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二章 吃饱撑的
    龙天昱又吩咐了左右,一定要照顾好林梦雅后,又脚步匆匆的,出了慎郡王府的大门。

    看着龙天昱的身影,林梦雅幽幽的叹了口气。

    这几天龙天昱跟左丘羽左丘辰他们,好像是分外的亲密。

    不仅仅是每天都在她的面前,眉来眼去的。而且,趁着她睡着了,或者是吃完药以后,总是会聚在一起。

    至于说些什么,她一点线索也没有。

    不过,她也懒得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算是让他们以为,自己已经被糊弄过去了。

    因为对于龙天昱,她心里也是有些愧疚的。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在青筝谱的问题上,她对龙天昱撒了谎。

    她不是有意瞒着龙天昱的,可这几天,她通过各种渠道,终于打听到了关于,青筝谱到底意味着什么的那么一点点的线索。

    但是,知道得越多,她越是觉得,隐瞒下来,要比头脑一热,就告诉给他们实情的好。

    其实,左丘辰现在的地位,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岌岌可危。

    因为百草阁的巨大影响,如果想要真的获得所有皇室成员,跟临天国贵族的认可。那么,必须要先获得百草阁大长老的认可。

    现在问题来了,大长老在十几年前,就神秘失踪了。

    而想要继承大长老的位置,要么,是大长老的亲传弟子,要么,就是要从大长老的手里,得到传承。

    没错,就是要拥有青筝谱。只有拥有青筝谱的人,才有资格,继承百草阁大长老的位置。

    只要继承了这个位置,就代表着在临天国,就有了跟皇帝比肩的地位跟尊荣。

    不过,卧榻岂能容他人安睡。所有人都不会让一个外人,来分得自己的权力跟地位的吧。

    所以,其实每一任的大长老,都是经过多方面的考量。

    既要能服众,也要跟皇上关系密切,甚至于是辅佐皇帝的。

    不过,上一任的大长老是个例外。

    那是一个一心沉浸在药学之中的医痴,这辈子唯一感兴趣的,就是研究青筝谱了。

    以至于甚至有传言说,有人想要借着大长老的势力,挑拨百草阁跟皇室的关系。

    但是当时的皇帝,只送给了大长老一棵在青筝谱上,才被记载的神秘药材,从此以后,那位大长老就对先皇是死心塌地的。

    这也足以说明,这位大长老,之所以会让皇上那么放心的原因了。

    恰恰是他对医学的执着,才造就了那位大长老,单纯到了极点的性子。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自己的母亲,才成了这位大长老的亲传弟子。

    只是,母亲当初之所以出走的原因,她尚且还不知道。可因为母亲的突然消失,再加上那位大长老的神秘失踪,才让百草阁暂时处于混乱之中。

    也是因为如此,才能让左丘辰成功的即位,又迁都成功。

    可这种事情,在不久的将来,可能就要结束了。因为争斗,总是要一个结果的。

    她从侍女的嘴里,得知了大长老一共有三个候选人。

    他们也都是临天国里皇亲贵胄,权势滔天。

    但他们都不能名正言顺的,继承大长老的位置。只因为百草阁立下的规矩,唯有持有青筝谱的人,才能继承大长老的位置。

    林梦雅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随后,用左手轻轻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又是一场阴谋与权力的争锋,只是,她却是因为母亲的原因,而处于漩涡的最中心了。

    唉,想起来就心累得很。

    “主子!主子!您——您没事吧?”

    急切的呼唤声,把她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林梦雅转头,果然就看到了从外面奔进来的白芍跟阿秀。

    一阵子没见,这俩个丫头,好像是都清瘦了不少。

    尤其是那俩双水灵的眼睛,倒是肿的跟个桃子似的。

    有这么严重么?她不由得失笑,但是,却又觉得十分的窝心。

    这世上,有人真心的惦记自己,也算是一件十分难得又幸福的事情了。

    “我没事,只是右手摔脱了臼,这几天不能用力而已。你瞧瞧你,我又没怎么样,你干嘛哭得跟个泪人似的啊!”

    右手的外伤已经不严重了,有了那些灵丹妙药的帮助,很快就会恢复如初的。至于能不能用的事情,她也觉得,不能强求。

    “我担心您啊,从前,您就不怎么会骑马。怎么到了这里,您反而任性了起来呢?我看看,没落下什么伤吧?”

