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六章 我听她的
    红玉咬了咬牙,不管素梅做了什么事情,可自己,终归是她的姐姐。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而龙天昱又把素梅给收房了的话,那以后,素梅可怎么做人。

    事到如今,也唯有狠下心来,对不起林梦雅了。

    但是,不知道为何,即便是红玉在风尘里打过滚了,倒是对上了林梦雅,她还是觉得有些淡淡的不安。

    也许是因为,之前她们都不是敌人吧。

    “王妃说的是,这事的确是小妹的不对。但是,这到底是两情相悦的事情。我这个当姐姐的,只求昱王妃,能够成全我妹妹。”

    林梦雅其实一点也不意外,红玉会说出这番话来。

    在失而复得的亲情跟微不足道的恩情的之中,如果是她的话,恐怕,也会选择帮助自己的亲人吧。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自己会觉得绑手绑脚,既然人家都已经斩断了恩情,那自己,又何苦还留着分寸。

    “原来是两情相悦啊,不知道是怎么个相悦法。我们王爷虽然风流,但屋子里,也不是谁想进就进的。你们懂不懂规矩,即便是王爷要纳妾,也得先经过王妃的同意。我们主子来了都来了,还容得了你妹妹在那里遮遮掩掩的么?”

    白芍的泼辣性子,最是适合激怒对方,说这些话来的。

    不过,林梦雅忍不住瞥了一眼龙天昱。

    果然看到了他一脸的懵逼,风流?哈哈,估计龙天昱一辈子,都没有得到过这个评价吧。

    “姑娘说的是,只是我小妹她——她生性怕羞,所以,这些事,还是我跟王妃商量来的好。”

    这话,顿时让周围看热闹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撇了撇嘴。

    生性怕羞?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竟然不顾脸面的,连人家男人的屋子里都去得了。

    现在,反而扯了遮羞布,标榜自己是良家少女了,简直就是在说笑话。

    “你商量?也好,按照我们王府的规矩,如果想要进府当妾,必须是身家清白。但是,一旦入了府,就必须签死契。以后,生死就与你们家无关了。”

    这些话,都是在路上林梦雅交代的。

    白芍眼神里带着几分不屑,冷笑的看着红玉。

    这人可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路上一个劲的恳求自己,就连主子都给蒙混了去。

    没想到,竟然是养了一只白眼狼在身边。

    “这——”

    红玉有些迟疑了,她不是不明白,其实所谓的妾室,跟奴婢是强不到哪里去的。

    命好,遇到一个疼人的相公,也不过多几个人伺候,手里有点子银钱花销。

    但若是碰到一个厉害的大房夫人,稍有不慎,生死打杀都是寻常的事情。

    她眼瞧着,别说是林梦雅了,就是眼前的这个姑娘,都不是好对付的。

    红玉虽然心疼妹妹,但是妹妹的条件,她可是太清楚了。

    如果答应了,那以后,说不定要是惹了林梦雅不痛快。

    被人暗中打死了,拖出去乱葬岗都是没人埋的。

    一想到那种悲惨的场景,红玉忍不住心里打了一个突。

    不行,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妹妹,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当下,横过了一条心,脸上也勉强的带出了几分媚笑,看向了龙天昱的方向。

    “姑娘说的是,但是这王府虽然是王妃管事。可到底,也是昱亲王的家。这亲事,怕还是得昱亲王说了算,你说,是么?”

    白芍心头怒意高涨,好一个红玉。

    先是妹妹献身于王爷,现在,红玉又是用这种下作的媚态,勾引王爷。

    简直是一家子不要脸,刚想要回击,可却看到了林梦雅,对她示意的眼神。

    暂时按下了心头的怒火,看着主子,下一步的指示。

    “嗯,说的有理。”

    点了点头,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林梦雅既然也不怒骂,倒像是看热闹似的,回应着。

    转过了头去,林梦雅笑意盈盈的,看向了龙天昱。

    “王爷,您觉得呢?”

    事情的发展,变得有些微妙了。

    如果是按照正常的发现,红玉跟素梅恩将仇报的话,那林梦雅作为正房夫人,不说是脱口大骂,可至少,应该脸上有些厌恶跟不屑吧。

    可现在呢?林梦雅非但没有急,倒是好整以暇的,把球提给了龙天昱。

    要知道,男人们都是想要坐享齐人之福的。

    如今她放弃了主动权,岂不是,给了男人乱搞的机会?

