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 甜蜜意外
    左丘羽的脸色极差,连着左丘辰的脸色也不是特别的好看。

    毕竟,龙天昱说的是实话。

    别的不说,但是这种绝密的消息,如何流传出去的,就已经是要了命的紧要了。

    但是,看左丘辰跟左丘羽的样子,似乎,并不知道事情,是坏在了哪一环上。

    林梦雅低下头想了想,看着龙天昱,脸色有些认真的说道:

    “我相信,他们应该不是故意的。”

    龙天昱心里头有些不满,但是林梦雅却用左手扯了扯他的袖子。眼神里带着几分期望,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他们俩个人都是林梦雅的表哥。

    也许,自己不管怎么阻止,最后,林梦雅都会帮助他们吧。

    心头叹了一口气,这丫头为何总是会让他,毫无办法。

    “既然事情已经透露了出去,百草阁我不去是不行的了。但是,我可是有言在先。大长老的事情,我之所以帮你们,一是因为,我这手臂有求于人。二则是因为,我知道尽管你们没说,但是当初我母亲的出走,也是留下了很大的麻烦。当然,我母亲追求自己的生活没有任何的错误。但是,她毕竟是临天国的子民。我想如果她在的话,也不想看到现在的样子。”

    其实林梦雅心里通透着呢,左丘羽跟左丘辰虽然步步的把她往百草阁引,但是,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也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她相信,如果自己说不去的话,他们俩个,也不会强迫自己的。

    从这几天的相处中,她多少也摸清了这兄弟俩个的性子。

    林梦雅的话音刚落,剩下的三个男人,顿时就陷入了沉默当中。

    没错,他们心里即便是都有着自己的目的,可唯独有一个底线,那就是不能伤害林梦雅。

    龙天昱也好,还是左家的兄弟俩个也罢。

    在他们的心中,林梦雅都占据着重要的分量。

    所以,既然是她的选择的话,那他们,不管是高兴与否,也都只有接受跟顺从的份了。

    “既然是这样的话,你们打点打点,俩日后启程。”

    左丘辰的脸上没有笑,有的只是凝重。

    毕竟这事不少,事关国本,唯有让他最为信任的左丘羽,还有林梦雅跟龙天昱,他才能稍稍的放一点心。

    林梦雅跟龙天昱点了点头,左丘辰跟左丘羽就离开了。

    院子里,夜色渐深渐浓,素梅已经喜气洋洋的搬了她自己的东西,在外面候着了。

    左丘辰跟左丘羽路过的时候,完全当她是死人,看都没看一眼。

    倒是素梅觉得有些心虚,也是不敢抬头看了。

    “王爷,王妃,素梅姑娘来了。”

    白芍站在门口,刚刚大人物都在里面谈事情,她自然而然的,担负起了看门的作用来。

    想必是因为她泼辣的态度,让素梅也惧怕了几分,所以,尽管她早就来了。

    却只敢站在走廊上,半点也不敢造次。

    “嗯,知道了,你给她安排一个屋子。晚上,就让她在廊上值夜吧。”

    林梦雅并不打算见这个跳梁小丑,素梅手中,不管拿着什么东西,对她来说都不重要。

    因为她不过是一枚,用来投石问路的小小石子而已。

    留着她,无非是为了麻痹后面的那双眼睛而已。

    “王爷,今晚就在我这屋歇了吧。”

    自自然然的说道,林梦雅却没有想到,龙天昱的眸子里,那突然亮起来的眼神。

    这样的邀请,对龙天昱来说,还真是有些陌生。

    但是不知道为何,心里,却隐隐的划过了一抹期待。

    这要是让林梦雅知道了,一定会无语至极的。

    因为有龙天昱在,白芍只能服侍林梦雅洗漱完毕以后,就带上了房门,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去了。

    龙天昱躺在地铺上,看着在床铺上,闭着眼睛的林梦雅,才知道自己,是自作多情了。

    不过,能留在这个屋子里,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她,他的心里,就觉得有丝丝的喜悦似的。

    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咳咳,咳咳咳咳——”

    廊檐下,突然响起了几声咳嗦的声音。

    龙天昱不用出去看,就知道是那个被安排在廊檐下的素梅的。

    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浅笑。

    梦雅的这一招,还真是够绝的。

    恐怕素梅怎么也没想到,林梦雅会真的让人来廊下守夜吧。

    其实,不管是在宫里还是在王府中,廊下守夜的奴才,一定是要有的。

    但是大多是男人,而且还是要给添置一个温水的火炉子,还有一床厚厚的棉被的。

    即便是在夏天,那也是要有床席子,再加上一些驱蚊的草药的。

    白芍肯定是什么都没给素梅,只给了一床破被子而已。

    这也算是素梅自作自受吧,龙天昱丝毫没有任何怜惜之心。

    在这里,除了林梦雅以外,他可以不管任何人的死活。

    “王爷,你那小美人,可是要把肺都咳出来了呢。”

    龙天昱转过头去,看到林梦雅虽然没睁眼,但是脸上却带着几分笑模样。

    好像是在跟他,开玩笑似的。

    “别瞎说,是不是她吵到你了?”

