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四章 红玉辞行
    不过,世界上总是有那么一小撮人,误以为自己才是命运的宠儿,是世界的主角似的。

    这种篡改戏码的小配角,也只有被炮灰掉的命运了。

    “你准备怎么做?”

    真是越来越有趣了,久居深宫的左丘辰,也被这件事,挑起了兴趣来。

    或者说,他们左家人的血液里,就是活跃着不安分的因素在的。

    “不怎么做,只要把这个消息散播出去,自然会有人忍不住的。”

    林梦雅站在窗口,看向了外面。

    看来这几天都不会有什么好天气了,外面不阴不晴的样子,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也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左丘辰带着几分诡异的笑容离去,林梦雅看着外面的天,笑容一丝丝的,从她的嘴角的,荡漾开来。

    “龙天昱,明天可能会下雨了哦。”

    林梦雅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但龙天昱的眉头,却是微微的皱起。而后,飞快的舒展开来。

    “有我在你身边,下雨,也淋湿不到你的。”

    站在林梦雅的身后,看着她纤细苗条的腰身,龙天昱的心里,那想要保护她的**,也就越发的强烈。

    自动自发的,用自己一双强有力的手臂,环住了她纤细的身子。

    丝毫没有任何的反抗,林梦雅就这么自然而然的,靠在了龙天昱的怀中。

    也许,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发现,这段时间内,俩个人的关系,亲密了不少。

    就连这种以前从来都不会做的事情,现在,也变得这么的自然了。

    尽管,林梦雅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介怀。

    但是,谁让她现在是个伤员呢。

    所以她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龙天昱的照顾了。

    “咳咳,那个——红玉说,想要跟您当面辞行,您还见她么?”

    门口,白芍低垂着脑袋,简直是不知道该把眼睛放在哪里好。

    不过心头却是有着小小的窃喜,主子跟王爷,果然是非常般配呢。以前,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俩个人虽然顶着夫妻的名头,却从未——

    看来,这一次,好事将近了。

    “恩,你让她进来吧。顺便,送她一些银子。”

    林梦雅想要挣脱开龙天昱的怀中,却发现只是徒劳无功。

    没办法,只能厚着脸皮的,继续赖在龙天昱的臂弯之中了。

    “请吧。”

    红玉站在门口,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

    素梅的事情,显然已然成了定局,她再这样不要脸面的赖在这里,只是徒增更多的难堪而已。

    虽然觉得对不起林梦雅,但是临走以前,她还是想要见一见林梦雅。

    不为别的,只想恳求这位安乐郡主,能给素梅留一条活路。

    说到底,她还是自私的,只是想到了自己的妹妹。

    可这自私的背后,到底埋葬了多少的无奈跟苦楚,也只有她自己,才能品尝个中滋味了。

    跟在白芍的身后,这是红玉第一次到慎郡王府的中院里。

    在回春坊那种地方,也许她也看惯了泼天的富贵。

    但是,真的是这种皇室之间的气派威严,到底,也不是她这种市井小民,能够高攀得起的。

    想到这里,不由得暗暗的叹了口气。

    素梅啊素梅,到底是什么,迷了妹妹的眼睛,让她,非得要在这里,葬送自己的一生呢?

    “主子,红玉姑娘带到了。”

    前面,白芍的通报声,让红玉浑身一震。

    高高的门槛内,一身淡紫色合欢花便装的女子,正坐在软塌上,跟那英俊的男子,下着围棋。

    眉目如画,肤如凝脂,世间美好的词汇,似乎都汇聚在了女子的身上。

    纤纤玉指夹起了玉石做的棋子,那凝白的颜色,居然,也抵不过她手指的透彻。

    红玉即便是身为花场中的风尘女状元,却也不得不承认,轮美色,她抵不过那女子的一般。

    后天*,用来献媚争宠的美丽,如何敌得过人家的浑然天成呢?

    想到这里,心头不由得有些苦涩。

    那是一个沦落风尘的女子,对这种天之骄女,根植在骨血里的嫉妒跟羡慕吧。

    素梅也好,她也好,怕是在昱王爷的眼中,就连一粒沙,都不配吧。

    她跟素梅,都没什么好埋怨的。

    恩将仇报,痴心妄想,本就是错的。而且,还是大错特错。

    “给安乐郡主请安,郡主千岁万福。”

    林梦雅抬起眼睛,看了一眼跪在自己的面前,老老实实行礼的红玉。

    心头,不由得划过了一抹惋惜。

    其实在回春坊里,初见红玉的时候,她其实就起了想要把红玉,招致麾下的心思。

    可惜,后来情况骤变。墨琴不得不继续留在回春坊,生死未卜。

    红玉又因为素梅,跟自己俨然成了仇敌。

    世事难料,谁,也没有后悔药可吃了。

    “起来吧。”

