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章 先行探路
    阿秀也不算是个没脑的人,想要闹,自然也不会无的放矢。

    不过,既然说了要教训素梅跟袁枚那一对狗男女,她总得找个理由不是么?

    等到早饭吃完的时候,整个营地里面,袁枚跟素梅的绯闻,算是都传遍了。

    现在,所有人看着他们俩个的眼神里,都是羡慕中,带着点八卦。

    至于袁林那别别扭扭的样子,大部分的人,都认为是他也喜欢素梅而已。

    但是,袁林的身边,又是有娇艳可人的夫人。现在,那个东方家的娇俏可爱的丫头,也是围着他转。

    这做弟弟的,不管怎么着,也得让着一点哥哥,不是么?

    但是气氛,因为这兄弟二人之间的嫌隙,就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尴尬。

    因为说好了他们三个人要先行一步,林梦雅耷拉着一张脸,骑在马上,也不跟人说话。

    邱羽也乐得自在,跟在林梦雅的身后,大献殷勤。

    所以,被素梅缠住的龙天昱,心情更是差到了极点。

    “袁大哥,不如,你带我一起去吧。我一个人跟着他们,心慌得很。”

    一大早开始,素梅就缠着龙天昱,不是给他端茶递水的,就是伺候他吃饭穿衣。

    哪里还有半点良家少女的样子,眉目间脉脉含情。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俩个人之前,已然是纠缠不清了。

    红玉先前还担心,不过,在看到袁枚竟然也不躲掉的情况下。渐渐的,也放下了心来。

    只是,她是个过来人。袁枚跟袁林之间,很可能不是兄妹那么的简单。

    素梅眼看着是不错,但是跟袁林比起来,可就差得太多太多了。

    若是真的成了人家的小妾,有这么厉害的主母在,日子,也不会太好过的。

    况且,还是袁林救她们出的火坑。

    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太不厚道了?

    “妹妹,不如,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吧。前面危险,别给袁公子他们添乱可好?”

    拉了还在撒娇的素梅走开,别人不觉得,可她却看得清清楚楚。袁枚公子的眼里,从来都没有素梅的影子在。

    虽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素梅认定了,袁没对她有意。但是,她却是清清楚楚,如果再这样纠缠下去。受伤的,一定会是素梅。

    “你别拉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帐篷内,素梅一改刚才的娇憨柔美。脸上带着三分不耐,甩开了红玉的手。

    “素梅,我是你姐姐。不管你认不认我,我都要为了你的以后考虑。那位袁公子,看起来就不像是寻常人家,你又何苦呢?”

    红玉一直,不知道如何跟素梅相处。

    年幼时的记忆,已经模糊得只剩下一个大概的轮廓。

    这么多年的欢场生活,让她习惯了用手段心计,去赚取更多的银两。

    她可以应付最难缠的恩客,但是对待自己的亲生妹妹,却是剩下了无奈跟焦虑。

    哪怕是为了她好,总也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那又怎么了?也是,这么多年,你见惯了达官显贵。若是你说他不是一般人,他定然不是一般人。只要能抓牢了他,咱们姐妹以后的日子,还用愁么?”

    素梅浑然不在意的说道,仿佛,根本不在乎姐姐红玉的担心。

    哑然的站在原地,红玉突然不知道,该用什么话,去劝素梅了。

    富贵如云烟,当初,有多少达官显贵,想要把她赎回去做小妾,最后,都被她给婉拒了。

    就是因为,她实在是太清楚,那些富贵人家,可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简单。

    “你听姐姐一句劝吧,那个袁公子,实在是招不得的。即便是你能够入了他的眼,左不过,只是当个小妾而已。姐姐虽然不能让你大富大贵,但是,我们在临天国,给你找个富足的好人家,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不好么?”

    红玉握着素梅的手,想要传递出自己的这份心情。

    可素梅的眼睛,却是嘲讽的看了她一眼后,轻轻松松的,抽了出来。

    “找个富足的人家?用你的卖身钱,然后让我当一辈子的农妇么?姐,你怎么如此自私呀?”

    讥讽的语气,再加上分外嫌恶的态度。如同一盆冰水,淋了红玉一个透心凉。

    她一心都是为了妹妹考虑,为何,却是遭到她如此的误解?

    “我只是——”

    “你以为,爹娘真的不知道,你被卖到了青楼里了么?实话告诉你,你不是走丢的,而是被爹娘卖到的。卖掉你的时候,换了五两银子。那是我们从小到大,过的最好的一个年。只可惜,只能卖你这么一回。爹娘后悔得不得了,所以再也不肯卖我了,你知道么?”

