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安乐郡主
    没想到,左丘辰居然会对自己如此的礼遇。龙天昱倒是冷眼看着他,心生警惕。

    就算林夫人是临天的长公主,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杳无音讯不说。

    堂堂临天国的皇帝,又怎么会对一个素未谋面的表妹如此亲切?

    刚刚,他可是听见了左丘辰,竟然丝毫不顾及自己的亲生弟弟。

    看来,左丘辰收买人心的功夫,如今都放在自己身上来了。

    “别紧张表妹夫,虽然我这小表妹流落在外,但是我这当表哥的,时时刻刻都念着她呢。我们家人丁算是兴旺,但是却都是男孩子。如今要是让那几个兄弟知道,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表妹,定然是个顶个的,想要来献殷勤的。我呢,就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左丘辰和颜悦色的解释道,还伸出手拍了拍龙天昱的肩膀。

    笑容可掬,除去那身绣着金龙的明黄色常服,这样的左丘辰,哪里还有半点郡王的样子。

    龙天昱只信了他三分,现在,林梦雅的情况,还不知道怎么样,他也就没有时间跟心思,去揣摩左丘辰的用心了。

    太医们很快就有人出来回禀,林梦雅的伤口算是触目惊心,这些太医们,哪里常见这种重伤。

    各个的都用处了浑身解数,想要在皇帝的面前,出出风头。

    “启禀陛下,这位贵人伤口虽然很深,但是并没有伤及骨头。只要用上最好的刀枪药,再静养一段日子,应该是没有大碍的。只是——只是夫人不知道服用过何种药物,以至于昏睡不醒。微臣已经试过,但是贵人还是如同木偶一般,毫无知觉。”

    这可是皇上的表妹,虽然众位大臣未曾见过,但是,从皇上大晚上还亲自来郡王府,对这位表妹的重视,就可见一斑了。

    “你们,可有何对策?”

    左丘辰略有些的急切的询问道,这群太医们,互相看了看,最后也只能说毫无办法,只能静待林梦雅自己醒过来。

    “我去看看他。”

    龙天昱心头一凛,没想到,肩上的伤无碍。可却是不行让她受罪的*,倒成了现在的大问题。

    刚想去房间里看探视,却被左丘辰叫住了。

    “表妹夫,你还是先去换身衣服吧。”

    龙天昱看了看自己,这几天下来,他哪里还有半点人样子。身上尘土血液跟药汁混合。比叫花子,还要邋遢几分。

    “正是,大人还是先沐浴更衣。您身上不洁,也可能会让令夫人,沾染上尘土,反而不好。”

    太医们的话,倒是十分的管用。

    既然可能对林梦雅不好,那龙天昱自然是不会做的了。

    左丘辰立刻吩咐人,把龙天昱带下去沐浴更衣。

    脸上的笑容亲切无比,只是在龙天昱的身影消失后,却是沉下了一张脸。

    “阿羽那个废物呢?现在可醒了?”

    太医立刻恭敬的说道:

    “慎郡王伤口也颇为严重,现在,身体发热不止。微臣们正在想办法,让慎郡王尽快好起来。”

    左丘辰点了点头,想了想,还是步入了林梦雅所在的房间。

    伤药已经被换成最好的了,就连周围伺候她的,也都增加了五六个得力的丫环。

    所有的太医们围在她的床边,各自商讨着对策。

    不过,在看到他们的皇帝走进来后,都纷纷的跪在地上,自动让出了一条路。

    径自的穿过人群,左丘辰终于看到了那个,躺在床上的女子。

    尽管她脸色苍白,可是那在画中看过了千百遍的五官,还是让他,不由得有些小小的惊讶。

    像,实在是太像了!

    这小表妹的五官,实在是跟姑母一模一样。这些年来,他们也曾经找到过,跟姑母有些相似的女子。

    却没有一个人,像是林梦雅这样,简直就是跟姑母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她只是静静的躺在床上,但是却让人一眼就可以认定,她,就是姑母的亲生女儿。

    那种血缘中,割不断的传承,他绝对不会认错的。

    坐在床边,嗅着她身上传来,那混合着药味的血腥味道。

    刚刚,他跟龙天昱讲得,的确是实情。

    他的这个小表妹,的确是整个临天国的国宝。

    可竟敢有人伤她,他,绝对不会轻饶!

    “你们听着,她是我临天国的安乐郡主。朕不管你们用什么法子,若是能把郡主救过来,赏黄金千两,加官进爵,入百草阁成为见习长老。若是郡主救不过来,你们就全部,去给郡主陪葬。”

    “喏!”

