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六章 身世之谜
    龙天昱盯着邱羽看,似乎在考量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那枚龙型玉佩,的确是临天国的皇室的信物。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林梦雅的母亲,竟然身世是如此的显赫。

    “我是临天国新帝同胞兄弟左丘羽,梦雅的母亲,就是我们临天国曾经的第一长公主永宁公主左淑晴。但是后来,姑母跟我父皇赌气,私自跑出了皇宫。这么多年来,父皇悔恨交加,交代我们,一定要把姑母找回来。”

    当初临天国的永宁公主,龙天昱倒是也有所耳闻。

    听父皇那一辈的人说过,临天国的永宁公主,乃是临天国第一美人。而且,身负祥瑞,是临天国的国宝。

    当初,无数的皇亲国戚都求娶不得。没想到,竟然是嫁给了林牧之。

    “我可以相信你。”

    龙天昱想了片刻后,还是选择相信左丘羽的话。

    如果左丘羽真的想害林梦雅的话,当然不会选择,拼命的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她。

    他虽然不懂医术,但是他却是知道,左丘羽的医术,远比这个军医要高得多。现在林梦雅生死未卜,哪怕是有一丝求生的希望,他也不能放弃。

    马车很快就准备好了,鲁迪怕是早就知道左丘羽是临天国的郡王。所以,不管左丘羽要求什么,他都会照办。

    龙天昱亲自抱着林梦雅,坐在马车上,那里面铺了厚厚的棉被跟毯子,力求不会让林梦雅跟左丘羽,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先锋将军鲁迪执意要护送他们,有他率领一队人去护送他们,也能确保万无一失。

    马车缓缓的离开了军营,左丘羽也因为背上的伤口,而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龙天昱一整天水米未进了,唇上已经因为干裂而有了淡淡的口子。那双眼睛,也布满了血丝。

    可不管谁来劝,他都是执意守在林梦雅的身边,说什么,也不肯离开她半步。

    马车摇晃中,黑夜过去,晨光熹微中。看护了林梦雅一天一夜的龙天昱,才堪堪的闭上了眼睛。

    每隔俩个时辰,就会有人把药和汤送过来。而龙天昱就一口口的,喂给林梦雅。

    可那双樱唇,却始终只是被动的接受。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猛然间,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龙天昱第一件事,就是要看看怀中的女子,是否还安好。

    额头上沁出了薄薄的冷汗,盯着林梦雅好一会儿,直到确定,这不是幻觉,才稍微安下了心。

    抬起她的左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感受那细腻掌心内的温度。

    还好,他只是做梦而已。林梦雅还活在他的身边,只是心头,却还是不免布满了恐惧。

    明明只有俩天的路程,可在龙天昱的心中,一时一刻,都是这么的难熬。

    从第二天的黎明开始,左邱羽就发起了高烧,人也时而昏迷,时而清醒。

    但是龙天昱的心情,却是一点点的,接近了崩溃的边缘。

    因为,林梦雅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随行的军医说,伤口这么深,林梦雅多少,也会有发热的症状产生的了。

