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章 百草寻医
    “那就好,若是痛了就跟我说,千万别一个人忍着。”

    龙天昱无比自然的靠近了她,一双手,替她掖着被角。

    他的发,无意中落在了她的脸上,搔得她痒痒的。左手下意识的抓住了他的发梢,像是个孩子一样对着他笑着。

    “别淘气。”

    龙天昱瞧了她一眼,不经意间,眼神里都是让林梦雅,有些脸红心跳的宠溺。

    似乎从受伤以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变得——变得特殊的亲密了起来。

    虽然有些不习惯,可林梦雅却是躲不开。

    反正她现在是个病号,被人照顾,不是应该的么?

    就这样给自己心安理得的找了个借口,她也乐得清闲自在。

    那只小手,还是抓着他的头发。

    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可龙天昱却一点也不觉得恼怒,反而是任由她握着发梢,坐在了她的床边。

    相顾无言,明明都是一样沉默的看着她。但是,看着她那双水灵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他就觉得心情安宁,一点旁得心思都没有了。

    “对了,龙行草已经运回大晋了么?”

    林梦雅现在也只能没话找话说了,说来也奇怪,俩个人吵吵闹闹的日子过惯了

    这样岁月静好的安静,她还真是有些不习惯了。

    “嗯,临天帝已经派人送过去了。我昨天收到消息,这会儿,应该已经在宫里了。”

    林梦雅点了点头,而后,她又忽然间瞪大了眼睛,看向了龙天昱。

    “白芍呢?阿秀呢?我们怎么把她们给忘了!龙天昱,你快点找人,把她们都接过来啊!”

    一着急,林梦雅用力的拽了一下龙天昱的头发,痛得他眉头一皱,不得已只能握住了那只作怪的小手。

    “别担心别担心,左丘羽早就已经派人去了。仙人路那里不安全,他们要绕路走。这几天就该到了。”

    听了龙天昱的话,林梦雅才暂时安心了下来。

    不好意思的放开了自己的手,她刚刚,真的是忘记了还握着他的头发来的。

    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龙天昱,左手轻轻的落在了他的头上,温柔的替他揉着。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龙天昱却是给了他一抹不必多心的笑容,反而把她的手,塞进了被子里。

    这丫头,若是昏迷着还算是老实。

    一旦行了,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总是会让他,目不暇给。

    “表妹!表妹!你好点了么!”

    突然间,外面破锣嗓子似的叫声,让俩个人之间,那暧昧的气氛,破坏殆尽了。

    林梦雅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自打她醒了以后,左丘羽就跟个粘糕似的,总是巴在自己的床前。

    表妹长表妹短的不说,这几天,他更是跟左丘辰,俩个人比赛似的,在自己的面前献宝。

    虽然秉持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原则,但是她的这个屋子,差一点就要被堆成金光灿烂的了。

    何况,她现在还躺在床上,穿也穿不得,戴也戴不得,心里,有不少的怨气呢。

    “又怎么啦?”

    林梦雅不耐烦的问道,龙天昱却是在心里偷着乐。

    不管那兄弟俩个,在林梦雅的面前,有多殷勤。可林梦雅,顶多就是对他们笑一笑。

    而林梦雅最亲近的人,却是他。

    就凭着这个,龙天昱已经成为左家兄弟们,最最艳羡的人了。

    “哎呀,看着你健康安好,表哥我这心啊,也能放下来了。对了,几个贝勒贝子们,给你送来了不少的好玩意。我给你挑了一只蜜玉的镯子,这东西啊,通经活络是最好的了。你带上,说不定,能对你的病情有好处呢。”

    一边说着,左丘羽一边从一直檀木的盒子里,取出了一只藕荷色的玉镯子来。

    龙天昱冷眼瞧着,并不作声。

    这东西听说是临天国的特产,寻常人家别说是拿来当镯子了。

    就算是得了指甲大的那么一块,也能当个传家宝了。

    现在,这贝勒贝子什么的,倒是十分的大方。

    不过,这又算得了什么。等到回到大晋,他一定会把大晋所有的好东西,全部都送给林梦雅。

    左丘羽小心翼翼的,抬起了林梦雅的右手,然后套了进去。

    看着垂下来的那只手,林梦雅倒是没什么反应。反而是龙天昱跟左丘羽,眼中都流露出了一抹惋惜。

    林梦雅的那只手,怕是要废了。

    “真好看,也合适。嗯,这云贝勒的礼物,还真是合心意。我一定要在皇兄的面前,替他美言几句。”

    把镯子套在了她的手上,左丘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作为一个大夫,他最是知道,如果右手废了。那就意味着,这么多年的努力,也就付之东流了。

    何况,林梦雅是那么完美,古灵精怪之中,却也透着不寻常的沉稳大气。

    这样的女子,若是有了残疾的话,岂不是人世间,最大的遗憾了么?

