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三章 弃子乱阵
    棋子落下,林梦雅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棋局上的风云变化,恰巧如同她目前的情况。不可谓不惊险,处处,都是要她耗费心血才行。

    “嘶——你这可是作茧自缚,自讨苦吃了。”

    左丘羽有些没看明白,刚刚林梦雅下棋的风格,还是杀伐决断,打得人措手不及。

    可为何,着猛虎才刚刚出笼,却又被她自己,给关了回去呢?

    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左丘羽自忖找到了一个好的时机,手执白子,夺回大片城池。

    只打得黑子,偏安一隅。形势似乎渐渐的,向他这边倾斜了。

    可林梦雅却像是无头苍蝇似的,总是下在一些,让左丘羽连呼可惜的位置。

    眼看着,她的黑子,马上就要被白子所吃掉的时候,林梦雅想都没有想的,就落下的一子,却让整个棋局的风云突变。

    黑子如有神助,起死回生,几个回合下来,刚刚还站在上风的白子,就只能败下阵来。

    左丘羽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再也无法挽回的败局。

    抬头,看向了眼睛好似放了光般的林梦雅,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放弃蝇头小利,巩固根基,诱敌深入,一举歼灭。小表妹,你倒是好周全的心思,看来表哥我,也就放心多了。”

    林梦雅从棋盘上抬起头,有些意外的看到了去而复返的左丘辰。

    但是,跟刚才的怒气冲冲不同,现在的左丘羽,却是含着浅笑。双手抱胸,眼神里,带着几分赞赏的神色。

    “你什么时候来的?没有人看到吧?”

    林梦雅习惯性的向后面看了看,好在,他们都是谨慎的人。既然敢大摇大摆的来这里,肯定是没有被任何人看到的。

    左丘辰当然是笑了笑,不置可否。

    不过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他面前的棋盘。

    林梦雅沉浸在对弈之中的思考,所以丝毫没有感觉到外面时间的流逝。

    但是龙天昱跟左丘辰,可是足足的等了他们俩个时辰了。

    “皇兄,你都看到了,为何,还不帮我!”

    左丘辰有些不满的嚷嚷道,从小,他的棋艺在同龄人中,也算是佼佼者了。

    没想到,竟然被这个才刚会下棋的小丫头,给煞了威风,如何,不让他不由得有些小小的气闷。

    “这棋你输得倒是不冤,梦雅的棋艺并不如你。但是你前期定然是三心二意,没有及早的布局。这才让她有了战胜你的机会,若是你刚开始就是稳扎稳打,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胜过你的,我说的可对?”

    若是论起棋艺来,左丘辰绝对是个中的高手。

    被行家一下子就抓住了痛脚,左丘羽即便是心有不甘,也只好吞咽下去了。

    毕竟,是他先漫不经心在前的。

    “辰表哥好毒的眼睛,不过说句实在话。通过这盘棋,我倒是明白了一个道理。之前我可能是太冒进了,但愿,没有坏了辰表哥的布局。”

    林梦雅笑了笑,在白芍的搀扶下,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腿脚。

    没想到,这下棋还能让她如此的认真。现在,她算是知道,为何电视剧里面,两方死敌对阵以前,大多数都会先下一盘棋。

    那黑白子在纵横之间的拼杀,便是第一次较量。谁胜谁负,一盘棋就可以判断出个大概来了。

    左丘辰微微一震,旋即,消弭于无形。

    这丫头实在是通透,领悟得速度,有些超乎他的想象。

    看来,想要引动这一盘残局,还非得林梦雅这枚棋子不可了。

    “无妨,反正都是一些小角色,动摇不到根基。倒是你们后天就要走了,可全都打理好了?”

    对于这种擦哑谜似的方式,屋子里听不懂的,怕是只有左丘羽跟白芍了。

    不过,一个是被智商局限了,一个嘛,从来都是懂得,主子的事情,只要主子不说,就尽量少过问的原则。

    所以,看到自己的皇兄跟表妹夫妻,又是这种心领神会的沟通后,左丘羽只好翻了一个白眼,拍拍屁股,出去找人打理他们在路上,要用到的东西去了。

    不过,目送他离开后,左丘辰的眼神里,却是露出了几分担忧。

    这些,也全部都落到了林梦雅的眼中。

    到底是亲兄弟,左丘辰别看嘴硬,但是心里,还是十分在乎他这个兄弟的吧。

    “其实,他在百草阁那种地方,也许,比这里更合适。”

