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八章 办事不利
    同时放下碗筷,龙天昱跟左丘辰,颇有默契的互相对视了一眼。

    贵喜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俩个人哪里是吃饭,简直就是如同打仗一般。

    他还真怕,这俩个贵人,会因为一块糟鹅而打起来。不过。这俩个人像是商量好的一样,谁都不会同时,夹向同一个盘子里的东西。

    殊不知,这是俩个人的互相试探,没想到一顿饭里,就衍生出了某些,君子协定。

    “多谢款待。”

    龙天昱脸上的表情也轻松了一丝,不管左丘辰出于什么目的,可至少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看出任何的端倪。

    何况,左丘辰也算是尽心尽力的,救治林梦雅。

    从这一点上,他倒是暂且可以,放下心头的戒备之心。

    “不客气,不管怎么说,咱们也算是一家人了。对了,你们这次来临天国,到底是所为何事,可以,告诉我么?”

    作为一个皇帝,左丘辰能这样对待龙天昱,不管是出于真心还是另有目的,也都算是难得了。

    龙天昱心思转了转,最后,还是决定,告诉左丘辰实情。

    “原来是为了龙行草,若是我父皇还在的话,此时倒是不难办,但是现在——”

    左丘辰轻蹙眉心,他也没有预料到,小表妹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堪称国宝的龙行草。

    “此事,事关大晋的安危。若是陛下肯赐药的话,不胜感激。”

    龙行草乃是临天国国宝,这事天下皆知。

    所以,龙天昱也只能情真意切的恳求对方。

    “不是我不愿意给,而是——算了,既然是你们要,那也算不得是给了外人。这药,我会尽快的给你们找来。为了稳妥起见,我会让人私下里带到大晋国都,你跟梦雅还是在这里先住下来。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那些双眼睛,可是在盯着你们看。”

    龙天昱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如此的顺利。

    本以为左丘辰会提什么条件,可是没想到,只是提了一句,他就如此的爽快。

    对左丘辰此人,龙天昱却也不得不一点点的改观了。

    无论左丘辰是想要卖他个人情,还是想要跟大晋交好。

    总之,这么豪爽的性子,却也不至于让人觉得他厌烦。

    看着左丘辰带着内侍匆匆的离开了郡王府,龙天昱在心里,不得不佩服起左丘辰来。

    这人若是想要跟谁交好,必然会无往不利。怪不得,整个临天国的人心,都被他牢牢的掌握在手中。

    这份谋略与算计,绝非是一般人!

    时至深夜,整个慎郡王府,依旧是灯火通明。

    皇宫大内的药材跟补品,流水般的往慎郡王府运了过来。

    不过,只有一少部分进了慎郡王的屋子。绝大部分,都到了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安乐郡主的屋子里。

    如今,皇上对这位安乐郡主的圣眷,可是到达了一个顶峰。

    而且,更是每隔俩个时辰,就一定要派人过来查看。从皇宫到慎郡王府的这一路上,照明的灯烛烧成的蜡油,都有寸许厚。

    望天城里的人,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就知道有了这么位,让皇上捧在心坎里的安乐郡主。

    也是一夜之间,安乐郡主也成了街头巷尾,艳羡的目标。

    当然,这一切身在慎郡王府的龙天昱,却是一无所知。

    不放心的看了一眼林梦雅,确定她的情况还算是稳定后。龙天昱却是一个人,信步在慎郡王府里走着。

    来来往往的侍女跟小厮们,也都知道这位郡马身份不凡,只是不太爱搭理人。

    于是行了礼后,就自顾自的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慎郡王府不大,但是因为人都集中到了主院里面。后院,倒是一片幽静之色。

    龙天昱越走越偏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直到到了一个雅致的小院子里,确定周围再也没有任何外人后,方才停下了脚步。

    “属下失职,请王爷治罪!”

    许久未见的暗卫凌夜,出现在龙天昱的身后,低垂着头,声音嘶哑的说道。

    迎面而来的,则是一记窝心脚。

    瞬间,凌夜就飞了出去。‘砰’的一声,砸在了墙壁之上。

    这一脚虽然重,可凌夜却愣是没有吭声。只是嘴角,却是流出了鲜红的血液来。

    可龙天昱不杀他,就已经是对他的仁慈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人,不是你安排的么?为何会出现叛徒!”

