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 故意设局
    林梦雅心情不错,所以就拉着白芍,在屋子里一起看热闹。

    其实,让龙天昱背上这种骂名,她心里多少也是有些抱歉的。

    但是,这却是没法子的法子。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跟左丘辰的交易。

    而且她想,这几天,这三个男人都在暗中厮混在一起。

    不管怎么看,她觉得这三只凑在一起,也不像是谈论风花雪月的样子。

    所以,这锅,怕是龙天昱早就有所准备了。

    三只尾巴都藏得严严实实的狐狸,一举一动,可都是带着目的的。

    所以,她根本就无须担心。

    黑着一张俊脸,龙天昱从屋子里迎头走了出去。

    看着在他面前,蹦跶得极为欢畅的左丘羽,龙天昱只得按捺下,想要拍死他的冲动。

    只是,额头上的青筋,已经有了要炸裂的迹象。

    “好啊你,你这个负心汉。”

    左丘羽一个健步就蹿了上去,恶狠狠的指责着龙天昱,好像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可龙天昱却分明看到了一丝奸笑,从那个男人的脸上划过。

    这家伙肯定是在假公济私,一定是因为在大晋的时候,自己曾经警告过他几句,所以,才在这里,想要找补回来。

    虽然暗暗告诫自己,忍一忍就能过去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却是想要有,想一拳打向左丘羽那张脸的冲动。

    “你说,你为什么要辜负了我表妹!你知不知道,在我们临天国,想要娶她的男人多了去了。能从望天城,一直排到旧都!可你呢,却不知道珍惜她,我看你是欠打了!”

    左丘羽越说越来劲,一激动,就揪住了龙天昱的领口。

    俩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眼看,左丘羽那不经意间飞舞的唾沫,马上就要落在龙天昱的衣服上的时候。

    左丘羽一个不察,人,忽然间觉得天旋地转了起来。

    下一瞬,整个人都以一个极为优美的姿势,滑翔了出去。

    然后,以一个狗啃泥的姿势结尾。

    左丘羽欲哭无泪的吐了吐嘴里的泥土,眼里带着几分委屈。

    好嘛好嘛,虽然是他主动加戏了,但是,龙天昱也用不着来真格的啊!

    大家都是在演戏而已,何必当真呢?

    这会子,左丘羽总算是知道,不按照剧本演的后果了。

    在家奴的搀扶下,在自己王府出了洋相的左丘羽,却只敢用愤怒的眼神,无声的指责着龙天昱。

    不过,戏还得继续演下去。不然的话,不管是躲在暗处看热闹的皇兄,还是在屋子里,肯定已经肚皮都要笑疼了的林梦雅,这俩个人都不会放过他的。

    唉,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嘛!

    “我们之间的事情,用不着你来插嘴。”

    龙天昱冷冷的说道,丝毫不留情面。

    他这个人就是有这个能耐,明明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却还是能这么振振有词。反倒是显得别人有些无理取闹了。

    比如说,现在明显就是在虚张声势的左丘羽。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不管怎么说,梦雅也是我的表妹。我们临天国的人,可不会任由你来欺负!”

    打架这种蠢事,左丘羽当然是不会做的了。

    他也就只敢在一旁,过过嘴瘾而已。

    龙天昱也不爱理他,冷哼一声后,人就想转身走开。

    可没想到,‘铮’的一声破空劲气,在他的身边破开。

    龙天昱动都没有动过一丝,只是背对着院子,站在了房门口。

    在他的右前方,一把雪白锋利的钢刀,却是已经站在了门框之上。

    入木三分的寸劲,足以说明,对方若是想要他的命,不过是分毫之间而已。

    “我临天国的郡主,还没有沦落到人人可欺的地步。”

    即便是声音依旧威严,可其中的怒气,瞬间让慎郡王府里的下人们,噤若寒蝉。

    平日里,这位临天帝从未生过气。

    但是,自从寻回安乐郡主后,郡主治不好皇帝要龙颜大怒。慎郡王惹了郡主,皇帝还是要龙颜大怒。

    现在郡马竟然要在郡主的眼皮子底下乱来了,那还得了?

    按照皇帝宠爱安乐郡主的劲头,不把郡马吃了,都算是郡马命大。

    看着那还颤抖着的刀柄,龙天昱脸上却带着三分冷笑。

    丝毫不惧怕这*裸的威胁,转过来头,看着阴冷着脸色的左丘辰。

    “她是我的正妃,这世上,轮不到任何人来教训本王!”