    林梦雅想了想,还是决定挑明了说出来。

    从左丘辰指定一定要左丘羽护送他们去旧都,并且要林梦雅在百草阁的医术大会上,施以援手,她心里就明白了个七八分。

    帝王者多疑,所以才会有狡兔死走狗烹的事情发生。

    特别是百草阁,几乎可以说,拥有着完全可以号令临天国国民的无上权力。

    如果不是左丘辰的心腹,或者是说,没有任何可能,会威胁到他的帝位,也没有跟外国串通的可能性的人来掌管的话。

    怕是他这个临天国的新帝,就要过上夜不能寐,食之无味的生活了。

    哪怕是自己一心培养起来的心腹,只要在权利的位置上熏陶得久了,也难保会不会生出二心来。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道理,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偏见。

    尤其,是在这种权势滔天的情况下。

    而作为临天国的皇帝,现在,能选择的人,就只有身为女子的林梦雅,跟自己的亲生弟弟左丘羽了。

    很显然,林梦雅可以被排除掉了。那么,唯有从来都是对自己的皇兄,忠心不二的左丘羽,才是最佳的人选。

    更重要的是,左丘羽心性简单,只是喜欢浸染在医药之中。

    同时,作为从皇室里长大的一员,其遭受或者是玩弄阴谋的手段,又比那些百草阁里的医生们强多了。

    若她站在左丘辰的位置上,也当然,会选择自己的亲弟弟了。

    这样,才能在短时间内,保持他的江山稳固。

    至于下一步,当然是想方设法的,把百草阁的势力和声望削弱。然后,把民心完全的攥在自己的手中了。

    野心,左丘辰从来都不缺乏,只不过,他现在缺乏的,只是能让他成长的时间而已。

    这一点上,林梦雅跟龙天昱,已经达成了默契。

    多一个盟友,尤其是这种颇有心机手段的盟友,比多一个敌人,可合算得太多了。

    不然的话,龙天昱又怎么会轻易的答应,让林梦雅去涉险呢?

    “我当然是知道的了,比起只当一个闲散的王爷来说,阿羽确实是适合去百草阁。只是,那些人是不会的轻易的让我们如愿的。你跟阿羽的安全,才是我最担心的。”

    左丘辰这话,倒是句实话。

    眼看着唾手可得的权势,硬生生的被一个空降部队抢走了,任谁也不会服气的。

    但左丘羽身份特殊不说,在加上林梦雅自己,跟龙天昱这种强力助攻。

    赢面,绝对不小。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这世界上,能要人命的东西不少,能救命的也不少。百草阁里,心机之辈不在少数,但大多势单力薄。只要你派给我们足够多的保护,应该是没问题的。”

    林梦雅笑着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去百草阁,她本应该觉得紧张的。

    但这几天,她却生出了一股莫名的自信。

    至于是为什么,大概是因为已经再次升级过一次的神农系统2.0版,功能强大而且又逆天的吧。

    当然,这可是保命的作弊器,是绝对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秘密。

    “对了,那个素梅,是不是跟你说,我不是我娘的亲生女儿啊?”

    以非常轻松的口吻说道,在他们的面前,素梅,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左丘辰也和缓了表情,淡淡的说道:

    “嗯,她主子教得不错。可惜她是个蠢笨的,连话都说不明白。我猜想,他们一定会拿出什么证据来,来证明姑姑不是你的亲生母亲。但是,这蠢物倒是心急,不仅跟我说你不是临天国的小郡主,还居然,想要冒充你。”

    林梦雅愣了愣,随后,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一双眼睛,却是不怀好意的,看向了一直沉默不语,守在她身边的龙天昱。

    “呦,这可是为了你龙大帅哥,什么都顾不得了。昱亲王,好大的魅力呢。”

    听到林梦雅故意阴阳怪气的叫着自己,龙天昱忍不住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

    不过,他好像吓住林梦雅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唉...说好的振兴夫纲呢?看来,不过是一句空话而已了。

    轻咳了一声后,龙天昱就当没看到,转头,看向了窗外。不去理会,那丫头语气里的挪揄。

    “真是愚蠢,我想她主人的意思,无非是希望,她能用一些真真假假的证据,在你的心中,种下一枚怀疑的种子。这样的话,一旦我出现任何的危险,只要你心里有一丝的迟疑。那就是我命丧黄泉的时候,可惜,一盘好棋,都被一枚弃子给搅乱了。”

    林梦雅有些惋惜的说道,棋逢对手,才会有博弈的快乐。

    如果是强者对上弱者,那只能说是单方面压倒的屠杀。

    不过很显然,她喜欢跟人斗的乐趣,对方,也肯定不是个善茬。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