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五章 伤心绝望
    林梦雅语气里带着几分无奈,好像是她真的很为难似的。

    如果红玉还是当初那个冰雪聪明的人,就能听出林梦雅的话里,其实是给她挖了一个陷阱的。

    但是,她现在满心都是想要为素梅求得一线生机。

    即便前面是万丈悬崖,怕是红玉,也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

    “郡主,只要郡主肯高抬贵手,民女愿意把素梅手中的证据,全部都交给您!”

    红玉不住的磕头请求,想要求得林梦雅的一个承诺。

    看着面前这个可怜的女人,林梦雅的心里,却再也没有什么仁慈的同情。

    走到这一步,也算是她们姐妹二人的咎由自取了。

    至于能不能活着,那就得看她们自己的造化了。

    “好歹,咱们也算是相识一场。一会儿你去看看你的妹妹吧,但是,无论她同不同意是,今天,我都得把你送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吧。”

    林梦雅并未表现出一点点的急切,反而是语气里,有些可有可无的意思。

    素梅赶紧点了点头,生怕林梦雅反悔一样。感恩戴德的,转身出了林梦雅的房门。

    看着那窈窕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面前,林梦雅忽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心软了?”

    龙天昱在棋盘上落下了一子,看向林梦雅的眼神里,带着几分了然。

    摇了摇头,林梦雅继续把精神,集中到了棋盘上,说道:

    “各人有各人的命数,我只是觉得,可惜了。”

    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若她还有半点的妇人之仁,最后饱尝失败苦果的人,也只能是她了。

    林梦雅本是有心想要放红玉一马的,现在却是不用了。

    俩个人继续下棋,林梦雅虽然心思细腻,但是棋艺上,还是跟龙天昱差了一大截。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她毫无悬念的被碾压了。

    没办法,这种差距,可不是光脑袋聪明,就可以弥补的。

    输了棋,林梦雅表面上倒是没什么气愤的,只是心头还是有些不甘而已。

    正缠着龙天昱再下一盘的时候,一直在外面注意着素梅屋子里情况的下人,也赶紧跑来回禀了。

    只是看到郡主跟郡马正在下棋,怕打扰二人的雅兴,只好跟白芍耳语了一番。

    “下去吧,继续看着。”

    白芍点了点头,那人立刻喜气洋洋的跑了出去。

    谁不知道,这位白芍姑娘可是郡主的心腹,想要在郡主这里挣些脸面的话,现在,可是最好的机会了。

    “怎么了?”

    林梦雅先在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棋盘之上。头也不抬的,就问了一句。

    “婆子来回话,说是素梅那屋子里,已经吵起来了。主子,先在要出去制止么?”

    白芍从来都是唯林梦雅马首是瞻,遇到这种事情,当然是要先回禀自己的主子。

    “制止?不用,你差人去看着就行。现在,还不是时候。如果红玉走了,你就派人把她送出城外就好。”

    会发生什么事情,都已经在她的算计之中了。

    素梅手中的证据,会被她当成命/根/子一样的看护着。每一个,想要逼她拿出来的人,在她的眼中,都应变成了她的仇敌。

    哪怕这个人,是为了她能牺牲一切的姐姐。

    林梦雅把玩着手中的黑色棋子,嘴角勾出了一抹嘲讽的笑意。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晚上,她就能看到一出恩将仇报,骨肉相残的惨剧。

    果然如同林梦雅吩咐的那样,素梅跟红玉吵了起来。最后的结果,是红玉红肿着一双眼睛,伤心的从素梅的屋子里跑了出来。

    因为有林梦雅的吩咐,白芍早早的就备下了马车,只等着红玉出来,就把她给送到城外。

    可是,没多久,一脸阴沉的素梅,也从她的屋子里走了出去。

    不过这一次,她可是避开了众人,一个人匆匆的,从后门溜出了慎郡王府。

    而那些原本应该在后门巡逻的侍卫们,就好像是约定好了一般,在她走出王府的那一刻,全部都跑到别处换班去了...