    他本就是一个极有气势的男子,怒意勃发,俩个人之间从未见过的较量,从视线相遇的那一刻开始,就龙争虎斗了起来。

    一时间,山雨欲来。所有的人都找了个安全的角落缩了起来,生怕卷入,这俩个男子之间的争斗。

    “都进来吧,在院子里站着做什么?”

    轻柔和缓的声音响起,霎时间,慎郡王府的下人们,都只觉得这声音宛若天籁。

    对峙在不分上下后,心不甘情不愿的土崩瓦解了。

    不过,还是狠狠的瞪视对方几眼后,三个男人,都依次进了林梦雅的屋子。

    ‘砰’的一声,木门在他们的身后关闭,隔绝了外面,或是试探,或是疑惑,或是打量的视线。

    但是,从今天开始,安乐郡主的恩宠,跟郡马的风流不羁,恐怕,又要上升到一个新的台阶了。

    当真是太过劲爆了,这种消息,百八十年都不见得能有这么一次!

    “行了,都绷着个脸做什么?说来说去,还不是我无辜受累。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就平白落了一个骄纵狂傲的恶名呢。”

    林梦雅打趣着他们三个,要说这聪明人做事,从来不需要叮嘱。

    不过是四个人都碰个头而已,可却是不约而同的主演了这出大戏。

    龙天昱要的,是让素梅身后的人放松警惕,继而露出什么马脚来。这样,他们就能占据主动权了。

    左丘辰跟左丘羽想要的,则是让林梦雅的名声,迅速的传遍临天国的所有阶层。而且,还要让大家都知道,林梦雅的位置,是任何人都不能代替的。

    至于落下一个骄纵轻狂的名声,则是在拜访百草阁的时候有大用处的。

    不过,就她而言,这些事情,对她来说都是有利的。

    所以,她才会借着素梅的事情,挑起了这一连串的导*火索来。

    没想到,这三个家伙倒是入戏太深,情是假的,戏却是真真的。当真是皇室的三尊奥斯卡得主。

    “哪有,我们家小梦雅可是又聪明又漂亮,十分的善解人意呢。不过某些人就是不懂的欣赏,也不懂得珍惜。不如,你跟他和离,然后回来再好好的择婿好不好?”

    左丘羽立刻巴在林梦雅面前拍马屁,当然,他这句话招来的不仅仅是龙天昱的怒目而视而已。

    就连林梦雅都觉得他恶心,于是把他的狗爪子从自己的小榻边上给掰掉了。

    “好了,你也别闹了。说正事吧,百草阁那里传来了消息,说是已经发现了青筝谱的踪迹了。”

    左丘辰语出惊人,另外的三个人,都看向了他。

    “青筝谱不是在梦雅的手中么?这件事,我想,应该不会有人怀疑才是。毕竟,当初大长老,也只收了姑姑这一个徒弟,不是么?”

    左丘羽立刻问道,但是旋即,除了左丘辰意外,三个人也都想到了同一种可能。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想要假冒青筝谱。进而帮助百草阁的某一方,夺得大长老的位置?”

    林梦雅一语中的,不过,她倒是有些犹豫。

    虽然,她一直没有吐口,说青筝谱的确是在她的手里。

    但是对方未免也确定的有些太快了,简直就是怀疑也没怀疑,就肯定了她手里的青筝谱已经毁了。

    不过细想想,林梦雅倒是觉得,对方的这一招,实在是太过高超了。

    若是真的被他们成功了,恐怕她就算是拿出真的青筝谱来,也是要颇费一番周折的。

    而对方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要是她拿不出来,那空口无凭,谁又能相信,这本能带给他们权利与地位的青筝谱,真的毁了呢?

    何况,在野心家的眼中,青筝谱不仅仅是医书而已,更是能够带给他们巨大利益的钥匙。

    她真是低估了对方的实力与野心,要是当初她没有坚定而全然的否认的话,兴许,事情还会有转机的。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找后账的时候。

    “恩,也许是这样的。但是我派去的人调查了一番后,觉得那些人,似乎是冲你来的。”

    左丘辰看着林梦雅,有些担忧的说道。

    “冲我来?可是青筝谱又不在我手上,即便是冲我来的,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林梦雅指了指自己,奇怪,除了青筝谱跟母亲的身份以外。

    这场争斗,好像是跟自己毫无关系来的吧。

    可左丘辰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你知道,为什么这些多年来,百草阁争斗得那么厉害,却还是不敢明着火拼么?”

    林梦雅摇了摇头,除了这一年,林梦雅都是糊涂着过的。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么多的内情呢?

    但是,她却是有种预感。一旦搀和进青筝谱的争斗中来,那么她以后,恐怕是永无宁日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