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 八卦之夜
    林梦雅却无所谓的笑了笑,到现在,若是她还看不清楚素梅的为人的话,那她岂不是白长这个脑袋了。

    “以前在王府里,这种手段,姜如沁又不是没用过。再说了,有我俩个表哥在,谁敢乱来?”

    林梦雅眯起眼睛,看向了外面的阳光。

    临天国三面环海,气候比大晋滋润了许多。

    这俩个国家各有各的特色,也许,她真的应该利用这段时间,在临天国走走看看。

    不管怎么说,既然左丘辰把临天国的商业垄断权给了她,那么,让这里成为三绝堂的银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了。

    虽然,府里的下人们,都在传着关于龙天昱和素梅的小道消息。

    可林梦雅的身份特殊,再加上左丘羽的有意压制。

    早上还乱哄哄传着的艳闻,在午饭过去,似乎就销声匿迹了。

    龙天昱坐在林梦雅的房间里,一边小心翼翼的,给她削着苹果。一边三五不时的,偷看着林梦雅的脸色。

    可没想到林梦雅就像是没事人一样,不时小口小口吃着苹果,膝上还放着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

    心头有些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早上,素梅的确是想要对自己献身来的。

    但是他却是一把,就把她给推出去了。

    可没想到,即便是这样,府里还是议论纷纷的。

    那时他才明白,素梅就是想要府里的人,看到那一幕,进而,闹出点什么桃色事件来。

    可没想到的是,林梦雅这边,竟然是按兵不动。

    轻松之余,龙天昱的心里,却是有些小别扭。

    但是具体是因为什么,他自己也不太清楚。

    总是觉得,林梦雅不该如此镇定就是了。

    不过,从自己来吃午膳到现在,林梦雅倒是一句话都没跟他说。

    难道,她真的生气了?只是在生自己的闷气而已么?

    但是,从来都不善言辞的龙天昱,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只能把自己心头的复杂情绪,全部都发泄到苹果上面。眼看着一个大大的红苹果,几乎就变成了苹果核。

    林梦雅挑起了眉尾,看着面前的家伙。

    这——确定是给她吃的苹果?

    “这些事,还是让白芍她们来做吧。”

    林梦雅的视线,从龙天昱移到了他手上的果核上。

    啧,可惜了这一颗红彤彤的大苹果了。

    “哦,好。”

    龙天昱有些尴尬的放开了苹果跟小刀,拿起了布巾,擦了擦手。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要跟我说?”

    看着龙天昱明显心不在焉的样子,林梦雅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没事,只是听说过几天,左丘羽要亲自送你去百草堂求医。我不放心,所以,我想跟你一起去。”

    龙天昱认真的说道,林梦雅突然停下了吃着的苹果,歪着头,一双水灵大眼睛里,满是疑惑不解的神情。

    “你跟我去?大晋那边,真的不要紧么?”

    林梦雅有些意外,她所认识的龙天昱,可是一个时时处处,都会以国家大事为首要前提的人。

    虽然,他跟着自己一起来临天国寻药,但这可是大晋皇上的圣旨。

    如今寻医之事,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事情了,更是关系到临天国的皇权争斗。

    她身份特殊,要是搅合进去,尚且还不知道会面对什么。

    若是龙天昱这样敏感的身份搀和进去了,恐怕,寻医之事,十有**,会是不成的。

    “不碍的。”

    龙天昱的眼神闪了闪,勉强才能压抑住心头的心虚。

    其实,父皇的密旨,除了让他可以跟随林梦雅去寻药以外,更加重要的是,找到关于青筝谱的消息。

    而他们之前也只是怀疑而已,没想到在林梦雅的口中,竟然得到了确定的消息。

    如果他现在走的话,难保父皇,不会派别人来。

    表面上,给自己找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可是内心,龙天昱却是不想再让林梦雅离开自己的视线。

    如今,他也只好用父皇的密旨,来堵住那群人的嘴了。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那就带你一起去。不过,在去以前,有些麻烦,也该解决了。”

    林梦雅也没觉得不合适,毕竟,龙天昱风里来火里去的,也算是跟她患难与共了。

    要是临门一脚了,反而把人家给踹走,想一想,也是觉得不合适。

    把膝头的书放在了桌子上,林梦雅站起来身来,伸了伸懒腰。

    她可不是一个眼睛里会揉沙子的人,从前不出手,是因为没必要。

    但是既然,左丘辰跟左丘羽看样子要把她宠的无法无天,那不任性嚣张一点,怎么对得起这俩个表哥,辛辛苦苦,给她打造的人设?

