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二章 棋如人生
    起来了?林梦雅倒是觉得有些佩服素梅的,不管怎么说,昨晚也算是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了。

    而且,她跟龙天昱在素梅的面前,狠狠的秀了一把恩爱。要是今天自己再加一把火的话,素梅肯定是没有那个耐心,要出招的了。

    招了招手,把白芍叫到了自己的面前,吩咐了几句后,白芍就笑而不语的退了下去。

    “小表妹,你又要玩什么手段了?那个素梅,可只是个普通人,禁不住你下一次死手的。”

    左丘羽这绝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反正他是见识过林梦雅的手段的,怕是这个素梅,只能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了。

    “她哪里用得着我下死手,昨晚就已经够她受的了。在我们走以前,基本上这个女人,就能把她的手段用干净了。”

    林梦雅倒是一点都不担心,这作怪的人要是红玉的话,也许还能识破她。

    但是这个素梅,看起来虽然有些伶俐,但内里却是个十足的草包。

    三招俩招下来,素梅可是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的。

    若是现在她还能隐忍住,那就算是林梦雅小瞧她了。

    用过早膳后没多久,林梦雅他们三个人,正在房间里闲谈。

    眼看着白芍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还趴在林梦雅的耳边,说了好一阵子。

    “你确定,她真的这么做了?”

    林梦雅脸上的表情不变,偏了头问了白芍一句。

    “千真万确,我是亲眼看到的。估计这会子,他们正在屋子里说话呢。”

    白芍的脸上带着几分焦急,但是林梦雅却还是这样不慌不忙的,真是皇上不急,急死个太监。

    “怎么了?急成这个样子?”

    左丘羽好奇的问道,这几天他算是见识到了,白芍这个丫头看起来艳丽泼辣,但是对林梦雅可是最为忠心耿耿的了。

    这俩个人之间的关系,好得比他这个亲人还要再亲近几分呢。

    不过,像是林梦雅这种,丝毫不在乎主仆关系的人,倒也是不多见了。

    比起旧都里那些看似弱不禁风,但是,动不动就打杀奴婢的所谓大家小姐们来说,也是好得太多了。

    “能有什么急事,不过是因为素梅半路把辰表哥给请走了呗。”

    林梦雅云淡风轻的说道,手中的茶杯轻轻的抬起,喝了那么一小口茶水。

    “什么?她找皇兄?她找皇兄做什么?”

    左丘羽虽然聪明,但是却仅限于医书上。

    抡起阴谋诡计,玩弄手段来说,这家伙还差得太多。

    想必也是因为这样,左丘辰才把寻找姑姑的事情,交托给他吧。

    毕竟,在太医院那种地方,一个医术好,家世好,又没什么野心的青年,绝对是能活过第二集的。

    不过,临天国内的情况实在是太过复杂了,所以从回来的那天开始,左丘羽就一直处在跟不上大家节奏的状态下。

    “还是忍不住了么?”

    龙天昱马上就明白了素梅的用意,看向林梦雅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凝重。

    看到后者点了点头后,龙天昱反而没有什么紧张的情绪。

    左丘辰可不是一个傻瓜,就算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左家的血脉中,那种让他有时候都恨得牙痒痒的小狡猾,绝对是一脉相传的。

    这下子,素梅可算是彻底的上钩了。

    “一会儿就说我昨晚着了风寒,谁也不见。要是辰表哥非得要进来,龙天昱,你帮我把他拦住,可好?”

    后者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的,就自动去院子里,充当门神去了。

    屋子里的门虚掩着,外面看不到里面,但是里面能把外面看得清清楚楚的。

    龙天昱就站在廊下,一张脸酷酷的,院子里的下人们,没几个敢触他霉头的。

    没多会儿的功夫,左丘辰阴沉着一张脸,大步的走进了院子里,后面,果然跟着素梅。

    不过这会儿功夫,眼睛已经哭得跟个桃核似的,委委屈屈的模样。仿佛,好像是谁欺负了她似的。

    院子里的下人们,都有些没回过神来,

    平常这位皇帝驾临的时候,虽不说笑得有多灿烂,但是好歹,也没有今天这么的——这么的愤怒。

    奇怪了,后面还跟着郡马的小妾。咦?昨天他们不还是因为郡马要纳妾,而刀剑相向的么?

    怎么如今,那个小妾,好似跟皇上,还站在了同一边似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家也都是摸不到头脑了。

    “林梦雅呢?朕要见她!”