    但是没想到,除了没有任何发热的症状以外,她的伤口,竟然在短短的一夜之间,就结痂了。

    但是军医也说了,外面的伤虽然结了一层薄薄血痂。但是内里还是受伤的,要是想要保住她的右肩,就必须要一次次的,把伤口撕裂,往里面上药。

    龙天昱不由得哭笑,这丫头就是与众不同。只是苦了她了,这样的痛苦,本不应该是由她来承受的。

    临天国王城望天城,本是在临天国的最东面,靠临海岸线。

    但是自从新帝登基,就迁都到了最西面的都城,名为望天。

    虽然没有打过交道,但是龙天昱对这位临天新帝,却是有所耳闻。

    如果说,上一任的临天帝是铁血帝王的话,这一任的临天新帝,则是个玩弄人心的高手。

    临天国皇帝突然驾崩,国家就陷入了内乱当中。当时,本是太子的他,却是诸多势力中最弱势的一方。

    但是,这位太子却颇回邀买人心,整个临天国大部分的子民,都支持着他。

    而得了民心的太子,则是利用自己不多的兵力,愣是打着顺应民心的旗号,继承了皇位。

    新皇即位,就不顾朝中大臣们的反对,决议迁都。

    也许别人会觉得,这位新皇未免有些刚愎自用,得意忘形了。

    但是龙天昱却明白,临天新帝,是因为百姓的支持,才能坐上皇位的。

    他迁都,为的是让百姓们觉得,他这个身为皇帝的,要住在临天国最危险的地方。

    如果别国进军,必然会先攻击望天城。而有了望天城的阻挡,那些临海的百姓,就有充足的时间,驾船逃离了。

    不得不说,这样做,的确是让百姓们的心,更加的归附了他们的皇帝。

    而且,望天城的位置虽然离国界线很近,但是,凭借天险设下坚固的攻势的话。那望天城,可就算是固若金汤。

    除非是举一国之力,不然的话,可没那么容易破开的。

    怪不得,父皇对这个后辈,总是说不可小觑。

    这样的城府跟手段,足以看出,临天新帝的野心不小。

    马车日夜兼程,很快,望天城巍峨的城墙,已经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了。

    虽然才迁都不久,但是龙天昱可以肯定,这位新帝是早有打算的。

    不管是城墙还是内部的格局,都定然是建设好了的

    所以,尽管迁都了,临天国却是没有引起任何的内乱。平安的度过了一个国家,最为危险的时期。

    这个新帝的心思,还真是缜密。怪不得,他能最后谋夺皇位。

    “快开城门!慎郡王回来了!”

    鲁迪拿着左丘羽的玉佩,一路狂奔而去。刚刚才闭合的城门,瞬间,就有人立刻开了大门。

    所有守城的士兵们,全部都排成俩列,把这一队人迎进了望天城中。

    龙天昱坐在马车里,握着林梦雅的手,无暇顾忌到其他。

    马车在望天城的主干道上狂奔,很快,就到了一处显赫的宅子前面,停了下来。

    “快,快点去请郡王爷下来。”

    外面突然有别人的动静传了出来,下一刻,马车的帘子就被人掀了起来。

    几个下人打扮的,七手八脚的,小心翼翼的把左丘羽给抬了出去。

    “大人,还是把夫人给我们吧。”

    虽然不知道跟郡王同乘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但是,慎郡王府的人,还算是有些眼色,连忙殷勤的问道。

    “不用,我自己抱她下去。”

    龙天昱却拒绝了下人们的好意,坚决的抱着林梦雅,踏进了慎郡王府的大门。

    一路的颠簸,总算是有了一块干净舒适的地方,能够让林梦雅跟左丘羽休息。

    临天国的太医们,流水似的进了慎郡王府。可都是先到了慎郡王的屋子里,反倒是把龙天昱跟林梦雅晾在了一旁。

    皱着眉头,龙天昱站起了身子,想要去抓几个人过来,给林梦雅医治。

    却看到,一道明黄色的身影,行色匆匆的赶了进来。

    “找到朕的小表妹了?人呢?蠢货,你们去救阿羽做什么!要是朕的小表妹有个什么三长俩短,朕把你们都杀了陪葬!”

    太医们立刻唯唯诺诺的点头,这才有人想起来,旁边的屋子里,还有一个重伤者。

    潮水般的太医们,又赶紧转变了方向。只是放了俩个人在屋子里看着左丘羽,剩下的大多数,都围在了林梦雅的床边。

    一路跟来的军医给他们介绍了情况,又有几个手脚麻利的丫鬟上来,周到而细致的伺候着林梦雅。

    龙天昱怔怔的站在那里,可林梦雅的身边,却暂时没有了他的位置。

    “你就是龙天昱?大晋的三皇子?”

    低沉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龙天昱木讷的转头,看清了那道明黄色身影的面相。

    左丘羽算是一顶一的儒雅清秀了,但是跟面前的男人比起来,却少了几分稳重跟霸气。

    虽然,对方的年纪,比他大不了几岁。

    乍一看,可能会觉得对方像是个儒雅潇洒的书生,没有半分锐气。

    但是,在那双黑色眸子的深处,深藏不露的,却是一把杀人的利剑。

    男子身材挺拔,穿着一身明黄色的常服。长发束在脑后,只用一枚血玉的簪子束住。

    星目如电,龙行虎步中带着说不出的威严。

    哪怕是跟他对视,眼神淡然,却有能够直达人心的洞察力。

    不用问,他也知道,这个男人,就是临天国的新帝——左丘辰

    龙天昱有些严肃的看着对方,可没想到,这个传说中最会玩弄权术跟人心的帝王,却是忽然悠然一笑。

    眼里不知为何,竟然带了几分亲近来。

    一瞬间,那张原本看起来颇具威严的脸,竟然让人觉得,有些亲切。

    就连像是龙天昱这样戒备心很重的人,都不自觉的,好像是对他,放松了许多似的。

    此人,果真是不凡!

    “不管怎么说,咱们也算是亲戚了。我是左丘辰,是林梦雅的表哥。如果不不嫌弃的话,你也叫我一声表哥好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