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一章 狂秀恩爱
    仰望着林梦雅那张牛气哄哄的小脸蛋,不知道为什么,龙天昱觉得,只有可爱俩个字才能形容。

    视线,哪怕是一瞬,都不想离开那张霸气嚣张的小脸蛋。

    “你——”

    素梅气坏了,刚想要还嘴,却发现了自己现在处于劣势。

    计上心头,眼泪瞬间盈*满了眼眶,装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但可惜,现在她的样子实在是狼狈得很,原本想要表现出自己柔软可怜的样子,倒是一点都没有。

    林梦雅看到她跟鬼似的,也懒得理她。

    冷笑一声后,如同一只胜利的小公鸡似的,昂着头,就驾驭着龙天昱这匹坐骑,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

    刚进门,林梦雅故作的硬气就立刻软了下来。

    低下头,她才看到俩个人现在的状态,有多么的——微妙。

    笑脸已经红得不能再红了,从龙天昱的怀抱中滑下来,老老实实的钻进了被窝里。

    却是面朝着墙角,连跟龙天昱对视的勇气都没有了。

    唉,她这个人就是这样。每次对跟龙天昱的亲密接触,最后,都是以她的认怂而告终。

    天啊,她怎么就那么没出息呢!

    含着笑意,龙天昱坐在了自己的地铺上。

    脑海中还是回味着她刚刚霸气俏皮的样子,和这俩次意外的亲吻。

    这样娇羞又可爱的的林梦雅,却是让他的心都融化了。

    真想永远看着她美丽的模样,不知不觉中,俩个心中都纷乱不已的人,在时间的轻抚下,悄然睡去了。

    早晨七点,林梦雅准时在睡梦中清醒了过来。

    说起来,神农系统的睡眠苏醒作用,倒是比生物钟还管用。

    林梦雅揉了揉眼睛,恼人的睡意渐渐的消退,林梦雅习惯性的翻了个身,却正好看到了地上,那个正在沉睡着的男人。

    眼睛瞪大,忽然间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哦,对了。昨天她是为了气素梅,所以才让龙天昱留下来的。

    左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一大早上,似乎还是有些迟钝来的。

    院子里,已经传来了扫洒的声音。

    但是白芍她们应该是觉得,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吧。知道现在,房门还静悄悄的。

    没有白芍的协助,她根本就是个残废。连衣服都没办法穿的好,无奈之下,林梦雅只好托着腮帮子,看着地上的龙天昱。

    被子刚好盖住了他的胸部,左手跟自然的压在了身侧,右手平放在自己的胸前。

    双眼轻合,呼吸均匀,尽管已经过了一夜了。可是他的长发还是一点都没乱,极为柔顺的,垂在头的两边。

    反观自己,林梦雅不需要照镜子也知道,头发一定是乱糟糟的。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童话故事里的睡美人,怎么也得是这货的状态吧。

    要是一个磨牙还打鼾的睡美人,估计再美,王子也会不忍心亲下去的吧?

    恶作剧的念头,就像是小草一样,挠的她的心里痒痒的。

    林梦雅蹑手蹑脚的下了床,心思急转,她到底要怎么才能让龙天昱,出糗呢?

    想了想,林梦雅打开了卧室的门,跑到了外面的书桌上。

    拿起毛笔沾满了墨汁,林梦雅的脸上,流出了小恶魔般的笑容。

    嘿嘿嘿,虽然不伤大雅,但是也够笑上个十天半个月的了。

    小心翼翼的回到了龙天昱的身边,左右研究,到底是画个老虎好,还是画个乌龟好呢?

    可还没等她的计划实施,一只钳子似的大手,就抱住了她的腰部。另外一只手,则是夺过了她手中的毛笔,顺势就仍在了地上。

    用力的一转,整个人就被强力拖到了一个温暖坚实的怀抱之中。

    糟!被发现了!

    其实龙天昱早就醒了,不过是舍不得结束,好不容易才得到了跟林梦雅共处一室的机会。

    所以,从刚才这丫头坐起来,到后来拿了笔进来,他其实全部都看在眼里。

    不过是想要知道,她的目的而已。

    看着被他刚刚扔在一边的毛笔,龙天昱不禁莞尔。

    这丫头,才刚好一点,就又想着淘气了。

    满意的怀抱着纤细柔软的身子,而且避过了她还没好的右肩,闭着眼睛,龙天昱享受着这难得的福利。

    这可是林梦雅乖乖送上门来的,他可绝对不能错过。

    “你早就醒了是不是!你骗我!”

