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三章 狡猾交易
    左丘辰不禁愣住了,片刻后,忍不住干巴巴的笑了出来。

    林梦雅看着他那副仿佛,是被人给拆穿了的表情,眼睛里却闪过了几抹精光。

    这大表哥可并非是凡人,试想一下,百草阁的内斗,也只是临天国上层贵族之间的事情。

    几个小小的侍女,为何会如此的知根知底。

    还不是得到了左丘辰的授意,想用这种方式,让她知道左丘辰的处境。

    况且,左丘羽早就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兄弟俩个如此待她,她也必定会投桃报李的。

    “我早说了,这个方法不行。阿羽就是执意要做,看来我没看错。林家跟左家最优秀的血脉,当真是个出类拔萃的人。”

    左丘辰换上了一副轻松的表情,即便是如此,可林梦雅却是第一次觉得,左丘辰终于的把她当成了同等地位的人。

    而不仅仅,只是一个小妹妹。

    “左丘羽知道的我的脾气,所以,他才会这样做的吧?大表哥,你到底需要我做什么?是帮你找到青筝谱,还是——要让我继承大长老的位置?”

    月下,林梦雅脸上的表情也是温柔和煦。看不出半分生气,或者是其他的情绪。

    远处看来,这表兄妹俩个,倒像是在谈天说地。

    说也想不到,这样一幅和谐的画面下,谈话的内容,竟然是关系到颠覆江山的大秘密。

    “如果现在让你继承大长老的位置,无疑是要把你推入火坑。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把青筝谱,暂借给我一用。”

    虽然是商量的语气,但是林梦雅却从他的话里,嗅出了几分,属于阴谋的味道。

    意有所指的笑了笑,林梦雅左手轻轻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这青筝谱,真的毁了嘛...”

    左丘辰无所谓的笑了笑,也学着林梦雅的样子,看向了天上的明月。

    “若是你能帮表哥我达成所愿,临天国的商业,都由你的人垄断,如何?”

    淡淡的声音,还带着一点点诱哄的感觉似的。

    林梦雅心头,掠过了一丝的惊疑。

    难道是她三绝堂堂主的身份暴露了么?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

    这种事情,就连龙天昱这种在京都里面,拥有不少眼线的人,都做不到。

    何况是辰表哥,这个外国的皇帝了。

    “没用呢表哥,我又不在这里居住,你就算是给我垄断的权力,我也是用不上的。”

    波澜不兴的眼神,丝毫没有露出一丢丢的破绽。

    林梦雅转过头,笑意吟吟的看向了左丘辰。狡猾得像是一只小狐狸,互相试探着对方的底牌。

    “权利嘛,你肯定是不感兴趣。所以,表哥能给你的,只有财富。你家王爷虽然权势滔天,是个一顶一的人物。但是,你也得有点娘家的体己不是?”

    人畜无害的劝道,这口口声声里,可全都是为林梦雅着想的意思。

    垂下了一双眸子,林梦雅浅笑出声。

    “表哥你野心还真是不小,好,我可以帮你找到青筝谱。但是,我还有个要求。我要接管百草阁,当然盐铁矿石,我不会沾手。”

    深藏于血液中狡猾,让俩个人如同是跳探戈一般,互相进退,也在进退中,逐渐了摸清楚了对方的意图。

    “好,但是青筝谱,怕不是那么简单的能找到的。以三个月为限,你看如何?”

    三个月,自己的大表哥,未免有些太过急切了吧?

    林梦雅歪了歪头,好像是思考过一阵子后,才缓缓的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以一年为限吧,我若是右臂没好,这青筝谱,怕是也难找不是么?”

    左丘辰马上就明白了林梦雅的意图,笑着摇了摇头后,才低声说道:

    “还是梦雅表妹想得周到,就以一年为限。我这厢,多谢表妹成全。”

    滑稽的行了一个礼,俩个人相视一笑。

    有些事情,就是只能意会而不能言传的。

    “我还有些事,就不在这里陪你闲聊了。过几日,咱们就启程,回到旧都找白草阁的人,帮你治伤。”

    点了点头,林梦雅唤了侍女过来,靠在侍女的身上,缓缓的回到了房间。

    站在暗处的左丘辰眼神闪了闪,脸上露出了不明以为的笑容后,也步出了慎郡王府的院落。

    身体到底是有些虚弱的,只是从院子里,回到床上的几步路,她就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许是因为白天,消耗了太多的体力了吧。

    白芍早就按照她的喜好,把床铺铺好了。

    服侍着林梦雅换上了中衣躺下,白芍也抱着被子,坚持要在林梦雅的房间里打地铺。

    “你这又是何苦呢?郡王府又不是没有房间,你在这里,怎么能睡好?”