    龙天昱坐起来,轻蹙眉头,看着林梦雅。生怕素梅,吵得林梦雅不能安眠。

    “吵倒是没什么的,看来这素梅妹妹身子实在是不太好。不如,我再给她加点料吧。”

    眼睛突然间睁开,黑黝黝的瞳孔中,射出了几抹俏皮的神色。

    龙天昱只得点了点头,这丫头,不知道又想出什么花招来了。

    悄悄的起身,林梦雅示意龙天昱拿起放在一边的水盆。

    顿时,龙天昱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端着水盆,跟在了她的身后,蹑手蹑脚的,走到了窗子下面。

    月色清冷,一道人影正靠在墙下,应该是抱着被子,然后心里诅咒林梦雅来的吧。

    可突然袭来的一盆冷水,瞬间就把素梅浇了个透心凉。

    林梦雅拿着水盆,看着素梅瞬间跳了起来,然后不住的大叫着。

    笑面如花,可也不知道是不是乐极生悲了,水盆中的几滴水,滴落在了她踩在脚下的桌子上。

    顿时,身体倾泻,很快,她就失去了重心。

    “呜——”

    一双大手突然之间,稳稳的把自己接在了他的怀中。

    然后,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正好,自己的主动的就冲着龙天昱的唇,冲了过去。

    一个结结实实,又正正好好的吻,代替了她的惊叫声。

    手臂微微的收紧,像是个孩子一样,把她高高的抱起。

    突如其来的吻,让龙天昱的心里,满是炸开了一样的惊喜。

    第一次,他抬头,于她深深的吻在了一起。气息纠缠得难舍难分,但是龙天昱却丝毫没觉得别扭。

    这种林梦雅主动的机会,也许这辈子都不多见呢。

    “你——你——你——”

    你你你了个半天,林梦雅只是通红了小脸,低头看着那个还在装无辜的男人。

    可龙天昱从来都是一个用行动来代替语言的人,一只大手按下了她的小脑袋,俩个人,继续完成这个突然的吻。

    窗子的外面,素梅浇得像女鬼似的难看。可等她站起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的是俩个穿着白色的中衣,缠吻得难舍难分的俩个人。

    顿时,嫉妒的火焰,从她的心里燃烧起来,燃尽了所有的理智。

    这个男人,不管她如何的献媚,如何的勾引,却纵使一副心如磐石的样子。

    但是,在她的面前,他们就亲吻得如此的...如此的热烈!

    顿时,嫉妒跟不甘,充斥了她的整颗心。

    不!这个男人也该是属于她的!

    不管别人怎么想,但是现在,她都是他的侍妾了不是么?

    如果,他不愿意的话,没有人强迫得了他!

    所以说,现在的这一切,肯定都是林梦雅强迫他的!

    那个该死的女人,不仅跟那些野男人们勾三搭四的。竟然,竟然还做出这种事情,故意的气她。

    不就是因为,她的身份显赫,所以,才会这么肆意妄为的么!

    没错,那个人说过,只要她手中的东西亮出来。那么,林梦雅的身份,就能被她给抢过来了。

    到时候,看林梦雅还怎么嚣张!

    那些男人,还会不会这么宠爱林梦雅!

    深吻,在恋恋不舍中,终于迎来了结束。

    其实刚刚,林梦雅只是觉得有些意外而已。

    但是先在,她却是觉得自在多了。

    也许是因为现代人的缘故吧,既然她跟龙天昱之间,彼此都有了心照不宣的感情。

    在加上他们好歹还顶着一个夫妻的名号,做这种亲亲抱抱的事情,也没什么好害羞的嘛。

    说是这么说,但是林梦雅通红的小脸蛋,还是说明了,她并非是心里想的这么死皮赖脸。

    不能再跟龙天昱对视下去了,林梦雅赶紧扭过了头去。

    却看到了窗口,那一张因为嫉妒而狰狞的脸。

    对了,她不就是为了刺激素梅,所以才来倒水的么?

    当下,林梦雅左手勾住了龙天昱的脖颈,象征性占有性的,在他的额头,用力的‘啵’了一口。

    完事,还十分霸气的,对着素梅说道:

    “看什么看,没看过人家夫妻俩个亲热啊!也不怕张针眼!”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