性吧。

    “王爷好得很,不需要你来关心。如果没别的事情,你就先退下吧。玩闹了半日,我跟王爷也乏了,需要休息。”

    一句话,就气得素梅变了脸色。

    得意的扬着下巴,林梦雅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争斗胜利后的大公鸡。

    拉着龙天昱的手,径自往中院里走去。

    “王爷——”

    不甘愿的素梅,大叫了一声,可惜却连龙天昱的一个回眸,都没有得到。

    “哼,看你能猖狂到几时!”

    看着中院的大门,素梅阴测测的小声发着狠。

    只要到了旧都,有林梦雅的好果子吃!

    走着瞧吧!

    骄傲的大公鸡,一道自己的屋子里,就成了瘫软的无骨鱼。

    她的身体才刚恢复,这么小半日的奔波,早就已经要了她半条命去。

    扑倒在出来迎接她的白芍身上,也幸亏她身量纤纤,才能让白芍,当个孩子似的,笑着把她搀到屋子里的软榻上去。

    “累了吧?饭菜都备着呢,主子您喝杯水,马上就好了。”

    鲜少会看到主子这样撒娇耍赖的憨态,也只有此时,白芍才想到,院子里年岁最小的,就是白芷了。

    但是听白芷说,主子也不过是大她半年而已。

    想起来,还没有她的妹妹们大呢。只不过,平素里的主子,倒是当真让人瞧不出,还是个半大的姑娘的年纪呢。

    白芍出去张罗吃食了,林梦雅赖在软榻上,恢复着体力。

    眯着眼睛,想必是在整理今天的事情。丝毫没有注意到,坐在她对面的龙天昱,视线是有多么宠爱的,看向自己。

    “你说——那个巡察使,到底会是什么人?”

    林梦雅梳理了一天的脉络后,也找到了最为关键的一个因素。

    那就是所谓的巡察使,其实,不管是晋国还是临天国,都会有类似在全国巡视的巡察御史。

    就比如之前龙天昱做的事情,就是巡视各地春耕情况的巡察御史。

    难道说,这次的事情,是某个国家密谋的么?

    还是那些针对于左丘辰的逆反势力?可不管是什么,能用朝廷官员的名号,来命令自己手下的人,似乎,此人倒是有些藐视皇室的意思。

    “我觉得不像,巡察御史一般都是巡察本国国土的。而且,如果是临天国内的忤逆势力,以左丘辰能力,他定然会有所察觉的。那里离望天城,不过是几十里的路程,周围定然是驻扎着临天国最精锐的兵力。我猜想,他们之所以会没有被发现,应该,是因为并非是反朝廷的势力。”

    比起林梦雅来,这几天跟左丘辰共同商议大事的龙天昱,更加的能了解这个看起来慈眉善目临天新帝。

    那可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儿,恩威并施不说,更是耍得一手精妙绝伦的扮猪吃老虎。

    若不是因为林梦雅的这层关系上,以后,他们俩个人,还真有可能会对上。

    当然,他并不畏惧。但是,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来的好。

    相信,左丘辰也是如此想的吧。

    “江湖势力?不可能吧,如果是江湖势力的话,搀和到这种争权夺位的大事,弄不好,可是要被人推出去当炮灰的。”

    林梦雅有些疑惑的说道,不过,显然是因为她涉世未深,所以并不了解江湖的险恶。

    龙天昱也有意不想让她接触,所以,只挑选自己觉得,可以说给她听的事情。

    思忖了片刻,才低声说道:

    “你忘了,清狐的出身了么?”

    清狐的出身?林梦雅的脑海里,立刻想到了第一次跟清狐见面时的场景。

    那时候,好像是京都府尹大人,竟然都是清狐他们的人。

    按照规矩来说,清狐也算是个江湖人了。

    想到这里,心头不由得一阵阵的发冷,难道说,那些江湖势力的人,都已经渗透到各国朝廷中了么?

    那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说,想要通过控制各级官员,来掌控天下么?

    这——这野心,未免也太过可怕了!

    看着她倏然间,变得严肃深沉的脸色,龙天昱知道,这丫头肯定是想得特别的严重。

    又是心疼,又是无奈。

    有时候,这丫头的聪明,能让人抓狂。但是有时候,看着她把事情,推测到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结果,又觉得她有些异想天开。

    忍不住伸出大手,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想什么呢?事情哪就有你想得那么严重了。哪一家的皇帝,是没有自己的底牌的呢?就拿你那表哥来说吧,如果有人犯上作乱,不出半个月,他定然能有办法,揪出隐藏在朝廷内部的细作。况且,江湖人再厉害,不过是外人而已。一旦到了危急关头,那些现在四分五裂的亲王族臣,可不会任由一个外人,篡夺自家江山的。”

    宠溺的拍了拍她的小脑袋,也难为了林梦雅了。

    之前糊涂了那么久,如今也才不过是清醒了快一年的时间。

    朝廷跟皇室中的秘辛实在是太多,即便是自己生长在皇宫中二十几年了,怕是也难以都清楚。

    历朝历代的天子,能够坐稳龙椅,可并非是靠血缘跟身份,就能做得牢靠的。

    这一点上,左丘辰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宽厚的大掌,带给林梦雅些微温暖。

    脑中那延伸得弯弯曲曲的各种结果,也因为龙天昱的安慰,而暂时有了趋于平缓的结果。

    看着那张带着温和笑意的俊脸,林梦雅却是没有办法,把自己心头的不安,和盘托出。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