    林梦雅的右手一点反应都没有,但是白芍触碰的时候,她还是假装痛呼出声了。

    “嘶——”

    白芍立刻缩回了自己的手,有些自责的看着主子,却是再也不敢轻易的触屏主子的右手了。

    努力的给她一个没事的微笑,连带着阿秀,都开始跟着白芍,上上下下的打量起了她来。

    “你这丫头,才几天没见,就好像不认识我似的。还是我脸上落了什么东西,值得你这么认真的看呢?”

    林梦雅忍不住的打趣阿秀,但是那丫头却是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

    那眼神里,还似有些崇拜般的神情。

    “梦雅姐姐,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那个昱王妃啊!果真是名不虚传,我啊,最敬佩的人,就是你了!”

    自己的身份被阿秀得知,林梦雅一点也没有什么意外。

    这丫头本就直率讨喜,这几天在路上,肯定是她护着白芍来的。

    所以,白芍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那这丫头,肯定是第一个知道的。

    毕竟关心则乱,当时的动静不小,相信商队里,肯定有人传回了消息了。

    白芍这丫头肯定是又哭又担心的,不然的话,那可就不是她的贴心丫头了。

    “你崇拜我什么啊?唉,我本来想要低调的,但是这坏名声,怎么就传到烈云去了呢?”

    林梦雅故意叹了一口气,逗弄着阿秀。

    阿秀笑眯眯的坐在了林梦雅旁边的栏杆上,然后,像是个花痴迷妹一样,看着林梦雅如数家珍:

    “当然不是恶名了!我可是听人家说了,当初你跟昱亲王成亲的时候,昱亲王可是有眼不识金镶玉,竟然想把你拒之门外。没想到,你出现啊,昱亲王立刻对你惊为天人,风风光光的把你的迎娶到了王府。还有啊,当时京都里有个恶霸,力大无穷,欺行霸市。但是你一点都不怕,还把他们整治得跪地求饶呢。最后,救下了无数的贫苦百姓,大家都对你拍手称赞呢。还有还有——”

    林梦雅赶紧制止住了阿秀,天啊,这都是谁给她造得势啊?

    “停停停,再说下去啊,我就要成拯救世界的女超人了。这些事,都是谁跟你说的,我可要找他去收版权费了。”

    阿秀突然吐了吐舌头,却是没说这话是谁传出去的。

    林梦雅也不逼问她,毕竟,她当初的那些事,也算不得什么秘密,大家既然知道,那就知道好了。

    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只是这也有些太夸大其词了吧。

    寒暄了一阵子后,院子里的人,也都知道了这俩位尊客的身份。

    白芍既然来了,那给她换药,还有一切旁的事情,当然是由白芍亲自来处理了。

    在加上这俩个姑娘生得貌美,嘴巴又甜,手脚又勤快。

    才半天下来,这院子里上上下下的侍女们,就都跟她们熟悉了起来。

    原本还有些冷清的院子里,也多了几分活泼气。

    见到好姐妹心情高兴的林梦雅,晚上,也多吃了一碗饭。这倒是让龙天昱,觉得放心了不少。

    不过,晚饭吃得多的林梦雅,现在只有一个感受。

    那就是——撑!

    因为百年兴奋得过头了,她的体力有些跟不上。

    但是那种又撑得难受,又挑不开眼皮的滋味,实在是有些难过。

    不得已,她只能请人把她抬到外面,看看星星月亮,吹吹冷风,这才勉强的清醒了起来。

    拿了一枚消食丸塞进了嘴里,那酸酸甜甜的滋味,让林梦雅眯起了眼睛。

    “吃了什么好东西了,不妨给表哥我常常鲜吧?”

    月下,一道修长的身影,踏月走来。

    长身玉立,脱掉了龙袍的左丘辰,多了几分儒雅惬意,少了几分威严庄重。

    林梦雅笑了笑,把手中的深红色小丸子,托在了手掌上,抬起给了左丘辰看。

    “呦,原来是糖丸。表妹真是小孩子心性,真是可惜,为兄我就没有这么轻松的时候了。”

    话是这么说,左丘辰还是捡了一颗放进了嘴里。

    口腔中,那酸酸甜甜的味道,立刻就化解了他嘴里的苦涩。

    合着酸甜咽了下去,他心头郁闷,好像是也稍稍纾解了那么几分。

    “你也有心事?所以,才大半夜的不睡觉?”

    林梦雅明知故问,这几天的接触,她可是能够觉察出来,这位大表哥,可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主儿。

    对自己千般殷勤,又对自己的朋友们如此的大方,说他没有目的,那才是有鬼了。

    “恐怕,我们的原因是一样的。”

    左丘辰已有所指,但是林梦雅却立刻笑眯眯的说道:

    “我是晚上吃多了撑得,表哥,你也是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