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 王府艳闻
    所以,她才会答应跟左丘辰的条件。

    别的不说,一旦跟他达成了交易。那么,那些想要青筝谱的人的目光,就会集中在左丘辰的身上。

    一个王妃,一个帝王。想也知道,到底抢谁比较容易一点。

    但是,在前期,她必定会更加的危险。

    既然如此,她不如就暂时,先留在临天国。

    反正,她在这里一天,左丘辰就要保护她一天。

    好吃好喝的供着她不说,还能每天都逗自己开心。

    戏弄一国之君的滋味,可不是那么轻易的,就能停下来的。

    以后即便是回国了,也能跟人家吹吹牛。

    好歹,她也是绝无仅有的,能让一国之君,甘愿成为她的马仔小弟的牛波闪闪的人物了呢!

    这种感觉,只能用一个‘爽’字,来形容了。

    跟白芍又聊了几句,体力差不多耗尽了的林梦雅,悠然睡去了。

    今天的梦里,难得的,有了几分少女家家的心思。

    屋子外面,一阵风掠过,飞花片片,落下了一地的粉红雪白...

    “你们放在这里就好了,王妃还不曾起身呢,轻一些,不要吵醒了王妃。”

    一大早,白芍就轻手轻脚的起了床,然后站在门口,张罗着林梦雅今天要穿的衣裳首饰。

    在裕亲王府的时候,王妃虽然从来不挑吃穿。

    但是,可不管是哪一样,都觉对是京都里面,寻常的贵族小姐们没有的。

    今天的首饰,是一对牡丹花造型的金丝盘玉的步摇,纯金的流苏坠子,一颗颗的细珠,打磨得浑圆景致。

    除此之外,一双梅花样的红珊瑚耳坠子,外加上几朵造型极为精巧的绒花。

    不管是哪一样,看起来都是透着贵气,同时,也有少女的活泼。

    衣裳是一身临天国特产的青色绸缎裙衫,里面是抹胸的豆绿的宫裙。一双淡青色的修鞋,上面缀了俩颗手指头那么的珍珠。

    这些都是林临天国的尚衣局,日夜赶工做出来的。

    虽然事发突然,但是绣工却是一点都不马虎。

    那衣裳上面,都是绣了梅花的图样。别人穿上,可能就是乡下媒婆子似的。

    可穿在林梦雅的身上,却总是衬得她肤白如雪,又干净雅致。

    再加上她最近身子不太好,总是显得柔柔弱弱的。就更有了仙气儿似的,往廊下一坐。

    乍一看,就跟画中仙似的。

    白芍一样一样的检查过,都妥当了以后,才叫人放在了房间的桌子上。

    只等着林梦雅起身,就能给她穿戴妥当了。

    “你听说了么?”

    “听说了,真是个风流的多情种呢。洗衣服的王婆中,那女子,衣衫不整的从屋子里跑出来的。”

    “真的呀?这大晋的女子,胆子就是大呢。”

    廊檐下,几个外院的侍女们,正聚在那里,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又在传谁的闲话。

    林梦雅还没醒,白芍皱着眉头跟了出去。

    但是看到她走近了以后,那些刚才还眉飞色舞的侍女们,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白芍知道,自己的容貌,对于女子来说,是有些过于凌厉了。

    当下,就缓下了自己的情绪,温和的跟几个侍女打着招呼。

    “大家都在这呢,真的不巧,我家主子啊贪睡,还没起身。若是几个姐妹们方便,不如,我请大家吃杯茶如何?这几日伺候我家主子,也是辛苦几位姐妹了。”

    林梦雅的伎俩白芍也学会了几分,软硬兼施,方能让人为她所用。

    几个姑娘一听说,这郡主的亲信要请她们吃茶,当下,也都眉开眼笑了起来。

    “姑娘客气了,我们都是粗使的丫头,那里能吃得姑娘的茶呢。”

    客套的话,她们都是要说的。

    可白芍却是温柔的笑了笑,坚持说道:

    “我也不过是个奴婢而已,只不过是主子用惯了而已。倒是我看,几个姐妹,都是难得的机敏之人,以后啊,定有大用的。都是自家姐妹,不用客套。走吧,这天,是适合吃茶的了。”

    几个姑娘喜笑颜开,当下就跟着白芍,一起去了院子西厢房。

    这里原本是安排给白芍的,但是她坚持要在林梦雅的房间里伺候。

    所以这里,茶具一应俱全。

    白芍用使了几个钱,买了些果子糕点的。

    早上大家都起得早,而且早饭又没吃许多。

    所以三两句话下来,那些姑娘们,也都被她收买得差不多了。

    捧着茶杯,白芍有意无意的,退出了谈话的圈子。

    那些丫头们,也都开始放松,说起了这府中的趣闻来。

    “唉,看白芍姑娘的气度,就知道咱们郡主,定然是个不凡之人。可没想到,那大晋的昱亲王,也是忒不检点了。”

    一个圆脸的姑娘刚说完,就觉得有些不妥。

    不过看白芍,却像是没反应似的,该吃吃该喝喝。偶尔,还露出了一样好奇的眼神。

    那姑娘又放心大胆的说了起来。都是府里的丫头,谁不喜欢这种主子们的艳闻啊。

    “可不是,不过那个叫素梅的丫头,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大家闺秀啊。白芍姑娘,你是跟她们一起过来的,你可知道,那丫头是什么来历么?”