    林梦雅实在是气不过,怪不得明明都是一样刚睡醒,结果龙天昱却好像是街头摆拍,自己就跟偷拍一样。

    左手气呼呼的捶着他的胸膛,但是人家却像是挠痒痒似的,继续闭着眼睛装睡。

    “切,老狐狸。”

    林梦雅话是这么说,可即便是天气暖和了,地面依旧有些冷。

    蜷缩着身子,习惯性的靠近龙天昱这个天然的暖炉。小脚丫也仍在了他的腿上,跟龙天昱一起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刚刚才驱赶走的困意,又再一次,一点一滴的缠绕上来。

    哼,这就算是给他的一个惩罚吧!

    反抗无果的林梦雅,鸵鸟心态的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枕着龙天昱的手臂,轻轻的合上了眼睛。

    殊不知,因为她的顺从,某天然暖炉的心里,已经笑开了话。

    谁占了谁的便宜,这还真是不好说。

    “呀!郡主我们不是故意的!请您恕罪!”

    门刚刚被人开了一角,立刻就有一道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

    立刻,迷糊的林梦雅清醒了过来。

    猛然的意识到,自己是跟龙天昱抱在一起睡的。顿时,有些欲哭无泪的感觉。

    呜呜,她的一世清名啊,算是毁得干干净净的了。

    “你们先下去吧,王爷跟王妃这里,自由我来伺候。”

    好在白芍及时来解围,让那些慎郡王府的侍女们退下后,看了一眼,在门内有些混乱的主子,轻轻的咳了一声,说道:

    “王爷,王妃的手臂不方便,您——您还是忍耐一些的好。”

    这话,顿时又让俩个人之间,好像是多了几分暧昧似的。

    林梦雅差点哭出来,苍天作证,他们昨晚,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不过,白芍其实也是好心。毕竟,这是主子吩咐的,一定要秀恩爱秀到素梅崩溃,对她们才好。

    可没想到,这一连串的反应下来,倒是林梦雅,差点乱了手脚。

    喝着甜粥,林梦雅的脑袋垂得低低的。偶尔抬起来一下,还是立刻就低了下来。

    不过,周围都是自己人,倒是没什么关系。

    “我说——表妹夫啊,梦雅右肩上的伤还没好,有些事情,该注意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不然的话,要是梦雅落下什么终身残疾,反而不好了。”

    慎郡王府的真正的主人,也就是左丘羽,正襟危坐的坐在那里,语重心长的叮嘱着龙天昱。

    而一向跟他不对付的龙天昱,非但没有任何的反驳,反而还频频点头,简直赞同得不能更赞同。

    林梦雅心里气结,这俩个家伙不是死敌么?什么时候,竟然关系这么和谐了?

    “不过,表哥作为过来人,当然知道你们这新婚小夫妻的不易。诺,这是我给梦雅研制的药,每天服用两次,增强身体的。”

    左丘羽把他刚刚拿过来的盒子,推给了龙天昱。

    还给了对方一个,‘你懂得’的眼神,并且还在盒子上点了点。

    那其中的猥琐味道,就连林梦雅,都觉得没得救了。

    “多谢了。”

    连日来,龙天昱的脸上,第一次有了松弛的表情。

    也不见外,就把盒子放在了自己这边。

    林梦雅看着这俩个家伙,实在是觉得欠揍的很。可偏偏,现在是她成为大家的笑柄。

    早饭以前,安乐郡主夫妻恩爱的传闻,就已经在整个慎郡王府扎根发芽了。

    现在,更是跟那雨后春笋似的,一天一个样。

    再以她现在受热捧的情况来看,恐怕早就已经入了临天国热搜排行榜的top1了。

    唉,人红是非多啊!

    既然反抗不得,林梦雅就只好忍耐了。

    好在左丘羽虽然敢调侃,却不敢说得太过分。

    林梦雅也只能忍耐着,反正到时候去了百草阁,她有的是办法欺负回来的。

    现在,就让左丘羽这只小蚂蚱蹦跶蹦跶。

    正在吃糖饼的左丘羽,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林梦雅,天,那充满了算计的眼神。

    顿时,咽了一口口水。不过嘛,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会遭罪呢?

    再一次,转过头,跟龙天昱笑呵呵的,讨论着一些,特别莫测高深的话题。

    比如说,如何保养男人的身体。

    林梦雅实在是懒得跟这家伙生气了,闷着头吃自己的东西。

    白芍早就乐得开花了,不过在看到自家主子纠结的脸色后,也不得不收敛了许多。

    “昨晚,有什么动静没?”

    林梦雅问得当然是素梅,那一盆水可是给她浇了一个透心凉。

    特别还是在夜晚,即便不让她感冒,也可以让素梅下半夜睡意全无了。

    果然,接下来都没有听到她压抑的咳嗦声。

    哼哼,在她的面前玩装病卖弱的那一套,不怕死的,就尽管来好了。

    “别的没有,院子里的婆子丫头们,我都已经关照过了,昨晚都在房间里睡得死死的,连热水也没给她准备。我刚刚差人去看了一眼,说是已经起身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