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敛财计划
    “梦想就是——就是你这辈子,最想做的事情。”

    林梦雅歪着头,认真的看着白芍。

    第一次,白芍不是站在任何人的角度上,而仅仅是站在她自己的角度上,思考着她已经开始了十九年的人生。

    “我想...说出来,主子你不要笑我。其实,我想成为有钱人。如果,我不是女儿身的话,我想成为,咱们大晋最有钱的人!”

    看着白芍的一脸向往,林梦雅却觉得笑不出来。

    每一个梦想的背后,也许,都有着让人心酸的往事。

    脑海中,突然想起当初白芍,被雅轩的人冤枉的时候,曾经说过的话。

    美丽,本不是一个女子的过错。但是因为这种莫须有的罪名,要受到许多人的非议。

    这对女性来说,本身就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

    “主子,我只是说笑而已,您别笑话我。”

    从甘美的梦想中,瞬间回归到现实当中,白芍突然觉得有些小小的窘迫。

    就像是被人,撞破了自己最想要隐藏的秘密。

    但是对方是林梦雅的话,反而还让她,觉得不那么难堪。

    “不会,倒是觉得,蛮有志气的。以前我觉得,能给你们置办一份丰厚的嫁妆,找个好人家,就算是对你们有个交代了。现在看起来,倒是糟蹋了你们的才华。不管想要作什么,你都尽管放心大胆的去做。有我跟王爷,给你们当后盾呢。”

    看着林梦雅一副认真的样子,白芍连忙做解释。

    “这怎么能行呢?我只想好好的当主子们的丫头,至于做生意的事情,我哪成啊?”

    还没开始,白芍就开始极力的否定起了自己来。

    别说是她了,就算是整个大晋,女商人也是极为少见的。

    最厉害不过的,也只是操持夫君的产业。若是想要抛头露面的做生意,怕是不成的。

    何况,她只是一个平民百姓家的女儿,如何能做的呢?

    “不试试怎么能知道呢?你看我,咱们京都里面的王妃们,现在各个不都是在赏花看草的。你见过哪个王妃,跑到这么老远的地方去?”

    白芍还是有些顾虑,但是林梦雅拉着她的小手,耐心的劝说着她。

    “其实,我并不打算,让你当这种到处走的商人。其实,我是打算,让你帮我打理一个拍卖场。”

    没办法,林梦雅只有先哄她,是为了自己做事。

    果然,一说到是自家主子的事情,白芍的眼睛里,立刻就浮上了几分兴趣来。

    “我有个朋友,她那里,搜集了不少的药材跟珍宝。而且,她也知道,有不少人,手中有好东西,却是有价无市。所以,我想开个拍卖场。一来,可以拍卖些我朋友的好东西。二来嘛,如果有别人来卖的话,我们也可以在中间有了个抽成的利润。这样的话,你也不用远离我。而且,也不用抛头露面。不管是什么事情,自有别人去替你做,你觉得,如何?”

    开拍卖场的事情,也是盘亘在林梦雅心头许久的想法了。

    三绝堂的生意蒸蒸日上,这段日子以来,就搜罗了不少的好东西。

    当然,能来换情报的人,不仅仅是能提供银子而已。

    在江湖人的眼中,银子反而不是第一重要的东西。

    武功秘籍,天材地宝,这些东西,在那些江湖人的眼中,反而是更加珍贵的。

    三绝堂内,存放这些东西地方,虽然林梦雅经过了精心的设计。但是,除了银子作为流通的硬货以外,也只有少量的金银珠宝,被变卖后,成为了基本资金。

    但是这样以来,反而是糟蹋了东西。

    不如,弄一个拍卖场,让这些东西,有更高的价值。

    同时,也能给那些有钱人一个暗示。

    在三绝堂内,没有他们搞不到的东西。这样一来,无形中,也是给了三绝堂一个很好的宣传。

    下面的那些人,银子够了,也好办事不是?

    云竹虽然长袖善舞,但是经营这种事情,还是需要点天分的。

    她早就发现,白芍心算特殊的厉害。昱王府内的账本,本子上记得,还没有人家脑子里的拎得清。

    有这么个现成的活宝不同,她不是傻么?

