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章 演技比拼
    林梦雅会做错事情?龙天昱不禁觉得,这瞎话编的一点都不圆滑。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

    自己家的那个,可不是什么软柿子,狡猾得跟个小狐狸似的。

    不管什么事情,事先都能想得周道细致。

    但是,这个素梅,一而再再而三的,耍些手段,他虽然厌烦,却并没有鲁莽。

    既然如此的话,他倒是想看看,素梅,还能有什么花花肠子。

    俩个人走到了不远处的地方,在这里,虽然大家都能看到他们,但是,却并不能挺清楚他们说什么。

    素梅一直低着头,好像是有些为难的样子。

    但是龙天昱却十分有耐性,只是抱着手臂,看着面前的女人,究竟还有什么手段。

    “你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

    他不能离营地太远,不然的话,如果有人夜袭,就不能第一时间内冲过来保护林梦雅了。

    素梅咬了咬唇,好像是不太敢说的样子。但是犹犹豫豫了一阵子,还是抬起头,轻轻的开口:

    “那位袁小姐,恐怕不是你的妹妹吧。可不管她是什么人,在回春坊那种地方,跟别的男人不清不楚的,做的,怕是也不对吧。”

    回春坊?还跟别的男人不清不楚的?

    龙天昱冷冽的双眸间,忽然间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探究。

    “你什么意思?说清楚点!”

    素梅心头一喜,接着皱着眉头,装出了一副,好像是十分担忧的样子,说道:

    “看来,袁大哥真的不知道呢。那天晚上,袁小姐可是穿了一身——啧,我看了都脸红的衣裳。还跟男人啊,纠缠不清呢。我亲眼看到的,她可是主动对男人投怀送抱来的,而且还——”

    “够了!”

    素梅的添油加醋的描绘着,成功的勾起了龙天昱心头的怒火。

    看着他的脸又黑了几分,但却因为另外一个女人,素梅不由得在心里头得意。

    男人就是这样,不管有多喜欢,只要听到自己的女人,跟别人勾三搭四的,还不是会怒火朝天的。

    眼看着对方,眼神中渐渐汇聚的怒意,素梅伸出小手,拉了拉龙天昱的休息。装出了一副,好像是为对方着想的样子。

    “其实,袁大哥也不用这么生气。许是我误会了袁姑娘呢。再说了,当初袁姑娘不也是为了救我跟阿秀,才会去那种地方的么?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亲眼,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所以,袁姑娘跟阿秀姑娘,才会找我的麻烦。其实,我可不是个多嘴的人。今天,之所以找袁大哥来说一说。只是希望,那俩位姑娘,不要再误会我了。”

    岂止是多嘴,简直就是该死了!

    龙天昱冰冷的瞥了她一眼后,甩袖离去。

    阿秀看着对方气愤至极的身影后,笑纹,偷偷的爬上了她的唇边。

    看来,老板说的没错。越是优秀的男人,就越是受不了身边的女人,对他有那么一点点的背叛。

    那个袁小姐的好日子,看来是到头了!

    “她找你做什么?”

    邱羽是眼看着龙天昱跟素梅走到林子去的,对于这个素梅,他虽然不喜欢,却也不至于讨厌。

    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子,未免,有些过了。

    可回来后的龙天昱,却是理都没理他。只是钻进了帐篷里,看样子是去睡觉了。

    奇怪,这人看起来好像是生气了。难道,素梅惹到他了么?

    “没什么,只是想跟袁大哥聊一聊。邱大哥,这晚上风凉,你可不要着凉了。”

    素梅跟在龙天昱身后回来的,相反,那满脸的愁容,竟然也都消失无踪了。

    邱羽倒是没多想,反正林梦雅也说过。等到了镇子上,自会让红玉她们姐妹安顿下来的。

    看到素梅笑意盈盈的,他总是觉得,这事,似乎更加奇怪了。

    看着火堆,邱羽却摇了摇头。

    管她的呢,反正,红玉跟素梅她们姐妹俩个,不过是这一路上的插曲而已。

    一夜好眠,虽然这打地铺林梦雅是个新鲜的经验。

    但是因为之前用火堆给烘干了,又铺了不少的干草跟厚实的被子,林梦雅倒是睡了个好觉。

    赶在所有人之前,梳洗好了衣服。终于睡了一个囫囵觉的林梦雅,也恢复了奕奕神采。

    踏出帐篷,这大自然清新自然的味道,让她的神经,瞬间苏醒。

    很好,休息好了最重要。他们今天,可是要去以身犯险的。

    “大哥,表哥,你们睡好了么?”

    林梦雅走到了男人们的帐篷外面,发现完全没有龙天昱跟邱羽的身影。

    咦?难道说,他们比她更早么?