    屋子里,只点了一盏烛火。

    林梦雅歪着头,看着躺在她床下的白芍。

    “不行,主子您现在身体不方便,这晚上,要是口渴了,连个倒水的人都没有。我就是伺候主子的。当然不能离开你了。”

    白芍一点都不在乎,反正这房间里,有的是棉被。

    况且,屋子里都是用棉木做的地板。踩下去,比穷人家的床铺还要舒坦些的。

    她的身上,可是带着另外姐妹们的期待的。本来主子受伤了,她就难过得不行。

    要是再不好生的伺候着主子,她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林梦雅又劝了她几句,可这丫头,就是固执己见,说什么也不离开她的身边。

    无奈,林梦雅只能强行命令她,把软塌上的羊毛垫子铺上,俩个人这才勉强达成了共识。

    “白芍,你觉得临天国,怎么样?”

    林梦雅躺在床上,微闭着双眼,像是闲话家常一般的说道。

    “还不错,比起咱们大晋来,这里的姑娘们,好像是更水灵一些。对了主子,我在来时的路上,听人家说,这里啊,有许多我们大晋没有的好东西。但是不管哪里,还是不如自己家好。”

    这还是长这么大,走这么远的路。离家越远,她就越觉得家的温暖与可贵。

    现在,恨不得立刻,就飞回大晋。飞回她们安乐的小窝,然后跟姐妹们生活在一起。

    “恩,当然是这样的了。但是这里,也算是我的半个家乡吧。白芍,如果我要留在这里,你会不会,也跟我留在这里。”

    白芍不太明白,为何主子,会突然这么说。

    第一个想法,就是主子既然是大晋的王妃,当然不会住在临天国的了。

    可又一想,主子现在可是临天国的郡主。

    况且,那个什么慎郡王跟临天国的皇帝,对主子还真是不错。而且,这里也算是主子的故乡,若是主子留在这里的话,她一定会跟着留下来的。

    “当然,主子在哪里,我就会在哪里的。不过,我希望把咱们院子里的人,都带过来。”

    白芍的话,让林梦雅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其实,纵使她跟龙天昱相知相惜,可她的心里,却总是还有些阴影。

    有些事情,她从大晋就已经看明白了。

    太子此人虽然出身正宫,但是气量狭小。一个没有容人之能的人,就算是做个男人,都算是不成功的。

    何况,是一国之君呢?

    龙天昱即便是不说,不抢。但是最后,还是要卷入最高的权力斗争的人。

    以龙天昱的能耐,即便不能最后问鼎九五之尊的地位,也会成为朝廷重臣。

    如果是那时候,她还能像是现在一样,在他的身边,替他辅佐处理一切么?

    这一点上,林梦雅暂时没有那个自信。

    而且,最关键,也是最让她不安的就是。

    龙天昱从未说过爱她,哪怕是喜欢这样的字眼,也从未说出口。

    说起来可笑,即便是在她受伤昏迷的时候,龙天昱都可以衣不解带的对她。

    在她醒过来以后,龙天昱对她万分的温柔体贴。

    可女人总是如同小动物一般,一旦陷入了爱情里,就总是需要一个肯定,需要一个承诺的。

    即便是,这个承诺任何用都没有。可女人,就是傻傻的会相信。

    她虽然可以跟那些当权者周旋,但是在爱情里,她还是个懵懂的新手。

    “唉...”

    也许,是她太贪心,要得太多了吧。

    “主子,您是担心手臂上的伤么?今天邱太医,不,是慎郡王说了,过几天,要带您去他师父那里瞧病呢。放心吧,慎郡王的医术那么高超,他的师父,一定会更厉害的。”

    白芍宽慰着林梦雅,可林梦雅心里担心的,却不是这个问题。

    她既然有青筝谱在手,那么,右肩上的伤,也不过是昨晚就能解决的问题。

    但是青筝谱里的药方,尤其是这种,可以解决堪称绝症的良方。她可以肯定,任何医书上,也不过只是有只字片语的提及。

    从净心莲到龙行草,再到自己治病的药方。

    她如果用的太频发的话,那青筝谱在她手里的事情,也早晚就会曝光的。

    到时候,带给她的,只能是无穷无尽的麻烦了。

    其实,在仙人路那里,那些人也是不确定,她手中,是不是有青筝谱。

    不然的话,只要抓个她在乎的人,让她来交换就可以了。

    这也给她提了一个醒,以后,怕是她身边的人,都要跟着她受罪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