    下了一整天的棋,林梦雅也觉得有些疲惫了。

    倒不是身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这种算计来算计去的游戏,果然,比体力活还要让人觉得累。

    “你的人,可别把小兔子给惊动了,但是也别叫她跑了。狡兔三窟,我想,如果我们大意的话,这一次,可就徒劳无功了。”

    白芍一边伺候着林梦雅洗手,一边听着主子们的话。

    前一阵子,她听主子们说话,总是云里雾里的。

    但是这几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主子身边的熏陶的,她渐渐也开了窍。

    比如现在,她已经有些明白了。

    主子之所以会放走红玉跟素梅,恐怕是为了引动后面,更厉害的母后黑手吧。

    “不会,你放心就是。”

    龙天昱也站在窗边,视线随之移向了窗外。

    不管是红玉也好,还是素梅也好,身后,都带着他跟左丘辰留下来的尾巴。

    临天皇帝的手段,他倒是不清楚。但是他自己带出来的人,实力他是清楚的。

    能发现他们踪迹的人,有,但是不多。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一次,谁又是谁的猎物呢?白芍,准备一下,马上,我带你去看人伦大戏。”

    林梦雅冲着龙天昱笑了笑,眼角眉梢,都是贼兮兮的俏皮。

    本来想要留住她的话,也就堵在了喉咙里。

    龙天昱摇了摇头,发现自己,好像是对她的要求,越来越没有拒绝的底气了。

    也罢,反正他们也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就满足她的要求,又有何妨?

    黄昏时分,马车行驶在乡间小路上,坑洼不平的地面上,颠簸不断。

    车夫是望天城里有名的车把式田老汉,此刻,正抽着烟袋锅子,心头却有些疑惑。

    这趟活计,可是现在炙手可热的慎郡王府派下的。

    要说这皇亲国戚的钱不好赚,但是老汉他有心拒绝,只是那人出的价格,可实在是太让他动心了。

    为了银钱,田老汉也只得接下了这趟活计。

    只是临走前,那天仙似的姑娘,嘱咐自己的俩句话,却还是让他的心里,有些不舒坦。

    但愿,不要出什么意外就好。

    车厢内,断断续续传来的哭泣的声音,让田老汉的心里,有些不落忍。

    那是个长得十分俊俏的夫人,虽然衣着朴素,但是颇有阅历的田老汉,一下子就看出了这夫人,不是普通人。

    不过,却是红肿一双桃子似的眼睛,从上来到现在,就哭了一路。

    哭得他有些心烦意乱,但人家是东家,又是从王府里出来的,少不得要陪着十万分的小心。

    所以,即便是心头有些不悦,可还是忍着。

    反正,前面不远就是十里坡了,东家说了,只要送到那里,自己就可以回城了。

    可是,东家并未让他走官道,反而嘱咐他,怎么快怎么走。

    这小路虽然颠簸,却能节省不少的时间。

    只不过今天,却是有些——有些静得过头了。

    车子都走了这么久了,居然一辆顺路的都没有看到。不安的感觉,在田老汉的心头滋生。

    “驾!”

    使用了半辈子的马鞭,高高的扬起又落下,恰到好处的,抽到了车辕上。

    马儿是他用来吃饭的营生,那是轻易打不得的。

    这一下,不过是给他的马儿提个醒,老伙计啊,应该再快一点,才能早点回家休息啊。

    好在,十里亭眼看着就要到了。

    田老汉紧赶慢赶的,也能在城门关闭以前,回到城里。

    到时候,去郡王府领生下的银钱,自己儿子娶媳妇的钱,可就有了着落了。

    一想到这里,田老汉紧绷的心情,多少也缓和了一些。

    只是,车厢里的那年轻的夫人,倒是怪可怜的。可这年月,谁能没有点什么伤心事呢?

    红玉不记得自己哭了多久,哪怕是到了现在,眼睛火辣辣的疼着,却依旧止不住她的泪水。

    素梅,素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记忆中,那个总是追在自己身后的小丫头,怎么就变成了如今,这般蛮不讲理的样子?

    下午,她好心好意的劝说妹妹,交出那些证据来,然后,跟她一起远走高飞。

    可没想到,竟然被妹妹指责,说自己根本就不是为了妹妹好。

    而是被林梦雅收买,所以才来逼她交出那些证据来。

    这些,她都可以不在乎,但是素梅,为了那遥不可及的妄想,居然——居然逼她去死。

    原本红玉以为,至少她们之间的骨肉亲情,还是有那么一丝的。

    可没想到,自己,在素梅的眼中,竟然是一个,阻碍她达成愿望的障碍。

    多可笑啊,一想到是因为这个妹妹,她拼尽了自己的一切,甚至不惜忘恩负义。红玉只觉得,自己的半生,竟是一场荒唐。

    眼泪,原本以为,在那间鸨母们,*雏妓的小黑屋里,已经流干流尽了。

    可如今她才知道,心碎以后,那心头血,也能化为眼中泪。不过,却是真的,伤透了她的一颗心。

    也罢,天高水远,她只当是从未有过,素梅这个亲人吧。

    可面对未知的将来,她又有些迷茫了。到底哪里,才应该是她的归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