    素梅?果然又是跟素梅有关!

    过来的路上,阿秀不止一次的跟她说过,素梅动机不纯。

    但是因为没有主子的命令,关键时刻,白芍还是把她跟红玉都留了下来。

    也是因为后来,听说主子受伤,她跟阿秀都没有了什么心思。

    但是没想到,最后竟然给主子,留出了一个冤家。

    “没什么人,只不过是我家主子好心眼,随手救出来的一个姑娘而已。”

    白芍心思急转,本想把红玉跟素梅曾经陷入过青楼的事情,抖搂出来的。

    但是,如果被人知道的话,只会传得更加的不堪的。

    不如,就先压下来。打探清楚了,再行事的好。

    “哎呀呀,这样,就算是恩将仇报了。”

    茶话会孩子进行,但是,搜集了所有情报的白芍,却是白白的生了一肚子的气。

    林梦雅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明显心不在焉的白芍。左手在白芍的眼前晃了晃,但是对方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奇了怪了,走神可是白芷的专利来的,这丫头,什么时候也学了来?

    “怎么了?想家了?”

    林梦雅摇了摇白芍的手,还以为是自己昨晚无意之中说的话,让这丫头多心了。

    白芍好像是大梦初醒一般,愣愣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主子。

    五官如同仙子一般精致而美好,气质又高贵优雅,出身也是的不凡。

    这样完美的女子,为何王爷,却是不懂得珍惜呢?

    越想越气,白芍咬了咬唇,只是不知道,该不该跟王妃禀明。

    “瞧瞧你这委屈的样子,可是谁欺负了你不成?说出来,我去给你报仇,可好?”

    林梦雅打趣的说道,能欺负白芍的人,还真没几个。

    可没想到,这丫头一听到这话,就眼泪珠子断了线,一时间,倒是叫林梦雅慌了神。

    “主子,呜呜...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

    顿时林梦雅是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

    这丫头,没头没脑的,说什么呢?

    左手费力的摸了摸白芍的额头,奇怪,没发烧呢?

    难不成,是撒了癔症了么?

    “你怎么了?别哭别哭,有什么事,你说就是了。”

    林梦雅有些手足无措,家里最常哭的,就是白芷那丫头了。

    每次,白芨跟白芍她们,都是要笑话她的。

    可没想到,她身边的凤辣子似的人物,竟然哭了个梨花带雨。

    顿时,林梦雅脑海里,就闪过了无数的可能性。但是每一种,还都是让她给排除了。

    哭了一阵子,在弄脏了俩方手帕后,白芍总算是止住了苦声。

    而林梦雅,也终于了解到了,白芍之所以会哭的原因。

    “我当是什么呢,王爷是男人,自然是需要女人的安慰的。你看看你,至于哭成这个样子么?”

    白芍想到了任何的一种可能性,唯独,没有想到,王妃主子,竟然是这么的坦然。

    眨巴着一双水灵的大眼睛,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家的王妃。

    难道说,从马上摔下来,还把脑子给摔坏了么?

    天啊,这可不得了了。

    “噗嗤”一声,林梦雅笑出了声来。

    总算,这丫头不哭了。接着,她就握着白芍的手,毫不在乎的说道:

    “你想想,龙天昱怎么会看上她?当初在京都里的时候,给龙天昱投怀送抱的人多了。他若是要乱来的话,咱们府里,还会那么清净么?”

    林梦雅可不觉得,龙天昱是那种不挑食的人。

    虽然总是有些打着尝鲜的旗号,掩饰自己的风流成性跟不负责任。

    但是龙天昱是谁,那可是大晋排名前三的最受欢迎的男青年之一。

    即便是他要喜欢一个农家的女子,那也必须是钟灵毓秀,灵气逼人的空谷幽兰。

    素梅那种,一看就虚伪又厚脸皮的人,龙天昱才不会让她,脏了自己的床呢。

    “可是——可是大家都能看到了,素梅,是从王爷的房间里冲出来。而且,还衣衫不整呢。”

    话是这么说的没错,但是白芍,还是觉得,素梅跟王爷之间,肯定是有不清不楚的勾当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