    脸上带着几分狠戾的神色,龙天昱那两双幽深而深邃的黑眸,却爆发出极为冷冽的气息。

    如果不是面前的暗卫,是他从小长到大的心腹,那么现在,躺在地上的,也只能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是属下失察,才会让王妃受伤,请王爷责罚。”

    鬼面那群人,的确是龙天昱的安排。

    包括那场弩箭雨,也是为了让林梦雅交出青筝谱的苦肉计。

    不然的话,鬼面也不会如此的听话。立刻就答应林梦雅的条件,放他们过去。

    可没想到,计划之中的事情,却陡生意外。

    那突然杀出来的黑衣人,不但破坏了他们的计划。还让林梦雅受了那么重的伤,简直,是罪无可恕!

    “你当然该死,只是现在,我要你立刻查清是何人所为。一旦抓住了线索,就要赶尽杀绝。”

    “是,属下这就去办。”

    凌夜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那张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对于他来说,活着的意义,就是要执行王爷的所有命令。

    “你回去告诉他,他要我做的事情,我做了。但是,从今天开始,不得再做任何,针对林梦雅的事情。即便是他,我也不会允许!”

    龙天昱的话掷地有声,凌夜转身,消失在黑夜中。

    良久,龙天昱才叹了一口气。

    他可以欺骗天下人,却是唯独,不想欺骗林梦雅。

    但是这一次,他却不得不去做。

    以后,他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慢慢的补偿她的。

    第一次,他恨自己身在帝王之家,但是,如果他不是龙天昱的话,却又不能,拥有她。

    这么纠结的心思,他却只是藏在心底,一个人静静的难过。

    龙行草的事情,他相信左丘辰一定不会欺骗他的。只是他总觉得,左丘辰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理由。

    但是无论如何,至少现在,他是可以救林梦雅的命。

    不管梦雅何时醒过来,他都要等在她的身边,不会再离开半步。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左丘羽的身体恢复得不错。那些灵丹妙药,不要钱一样的砸下去了,体质过人的左丘羽,很快就能下床活动了。

    这一点上,倒是比林梦雅,强上了许多。

    等待的确是让人揪心,左丘辰几乎是下了朝就往这里跑。

    只要他一来,原本还是这个府里的主人的左丘羽,就成了没人理的可怜孩儿。

    但是好在,左丘羽既然已经挑明了自己是林梦雅的表哥,那么,关心这个小表妹事情,也变得理所应当。

    除了被左丘辰下令挡在外面的皇子亲王们以外,他倒是成了,唯一一个可以守在林梦雅床前的临天国皇室了。

    只是,看着林梦雅的情况,还是维持在现状,身为大夫的他,倒是不免,也有些焦急了。

    “小表妹啊,你已经睡了这么久了,醒过来看看好不好?你知不知道,咱们左家那么多男丁,就是没有女孩子。盼你不知道盼了多久了,既然你来了,是不是应该睁开眼睛,看看我们这些表哥呢?”

    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了,左丘羽在林梦雅的床边唠唠叨叨。

    才过了几天而已,龙天昱整个人却瘦了一大圈。青色的胡茬,在已经削尖似的下巴上,分外的让人觉得憔悴不已。

    这些天,除了吃饭睡觉以外,他几乎都是守在林梦雅的身边。衣不解带的,照顾着林梦雅的一切事情。

    除此之外,他就是坐在她的床边,握着她的手,呆呆的坐上一整天。

    “别废话,打扰了表妹休息,朕第一个就把你废了你的郡王之位。你走的时候,怎么跟朕保证的?现在梦雅变成了这样,你怎么还活着?”

    左丘辰没好气的冷冷说到,对自己唯一的同胞弟弟,左丘辰的语气里,永远是夹枪带棒。

    可左丘羽却是一点都不生气,气得急了,也就回他一嘴。随后,就是趴在床前,絮絮叨叨的,说一些让林梦雅快点醒来的话。

    龙天昱不受那一对兄弟的打扰,只是自顾自的坐在那里,看着林梦雅。

    忽然间,他好像是看到了她的左手手指,动了一下。

    龙天昱揉了揉眼睛,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可没想到,那轻轻握在他手中的左手,真的又动了一下。

    “别吵了!她动了!”

    一声怒喝,瞬间让屋子里,变得雅雀无声。

    所有人的眼睛,都紧张的看向了那个,躺在床上的女孩子。

    “梦雅,梦雅,你醒了是么?”

    龙天昱轻轻的呼唤着,带着小心翼翼的激动跟期盼。

    左手又动了一下,这下子,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了。

    龙天昱觉得,那只小手,仿佛是抓住了自己的心脏,每一下,都要重要过他心脏的跳动。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