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三章 突发状况
    “快走!”

    林梦雅有些焦急,冲着龙天昱低声的喊道。

    “让他先走,我陪你留下来。”

    龙天昱看着林梦雅,态度无比的坚决。

    那一双黑色的眼睛里,从来都是盛着冷静与理智。但是今天,却是第一次,让林梦雅看到了他的坚持。

    大手,握住了她抓在绳子上的小手。

    温热的掌心温度,让她的心头一暖。

    摇了摇头,林梦雅温柔的笑了笑。一张粉脸上,是别样的柔情。

    “不行,无数人的命,都系在你的身上。再说,他们不会伤害我的。”

    她不能太过自私,而且,只有龙天昱跟邱羽都安全了。她的安全,也更加的有保障。

    “昱王爷,您可以放心的过来。既然我答应了昱王妃,当然不会言而无信。”

    鬼脸显然是也看出了龙天昱的顾虑,开口劝慰道。

    虽然还是悬着一颗心,可龙天昱,却还是伸出手,把自己腰间的绳子,跟对方射过来的麻绳,牢牢的绑在了一起。

    “放心的过去吧,我随后就到。”

    邱羽用身体护住了林梦雅,跟龙天昱庄重的保证道。

    复杂的看了林梦雅一眼后,龙天昱还是紧紧的抓住绳子,迈出了第一步。

    刚走出马儿庇护的区域,狂风顿时袭来。

    不过好在龙天昱早就有准备,使出轻功来,那脚,却是牢牢的黏在了地面上。

    邱羽跟林梦雅也有些紧张,他们也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绳子,只要对方有诈,可是随时,把龙天昱给拉回来。

    一步、俩步、三步...几米的距离,龙天昱却走了足足能有五分钟。

    “让开!”

    脸色乌青,盛怒之下的龙天昱,气场全开。

    周围的人,立刻默默的给他腾出了一个小小的区域来。

    龙天昱看了看他们,终于一脚,踏在了地面上。

    手中的长剑指向了众人,鬼面立刻有些不悦。

    “您还是收起长剑吧,我们并非是想要你们几位的命。不然的话,我们刚刚是不会停手的。”

    龙天昱的武力惊人,如果不是必须拿回青筝谱的话,鬼面也不想跟龙天昱对上。

    但是龙天昱却不会听信他的鬼话,他们刚刚放弩箭的时候,如果不是他跟邱羽武功超群。

    那么现在,被扎成箭靶子的,就应该是他们了。

    一手拿着剑,另外一手稳稳的扶住了绳子。冷冷的看着周围的敌人,不让他们,有任何的可乘之机。

    “走。”

    林梦雅跟邱羽换了个地方,一把把他推到了前面。

    跟龙天昱一样,邱羽也是不放心。可林梦雅却瞪着他,非得让他先过去不过。

    “梦雅,如果青筝谱真的在你的手上,记住,千万不能交给任何人!”

    在林梦雅的耳边低声说道,林梦雅只是愣了愣,却没想到,连邱羽,也知道青筝谱的事情。

    不过现在,她可没有时间,去追问这件事情而已了。

    邱羽也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对岸。

    现在,仙人路上,就剩下了林梦雅跟唯一的一匹马儿。

    她拍了拍马的脖子,颇有灵性的马儿,就跟着她一起移动。

    幸好有马儿给她遮挡,风虽然大了一些,但是还不至于把她吹落下去。

    一步一惊心的走着,林梦雅的心头,却是在急转着。对方,肯定是对青筝谱势在必得。

    即便是现在让她交,也是交不出去的。如果对方恼羞成怒的话,他们还是没办法轻易的逃出去的。

    一步一步向着对面走过去,眼看着,还有一步,就能对岸的时候。突然,一直注视着她邱羽跟龙天昱,却露出了惊恐的眼神!

    “小心身后!”

    俩个人一起叫到,林梦雅立刻想要蹲下去。但是她的动作稍微一迟缓,一阵剧痛,就从右肩袭来。

    一只从后面射来的弩箭,贯通了她整个右肩。

    锋利的箭头,从她的肩胛骨出延伸出来。瞬间,右肩就好似被分离了出去。

    巨大的疼痛,一时间让林梦雅有些受不住。

    鲜红的血液,顷刻间,就染红了她的衣袖。

    “谁?是谁做的!”

    鬼面比龙天昱跟邱羽还要焦急,这弩箭分明是他们带过来的。

    但是如今,竟然有人敢不要命,去暗害林梦雅!

    愤怒的吼声,在两岸回荡。

    所有的黑衣人也没有预料到,他们之中,竟然有人敢做出这种事情来。

    还差俩步而已,可林梦雅却觉得,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的僵硬了下去。

    咬着牙,冷汗瞬间落下。她只能忍着钻心的疼,走到了对面。

    “梦雅!”

