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九章 揭穿目的
    不过,若是她想要置身事外的话,现在也有些晚了。

    怕是从她出现在这片土地的那一天开始,那些想要争夺青筝谱的人,就洞悉了她的身份。

    想起来倒是她自作孽不可活,毕竟,当初可是她自告奋勇的,想要来临天国寻药的。

    所以不管出了什么事情,她都必须自己扛着。

    左丘辰显然是也清楚,现在的林梦雅,对百草阁内的情况,也是俩眼一抹黑,根本就不了解。

    其实,越是了解林梦雅,他就越是觉得,这个小表妹,似乎跟姑姑,还是有些不同的。

    所以,把她也牵连进来,就连他,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了。

    “百草阁大长老的更迭,不仅仅是意味着掌管百草阁,更重要的是,这本青筝谱,还有连我们都不知道的大秘密。所以,才会有人拼命的要抢夺。”

    还有大秘密?林梦雅张了张嘴,心里的疑问,还是没有说出口。

    如果是连左丘辰都不知道,或者也许是因为他知道,但是却不能说的原因,那么,恐怕关系到的,就不仅仅是一个百草阁这么的简单了。

    可是,这并不是她要退缩的理由。

    别人不知道,但是那些想要争夺青筝谱的势力,怕肯定不会被她轻易的糊弄过去。

    幸好没有她解读的青筝谱,破破烂烂的就跟一本小孩子的涂鸦似的。

    而恐怕,那种极为刁钻的墨迹堆叠的方式,就是青筝谱用来防止假冒跟落入敌人手中的保险吧。

    不得不佩服老祖宗的智慧,这种先进的方法,即便是运用现代的高新科技,也怕是难以再现。

    现在想来,她倒是觉得有些惋惜。

    不管神农系统中,模拟出来的3d图像有多清晰,但是,如果青筝谱不能重现人世的话,始终是一个遗憾。

    当然,她也不会傻到,会因为这种遗憾而暴露自己持有青筝谱的秘密。

    无论如何,一本能引起一国风云变幻的医书,毁了,就毁了吧。

    “不过我想,这种假货,应该不会影响大局。充其量,不过是想要从我这里,投石问路而已。辰表哥,其实我想知道的是,成为大长老,怕不是只有成为他的弟子,或者是持有青筝谱吧?”

    林梦雅毫不留情的点破,目光灼灼的看向了左丘辰。

    左丘辰愣了片刻后,一抹激赏从眼中毫不吝啬的射出。

    林梦雅不愧是林梦雅,心思之敏锐,跟他不相伯仲。

    若不是因为她年纪尚幼,经历也没有自己丰富的话,怕是这会子,他跟左丘羽,也只有被她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境地了。

    总之,快速成长的林梦雅,一点一滴的在左丘辰的心里,慢慢的改变着自己的地位。

    也许以前,她只是个值得人疼爱的小妹妹,但是以后的岁月中,她则是渐渐的成为了一个,可以让人依赖跟托付的同伴了。

    “恩,其实,亲传弟子也好,青筝谱也好。这些,都是在大长老如果突然去世的情况下,用来继承的信物之一。但如果是现在的情况,信物不足以服众的时候,就会举行医术大赛。只是这种情况,很不常见。上一次医术比赛还是五十年前,听说,这一次的主题是——毒术!”

    林梦雅跟龙天昱对视了一眼,如果是比拼别的项目的话,她还真是只能干瞪眼。

    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浅笑,而这抹笑容,被左丘辰收在了眼底。

    “阿羽说你医术精湛,尤其善于毒术。但可惜,你不是百草阁的人。按照规矩,是不能参加比赛的。”

    这也是让左丘辰觉得惋惜的地方,原本,他寻来姑母的女儿,也是有想要在百草阁安排自己的人意思。

    可惜,林梦雅身份太特殊了,也就注定了此路不通。

    毕竟,百草阁可是几个国家内,最强的医术联盟了。

    如果掌控了百草阁,不仅仅可以让临天国民众一心,更重要的是,掌握了这些顶尖的大夫们,就等于掌握了许多权贵的性命。

    要知道,权利越大人,就越是怕死。

    可惜了,真是太可惜了。

    听到不能参加大赛,林梦雅倒是没觉得沮丧。

    她的风头实在是太劲了,虽然有左丘辰跟左丘羽的推波助澜。但是如果她的所有资料,肯定也是被扒了个底儿掉。

    就算是左丘辰力排众议,怕是百草阁的那些人,也是不会同意的。

    一个搞不好,还让这些本地和尚,一致对外可就不好了。

    “我倒不是想要去参加这种比赛,百草阁里,总有你的人吧。我想,如果我可以帮助他取得大赛的优胜,获得大长老的位置。那我的手臂,不就是顺便的事情么?”