    冰冷,从心头蔓延,红玉不知道自己的脸色有多么的苍白。

    也不知道,她现在看起来,样子摇摇欲坠。像是随时,都能跌倒一样。

    后退了一步,她才堪堪的,撑住自己的身子。

    当初,家里穷,卖掉她,她也理解。

    可为何自己的亲生妹妹,却像是十分惋惜自己得卖身银子不够多一样?

    难道,在她的心里,一个姐姐,还赶不上几两银子重要么?

    “呦,现在就觉得难受了是吧?姐,你这么多年,吃香的喝辣的。你可曾想过我,想过父母呢?娘死的时候,可是我在身边伺候的,如今,我好不容易有了个机会。你不但不帮我,还在一边,拖我的后腿。你安的,是什么心呐?”

    她...她只是一心为了妹妹着想,可没想到,在素梅的心里,竟然是在拖她的后腿。

    红玉只觉得眼前,阵阵的发黑。

    这个女子,真的是她的亲生妹妹么?

    “告诉你,袁公子我是要定了。小妾又能如何,只要不再那种,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让我做什么都行。姐,你可以不帮我,但是你再拦我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素梅威胁着红玉,一张清秀的脸上,不知何时,已经全然是恶毒的样子。

    红玉呆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妹妹,一滴眼泪,却是从眼角,悄然间滑落。

    她知道,家里过得不好。记忆中,她跟妹妹的吃食,都是些麦麸子,红薯高粱之类的粗粮。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曾经那么单纯可爱的妹妹,心里,竟不知是缘何,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难道,真的是她错了么?

    理智又告诉她,素梅这样错下去,无意于玩火*。

    但是,别说是劝阻了。素梅连一句话,都不肯听她的。她只是想要帮自己的妹妹,老天爷啊,她到底应该怎么做?

    无声的哭泣,让这个曾经长袖善舞的青楼名妓,分外的悲伤。

    但愿,素梅做的不会太过。否则的话,就连她,怕是,保不住素梅的了...

    三匹马并肩而行,林梦雅在坐中间,龙天昱跟邱羽,还是分列两侧。

    各有各的心思,说来也好笑,每次三个人相处的事情,气氛,总是尴尬得不能再尴尬了。

    林梦雅左右看了看,心里偷笑,可表面上,却是一点都不表露出来。

    谁让龙天昱不跟自己商量,就跟那个素梅打情骂俏来的?

    邱羽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幸灾乐祸的,好像是自己看不出来似的。

    除了杏花林,三个人很快就站在了一个小土坡上。

    林梦雅,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怪不得,郭爷再三的嘱咐自己,如果遇到什么意外的话,一定不能硬闯。

    “天啊,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奇观?”

    不仅仅是林梦雅,就连第一次看到的龙天昱,都不禁震惊住了。

    远处,天地之间,仿佛是一把巨大的斧子,劈成了俩半。

    深谷不过十几米宽,但是俩岸,却是整整齐齐的。左右望去,看不到尽头。仿佛无边无际,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任由马儿缓缓的走进,展现在他们面前的,则是一条无所依傍,但是却是唯一能通往对岸的山路。

    “小心一些,这下面是悬空的。”

    熟悉地形的邱羽,赶紧出声提醒。林梦雅下了马,小心翼翼的,往前面看去

    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天啊,她前面的可是真正的万丈深渊。虽然她不恐高,但是一眼看下去,竟然是云雾缭绕。深不可测。

    林梦雅,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这要是掉下去,别说是人了,就算是岩石,恐怕也得砸个稀巴烂了。

    “这条山路,真的是自然造就的么?”

    林梦雅小心翼翼的踏上了唯一的一条石路,可她还没等站稳,一阵子罡风,就猛烈的吹了过来。

    眼疾手快的龙天昱,一把把她给拽了过来。电光火石之间,林梦雅的手心儿,却是已经被冷汗给湿透了。

    “嗯,我们临天国的人,把这里叫做仙人路。传闻,原本临天国跟大晋本是一体的。后来大晋的铁骑东征西战,临天国人民不聊生。后来,有一位仙人,用仙斧劈开了两岸。而他,就是从这条石路上,走过去的。”

    邱羽的眼神,有些复杂的。

    林梦雅也没多想,大概是因为,近乡情怯吧。

    不管怎么说,邱羽在大晋也是皇上身边的太医,而且看起来,还是忠心耿耿,颇受皇上信任。

    所以,再次回到故国,肯定是有些感概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