    龙天昱一个健步,就窜了上去。抱住了林梦雅摇摇欲坠的身体。

    看着她的小脸瞬间变得苍白无比,龙天昱只觉得全世界,都要崩塌了一般。

    “大夫!邱羽,你快来看看她!”

    幸好,邱羽就是极为出色大夫。

    还没等他查看林梦雅的伤势,异变陡生。

    刚才还团结在一起的黑衣人们,瞬间自相残杀了起来。

    而刚刚发号施令的鬼面,则是被人一刀给砍死了。

    戒备的看向了四周,就连龙天昱跟邱羽也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这是怎么一回事?

    “快...我们趁乱...快走...”

    剧痛中,林梦雅坚持的清醒。只不过,那因为忍痛而变得苍白无比的唇,看在龙天昱的眼中,格外的心疼。

    “还好,弩箭只是贯穿了她的右肩,并没有伤到骨头跟内脏。我们赶紧找个安全的地方,给她止血。”

    邱羽急急的说道,尽管是如此,可龙天昱还是心如刀绞。

    抱起林梦雅,三个人想要趁乱逃走。

    可刚走没几步,就被人给发现了他们的意图。

    “杀了他们!主人有重赏!”

    不知道是谁发出的命令,那些内讧中的黑衣人们,立刻分出了几个,向他们砍了过来。

    邱羽跟龙天昱护着林梦雅,且战且退。

    刚刚,那一阵子的箭雨,也让他们受了轻伤。

    而且现在,林梦雅受了那么重的伤,俩个人心里挂念。自然,就做不到刚刚那么的冷静了。

    “我掩护你们!快带她走!”

    暂时打退了一轮进攻,邱羽立刻说道。

    可龙天昱却皱着眉头,不舍的看着林梦雅。

    “你带她走,你是大夫!”

    说着,就要把林梦雅,托付给邱羽。

    今天,不管他们谁留下来。也许,都是九死一生了。

    “放我下来...”

    在龙天昱的怀中,林梦雅只觉得眼前,阵阵的发黑。

    她虽然看不清楚人影,但是她却是清楚,在这样下去,三个人都会死的。

    “你要干什么?”

    看着怀中,连挣扎都没有了气力了林梦雅,龙天昱一边格挡住那些人的刀光剑影,一边低声问道。

    “我...我是你们的累赘...放下我...以你们俩个的武功...一定会逃出去的...”

    虽然,没有伤及到要害。

    但是大量的失血,已经让她的意识,有了渐渐剥离的感觉。

    知觉也变得麻木了起来,相信不用再过多久,她就会因为失血,而陷入休克当中。

    与其拖累龙天昱他们俩个人,不如,把她抛下,让他们逃命。

    看龙天昱却抱紧了她,那张俊脸上,是从未有过的严峻。

    “我们是夫妻,要同生共死。”

    掷地有声的承诺,让林梦雅的身体里面,好像是渐渐的有了一股坚持下去的力量。

    尽管现在,他们已经被敌人包围。情况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了,可她,却还是忍不住,笑了笑。

    “上!他们已经坚持不住了!”

    几轮攻击下来,龙天昱跟邱羽,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但是那些黑衣人,却是不断的,从仙人路的另外一面,跑到了这岸来增援。

    而刚刚那些,想要她青筝谱的黑衣人,早就已经被这伙人数优势更多的黑衣人,完全的剿灭了。

    林梦雅咬紧了唇,既然龙天昱不觉得她是个累赘。

    那么,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发出任何动静,来打扰到龙天昱。

    厮杀是惨烈的,龙天昱跟邱羽,都使出了浑身的解数。

    在龙天昱的怀中,林梦雅能感受得到,血光飞溅。无数猩红色的炙热,溅在了她的脸上。

    可双方的人数,悬殊实在是太大了。

    龙天昱跟邱羽,拼命斩杀了数十人,他们的体力,已经耗费到了极点。

    终于,龙天昱一个不稳,林梦雅就顺着他的怀中,滚落在地。

    而急于要杀了他们的黑衣人们,也终于找到了一个破绽。

    一把铮亮的钢刀,冲着林梦雅飞去。龙天昱什么都没想,飞身扑倒了林梦雅的身上。

    ‘铮——’的一声,钢刀不知为何,竟然飞了起来,最后,没入了一课大树的树干。

    龙天昱预想当中的疼痛并未出现,可鲜血,却是溅在了他的脸上。

    转眼一看,邱羽略有些狰狞的脸,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而邱羽拼命护住了林梦雅的另外一面身子,但是邱羽的背上,却是血肉外翻。

    原来,在这关键的一刻,是邱羽用身体,护住了林梦雅!

    “你为什么要——”

    龙天昱实在是疑惑不解,邱羽虽然跟梦雅是好朋友,但是,却是不至于连命都不要吧。

    “走!从这里往东三十里,就有一座城池。拿着我的玉佩,可以调令守城戍卫!”

    强咬着牙,邱羽从腰间,拽下了一枚龙型玉佩塞在了龙天昱的手中。

    随后,再也忍不住,人,晕了过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