    左丘辰刚想要推门进去,龙天昱就伸出了一只手,拦住了左丘辰的脚步。

    目不斜视,左丘辰却只是停在了门口,并未往里面闯。

    “她病了,不能见客。”

    一本正经的瞎掰,龙天昱的语气刻板,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俩个人之间,好似迸发出了无形的火焰,互相冲撞着,谁也不肯让步。

    “这是朕的国土,在朕的国家里,从未有人敢对朕说一个不字!”

    左丘辰面色不善,语气生硬得厉害。

    可龙天昱的丝毫不让,也同样带着几分火气。

    “她是本王的正妃,没有本王的同意,任何人都不能见她!”

    针锋相对,仿佛激战在两人之前,一触即发。

    周围的下人们,悄悄的都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散去了。

    这种热闹可是不好看的,稍有不慎,那就是会落得一个杀头的下场。

    可一直低着头的素梅,却从嘴角,流露出了一丝丝,得意的笑。

    林梦雅,这俩个男人,无非是她狂妄的本钱。

    但是,只要她出手的话,这俩个人,就会因为林梦雅,而互相残杀。

    到时候,她倒要看看,那个女人,还有什么可依仗的威势!

    外面的争吵,并未影响了里面悠闲的情况。

    最近闲来无事,林梦雅学会了下棋。才刚刚学会,所以瘾头是最大的。

    不过,龙天昱总是哄着她玩,十次有八次,都是故意让她赢得。

    正愁没有对手的时候,左丘羽这个蠢萌蠢萌的慎郡王爷,就自动的送上了门来。

    “你们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左丘羽虽然看得出来,那俩个人是在演戏。

    可他们图谋的目的是什么,到现在他还是在朦胧的状态中。

    “没什么,只不过是想要看看素梅手中,到底握着什么东西而已。放心吧,他们自有分寸,打不起来的。”

    悄然的落下了一子,瞬间,周围的一大片白子都成了她的囊中之物。

    林梦雅现在才发现,这下棋,就跟领兵打仗一样,必须要揣摩对方的心思,然后想出应对之策,并且更重要的是,要如何让对方,踏入自己设计的圈套中。

    只要,在棋局上掌握主动,那基本上,胜局就定了一半了。

    下棋也如同人生,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正的高手,是绝对不会让人,看出自己真实的意图来的。

    现在的她,还差不少火候呢。

    “你怎么就那么肯定,素梅手上,握着对你不利的东西?”

    事情到了这一步,左丘羽也隐隐约约的觉得,素梅手中的东西,一定是冲着林梦雅来的。

    不然的话,当初在四方镇里,素梅谁都没看上,唯独看上了龙天昱呢?

    没错,比起脸蛋来,龙天昱却是是比他俊美的那么一点点。但是,仅仅是一点点而已。

    就那种冰冷残忍,丝毫不知道怜香惜玉的个性,那里有自己来的,那么温文尔雅呢。

    所以,素梅一定是有目的的!

    林梦雅当然不知道左丘羽这臭屁的自恋想法,不过,这几天阿秀不在,是因为她要阿秀,去帮她调查一些事情来的。

    从阿秀传回来的情况来分析,素梅不过是她背后的主人,用来对付她的其中一环。

    或者说,素梅不过是一个消耗品而已。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后天他们启程去旧都去参加医术大会,素梅无论如何,都是要跟着他们去的。

    本来,她可以留着这枚棋子,等到医术大会的时候,在留作他用。

    但是——

    林梦雅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每每看到素梅往龙天昱身上倒贴,她就是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好吧,这种行为,大家可以了解为吃醋。

    但是,林梦雅却是打死都不想承认的。她觉得,这种毒瘤,还是早一点割除的好。

    省得黏在她的身边,让她看得恶心。

    门外的争吵,很快就结束了。

    不用问也知道,左丘辰肯定是气哄哄的拂袖而去了。

    林梦雅把心神挪回了棋盘上,现在形势,虽然看起来是她占上风。

    但是因为经验的严重不足,她这方可是处处破绽。

    只要左丘羽稍微聪明一些,就能够逐个击破。

    所以,现在摆在她面前的,只有俩条路。

    要么,就是稳扎稳打,补全那些漏洞。要么就是,直捣黄龙,在敌手措手不及的情况下,端了对方的老窝。

    其实,这并非是棋局上的选择,更是,她现在面临的情况。

    举着一枚棋子,林梦雅却是有些迟疑的,看向了棋盘。

    她,到底怎么做,才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思考良久,林梦雅还是选择,落下了自己的一枚黑子。

    左丘羽看着她,却是皱了皱眉,不知道,她这一步的含义,到底是什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