    不仅仅是围观群众们,就连红玉的心头,也提起了一丝希望,屏气凝神的,等到着龙天昱的话。

    “哦,我听你的。”

    龙天昱想都没想,就回了这么一句话。

    期间,眼神都未曾停留到红玉,跟她后面的屋子里一下。

    沉默的跟在林梦雅的身后,他的视线,已经全部都林梦雅给占据了。

    满心里想得,都是如何要治好林梦雅的右肩。

    至于刚刚红玉跟白芍的话,他根本就当了耳旁风。

    “看到了吧,你亲自出马也是没用的。这件事,我们王妃说了算。”

    白芍只觉得大快人心,瞧瞧那个红玉的表情,像是吞了一只老鼠那么的吃惊。

    在府里,谁不知道王爷大,王妃更大的道理。

    还好,王爷根本就不在乎那个小蹄子。这一局,当然是她的主子,大获全胜的了。

    红玉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发展。

    她识人无数,从一看到龙天昱的那一天起,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一定不简单。

    可这样优秀的男子,却从来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停留的。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堂堂的昱亲王,竟然连脸面也不在乎。唯独,就宠溺林梦雅这一个女人。

    完了,即便是素梅真的成了龙天昱的妾室,那她,也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既然听我的,那我就做主,替王爷收下了。”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林梦雅既然会纵容龙天昱纳妾。

    就连龙天昱也惊了一惊,刚想要回绝,就看到了林梦雅的眸子里,闪过的一丝冷光。

    嘶——看来,他的王妃有自己的打算。

    按照现在的局势看,他要是不配合的话,恐怕,没什么好果子吃的。

    当下,也只能先充了好色之徒的恶名。

    “但是——”

    林梦雅话锋一转,脸上可就没有什么笑模样了。

    “我为正妃,她乃是妾室。以后,就跟我们府里的家生奴才没什么两样了。这几天,我手脚不方便,她得过来侍奉我。至于王爷嘛,暂时不用她伺候。还有,从即日起,你就要离开慎郡王府。以后,素梅跟你们家,就没有任何关系了。白芍,拿二十两给她,这人,咱们就算是买下来了。”

    绝对的危险!红玉在一瞬间,汗如雨下。

    那双眼睛,那双从前在路上,总是闪烁着温柔的双眼,此刻,却是被冰封起来。

    能见到的,唯有轻蔑与冷漠。

    此刻,她也是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了。

    若是她反悔的话,恐怕素梅美梦落空不说,就算是她们的性命,怕是也难保了。

    都是她,是她一时猪油蒙了心,怎么就忘了,林梦雅拥有如此显赫的身份。

    嘴巴泛起了苦涩,但这是她自己酿的苦酒,也必须,自己饮下了。

    “是。这是二十两,您拿好不送了。”

    白芍立刻从袖子里,拿了二十两,塞进了红玉的手中。

    这下子,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成了定居。

    “我还有事,就不陪你多说了。今晚就该素梅去我廊下守夜了,晚饭也不必用了。叫她收拾了,去中院就好了。”

    林梦雅漫不经心的吩咐完,领着白芍跟龙天昱,又往回走去了。

    红玉看着手中的二十两,心头却是后悔不迭。

    抬头,刚好看到了转身离去的龙天昱,‘噗通’一下,只得给龙天昱跪下了。

    “昱王爷,我就这么一个妹妹,希望...希望你能善待她,留她...留她一条命吧。”

    宁做商人妇,不做朱门妾。

    从入行的第一天起,就有教习的花娘,每天对她们这些小丫头耳提面命的告诫。

    可没想到,临了,她还是为了心头,那一点点侥幸的自私,而间接把妹妹推入了火坑。

    可龙天昱并未答应她,也没有给她任何的承诺。甚至于,连停顿也未曾有过,就跟在林梦雅的身后,走出了后院。

    红玉的心里一沉,她知道,这下子,算是全完了。

    看热闹的人散去了,连个起哄的人都没有。不久,后院就剩下了瘫坐了地上的红玉,痴痴的,看着手中的二十两。

    嘴角,蔓延出一朵苦笑,终究,她们姐妹还是逃脱不了,被买卖的命运。

    “姐姐,真是太谢谢你了。还是你厉害,一出马,就连昱王妃,也得答应你呢。”

    屋子里,素梅一脸喜色,突然间从屋子里奔了出来。

    把姐姐从地上拉了起来,又细心的,为姐姐抚平了衣裳,弹走了灰尘。

    这是第一次,她们重逢以后,素梅如此的亲热的,唤着她姐姐。

    红玉心如刀绞,也不仅仅是因为,从此以后,俩个人就要真正的永别了。

    也许更多的,是对自己的悲哀吧。

    “这钱,你收着吧,也许,以后能派上用场。”

    红玉把手中的二十两,递给了素梅。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