    没有故作的冷漠疏离,没有任何怨恨的语气。

    就像是陌生人一样,淡淡的,甚至于好像是,把她当做了空气一般。

    红玉也依言起身,只不过不敢轻易开口。跟回春坊里,那个恣意卖弄自己的魅力,游戏风尘的女子,完全不同了。

    “听说你要走了,临天国不比大晋,只要你能吃些苦,也能好好生活的。”

    林梦雅放弃了继续跟龙天昱对弈,红玉其实是个聪明人。

    她肯定是苦劝过素梅的,只不过,素梅是个蠢蛋。而且,是个喜欢自己找死的蠢蛋。

    处在红玉的位置上,再留下去的话,怕是要招致素梅的怨恨了。

    对于一个想利用任何的手段,都想要攀龙附凤的人来说,有一个曾经当过花娘的姐姐,也算是一段,不小的黑历史了。

    只可惜,素梅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她的姐姐,才是她的保命符。

    “民女多谢郡主的教诲,郡主对我们姐妹有大恩。只是——”

    又想用之前的交情,来祈求自己想要的东西么?

    林梦雅的心里,生出了淡淡的反感。这种贪得无厌的感觉,让她分外的讨厌。

    “以后,你妹妹跟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就不用担心了,还有,我已经让白芍给你拿了些银子。留在路上用吧,如果没别的事情,白芍,送红玉姑娘出去吧。”

    被林梦雅打断自己的话,红玉就知道,这位郡主对自己,已经厌恶至深了。

    摇了摇嘴唇,以安乐郡主,今时今日的地位和宠爱。如果,她再要说下去,怕是连她自己,也要危险了。

    ‘噗通’一声,红玉还是重重的跪在了地上,两眼含着泪水,祈求的看着林梦雅。

    “郡主,我知道您是这世间最尊贵的人。但是,但是我妹妹还小,她只是受到了别人的蛊惑。其实,她并不是故意的,想要触怒您的。我不敢奢望,您能原谅我们,但是...但是我求您,能给她一条活路,成么?求您了,千万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红玉不住的叩头,嘴里还念叨着,要林梦雅原谅之类的话。

    只是她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却让林梦雅觉得十分的厌烦。

    明明是素梅算计了她,但是到了红玉的嘴里,倒好像是她以大欺小了似的。

    现在看起来,林梦雅是无限的风光。可谁又能了解到,她风光的背后,到底隐藏了多少的血泪。

    一个从小就失去了母亲,父亲又常年在外征战的小丫头。

    在心如蛇蝎的继母跟心狠手辣的妹妹的毒害下,她能一路活到现在,经历过的苦楚,又是谁能体会到的?

    即便是这样,她也从未因为自己的弱势,而奢求自己不该得的东西。

    所以,对于这种弱者就有理的态度,弱者就该被原谅的歪理,恰好是让她最讨厌的。

    想要逃脱自己的困境,想要过上更好的生活,这种愿望本身并没有错。

    但可惜,素梅的行为,实在是在作死。

    所以,即便是她放过了素梅,这人,也一定会死的。

    看着头都磕出血来的红玉,林梦雅眼神闪了闪,最后,还是轻轻的开了口。

    “想让你妹妹活着,也没有没有办法。”

    林梦雅的话,让红玉突然间停了下来。

    虽然,她知道自己是在强人所难。可听到了林梦雅的话,她还是十分惊喜的。

    “只是——你妹妹如今,可是把自己推到了刀口底下。不知道是谁教唆她的,竟然想要冒充我的身份。说实话,我当初,也没想要她的命。你看我手底下的丫头,各个出挑。要是我们王爷想要收用,实在是也轮不到你妹妹的。”

    林梦雅纤指,挑起了一枚棋子,轻轻的放在了棋盘上。

    看到她下的位置,龙天昱忍不住挑了挑眉头。

    这丫头进步神速,这步活棋的位置,可实在是精妙无比。

    若是一个不小心,还真能被她杀掉一大片的棋子。

    俩个人的视线短暂的交汇后,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这——这怎么可能呢?素梅她胆子,怎么这么大?”

    红玉有些慌乱,怕她也没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想要冒充皇亲国戚!

    那可是抄家灭族的死罪啊!她的妹妹,为何会这般荒唐!

    “是啊,所以我才不能,轻易的放你妹妹走啊。虽然,她手里也没什么证据,但是,要是放了她出去,让她在外面乱说,我跟王爷的面子,往哪儿放好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