    白芍有些愣愣的看着林梦雅,脑海里,不断回想着的,是自家主子的话。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她真的能试一试。

    “先别着急拒绝我,这件事情,恐怕也得会到京都以后,才能着手去办的。最重要的是,不能让王爷发现。”

    俩个女子相视一笑,她们流心院里的人,别的不多,就是秘密多。

    门外的火堆旁边,那个她们一心想要瞒住的人,却是背对着她们,正襟危坐。

    火堆里,燃烧的木柴的噼啪声,让原本静谧的夜,有了几丝响动。

    身后的帐篷内,他的王妃,应该已经安睡了吧。

    这样守在一个人的帐篷外面,为她保驾护航。似乎,还是第一次。

    生在帝王之家,从前,他以为女人对他来说,不过是附属品。

    即便是以后要娶王妃,也不过是为了传宗接代,锦上添花而已。

    可没想到,这天底下第一与众不同的王妃,竟然就这么掉在了他的王府里。

    想起来,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他还满心的不想娶她呢。

    转眼间,就过了快要一年的日子了。想起来,心头,却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感悟。

    唯独,没有厌烦俩个字。

    不远处,邱羽也从帐篷内走了出来。

    不像是林梦雅那三个女孩子那么幸运,他跟龙天昱,都是要必须住在公共的帐篷中的。

    虽然是六个人一个,但是那打鼾跟脚臭的双重夹攻下,能睡得着的,那都是神仙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也来坐在火堆旁,打发时间而已。

    “我来接替你,你去睡吧。”

    邱羽坐在龙天昱的身侧,伸出手,拨弄着火堆。

    可龙天昱的视线,却是紧紧的盯住了他。眼神里,带着几分,审视的味道。

    “干嘛这样看着我?我是不会害她的,这一点,你放心就好。”

    邱羽表面上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但是林梦雅跟龙天昱,都隐隐的猜出,此人的不凡来。

    而一路上,龙天昱也看了出来。这个人,对林梦雅,可是不怀好心的。

    这可不是他小气,但是林梦雅选择相信邱羽,还是给他,带来了不大不小的不悦的回忆。

    “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如果你敢算计她的话,我一定会杀了你。”

    邱羽停住了手,脸也转了过来,跟龙天昱对视。

    那张同样不甘示弱的俊脸上,不再有故作的轻松的笑容,定定的看着龙天昱,俩个人的眼神,互相碰撞着,谁也不肯率先让步。

    “别把你说的那么高尚,你娶她,不是也另有目的么?没错,我承认,我接近林梦雅,自然是我自己的目的。不过你别以为,她会轻易的被你利用。”

    俩个人哑谜一样的互相威胁,但是彼此之间,已经都明了了。

    龙天昱只是冷冷的看着邱羽,但是心头,却是忽然间一震。

    “我跟她之间的事情,用不着你来多嘴。你若是敢多说一句,不管你是谁,我都会让你付出代价。”

    站起身,龙天昱不想再跟这个人废话。

    可视线,却是停留在林梦雅所在的帐篷门一瞬后,还是过去,轻手轻脚的,把帐篷门,盖得严严实实的。

    他不想让林梦雅发现的事情,她就永远都不会知道。

    可为什么,心头,总是萦绕着一丝丝的不安感?

    “袁大哥,这么晚了,你还没睡么?”

    刚路过女眷们住的帐篷,素梅温柔的声音,就挡在了他的面前。

    月光下,素梅的小脸清淡如水。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衣,但是显得楚楚可怜。

    可龙天昱却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后,就绕过了她,大步的走向了自己的帐篷。

    “袁大哥,袁大哥,我有事想要跟你说!”

    素梅没想到,这个袁枚,竟然是这样的无情,只能跟在他的身后,叫了他几声。

    龙天昱真的不想理这个女人,但是营地就这么大。其他几个守夜的男人们,都冲着他暧昧的笑着。

    这种如同被人冤枉的感觉,实在不是他喜欢的。

    回转身去,龙天昱却也是不说不笑,没有任何表情看着她。

    “其实,是关于你们家——小妹的。”

    着重在小妹上咬了咬字音,如果她再大一点声的话,肯定会被别人听到。

    林梦雅曾经说过,她不想被人识破身份。龙天昱瞪了素梅一眼后,低声说道:

    “你最好是管好你自己的嘴巴!”

    被警告了的素梅,一双水灵的眼睛里,忽然溢出了泪水来。

    惊慌失措的表情,就像是小鹿一样的清纯可怜。

    可在龙天昱的眼中,这种做作的女人,是他最为厌恶的。

    俊眉微微的皱起,他虽然不打女人,但是杀人的话,可不分男女的。

    “对不起,是我说错了。其实,我只是想要跟你说,当初在回春坊里,她可能是做了一件错事。你别误会,我没什么别的事情。我只是觉得,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儿家,这么做,好像是有些不太合适。”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