    所以,不管用什么,他都想要让林梦雅的右臂,好起来。

    “嗯,我也觉得好看,替我谢谢云贝勒。”

    其实林梦雅倒是想得开,虽然大家都不说,但是她也明白,那弩箭虽说并未伤到她的骨头,但是,抽出来的时候,肯定是影响到了右臂的神经。

    导致,她现在根本就使不出任何的气力来。

    不过,还不是最糟糕的。只要人活着,不就比什么都好么?

    “对了,我今天来这里,还有一件事,想跟你们商量。”

    犹豫了片刻后,左丘羽看了一眼林梦雅的右臂,心一横,还是提起了自己早就堵在心里的话。

    “但说无妨。”

    龙天昱看着他的神色,就知道肯定是跟林梦雅的右臂有关。

    说实话,邱羽的医术已经算得上是高明的了。

    但是连他都束手无策的话,想要让林梦雅复原,看来,希望就更加的渺茫了。

    如果有能让她恢复手臂的方法,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希望,他也愿意尝试。

    “其实,不瞒你们说。我们临天国之所以屹立不倒,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占据了天时地利。更是因为,我们这里,有一个叫做百草阁的地方。那里面,汇聚了各国顶尖的医师大夫们。我想,他们也许会有办法,让表妹恢复过来的。”

    说不难过是假的,毕竟谁都不想,看着自己落下一个终身残疾。

    但是,林梦雅跟龙天昱,也都隐约猜到了一些。

    这个百草阁,怕是不简单。

    不然的话,为什么左丘羽宁可遍访名医,也不在第一时间内,就提出去百草阁医治呢?

    “有什么话,你照说就是了,不用有任何的顾虑。”

    林梦雅缓了缓,才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

    谁都有自己的难处,若是可以的话,她当然不想麻烦左丘羽了。

    但是,现在的她,却是十分迫切的,想要知道百草阁的事情。

    “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因为——”

    左丘羽鼓足了勇气,刚想要说出来他的为难之处。

    可一道威严的声音,却抢了他的话,提前说了出来。

    “因为想要让百草阁的人出手,要么,是皇室的嫡亲血脉,要么,就是百草阁的门人弟子。除此之外,想要让他们出手,难上加难。”

    今天的左丘辰,似乎是下了朝,就赶了过来。

    比起每天的寻常贵公子一般的打扮,头上带着一顶平天冠,身上穿着五爪金龙的明黄色龙袍的左丘辰,终于有了一国之君的气派。

    脸上的表情不喜不悲,却想是看透了世事。

    独属于九五之尊的骄傲,睥睨天下霸道,却跟龙天昱有异曲同工之处。

    他们俩个人都是那种优秀到了极点的人,虽然性格各不相同,可站在一起,却像是一类人。

    哪怕是身在别人的地盘上,龙天昱也依旧不卑不亢。

    而且左丘辰也颇为赏识他似的,竟然连礼数,也可以特许他不行礼。

    这份尊荣,怕是整个临天国,也只有他独一份。

    恐怕,那是对同类的惺惺相惜吧。

    “表妹本来就是我们皇室的血脉,况且,姑姑当年可是第一长老的唯一入室弟子。就凭这个,他们也得帮表妹诊治。”

    左丘羽是铁了心的,要让林梦雅去百草阁治疗。

    可左丘辰并非是不想,只是他看得更加清楚,明白得更加透彻。

    “你们先下去吧。”

    “喏。”

    周围的侍从们,都悄悄的走出了房间。

    气氛有些尴尬,林梦雅想说什么,却发先无从说起。

    这事,怕还真是让她给猜对了。

    “胡闹!姑姑当年是第一长老弟子的事情,乃是我们皇室守了几十年的秘密!若若是传出去了,你知不知道,会给表妹惹来多少的祸事!”

    左丘辰面色冷硬的看着自己的弟弟,低声呵斥说道。

    马上意识到自己错误的左丘羽,心里头明白了,可脸上却要硬挺。

    只不过,明知道自己理亏的他,也只能用眼神来表示一下自己的抗议了。

    但是,林梦雅是何等的聪慧。从这俩个人的话语里,她就能猜测出了几分了。

    如果说,她的母亲,临天国的长公主左淑晴,是那个第一长老的秘密弟子的话。

    那么,之所以要保密的原因,也就呼之欲出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