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 各有心思
    “你们的意思是——青筝谱对么?”

    林梦雅的这句话,让三个人的心里,同时一震,各有心思。

    但是表面上,却是一点都没有表露出来。

    林梦雅心思急转,就算是她再笨,也知道青筝谱,可能不仅仅是一本医书这么的简单了。

    “不瞒你们说,青筝谱我的确是找到了。但是,已经被毁了。”

    其实林梦雅这话,倒也不算是胡说。

    毕竟,青筝谱现在的状态,除非是同样拥有神农系统的人,不然的话,就很难能够分辨出上面的字迹来的。

    况且,如果把青筝谱的事情暴露出来的话,对他们三个来说,也不一定是好事。

    “毁了...”

    反应最大的,当属左丘羽了。

    脸上的表情有些痴痴呆呆的,喃喃的嘟囔着。

    “这个青筝谱——不过是一本医书而已吧,即便是坏了,也不用这么难过吧。”

    左丘羽听她这么说,反应很大。

    那一副心疼得要死的样子,好像是再说林梦雅是个败家子一样。

    可却还是被左丘辰拦住了,这位颇有野心的帝王,只是稍微犹豫了一瞬间后,脸上漾出了淡淡的笑容。

    “没事,毁了也好,这样的话,你也能少了许多的麻烦。”

    “可是,皇兄,如果没有了青筝谱的话,百草阁的那群人——”

    “别说了。”

    左丘羽急急的话,却被左丘辰毅然的打断了。

    眼神带着几分威慑,看向了左丘羽,他的决定,没有任何人能撼动。

    “梦雅,你先休息。阿羽你跟我一起出去,我有事要找你商量。”

    左丘羽尽管不想,可还像是霜打得茄子一样,悻悻的跟着左丘辰出了屋子。

    龙天昱把林梦雅扶了起来,一口口的,喂给她喝水。

    尽管左丘羽跟左丘辰说话吞吞吐吐,犹犹豫豫的,但是林梦雅也能猜出几分来。

    这青筝谱,肯定是关系到什么重大的事情。而且自己的母亲,怕也不只是临天国长公主那么的简单吧。

    她有些为难,虽然左丘辰跟左丘羽对她不错,但是,她现在伤还没好,如果卷入了什么别的风波,反而不好。

    “龙天昱,你说,我该帮他们么?”

    龙天昱的眸光微动,可却是一丝别的情绪都没有泄露出来。

    林梦雅的目光,征询的看向了他。那双如水般眸子里,却是隐约可见她对自己的信任。

    心头,闪过了一丝歉疚。

    但是龙天昱越是了解林梦雅,他就越是知道,若是被林梦雅知道了——

    突然间,他觉得心头一冷。

    不,绝对不能让林梦雅,有任何的察觉!

    “怎么了?你也觉得难办了,是不是?”

    林梦雅疑惑的问道,龙天昱回过神来,强压下自己心头的不安。装作不经意的笑了笑,说道:

    “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你的表哥。但是,你现在伤势还没好。如果再节外生枝的话,我怕你会力不从心。”

    林梦雅靠在床头,点了点头。

    这几天,她虽然已经察觉出来,左丘辰跟左丘羽这几天对她那么好,总归是有些别的原因在的。

    但是,她却是也能感觉出来,他们确实是对自己有几分真心的。

    如果,此事真的事关重大的话,她也不该袖手旁观才是。

    “对了,我记得你出来是为了巡查春耕之事的。现在,你都跑到别人的国家来了,太子那里,还不找你的晦气?”

    龙天昱替她掖了掖被角后,才不在乎的笑了笑。

    “他哪里还顾得上我,说起来,你跟左丘羽也是厉害。你们走后没多久,父皇就清醒了过来。不知道是谁暗中把你们出来寻药的事情,禀告给了父皇。那时我正从乾州赶回来,路上又接到了父皇的密旨。太子他们在父皇昏迷期间做下的错事,此时正在努力掩盖呢。哪里还有时间,管我呢?”

    没想到,原来竟然是这样。

    林梦雅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她本以为皇上不会轻易的对外宣布自己清醒的消息。

    毕竟,如果是告诉太子他们的话,难道,皇上不怕打草惊蛇么?