    脸上带着几分邪气的笑容,林梦雅挥了挥小手,豪气万丈的说道:

    “来人啊,跟我一起,去看一场好戏。”

    时间:下午两点半左右。

    地点:慎郡王府的后花园。

    此时,正是人慵懒犯困的好时候。府里除了那些还在伺候着主子爷们的下人,其他的,都是寻个地方,小憩一会儿了。

    可此时,从中院里,走出了三个人来。正是要看戏的林梦雅,跟她最最忠实的小跟班白芍。

    至于另外一位嘛,就是从来都只会默默的纵着他正妃,把天捅个窟窿都不怕的龙天昱。

    三个人一到了游廊中,立刻,就激起了注意无数。

    林梦雅这个安乐郡主,虽然平时不怎么跟下人们说话。

    但是谁都看到了,那些郡王贝子,甚至于亲王和宗室大臣们的珍贵贺礼,可都是流水似的,搬进了这位郡主的屋子里。

    要知道,临天国皇室的近支,女子本就稀少。这一辈更是夸张,除了这个小郡主以外,竟然连一个女子都没有。

    所以,这小郡主所受到的宠爱,可是整个临天国所有的女子,都比之不上的。

    但是,偏偏有一个人不怕死。

    看着林梦雅他们前进的方向,所有人的好奇心,都被勾了起来。

    天呐,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临天国的小郡主,为了自己的夫君而大吃飞醋,进而动怒。

    这,简直就是一场,百年难遇的奇闻呢!

    八卦之魂,瞬间点燃了所有人的精力。

    刚才还昏昏欲睡的王府,此刻已然是恢复了活力。

    只是从中院走到后院的这么一会会儿的功夫,看热闹的下人们,就以各种各样的理由,都挤在了后院里,装作漫不经心的,看着即将要发生的大战。

    左丘羽虽然只是个郡王,但是作为临天帝唯一的弟弟,王府的规模,也不算是少了。

    三进三出的大院子,除了中院是主子们起居的地方,后院基本上都是女眷跟客房。

    但是左丘羽这人古怪的很,二十几岁的人了,就喜欢侍弄那些草药什么的,连个侍妾都没有。

    所以,龙天昱和素梅红玉这些客人,都是暂时安排在了后院的客房里。

    至于林梦雅,在左丘辰的强烈要求下,左丘羽不得不半自愿半强迫的,把自己的主屋,让给了林梦雅。

    可怜的慎郡王,在自己的家里,却不得不去住厢房了。

    林梦雅一路上并未露出任何生气的神色,闲庭信步,就像是饭后散步一样,到了素梅她们居住的客房。

    此时,这里已经布满了来看热闹的下人们。

    不过大家都不敢明目张胆的来看,不过是都找个由头来看。霎时间,就连后院洒扫的活计,都成了香饽饽。

    可见,八卦这种事情,绝对是不分国度跟时空的。

    林梦雅就当没有看到,她来就是要把事情闹大的。既然是这样,人当然是越多越好了。

    刚到后院,从屋子里出来的不是素梅,而是一脸为难的红玉。

    将心比心,红玉其实一直反对自己的妹妹素梅,想要攀上高枝儿的这种心情。

    但是,近几天来,素梅好像是着了魔一样。

    心心念念的,都是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

    今天早上,就因为素梅去找龙天昱献身的这件事情,姐妹俩个已经吵得不可开交了。

    如今,人家林梦雅已经找上门来了。

    于情于理,她们姐妹,也应该给人家一个交代。

    可面对救命恩人,红玉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一张脸儿十分的窘迫,不自然的对着林梦雅笑了笑。

    “您来了。”

    林梦雅挑起眼睛,看了她一眼后,微微的点了点头。

    比起之前的和善来,恢复了女装之后的林梦雅,更显得有几分倨傲。

    红玉的心里,更加没底了起来。

    以前她本以为,这女子可能是个富商之家的出生。

    可是不曾想,她竟然是临天国的安乐郡主,同时,也是晋国镇南侯林大将军的掌上明珠。

    这样的女子,在她这些年的经历中,根本就是难以想象的。

    但是,惹上这样的女子,她跟素梅,即便是被人拖出去打死,也只有自认倒霉的份儿了。

    “红玉,你不用觉得对不起我。咱们之间的恩情,早就已经在四方镇的时候,就互不该欠了。如今,你是你,我是我。你妹妹既然犯了规矩,那就让她来受罚吧。”

    林梦雅语气平缓的说道,没有气急败坏,甚至于,连一丝波澜也没有。

    哪里,像是一个来找麻烦的妒妇?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