    才刚转身,就看到了一身嫩黄色衣衫的素梅,小脸上,那怯生生的表情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带着少女娇羞的笑容。

    此时,她正用自己的手绢投了水,递给——递给龙天昱!

    而且,更让林梦雅意外的是,那家伙居然还接了!

    顿时,心里头有些不舒服。

    即便龙天昱是从小让人伺候到大的,但是公然在自己的面前,接受那个素梅的手绢。难道,不怕被人看到,生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么?

    瞪了那俩个人一眼,不过林梦雅,还是觉得要以大局为重。

    只是这一天的好心情,瞬间就变得阴不阴阳不阳的了。会身就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坐在床铺上,生着闷气。

    “这是怎么了?谁惹了你了?”

    白芍端了洗漱的水盆过来,刚刚还笑得比花儿还灿烂的主子,怎么这一会儿的功夫,就气得更个葫芦似的了?

    “谁也没有惹到我,不过人家郎情妾意的,我一个旧人看到了,碍人眼。”

    什么新人旧人的?白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伸出头去看了一眼,才明白,自家的主子,这是吃了飞醋了。

    “这就生气了,其实这事,也怨不得王爷啊。谁让您,非得装成个男人出来呢?要是您恢复了女装,什么素梅荤梅的,哪里还是您的对手呢?”

    白芍可太了解林梦雅的性子了,当初,在京都里的时候,旁人不说,就单说姜府的那位表小姐。

    虽然称不上什么国色天香,但是比这个素梅比起来,也算是大家闺秀,齐整得不行。

    现在素梅不过是递给王爷一方帕子,当初,那表小姐可是直接就贴到王爷身上去了。

    也没见自家主子,生这么大的闷气呢。

    “噗嗤”一声,林梦雅终于是憋不住笑了,一下子笑出了声来。

    娇嗔的瞪了一眼白芍,但是眼角眉梢,哪里还有一点点的恼怒的样子了。

    “就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能瞒得过别人,就是瞒不过你的。我刚刚的样子,装得像不像啊?”

    白芍先洗洗了手,才取笑着说道:

    “像!像极了那偷醋喝的母老虎!”

    主仆俩个低低的笑了开来,不过,她们可不敢笑得太大声,免得,被人家发现了,那可就不好了。

    “奇怪,这素梅昨晚,会不会跟龙天昱说了什么呢?”

    林梦雅可太了解龙天昱了,若是他真的相中了素梅,在接素梅的手绢的时候,手脚怎么会僵硬得像是随时要扔掉一样?

    京都里的那些名贵的牡丹白玉兰的,都没让这位王爷乱花渐欲迷人眼了。

    这一朵连野花都称不上的狗尾巴花,怎么可能会入了龙天昱的眼。

    况且,这种死缠烂打的招数。当初姜如沁可是用得多了,龙天昱要是喜欢的话,那昱亲王府里,可就不仅仅她这么一个正妃而已了。

    “说什么了,我可猜不到。但是王爷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您这么聪明,当然能猜出个一二来了。”

    白芍洗漱干净,小声打趣着主子。

    林梦雅点了点头,她觉得,不管素梅说什么都好。但是龙天昱,一定是察觉到了什么苗头。

    所以,才会装出接受了素梅好意的样子。

    只是,那家伙太笨了。演戏也不会演得像一点。万一穿帮了,被素梅察觉到,那可就白费功夫了。

    眼珠子一转,林梦雅就想到了一个神助攻的好主意。

    正好阿秀刚溜了一圈回来了,林梦雅立刻收起笑容,装出一副怒气哄哄的样子,迎着阿秀,就走了过去。

    “小袁哥哥,怎么了?”

    阿秀一下子就看到了林梦雅的那张臭脸,立刻关切的问道。

    林梦雅也不说话,只是用眼神,愤愤不平的等着素梅跟龙天昱。那委屈的样子,似乎下一秒,就能哭出来似的。

    “她...她居然敢勾引大袁哥哥!真是,我就说吧,她才不是什么好人呢!你等着,甭哭。我给你去教训这俩个狗男女,这男人什么眼光啊,长成这样的,他竟然也要!”

    阿秀插着腰,俨然是*桶被点着了的样子。

    林梦雅之所以瞒住阿秀,是因为这丫头太单纯了。

    在她的眼里,她认为是好人的,那就是绝对的好人。她觉得是坏人,就算是跳进河里也洗不清的。

    不过这样也好,有阿秀的存在,完全能够弥补龙天昱演技上的缺憾了。

    “不要了阿秀,他们愿意好,就好去呗。咱们走,不看他们就是了。”

    林梦雅带着哭腔,委委屈屈的说道。

    这下子,可让阿秀,彻底的被点着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