    但是细想了想,龙天昱的父皇那是何许人也。他这么做,必然是有他的道理的。

    总之太子跟皇后那种级别的狐狸精,就甭想跟大晋的皇帝,玩什么聊斋的了。

    “你先好好休息,我出去问问白芍的事情。”

    龙天昱勉强自己,找出了一个要离开林梦雅身边的理由。

    待到她点头以后,龙天昱压着脚步,离开了她的房间。

    到了外面,他才轻轻的舒展了一口气。

    想要跟她独处,却又怕跟她独处。

    她心思敏捷,又十分的聪明。这几天,他必须要万分小心,才不会让林梦雅,对她起一点的疑心。

    如果白芍她们到了的话,林梦雅就多少也会分些心神去给她的好姐妹吧。

    不由得,在心头苦笑了一下。

    没想到这辈子,他还有因为想要欺骗别人,而心神不宁的这一天。

    不过,因为对方是林梦雅的话,他竟然也有了心甘情愿的感觉。

    唉,真是应了老人的那一句话,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了。

    养伤的日子,多多少少的有些无聊了起来。

    林梦雅除了吃就是睡,但是因为经常要喝些苦到爆的药,搞得她一点胃口也没有。

    这种养猪似的生活,她竟然还看着瘦削了几分。

    搞得龙天昱跟左家的兄弟们,轮番给她炖补汤,说是她太瘦了,一定要好好的补一补才行。

    龙天昱很快就给她带来了消息,说是白芍她们再过三天就会到望天城里。

    不过,除了阿秀她们以外,红玉跟素梅也跟着来了。更加让她感觉到意外的,一同前来的,竟然还有阿秀的叔叔。

    林梦雅倒是没说什么,毕竟,东方旭此人,也算是一个豪爽的英雄好汉。

    她跟阿秀一见如故,又一通经历了不少事情,跟东方旭他们,就是旧相识一样了。

    只是,她求了龙天昱跟左丘羽,千万千万,不要暴露她的身份。

    特别是对郭爷他们,只说她是龙天昱的妻子就好。别的,她不想让郭爷他们知晓。

    但是鉴于郭爷跟东方旭,对她跟左丘羽的保护跟帮助,左丘辰还是下令。以后,这俩只商队,可以随便进出临天国。并且,给予和本国商人一样的地位和政策。

    这倒是实打实的好处,郭爷他们都是聪明人,自然不会追问的。

    好在白芍他们到了的时候,林梦雅已经勉强可以站起来走几步了。

    她只是右肩的伤势过重,而且,又失血过多,所以才会身体虚弱的。

    这几天,她吃的好睡的好。又吃了不少补气血的补药,人总算是健康了一些。身上,也有点子力气了。

    只是到底还是有些亏虚,没走几步,就气喘吁吁的。

    但是林梦雅知道,多晒太阳,对身体还是有好处的。

    在龙天昱的搀扶下,林梦雅站在院子里,到处看着正在盛开的花儿。

    “这是慎郡王特意给郡主弄来的珍品,说是要阳春白雪。这花儿啊,金贵着呢。怕是只有郡主这样娇贵的人儿,才配用这种名贵的花呢。”

    侍女们都知道这院子的娇客,那可是整个临天国都珍而重之的国宝。

    当下,对林梦雅也多是奉承。

    林梦雅看了看这大朵大朵粉白的花,听说想要让这花儿盛开,必须要牛奶跟羊奶浇灌之。

    并且在开花钱,不能雨淋不能风吹不能日晒。需要每日都耐心的栽培,方能开花。

    而且每一支,只能开上一朵花,多一朵,就会互相争夺营养,然后两支都会衰败。

    但是,这样金贵的花儿,一旦盛开了以后,风吹不散,雨淋不坏,不管是日晒还是严寒,都要盛开个十日八日的。

    左丘辰之所以把这花弄来,她却是也会心一笑。

    这花儿就好比当初的她,虽然是小心翼翼的生长,随时都能凋零似的。

    但是,在盛开以后,却是再也没有人,能摧折她了。

    好一个临天帝,以花来比喻人,倒也是恰到好处。

    “去那边休息一下吧,别累到了。”

    龙天昱柔声说道,扶着林梦雅,到了长廊上,让她舒服的坐在了一方,垫着羊毛垫的椅子上。

    龙天昱一直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颇为喜欢阳春白雪,龙天昱就留了心思。

    以后一定要在王府里,种出那么一片来博她的欢心。

    “我哪里就那么娇贵了,除了右手以外,我差不多都要好了。你不用担心我,去忙你的吧。”

    林梦雅拍了拍龙天昱的手,其实她确实是有些神晕目眩了。

    但是,为了不让白芍她们瞎操心,她还是决定起来走走,装做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那丫头别看看起来泼辣,但是唠叨起来,也不比她的姐妹们差的。

    而且,她已经下令封锁了自己受伤的原因。对外,也只说是从马上摔下来摔坏的。只有这样,那些想要青筝谱的人,才会继续在暗中蛰伏,不敢轻易的出手了。

    打草惊蛇这种事情,没有十足的把握,她才不想去做呢。

    “嗯,白芍她们马上就来了,我出去一会儿就回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