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 拔出弩箭
    好在军营里旁的没有,治疗外伤的药倒是齐备。

    邱羽的伤口虽然看起来狰狞,皮肉外翻。但是清洗了伤口,又换了药,现在已经止住了血,人也算是抱住了。

    但是,林梦雅肩上的弩箭如果不拔出来的话,那止血,也只是白做工而已。

    “唉,这箭,看起来倒是不好拔。这位大人,令夫人虽然伤的不重,但是失血过多。如果拔出来的话,可能会再受一次罪。但是如果不拔出来,一旦伤口感染化脓,也是能要了她的命的。”

    军医有些怯懦的说道,从刚刚开始,这位大人的眼神,就差不多要了他的半条命了。

    原本有几分把握的事情,也变得没什么把握了。

    这位夫人的命,太金贵了。

    “拔吧,我要她活着!她一定得活着!”

    看着林梦雅苍白的脸,龙天昱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是一寸寸的被黏碎了。

    弩箭的箭头是长满了倒刺的,也因此,如果想要拔出去的话,林梦雅要受的罪就更大了。

    他们也曾经尝试过,把箭头卸下来。

    但是这箭头刁钻得很,根本就卸不下来。而且弩箭是用精钢材质做成的。

    想要用锯子锯下来,也基本没戏。

    一想到她要受这么多的痛楚,龙天昱却是恨不得把那些人都抓过来,凌迟了他们。

    虽说是要拔出来,但是军医还是迟迟不敢动手。血肉穿透的痛苦,就连一个成年男子,都是十分难以忍受的。

    更何况,对方是一个娇娇弱弱的女孩子。只可惜他手上没有麻药,不然的话,这痛苦也能减轻一些。

    犹犹豫豫中,林梦雅却从昏迷中,悠悠醒转。

    右肩已经痛得麻木了,似乎是感觉不到她的右手了。

    视线也有些模糊,只看到龙天昱在自己的身边,握着她的左手,不停的在说些什么。

    “梦雅,我不会让你死的。你要撑住,只要把弩箭拿出来,你就有救了。”

    龙天昱紧紧的握住林梦雅的左手,温柔的安慰着她。

    “好...我身上有*...你拿出来...当麻醉剂用...”

    林梦雅迷糊中,听到了军医的话。

    幸好她身上有百里睿帮她配置的*,这种*只需要计量稍微重一点,别说是拔出弩箭了,就算是睡梦中被杀了都是毫无知觉的。

    但是,看着忙碌的龙天昱,却是隐瞒了这药的副作用。

    一旦服用过量的话,有可能对她的中枢神经造成永久的损害。

    也就是说,她有可能会变成一个傻子。

    但是,如果不服用的话。在拔出弩箭的瞬间,她因为疼痛而不自觉的挣扎起来。到时候伤口撕裂,万一要是损害了手臂的神经。

    那她,就只能当一辈子的独臂大侠了。

    她的控针之术,她号脉的本事,全部都依仗着右手。

    如果以后右手真的不能用了,当一个废人。那还不如,就让她成一个傻子来的好。

    从林梦雅的腰间翻出了那俩包*,龙天昱赶紧放在了水里给她喝。

    看着她一点点的,又陷入了昏睡中。龙天昱却紧紧的抱住了她,然后让军医动手。

    “来吧,快一点。”

    他怕她疼,但是这种痛苦,他却一点都不能分担。

    所以,只能抱着她,随时感受着她的一切反应。

    军医咬了咬牙,现在已经是最好的局面了。用火烧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动作精准坚决的,把弩箭周围,开始坏死的皮肉,一点点的割了下来。

    血液,顺着弩箭流淌。林梦雅半露香肩,却无人有心思欣赏。因为那上面,已经被血染成了红色。

    *在发挥着作用,林梦雅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仿佛是一个无知无觉的人偶,任由军医来摆弄。

    “扶住她的肩膀,我要拔出来了。”

    军医低沉的说道,龙天昱点了点头,大手按住了她的肩膀。

    “噗嗤”一声,军医用力而快速的,拔出了肩膀上的弩箭。一股血,喷溅在龙天昱的脸上,让他的身体一震。

    “快!止血药!”