    左丘辰眼神一亮,可随后又暗淡了下来。

    比赛的内容,是上一任大长老留下来的。

    谁都知道,这位大长老没别的爱好,就喜欢研究青筝谱。

    如今,青筝谱已毁,哪里还有什么捷径可走。他虽然不懂医书,但是也知道,那是通过时间跟经验积累起来的。

    他派过去的人,现在满打满算的,也就是三十岁左右。

    比起那些浸淫在医道中五六十年的老家伙们,绝对是个晚辈。

    就算是有林梦雅的帮忙——

    不对,林梦雅绝对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难道,她有什么秘密武器不成么?

    希望的小火苗,再一次在左丘辰的眼瞳中燃烧了起来。

    也许,这方法,可以一试。

    被别人质疑,林梦雅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多少心里,还是有些不习惯的。

    若是放在以前的话,她一定会争论几句的。

    但是现在嘛,只觉得心里有些淡淡的不适应而已了。

    “我的老师,是人称毒圣的百里睿。我虽然跟老师学习的时间不长,但是老师有许多秘密,都只有我知道。这天下,能比得上我老师的医术的人,不多。可百草阁的那些,却不一定有我老师实力强悍。”

    毒圣的名头,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太清楚。

    但左丘辰不同,所以,更是惊讶不已。

    “对了,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怪不得,你解毒的手法,总是另辟蹊径!”

    左丘羽拍了拍脑袋,这几天这伤给他折磨得不轻。

    所以他总是昏昏沉沉的,就连反应,也慢了半拍似的。

    从前,他的心思都是放在确定林梦雅的身份上了。以为她是因为家传,所以才有如此厉害的医术。

    但是现在想起来,姑姑去世得早,要是没有个厉害的老师,她肯定是不能自学成才的吧。

    如果是毒圣的话,那他们,倒是有了几成把握了。

    “我不同意她卷入你们的事情。”

    刚刚一直都没有在说话的龙天昱,如今突然开口了。

    左丘羽跟左丘辰都没有想到,这家伙一开口,竟然就是回绝。

    神色复杂的看着龙天昱,左丘辰却是看得分明。自己的这个小表妹,似乎跟这个表妹夫的感情不错。

    要是龙天昱坚持反对的话,怕是小表妹,也不可能去的。

    “为什么?梦雅的肩伤,只有到了那里才能有治好的希望。难道,你要看着她一辈子残疾么?”

    左丘羽不解,有些怒气冲冲的问道。

    可龙天昱却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后,缓缓的说道:

    “左丘辰你说过,梦雅的母亲成为大长老的入门弟子的事情,只有你们皇室的人知道。但是,我们在刚到临天国的时候,就受到了围攻。显然,梦雅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就算是左丘羽,也是最后才肯定了梦雅的身份的,那么别人,又是如何确定这消息的?”

    声音丝毫的不留情面,质问着这俩个别有目的的人。

    龙天昱知道林梦雅的身份,也是父耗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才打探到的。

    但是,在杏林的那一夜,他却接到了暗卫的密保,说是确定林梦雅就是青筝谱传人的女儿。

    鬼面是他安排的不假,但是后来突然杀出来的人,他却是也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而且,林梦雅来到这里的时候,左丘辰非但没有任何的怀疑,反而是立刻,就认定了林梦雅的身份。

    先在想起来,难道不觉得奇怪么?

    这几天,虽然他没有时时刻刻的,都陪在林梦雅的身边。

    但是左丘辰也好,左丘羽也罢,都是有意无意的,把林梦雅往百草阁引去。

    现在,他终于看清楚了左丘辰的目的。

    不过是想要利用李梦雅,替他谋夺百草阁的掌控权罢了。

    如果真的像是左丘辰说的那样,那些百草阁的失败者们,必定不会放过林梦雅的。

    他们的生活,本来就危机四伏。如今要是捅了那个马蜂窝,即便是他日日夜夜守护在林梦雅的身份,也会时时担心着他的安危。

    若是把她推入那个火坑,还不如,就让她安安全全的,活在自己的保护之中。

    龙天昱的质问,让左丘羽哑口无言。

    没错,最后确定林梦雅身份的人,就是自己。

    但他也只是派人,告诉给了皇兄而已。

    难道说——

    左丘羽的眼神,苦恼的投向了自己的胞兄。千防万防,他们的身边,还是出现了别人家的细作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