    太医们都知道,眼前的皇帝,可是出了名的言出必行。

    虽然,救不回郡主,那是要杀头的。但是,如果能成为百草阁的见习长老,那对于他们这群太医而言,可是莫大的机遇。

    要知道,百草阁的长老,那可是五十年才会轮换。一般的太医,也只有在做出对临天国有重大贡献的功德后,才能堪堪成为候选人之一。

    在百草阁面前,什么神医圣手,都只不过是沽名钓誉而已。

    “不管用什么代价,你们都必须要治好郡主。贵喜,从即日起,直到郡主平安无事。皇宫大内所有的珍奇名贵的药材,都不限量的提供给诸位太医。”

    一直跟在左丘辰身边的小太监,立刻领旨去办。

    所有的太医们,再一次肯定了这位安乐郡主的身世不凡。

    能让陛上重视至此,在临天国,也算是皇上登基以来的第一人了。

    沐浴更衣完毕,龙天昱也顾不得细心的梳洗,人,就又回到了林梦雅的床边。

    她的情况好了许多,有得利的丫头给她擦洗了身体,又更换了衣服。如今的林梦雅,看起来倒像是在睡着。

    柔弱的样子,哪里还有平日里,那精明厉害的样子。

    龙天昱坐在她的床前,不顾那些丫环们,频频对自己的侧目。

    他的眼里,心里,如今唯有面前的这个女子了。

    “大人,该给郡主喂药了。”

    一碗乌黑的药,端在了龙天昱的面前。

    轻车熟路的,拿起了药碗,含了一小口,就喂给了林梦雅。

    周围响起了小小的惊呼声,这药看起来就苦涩无比,可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一点都不怕。

    这几天喂药,龙天昱也喂出了一点点的心得来。

    许是因为他喂得勤,林梦雅也稍微的恢复了些许的气力。

    一大碗的药,也能喝下去大半碗了。

    看着她一点点的咽下去,龙天昱的心,也终于镇定了些许。

    “有粥或者是鸡汤么?”

    放下了药碗,龙天昱立刻给林梦雅喂了吃食。

    这一次,他先是用勺子试了试温度,然后试探着给林梦雅喂了些许。还好,这丫头已经比之前好了太多了。

    但即便是如此,这些事情,他还是不能假手他人,一定要自己做,才能安心。

    等到林梦雅用完药,吃完了粥,也已经是深夜了。

    太医说,林梦雅的情况,总算是稳定了下来。现在,处了需要静养以外,就是要想办法,让林梦雅恢复神智了。

    不过,既然她的命已经保住了,龙天昱这几天濒临崩溃的理智,也渐渐的稳定了许多。

    神经一放松,他就觉得自己,饿的有些发昏了。

    可这是在别人的家里,龙天昱又不是个自来熟的人。不过,侍女们倒是机灵。看到这英俊大人,好像是面有难色,立刻恭敬的说道:

    “请大人去用膳,陛下,已经恭候大人多时了。”

    又是左丘辰?龙天昱对这个临天的新帝,印象虽然不错。但是,却不知为何,却对这个男人有种天生的警觉。

    “好,请带路吧。”

    沉思了片刻后,龙天昱还是跟着侍女们,一起去了郡王府的后院。

    几样家常的小菜,清淡又可口。

    龙天昱刚进门,就看到了正在自斟自饮的左丘辰。

    “来了,坐吧。”

    抬头,给了龙天昱一个温和的笑容,随后,也给另一只杯子里,满上了一杯清酒。

    “多谢。”

    龙天昱也不矫情,坐下,却并未动筷子。也不喝酒,只是平视着左丘辰,不发一言。

    “你还真是个有趣的人,我听闻大晋的昱亲王,是个冷酷无情的家伙。可没想到,你对我的小表妹,还真是有情有义。”

    龙天昱并不觉得,这是左丘辰在夸自己。

    相反,他有些反感,左丘辰这样自来熟的,称呼林梦雅。

    “她是我的王妃,也是我大晋的子民。我怎样待她,都是应该做的。”

    听出了龙天昱语气里的不满,左丘辰也不在乎,只是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清炒香干,放进了嘴里。

    “先吃饭吧。”

    话题一转,龙天昱又再次,摸不准左丘辰的目的。

    但是此时,五脏庙已经唱起了空城计,龙天昱再扭捏下去,怕饿坏的会是自己。

    俩个完全都没有吃晚饭的人,就这样不言不语的,好好吃起了饭。

    安静的屋子里,就连筷子碰着碗的声音都没有出现过。

    不过,俩个人的修养都极好。

    即便是都饿坏了,可动作依旧优雅流畅。多年的修养,在此时此刻,酣畅淋漓的发挥。

    在一旁伺候的小太监贵喜,都有些膛目结舌。

    这么优雅,却风卷残云的速度,怕也是他今生仅见的奇观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