    军医立刻跟自己的助手,有条不紊的为她进行止血跟包扎。

    一个深邃的血窟窿,别说是龙天昱了,就连军医,都看得心里一紧。

    “幸好是在骨头之前,并没有伤到骨头。”

    就连军医,也觉得有些庆幸的说道。他虽然医术并不精湛,但是也知道,这种卡处理办法,算是最为下乘的了。

    但是条件有限,也只能如此了。

    “没事了,已经拔出来了,你不会有事的。”

    龙天昱喃喃的说道,却始终不肯放下林梦雅。

    身体被贯穿有多疼,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即便是林梦雅吃下了*,想必,也是能够体会的。

    看着她的血,染红了一层又一层白色的纱布,可他却是什么都不能做。

    这种无力的感觉,让他觉得心里,特别的不是滋味。

    军医一直忙活到天黑,才算是勉强的止住了血。

    但是此时,林梦雅的身体,已经算是极度的虚弱了。

    可又一个问题,摆在了他们的面前。

    因为*和身体的作用,他们无法知道,林梦雅什么时候会醒过来。而且她现在极度的虚弱,又急需营养跟药物的补充。

    别说是喂了,就连吞咽,林梦雅都已经失去了反应。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人,怕也是九死一生了。

    拿着药碗跟汤碗,军医一筹莫展。

    “你们...你们在做什么?”

    被暂时遗忘在一边的邱羽,渐渐的从昏迷中复苏。

    一睁眼,就看到了军医和龙天昱,垂头丧气的站在林梦雅的床边。

    心下一惊,以为林梦雅是不是已经——

    “我来喂她。”

    无人搭理邱羽,龙天昱全部的心神,都在林梦雅的身上。

    拿过苦涩的药,含在口中一小口,也不管舌尖体会到的,是多么的苦涩跟辛辣。都一口口的,喂给了林梦雅。

    褐色的药汁,总是要喂几口,林梦雅才能喝下去那么一点点。

    可龙天昱却没有半分的放弃,只有让林梦雅吃下去这些东西,她才能够活命。能够完好的,跟他一起生活下去。

    所有人都看着龙天昱这样坚持,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终于,林梦雅喝下了一小碗药,也喝了一小碗鸡汤。龙天昱才放下了碗,哪怕他的味觉,已经因为这药汁的原因麻痹了。

    可他还是守在林梦雅的身边,半步都不肯走。

    邱羽默默的看着,却是叹了一口气。

    他身后的伤口已经止住了血,只要伤口不化脓的话,小心静养,很快就能好起来。

    “军医,你们给她吃了什么药?为何,把箭头拔出来,也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同为大夫,邱羽却觉得有些蹊跷。

    即便是他精心调制的麻药,在这种剧痛袭来的时候,也会多多少少的感觉到痛感的。

    但是他看林梦雅,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倒是奇怪。

    “大人请看,这是那位夫人自己身上带的,属下实在是没有见过。”

    军医把褐色的纸包,拿给了邱羽看。

    即便是现在,已经是空的了,可邱羽还是沾了一点药末,放在了嘴中。

    “呸呸呸,你们怎么给她吃这种药呢?鲁迪,快给我们准备好马车,我们要赶紧赶到王城!”

    邱羽只不过是尝尝而已,就有了急了。

    撑起身子想要起身,却拉动了背后的伤口,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又倒在了床上。

    “是,属下立刻准备。”

    鲁迪二话没说,就出去准备邱羽要的马车。

    可老军医却皱着眉头,不赞同的说道:

    “大人,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妥?现在,你们二人的身体还没康复。若是现在启程的话,恐怕,对伤情无益。”

    邱羽却叹了一口气,他又岂不知道,现在的他们,最需要的就是静养。

    可是,林梦雅用的*,里面有一种十分罕见的药材。

    如果,没有医术高超的大夫来进行后续治疗的话,她,就可能会变成一个傻子!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他都不能让林梦雅,成了一个废人。

    “别管什么原因了,龙天昱,我问你信不信我!”

    既然林梦雅敢用药,龙天昱肯定是不知道实情的。

    邱羽当然不会傻到再刺激龙天昱,但是,他知道,如果想要救治林梦雅,必须要得到龙天昱的同意跟支持。

    守在林梦雅的身边,龙天昱只是冷静的看着邱羽。思考了片刻后,才开口说道:

    “我会相信一个在我父皇身边忠心耿耿的太医,但是我不会轻易的相信一个,隐瞒身份的临天国皇室中人。”

    从袖子里,拿出了那枚龙型玉佩。军医跟周围的人,看到他手上的玉佩,全部都大惊失色,跪在了地上。

    邱羽苦笑了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才回答他。

    “你们先下去,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靠近这里。”

    “是,大人。”

    很快,营帐里只剩下他们三个人。龙天昱手一挥,那枚龙型玉佩,就落在了邱羽的面前。

    拾起了自己的玉佩,邱羽却有些百感交集。

    “没错,我的确是的临天国的郡王。但是,我是不会害她的。因为,她是我的表妹,我唯一的,亲生姑姑的女儿。”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